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很狂很腹黑

第一百二十四章 苏锦修对茹氏的猜测

庶女很狂很腹黑 简生 1703 2016-05-15 06:53:08

  姐弟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彼此都不明白。

茹氏不再说什么的离开。

苏锦修沉沉的出了一口气,她无奈又沮丧。

“姐姐。”苏锦德小声的喊到。

“我没事。”苏锦修闭上眼睛,她的双手插入自己的黑发,抱着头。

好长的时间,苏锦德打算离开,她突然开口说到:“你知道为什么吗?”

苏锦德没有说话。

“在你的印象中,娘一直对周氏言听计从或者一直对周氏所做的事情她都无条件的接受吗?”

“不是。”苏锦德立刻说道:“我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亦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我可以肯定,娘对周氏的态度是有变化的。”

苏锦德重新做到原来的位置。“我想想……”

“这件事情你好好想想,看看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又或者是因为什么样事情,娘的态度有了转变的。”苏锦修实在很难从前世的记忆中找出蛛丝马迹。

“嗯。”苏锦德答应着,又问道:“姐姐,昨天一直在和宇王爷在一起?那天晚上你落水,宇王爷可是找了你一个晚上。”

“是啊。”苏锦修说到。

简单的回答,让苏锦德不知道要问什么了。“看到姐姐现在没事,我也就放心了。好像,父亲知道你那天彻夜未归和宇王爷在一起。”

“爱知道不知道的。”苏锦修不在意的说到:“反正他别想管我。倒是你,在你身边的那两个人怎么样。”

“他们倒是小事。”苏锦德说到:“这两个人虽然同样是周氏安排过来的,但是他们从来不事多,更没有过分的举止。自从两年前……他们……”

苏锦德说到这里,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他的脑子里图然闪过了一些东西。“对,就在两年前……姐就是两年前那个雨夜。”

“什么?”苏锦修不是太明白“什么雨夜。”

“娘对周氏的变化。”苏锦德说到:“就是我刚出征回来,那时候我身上的伤口刚好,母亲陪着我在院子里散步,并且是在晚上的时候,天是闷热的。那时候我们遇上了周氏,母亲与她寒暄中,天就下起了大雨。然后……”

“然后怎么了?”苏锦修突然有些迫不及待。

苏锦德仔细的回想当时的事况,但是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

“把你看到的都说给我听。”苏锦修说到:“娘和周氏都是什么表情,她们又发生了什么?”

“大雨忽然而至,我们都被淋湿了。”苏锦德说到:“其实周氏并没有和以前不同。只是娘,却在大雨淋湿后,她的眼睛一直看着周氏的后背,我不清楚娘在看什么,但是当我发现娘的异样时,我注意到娘的目光,她是在看周氏脖颈后面胎记,一个红色胎记。”

“胎记?红色的?什么形状?”苏锦修问道。

“好像是一个红色花瓣的形状。”苏锦德说到:“那时候娘还问,周夫人,她脖颈后面的是什么。”

“当时周氏还很不乐意,具体说什么我忘了,反正那意思是,无论是什么东西,都和娘无关。”苏锦德回忆说到:“当时娘的样子很想哭,虽然她在强忍着,但是她的眼睛里依然留出了泪。”

“娘说什么?”苏锦修继续问到。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苏锦德说着,他恍然:“对,娘就是这么说的,并且神情有些呆滞,小声的说着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

苏锦修说到“你等一下。”

说着她拿出来笔墨“你可以画出来吗?或者你来形容,我来画。”

苏锦德努力的回想着:“两片花瓣,淡粉色的,并且是紧挨着的。仿佛……我是在是记不清楚了,毕竟是晚上,又在周氏的身上,我总不能盯着人家不放。”

苏锦修没有说话,她闭上眼睛,如今弟弟说着个胎记,仿佛是同一个部位,她在不同人身上看到过,记忆很模糊,但是她可以肯定是确实是见过。

“从哪以后。”苏锦修睁开眼睛她问道:“娘她有什么不同?”

“周氏说什么她都会答应,并且接受的是心甘情愿。”苏锦德说道:“以前的时候,娘还虽然不生事,但是周氏并不是想欺负就能欺负的了她的,最起码有爹的呵护。在那以前,爹永远都是宠着娘的。”

说道这里苏锦德停了一下,他看着苏锦修。欲言又止的,面上犹豫着要不要说接下来的话。

“有什么直接说。”苏锦修,脸上的认真让苏锦德感觉到了。“一个男子不需要如此磨叽。”

“娘曾经是青、楼女子。”苏锦德说道。

苏锦修眼中划过一丝精明,接过他的话说道:“青、楼是个鱼龙混杂的风月场所,对于一个青楼女子来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在那样一个地方带着,还可以在最好的年华时嫁给爹。虽然那时候爹并不是丞相,但是他依然是朝中重臣。对于娘这样的女人来说要想取悦一个男人,总有她的手段。但是如今爹对娘的冷淡,想必是娘自己放手的,若不然……不是如此光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