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甜妻有毒:首席请入瓮

第27章 为什么你不说,我会娶你

甜妻有毒:首席请入瓮 沈薄荷 1811 2016-05-25 10:46:02

  我本来是想假装睡觉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祁尧丞看着女人的手慢慢地松开他的手,一把反抓住。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理,她明明睡着了。

 “哎……雅西,你该回来了。”他望着睡颜安静,容貌出众的女人,沉沉叹了一口气。

  ……

“嘟嘟嘟……”放在桌几上的手机忽然亮了,伴随着震动的声音,我一下子被它猝醒。

“醒了?”祁尧丞从地毯上站起来,坐了一个多小时,腿都蜷缩的麻了。

“恩。”我揉了揉眼睛,见我的手还被他抓着,慌乱甩开。

他也不理会我的粗鲁,抓起被他搁在桌几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是国际电话,他接道,“This is QiYaoCheng .”

“Qi, a reservation for you dress is from England, a hours to S city(祁总,您预订的礼服已经从英国出发,一个小时能到S市)。”电话那头是英国首席女礼服设计师黛比·温纳姆的声音。

 “Debbie weiner,thank you.”祁尧丞用一口标准的英语说道,“I have already paid money.”

 “I know that.I don't know is which woman so lucky, this is the world's most expensive gowns, is the masterpiece of my life。(我知道了。这件晚礼服是我一生的杰作,目前全球最贵的礼服,不知哪个女人这么幸运)。”

 “Secret.”祁尧丞看了一眼正木楞抬头看他的女人,对着电话那头说道。

 “OK,I'm busy, goodbye.”黛比·温纳姆盯着和祁尧丞合影的照片,心里酸酸的,她怕再跟他说下去,会忍不住落泪。

 “Once again, thank you, my friend, thank you for give this dress to me.(再一次感谢你,我的朋友,谢谢你把这件礼服让给我)。”祁尧丞礼貌地感激道,他知道这件礼服黛比·温纳姆本来是要献给英国女皇的。

 “You are my favorite man, service for you, my pleasure.(你是我最爱的男人,为你服务是我的荣幸)。”黛比·温纳姆摸了摸祁尧丞照片上的俊颜,真情流露道。

 “Goodbye.”祁尧丞愣了愣,挂了电话。对不起,黛比·温纳姆!

 “……”我仿佛听见了BBC现场真人广播。

 “怎么了?”祁尧丞将手机放回桌几上,一低头看眼前的女人眼眸里闪着明亮的光,不明白她在表达什么意思。

 “祁尧丞,你说英文的时候贼帅,好佩服你啊!”我的英文口语也不赖,但比起祁尧丞的发音,简直差远了。

 祁尧丞轻松地笑了出声,“光说两句英文就让你佩服了。”

 我却不说话,暗思:他到底有什么缺点,根本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现在是下午三点半,一个小时之后,礼服送到S市国际机场,再运到SA需要半个小时,我们就五点半出发吧,留半个小时给你化妆。”祁尧丞看了看他的百达翡丽腕表,算计着出席晚宴的时间,又对着我说,“我的办公室有洗浴间,你得洗个澡。”

 “洗澡?”祁尧丞这个王八蛋,我还以为他是好人,甚至对他的形象有了逆转性的改观。没想到,他要我在他的办公室洗澡!他是不是经常喊女秘书进来办公室洗澡,然后……

 我抱着自己的身子,蹲在沙发上退缩了退缩,“你不会要我……做那种事情吧?”

 祁尧丞还是头一回见女人这么想被非礼的,他说了什么又让她误会了?她脑袋里全都是污吗?

 “想做吗?”将错就错,反正也不吃亏。

 我看着祁尧丞舔着他的薄嘴唇,温柔惹火地朝着我眨了眨右眼。

 我摇了摇头,他再怎么有男性魅力,我也不想。

 “为什么?”祁尧丞已经自觉主动地搂过我的腰,口气软绵绵的,“反正……有时间。”

 “疼……”我到现在还有些疼呢。

 “疼?”祁尧丞微笑着引诱道,“不会,我温柔一点就不会疼。”

 我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说说为什么疼?这明明是一件很享受的事。哦……你是不是处于每个月都不舒服的那么几天?”祁尧丞说到一半,想起来今早在床上看到的斑斑血迹,觉得大概是这么回事,不然她没有理由拒绝像他这么帅气的男人。

 “没来大姨妈。”他说话怎么变这么斯文,明明老猥琐了。

 “没来?那我床上的血是怎么回事?”祁尧丞傻眼了,他不会是意外收获了她的第一次吧?

 我没脸了,我真的没脸了。

 这么想着,我急忙松开他搂抱着我腰的手,下了沙发,赤脚远离了他两步。

 祁尧丞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是又惊又喜,成为她生命里第一个男人这种快感快让他膨胀。

 我走了两步,却又不再踏出第三步。我这么走了,算什么?让他觉得我是那种矫情脆弱的女人吗?

 祁尧丞他是有女朋友的,我不能够说出要他负责这种让他有负担的话。

 我现在一走了之,他会不会多想呢?

 正当我处于矛盾思绪之中的时候,他从我的身后抱住了我,吻着我的头发,轻轻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

 “你不是故意的吗?”我冷冷地说,“今后万一我喜欢的男人有那方面的情结,我怎么办?”

 我还是忍不住为难了他。

 “是误会,是迷幻药的错。以后,你把你喜欢的男人告诉我,他要是因为这件事敢不要你,我替你揍他,让他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祁尧丞此时柔软又威风的声音就好像邻家哥哥安慰邻家妹妹一样。

可是,为什么你不说,我会娶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