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甜妻有毒:首席请入瓮

第29章 沾全球最贵礼服的光(1)

甜妻有毒:首席请入瓮 沈薄荷 2213 2016-05-27 13:26:01

  祁尧丞办公室的门被黎玥然打开,她身后两名戴白手套的西装男小心翼翼地推动礼服衣架,缓步走了进来。

我的心在看见礼服的时候忘记了跳动。这肯定是我见过最美的礼服,不敢有之一。

这件深V领黑色高级定制的礼服售价一亿美元,它最贵的地方就是黑色薄纱上手工立体的钻石,整件礼服布满了5000颗钻石和宝石,其中更是有全球最贵宝石之一的亚历山大·雷扎宝石。礼服的后背是透明的高档黑欧根纱,上面布满了星星点点的淡色花片,两臂是蕾丝花式包肩袖,它的腰身完美,绝对是大牌风范,时尚新宠。

“哇……”我这没出息的人竟然看着这件礼服落泪了,“好美啊……”

“祁总,这是配饰。”又有一名西装男从门外走来,他两手端着一个紫色的盒子。

“打开。”祁尧丞看了一眼说。

入我眼的是一串夺人闪耀的钻石项链。

“放在桌子上。”祁尧丞向端着项链的西装男点了点头,转身跟我说话的时候,瞥见我目里的泪花,揶揄道,“土鳖,一件衣服把你感动成这样?”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闪闪发光,熠熠夺目的礼服。它应该很贵吧?”我跟在做梦一般,呆呆地问,“真的是给我穿的吗?”

“对于我来说不算贵。”祁尧丞指了指他的洗浴间,“你进去换吧。”

“我自己……怎么换?”我看了一眼黑色礼服,为难的看着他问。

试穿这件礼服,会不会弄脏?这么神圣的黑色礼服,我可不想让它沾染一丝尘埃。

“你是想让我帮你?别指望了。”他刮了我一眼。

“祁尧丞,你是为了我才订的这件礼服吧……”我羞赧又蛮不好意思地开口说,“其实……你不用这么破费的。”

这个女人,也有自作多情的时候。

“怕是要让你失望了,这件衣服是我买来送给我女人的四周年礼物。”祁尧丞嘲弄道,“你算我什么人,我要花一个亿的美元来讨好你?”

原来是我想太多,好尴尬啊。

在场的三个西装男和黎玥然都忍不住讥笑了出声。

“我是你今晚的护草使者皆女伴,难道你不应该讨好我一下吗?”我对祁尧丞眨了眨眼睛,心里为自己唏嘘,还好没把自己推入更加尴尬的境地。

小妮子,脑袋瓜子转得挺快。

“女伴,抓紧时间换礼服吧。黎秘书,你来帮个忙。”祁尧丞故意这么称呼我,然后又低下头来端视我的脸部。

我皱了皱眉,双手摸了自己的脸一把,囧道,“新家没水,我今天确实没有洗脸,直接画的妆……”

“你刚才一哭,眼睛都肿了。我可不想带着一个难看的女伴,在商贾名流面前丢人现眼。”祁尧丞伸出一指警告我。

还好不是嫌弃我今天没有洗脸。

“补个妆就行了。”我半开玩笑地说,“其实,我素颜也不难看,毕竟天生丽质是我代言的。”

“你磨叽得像个婆娘,抓紧时间换吧。”他无视了我的傲娇,浅浅的说。

“你这个比喻句是不是有问题?”

“这是比喻句?”

“这个不是问题,我是说,我明明就是个婆娘啊。”

“婆娘,请更衣吧。”

祁尧丞,也有这么幽默的一面。

黎玥然跟着我进入洗浴间,她八卦地问,“陌闫朦小姐,您是不是在和祁总交往呀?”

“别逗了,我眼光这么高,能瞅上他?”我开始脱身上的连衣裙,“除非我是个睁眼瞎。”

“可我总觉得祁总看你的眼神不一样……”黎玥然搭了一把手,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的,难道他看我的时候是斗鸡?”我正在穿着黑色礼服,听黎玥然这么一说,停顿了一会儿穿衣的动作。

“猎人对猎物的那种眼神。”黎玥然一言既出,我“扑哧”笑出了声,“还猎物!那我望着他的眼神就是……大灰狼对小红帽的那种眼神。”

“你别不信呀。”黎玥然继续帮我穿着礼服。

五分钟之后。

“个子高,真好。”这是我穿好黑色礼服,黎玥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陌闫朦小姐,今晚你要霸屏了。估计明天KING娱乐公司的总裁都要来和你签约,让你做他们公司旗下的头牌女艺人了。”她说的第二句话。

“您现在走出去,祁总肯定迷倒在您的礼服之下。”这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一笑而过,打开浴室的门,还真有点憧憬祁尧丞见到穿昂贵礼服的我是什么样的表情。

办公室里只剩下祁尧丞一个男人,他正挺直身板坐在桌前阅览文件,偶尔落笔书写。

“祁尧丞,我好不好看呀?”我有些庸俗地在他面前叉腰,又转了两个圈,渴求他的评价。

祁尧丞抬头,黑色的礼服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在钻石的衬托之下,她的肌肤更加雪白如凝脂,风韵的气质随着钻石闪闪扑显。后背曲线完美迷人,整体着装将她的气质展露无遗,他虽觉得她穿衣没品,但气质上佳,没想到穿上这件礼服,气质指数上升到了极致。

祁尧丞明明眼前一亮,却还是吝啬的夸道,“不愧是Debbie weiner,她设计的礼服神奇到能把丑小鸭变成白天鹅。”

“明明是我和礼服相得益彰。”我自顾嘀咕道,他就这么看不上我,我真有这么丑吗?

“你一直捂着胸是心绞痛?这件礼服的钱是我出的,也没有收你一分出租钱,你有什么好心痛的?”祁尧丞正欣赏着穿黑色礼服犹如模特的女人,谁知道她一直捂着胸口,遮住了亮点,让他看哪儿?

 他知道是礼服的胸围有点大,却还是忍不住戏弄她。

“胸围有点大,空空的。”我的脸一定超级红。

“怪谁?”祁尧丞嘴角弯成一道很好看的弧线,嘲笑道,“我吗?”

“我穿不习惯礼服,还是不穿了吧。”脸烫的不行了。

“现在找裁缝来不及了,黎秘书,给她找两片胸垫吧。”祁尧丞摸了摸嘴唇,道。

这一秒,我真想切腹自尽。

“陌闫朦小姐,我包里就有,本来是我自己想用的,让给你吧。”黎玥然在我的耳朵边轻声说,她是好心,可我怎么觉得别有用心呢。祁尧丞说什么,你都照做!

难以启齿的羞愧啊。胸小也是我的错吗?

黎玥然拿给我她的胸垫,我在洗浴间换好之后……

祁尧丞等着女人,她一出现在眼前,她就毫无隐晦地大方观赏,她穿这一身,确实高贵优雅地像陌家的千金,让人差一点招架不住。

雅西的妹妹一打扮,似乎还胜她一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