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甜妻有毒:首席请入瓮

第30章 沾全球最贵礼服的光(2)谢亲红包

甜妻有毒:首席请入瓮 沈薄荷 2561 2016-05-28 10:33:02

  “黎秘书,化妆师来了吗?”祁尧丞移开注视着优美身体的视线,询问黎玥然。

“在休息室等了。”黎玥然告诉道。

“你把她带过去,她化完妆之后,你们一起在地下车库等我。”祁尧丞又说。

“祁尧丞,你不陪着我吗?”我失落地问,电梯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出现,我一个人怎么应付?

“你没看见我很忙吗?”祁尧丞指了指他办公桌上堆着的一叠文件,滔滔不绝地运转着他的商业头脑,“你以为我只需要坐在办公桌上数数钱就可以了吗?公司部门做上来的报告都需要我的意见和决策,季度、年度计划需要我制定,各个部门的运营发展状况需要我监控,人力资源状况,财务收入和支出状况需要我熟悉,公司资产整体状况需要我管理。你……能为我赚钱吗?能的话,出个我满意的价,我马上丢掉手头的工作,陪你。”

“你一秒就能赚300美元,我哪里请得起。”我委屈地戳着手指,说,“分明就是刁难我。”

“那就赶紧滚。”他不再抬头看我一眼,低头翻阅他办公桌上的文件。

这么恶劣的人,竟然几度引发了我的好感,我是真睁眼瞎啊!

“陌闫朦小姐,祁总今天下午确实挺忙的。”黎玥然见我有些受伤,安抚道,“我们去休息室找化妆师,给祁总一点时间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我捂着心脏提防地看了看四周,又最后看了一眼祁尧丞,心里更加失落了。

黎玥然帮我略微提着礼服下摆,尾随着我出门。

“别把我女人的衣服穿破,不然饶不了你。”我正步出他的办公室大门,就听见他威胁的声音传来。

他是什么病?

我正准备说些什么,他又开了要挟的口,“尤其别把重要部位给穿破了,我女人是全亚洲男人的爱慕对象,我可不想她走光被YY。”他像没事人一样,说得很轻松自然,但字句之间,无不流露出一种自豪的感情。

我睬都不想睬他了,搞得好像他女人多了不起,还全亚洲男人的爱慕对象,我切,我呸。

黎玥然心里“咔嚓”一声,什么东西被碎成两瓣。祁总,有女人?

她是他的秘书,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祁总这座密不透风的墙,还好没有被媒体曝光,不然得有多少女人失去理智,精神病院还容得下吗?哦,恐怕Gay圈也要出事。

谁让祁总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男人,连她这个不敢有非分之想的人在得知他有女人的时候,心都没有预防的碎了。何况那些整日YY祁总的女人了。

我心里憋着一口恶气走着,越想越喘不上气,心里又是委屈又是嫉妒。到底是多么好的女人,他要天天挂在嘴边,还送她这么奢侈的礼服。

我低头看了一眼架在我身上的礼服,垂头丧气。

“My god, such a beautiful face!(我的天,如此漂亮的脸)”我一走入休息室,一个打扮时髦的男化妆师就惊叹了出声。

“朴老师,您好。”黎玥然与他握手,又为我们两人互相介绍,“这是陌闫朦小姐,这是韩国顶级化妆师朴礼贤老师,一般只给公司的女模,女星化妆。”

“你好。”我伸手,他立马握住,用十分流利的中文和我交流,“你整过容吗?”

这家伙!好感值负到海底去了!

我摇了摇头。

“那就神奇了,用你们中国文化来说,你是杨贵妃啊。”他举起大拇指夸赞我。

不说西施,不说貂蝉,不说王昭君,非要说杨玉环!你是上天派来逗我玩儿的吧!

