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很狂很腹黑

第一百零七章 做事说话都是有目的的

庶女很狂很腹黑 简生 1526 2016-05-08 06:41:42

  禁忌?苏锦修心中想到,我最不怕的就是禁忌,她很清楚这一世她要做的事情,好吧,不急于一时,大家慢慢一起玩儿。

苏锦修再次开口,她改变了话题。“你们难道吃饱了?这些菜都还没动好不好,不吃太浪费了。到底是在帝都你们没有见到那些被饿死的人,更没有见过那些易子而食的人。”

苏锦修看似一句随意的话,却让此时的气氛从尴尬有变的立刻紧张了起来。

尤其是欧阳寂宇他意外中不着痕迹的看了苏锦修一眼。

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丫头,竟然会亲眼见过易子而食的情况。

其他的更是想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苏锦婳看着苏锦修,她不相信中带着一似的诧异,她想想不到,从小一直被呵护的她,想想不那究竟是怎么样的画面。

左远,左近已经苏锦德,他们见过有些人易子而食,但是却没有想到,苏锦修竟然亲眼见过。

苏锦修这句话看似无意实则是有心。一个有计划的人,做事从来都会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无论说话与做事也就会有了目的性。

现在的苏锦修更是如此。

刚才她看到和太子一前一后进入房间的人,这个人她有印象,是一个省级官员,直接统辖三省,这个人在前世和他的父亲苏尤来往密切,如今房间里就有苏锦程。

苏锦修肯定到自己的记忆是没错的。

她肯定均河一带直丘,均隶,毛冉这三省就是在这个人的管辖中。

此时的几个人异常安静的吃着饭,每个人都各怀心思。

苏锦修回忆前世这一阶段发生的事情。

记忆中一件关于均河决堤,被淹没了均河附近所有的关镇村落,三个省中均隶一带最为严重,其他两省各有损伤却不太严重。但是,当时这件事情好想并没有在朝中引起多大的震动,反而是不了了之。

只不过想得太入神,没有注意到,欧阳寂宇看他时眼光中的异样。

她的回忆让她不自觉中,一直看着太子欧阳寂青所在的那个房间,虽然门是关着的,可仿佛她可以透过门看到里面的人。

此时不只是欧阳寂宇有察觉,苏锦婳和苏锦德亦能感觉到,苏锦修的注意力在那个房间中。

最终还是苏锦德寻找了一个话题“姐姐,见过易子而食的人?”

“见过。”苏锦修着才收回自己的记忆“在宜山以南的均河一带。”

“什么时候。”欧阳寂宇随口问道。

“很多年了。”这是真的苏锦修的所见,卫长风,卫长蕊就是哪里的人。“那里离宜山不远,那年春天我和师……我和冯妈妈到最近的镇上买需要的东西,结果却看到了,所有的村落镇宇都被大水淹没了。他们饿的吃树皮,啃树根,甚至有的把孩子互换杀了而食。”

听到这里苏锦婳,刚刚放入口中的食物让她微微作呕,想吐又不能吐的,强迫自己咽了下去。

苏锦修看到苏锦婳的反应,她的脸上带上了嘲讽:“我用远都忘不了,那些活着的小孩在看到其他的小孩被杀,被煮,被吃时的惊恐……我……”

苏锦德看姐姐脸上的悲哀很疼痛,这个姐姐他心疼,此刻更不想她继续回忆这些难受的事情。“姐姐说的这件事情应该有好几年了吧。如今盛世,就不要再想了。”

“忘了”苏锦修说了谎,这件事情是苏锦修记忆深处最痛的,也就从那个时候,苏府每半年送来的银票她都存放了起来,和冯妈妈以及紫鸢几个人省吃俭用。这几年她手上的积蓄亦不算少。

“的确。”欧阳寂宇说到:“在建国初的那几年百废待兴,均河一带每年的洪灾最严重。如今那个地区的堤坝已经修建一年。”

苏锦修看着欧阳寂宇微微一笑“反正是小时候,具体我也记不清楚了。”只是在心中想到,今年春暖花开,恐怕这大德的百姓又要遭殃了,那么到时候,就是拉太子下马的机会。

苏锦修不是太肯定的说到:“我听哪里的人们说是,太子兼修的?”

“不是。”欧阳寂宇肯定到。

“姐姐肯定听错了。”苏锦德说到:“可能修堤坝的人和太子来往的比较勤把。又或者是有些人想要故意巴结太子,所以才传出来的话。”

“嗯。真的会错吗?”苏锦修的眼睛看着欧阳寂宇。她知道反正这件事情太子要负责的,而此时欧阳寂宇却有意维护他,难道他知道什么?否则……为什么不直接承认是太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