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很狂很腹黑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有一种不打死她不解气的感觉

庶女很狂很腹黑 简生 1077 2016-05-15 21:02:03

  “走吧,有些事情还是需要问清楚的。”苏锦修没脾气的说到。

当他们走进茹氏的房间,却让苏锦修发现了一件惊讶无比的事情,她看着正在燃烧的花壳。

但是……苏锦修想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有这种东西。

苏锦德发现自己的姐姐发呆死的看着母亲手中的东西。他问到“这是什么?”

“娘。”苏锦修慢慢的走到茹氏的身边,抓起桌子上的那白色的花瓣。“你知道这是什么?”

茹是看着女儿手中的花瓣,这在被她攥碎。

她一下子着急的夺了过来。“你要做什么。”

苏锦修接着直接把茹氏桌子上放着的那个长长的烟嘴直接从门扔了出去,又顺手把桌子上的花壳给推到了地上。

“哗啦……”落地的声音。

“你给我。”茹氏说着,一巴掌打在了苏锦修的脸上。愤怒且着急,面上还带着难受的表情。“快给我,你这个逆女。你竟然敢怎么对待你的母亲。”

苏锦德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他现在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如此对待苏锦修,姐姐可是母亲的亲生女儿,这么多年母亲日思夜想的人。

如今却如此愤怒的对待苏锦修。

苏锦修没有说话,她只是愤怒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然而茹是却,有一种不打死她不解气的感觉。

她随手抄起桌子的一个木制首饰盒直接打在了苏锦修的头上,瞬间,鲜血顺在额头流了下。留到脸上,身上。

茹氏的动作之快让人没有想到,她会直接对着脑袋下手。

“姐。”苏锦德紧张的喊道:“岑妈妈,紫鸢,快……”

茹氏一脸惊呆了的磨样看着自己的女儿,她的心懊悔又自责,刚才那一刻的自己,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是一种无法控制的情绪和愤怒。“修……儿,娘……不……我……”

紫鸢和岑妈妈听到后苏锦德的声音后立刻跑到了房间。“啊——小姐……您怎么……流血了。”

紫鸢惊诧,岑妈妈同样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苏锦修。“茹姨娘,小姐这是……”

此事的苏锦修从脸上没有表情,慢慢的边的开始带着嘲讽的微笑。

但是她那冰冷的眼神,却让茹氏不敢直视。“很好,我以为你在受到别人欺负的时候,只会懦弱的默默忍受,然后独自落泪。没有想到你还有如此狠心的一面,不过不你的狠心却是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手,而对你敌人却……心慈手软。”

“修儿……”茹氏带着愧疚的说到:“娘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并不是真心的。”

“无所谓。”苏锦修接过紫鸢正在为自己擦拭额头上血渍的锦帕。自己用力的在脸上擦了擦。“娘是不是真心的,我素锦修不在乎,反正从小到大没有人对我关心过,也没有人对我嘘寒问暖过,早就已经习惯了,回到苏家我更没有期望过谁会真正的去关心自己,我……只靠自己,只信自己。”

房间里雅雀无声。

苏锦修的目光慢慢的从茹氏的脸上移到了岑妈妈的脸上。

她看着岑妈妈,一直看到了她紧张到不知所措,才慢慢开口:“你这道这是什么吗?”

扑通一声,岑妈妈跪下:“老奴……老奴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