“知道《大长今》吗?饰演《大长今》的女主角是我见过最纯最美的女人,你比她还美。”他握着我的手不肯放,甚至两眼闪烁着让我特别想逃避的辘辘目光。

“朴老师,你不用说这么多恭维的话,开始化妆吧。”我用力一抽我的手,窘迫勉强的笑着。

“不好意思,看到美女就把持不住了。”朴礼贤抱歉地笑笑,只是这笑意太露骨。

……

我化完妆以后,朴礼贤还追着我不放,说他十分想娶一个像我这么貌美如杨贵妃的中国媳妇。

我真心想对他说,不会说中国话,能不能不说?

我让黎玥然帮我在后面阻挡他的纠缠,先逃一步。正小跑两步的时候,我的身后寒意渐渐浓烈,不会是电梯鬼来了吧?我懊恼的捂住脸,瑟瑟发抖。

祁尧丞,我真是恨死你了。

他一只手搭住了我的肩膀,头贴在了我的耳际,在我耳边一口气说了好几句冷冰冰的话。

听他说完,我大喘了一口气,是那个捧玫瑰花束的男鬼,不是电梯鬼。这只男鬼很绅士,不像那只电梯鬼,一来二摸三上手。

“我是准备去秦宅,但是我不会和你跳舞。祁尧丞也去,你靠进不了我。”他说他想和我在秦宅跳一支舞,像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一样。

在学校的时候?我是参加过学校的舞团,可是我怎么没有印象我和哪个男人跳过舞,而且他后来还死了?

  【七点半我就消失了……】

  “不会再出现了吗?”我听他这么说,安心道,“你走吧,我真不想再见到你。”

  【我死不瞑目。】

  “有什么好死不……”我气愤转头,看他一脸血泪,连忙把视线转移向下,“瞑目的?死都死了,你也无可奈何了不是吗?”

  【今天的你真美,比太阳还耀眼。做我恋人,可以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的紧迫感就上来了,这征兆跟电梯鬼一样,他是要……捣腾我吗?不要好不好,人鬼情不会被世俗认可,茅山道士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到底哪里吸引你,祁尧丞都说我胸小。”我惋叹,故意自暴自弃地说。

【《聊斋》原著聂小倩和宁采臣生了一个男孩,你能看见我,我能感受你,我们……为何不能在一起?说不定我们也能有一个孩子。】

“大哥,那是蒲松龄小说家编的。”他到底闹怎样?鬼的智商,拜服。

【陌闫朦……】

他从我的背后搂住我,血泪滴在了我的脸颊之上。

过了一秒,他消失不见了。

“怎么还在这儿?”祁尧丞望着女人优美曲线的后背,发问。

我没转身。

祁尧丞见她没反应,走到她的面前,看她愣愣惊恐的模样,双手在她眼前摆了摆,“喂,中邪了?”

“祁尧丞。”我抬起头看他,困扰的说,“有一只男鬼跟我表白了,你说,我要不要接受?”

“原来你择偶……不分阴阳界。”祁尧丞笑得汹汹。

“祁总,一切准备就绪,您可以出发了。”这时候,江御墨与他身后百来号人如旋风般袭来,画风极美。

“监控机上岗了吗?”祁尧丞眉一挑,凛若冰霜地对江御墨说,“很多人想打垮我,暗杀我,墨,我最信任的人是你。”

“祁总,您可以向我托付您的终生。”江御墨的话中话就是:祁总,您可以放心大胆的信任我,我不会有背叛您的那一日。

江御墨,你真的不是一个Gay?可这话让人想入YY啊。

“恩。”祁尧丞对江御墨放心了,可他又对我不放心的说,“七点半以前,我和你完全不能有肌肤上的接触。”

“你以为你的肌肤是什么绝世美玉,我会奢望摸你。”我对着他做了一个鬼脸,昂首挺胸的想往前走,谁知道他踩住了我的礼服下摆,我踉跄了两三步。

呼,还好没有摔跤,不然被几千颗钻石顶着肉,多疼啊。

“是不是又欠咬了?”他松开踩着我礼服的脚,微笑着叹息,“哎,对付你,只能玩点阴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