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甜妻有毒:首席请入瓮

第38章 医院里的相遇

甜妻有毒:首席请入瓮 沈薄荷 3100 2016-06-03 19:00:04

  S市,夜半酒吧。

灯光、噪乐和忘乎一切的人群成了夜半酒吧内脏亮丽的风景线。

“何大腕,怎么才来呀?”白艺兰一眼捕捉到浓妆艳抹,身枝妖媚的何蕾。白艺兰面上有点不高兴,这个点才来,就知道摆架子。

“别提了,我爸派了保镖把我的房间团团围住,我是插翅难飞。”何蕾抓起白艺兰手边的酒,一饮而尽。

“市长大人真是为你操碎了心。”白艺兰打了个响指示意酒保,“这里再来一杯干邑白兰地酒。”

“他有空就多管管我哥吧,我哥整天就是泡妞,烧钱,我可比他省心。今晚要不是我机灵装病,恐怕现在还窝在房间里准备公务员考试呢,你说我像是读书考公务员的人嘛,我爸爸也是够逗的。”何蕾一屁股坐在高脚凳上,翘着二郎腿。

“官二代,你要是考上了公务员,以后的政治道路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呀。”白艺兰道。

“谁稀罕。白艺兰,你就请我喝一杯白兰地?你这个东家做的可不厚道啊。”何蕾非常不爽。

“真以为找你来酒吧是请你喝酒的?是让你来看帅哥的,你看那儿。”白艺兰指了指隔壁不远的地方。

一名男子安静凝神的站在吧台前,目光专注,纤长的手指熟练的摆弄着他的调酒工具。

“怎么样?”白艺兰激动地看调酒师摇晃着调酒壶,花痴地说,“调酒姿势很帅吧?”

“调酒很有技巧。”何蕾没什么高涨的兴趣。

“反正他是我下一任的男朋友。”白艺兰吹嘘道,这是她的猎物。

“是么,那我看上了。”何蕾故意道。

“何蕾,你什么意思……”白艺兰一把将酒保递上来的白兰地酒抹到了地上,“抢我看上的男人!”

“白艺兰,别对我大呼小叫的。你抢我男朋友还少吗?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上一任,上上任都和你有一腿。”何蕾一个巴掌甩在了在白艺兰的脸上,“别得罪我,不然你们家就别想在S市立足了。”

“何蕾,你有种,我懒得跟你玩儿。”白艺兰不敢惹市长的女儿,气愤地抓过自己的手提包,嘴皮子却不肯放过,“何蕾,你这么玩不会有好下场的。”

“切,小角色。”何蕾得意地笑了一声,“我何蕾的男人都敢抢。”

“你好,我是夜半新来的调酒师,我叫丁奎,请多指教。”调酒师丁奎两指夹着一杯墨西哥特其拉酒递给何蕾,“我加了一毫升的西柚汁,希望你喜欢。”

“走开吧,一个调酒师我会看上你,我只是为了气她走才这么说的。给,利用你的小费,卡没密码的。”何蕾不看丁奎一眼,从自己的钱包里抽出一张卡摔在了吧台上。

“哦,失礼了,给你我的名片。”丁奎从名片夹里抽出一张名片,态度绅士的递放在吧台上。

“中国酒业协会调酒师,丁奎。”何蕾看了他的名片一眼,才正眼瞧他本人,“你有点意思啊,协会的调酒师。”

……

江御墨把车缓缓驶入自家小区的地下车库,谁知道忽然蹿出来一个人影,他惊恐地打转方向,猛地撞上了小区地下室的柱子上。

他急忙下车,看见一名女子倒在地上。

“小姐,你没事吧?”江御墨连忙下车,正要去搀扶她时,她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史总,怎么是你?”江御墨把她搀扶起身,又注意到地上的玻璃渣上满是星星点点的血迹。

“江保镖,因为我刚刚搬来这个小区,所以找不到出口就想从入口出去,谁知道你开车进来,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史曼芸被他搀扶起身,两颊绯红一片。

“奥……你的车灯坏了,我赔。”史曼芸抬眼看见江御墨的车灯已经被撞得支离破碎,抱歉地准备从口袋里拿纸钞。

“我也有责任,你看看你的膝盖,流了很多血。”江御墨蹲下身子看她露在外面的膝盖。

“是我的错,你没错。”史曼芸不好意思的用手遮挡自己的膝盖,“我没事。”

“得送你去医院,你的车在哪儿?”江御墨站起来,将她的一只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慢慢地搀扶着她走。

“江保镖,我没事,不用去医院,我很好,你看。”史曼芸想自己走动两步,结果伤口被撕裂地更疼,血流的更多。

“啊……”她的伤口刚好在膝关节的地方,所以无法弯曲走路,一弯曲就有点疼。

“走吧,得去医院打破伤风针。”江御墨驾着她瘦弱的身子,“不然今晚我都不会安心。”

“我自己去吧,不麻烦你了。你今晚不是加班了么,现在肯定很累了。”史曼芸说着低下身子从他的臂弯下越过,逃走。

“史总?”江御墨喊道。

“恩?”史曼芸强忍着痛意走了一两步,被玻璃渣割到的皮肉还真不是一般的疼。

“出口在那边,你又往入口出去了。”江御墨还是有点不放心。

“奥。”史曼芸尴尬症都犯了。

“出口在西面。”江御墨好心提醒道。

“你直接告诉我左边还是右边就可以了。”史曼芸转过头看江御墨,解释道,“东南西北对我来说,太难辨别了。”

“算了,还是我送你去医院吧。”江御墨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说女人的方向感差了。

S市武警医院。

何蕾莫名其妙地看着拉她手的丁奎,她忍不住问,“你带我来医院干嘛,我们不是应该就近找一家宾馆吗?”

“得给你抽血。”丁奎戴着口罩,拽着何蕾进入医院的旋转门。

“抽血?你怕染艾滋啊?”何蕾被他粗鲁的动作拽的手臂有些疼,吼道,“丁奎,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新女朋友的,快放手,痛死我了。”

“你给我安静一点!”丁奎冷酷又凶狠地说道。

“你有病啊,爱做不做,抽什么血,我回去了!”何蕾哪里受得了丁奎这种态度,说着想甩开他的手往回走。

“啪——”丁奎一个嘴巴子甩在她的脸上,不顾医院里其他人的试探目光,指着她惊慌的脸警告道,“好好跟你说话你不听,非要我抽你一巴掌,犯贱的女人。”

何蕾被他突然的一巴掌给打懵了,不再吵闹,只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

“你可以走吗?”江御墨看史曼芸疼得龇牙咧嘴,问。

“没事,我自己可以走。”史曼芸大汗淋漓的硬撑着,她感觉玻璃渣子好像嵌入了她的血肉里。

“我的责任,我负责。”江御墨也顾不了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直接把她给抱了起来。

史曼芸的心都飞起来了,没想到血光之灾变成了艳遇。

江御墨抱着史曼芸进入医院的旋转门。

“丁奎,你别这么冷行不行?”何蕾跟在他的身后,别人都把她看成是倒追女了。

江御墨与何蕾擦肩而过,他偏头看了她一眼,这不是市长的女儿何蕾吗?

“怎么了?”史曼芸看江御墨转头,问道。

“看见市长的女儿了。不过晚上跟在祁总身边的时候,听市长说他把女儿关在家里看书,应该是我看错了吧。”江御墨把史曼芸放在医疗椅上,叮嘱道,“你先坐着等我,祁总的朋友在这里就职,我去找他来帮你处理伤口。”

“恩。”史曼芸觉得江御墨简直是男友力爆棚,望着他的背影,她彻底没了女强人的气魄,柔软的像只绵羊似的说,“人帅,心更帅。完了完了,这辈子非你不嫁了。”

“你说你的血是熊猫血,是吗?”丁奎陪何蕾抽完血,坐在内科外的医疗椅上等化验单,因为丁奎认识这里的一个医生,所以很快结果就会出来。

“对。丁奎,你问了我N次了。”何蕾有些累,靠在了他的肩头。

“太好了。”丁奎摸了摸她的脸颊,“你要立大功了。”

“什么意思?”何蕾抬起头看丁奎,“总感觉你这个人怪怪的,要不是看你长得帅,我都怀疑你是个坏人。”

丁奎只是笑。

“丁奎,这是何蕾女士的化验单。”医生走出来,丁奎接过化验单迫不及待地看了一眼:AB型RH阴性。

“哈哈哈……太棒了,太棒了……”丁奎把何蕾抱了起来,“千金,贵血,有救了,有救了……”

“你神经病啊!”何蕾笑着瞪他,“这么多人看着呢,你瞎激动什么啊。”

“走,带你去S市最豪华的宾馆。”丁奎向何蕾眨巴了眨巴右眼,“我真是越来越期待今天晚上了。”

……

“祁尧丞?”我和祁尧丞一人盖了一床空调被,但是我们的手是相互牵着的。

“恩?”祁尧丞在黑暗里应了一声。

“刚才你没带套,我没吃避孕药,会不会有事……”我都快害怕死了,就怕跟欧罗娜一样未婚先孕。

“我说过,我不允许发生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祁尧丞动了动,枕头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万一……”万一我怀孕了,娶我好不好?

“没有万一……”祁尧丞截住了我的话。

“我害怕。”我侧头看他。

“闭上眼睛,睡觉。”他已经闭上眼睛了。

“哦。”我侧翻着身子,看着他。

“转过去。”他闭上眼睛也能看见?

“祁尧丞,万一真的……”我还是耿耿于怀。

他忽然睁开眼,说,“那就打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