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26章 诬陷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24 2016-08-02 10:44:42

  白炎宿将叶非然的手往她的方向推了推。

“自己拿好,不准丢了。”

叶非然笑嘻嘻道:“不丢,不丢,这种好东西我怎么会弄丢,绝对不会的。”

这句话使得白炎宿的心情非常好,所以说的话也带了些喜悦之意。

“我不在的时候,这个戒指可能会帮上你忙,所以一定要保存好。”

叶非然点头,虽然不懂这么个戒指除了当空间还有什么用,不过既然白炎宿说了,她还是信着吧。

叶非然重新将这枚白戒揣在了自己的怀里,白炎宿看着这枚白戒一直放在叶非然的胸口处,心情更好。

“最近有什么收获吗?”叶非然眨眨眼睛问道。

白炎宿自然知道叶非然说的收获是指什么,除了破阵图,她心心念念的还能有什么东西。

不过有件事白炎宿却要问清楚。

“如果有天我像垂緌一样,沉睡不醒,你也会这样不遗余力的救我?”

叶非然有些不正经的笑道:“白炎宿,你到底怎么想的,竟然想像垂緌一样沉睡吗?”

白炎宿抚额无奈道:“我只是做个假设。”

叶非然突然正色道:“假设也不要有,你们都要好好活着,你要敢像垂緌一样,看我救不救你。”

白炎宿突然大笑起来,看着叶非然正经的表情,自己也变得严肃起来,他开口,话语坚定,他安慰她道:“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你不死,我也不会死。”

叶非然道:“最好是。”

白炎宿看着她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叶非然挑挑眉:“所以到底有没有什么收获?”

白炎宿没有说话,而是伸手一只手,空荡的手心上突然缓缓浮现一张兽皮制成的、有些破旧的图纸。

叶非然眸光一亮,将图纸握于自己的手心。

“你还真是办到了!”

叶非然将图纸展开,图纸上画着一些奇怪的阵法符号,像天书似的,叶非然一点都看不懂。

“你确定这是破阵图?”叶非然挑眉问道。

白炎宿确定的点头。

“绝对是。”

叶非然高兴的抱了一下白炎宿,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只要有了破阵图,我们就能进入天圣学院的旧址中取得幻医宝典!”

白炎宿眼眸微眯,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们现在就赶紧离开这里吧,若是被朱雀法王发现我们欺骗她,恐怕我们离去就很难了。”

白炎宿点头道:“好,我带你离开这里。”

叶非然道:“我们去叫上卡地吧,一起离开。”

白炎宿道:“我去找他,你一个人呆在这里,哪儿都不要去。”

叶非然点头,然后将破阵图递给他。

“你拿着吧,你拿着安全些。”

白炎宿接过,他自然是觉得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这样,叶非然应该没什么事,于是很放心的让她呆在这里,自然是没想到竟然在这种节骨眼上,还能出现重大变故。

等白炎宿离去后,叶非然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突然,一道红色妖魅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半空中。

叶非然皱眉,朱雀法王?

这个时候她来这里干什么,而且是她一个人来的。

朱雀突然立于叶非然面前,她身段妖娆纤细,朝她媚笑着,笑容中带着些狠毒之意。

叶非然看见了她眸中闪现的狠毒,直觉觉得情况不妙。

“法王,您大驾光临前来有什么事?”

朱雀法王看着她的眸光越发冷炙。

“白炎宿呢!”突然,朱雀法王大声怒喝一声,如果是其他人,估计要被朱雀法王这一声吓的趴倒在地。

叶非然凝眸,朱雀身上散发着一股浓烈而无法抑制的怒气。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灼灼目光紧紧盯着叶非然,朱雀朝她走近两步,叶非然警惕的后退两步。

突然,朱雀笑了起来!眸中射出一道冰冷尖锐的冷光!

她轻启朱唇,笑的既春风荡漾,又阴险毒辣。

“你当然不知道,你不是他的女仆,你又怎么会知道。”

叶非然眸子微眯,原来她连这件事都知道了,那么其他的事情她应该也知道了吧?

“谁告诉你的。”叶非然冷声问道。

朱雀撩起自己鬓角的头发,媚眼如丝。

“你问我怎么知道的,当然是那位雪儿告诉我的。”

慕容长雪,竟然是她?!

“你想怎样。”叶非然凝眉问道。

“你难道不知道,天下之大,还没人敢骗我!”朱雀突瞪双眸,凌厉如刀,“欺骗我的人!除了死!没别的路可走!”

叶非然知道朱雀已经对她起了杀心,但是目前的实力来讲,她根本打不过朱雀,所以只能想办法!能拖延一刻是一刻!

一股狂烈的玄能猛然冲出,叶非然大声开口道:“朱雀法王!你是否想过她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把事实真相告诉你!这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而你还可能会因为愤怒杀了她!”

朱雀法王一听这话,猛然收手,她脸上戾气不减,而是怒气勃勃道:“为什么?!”

叶非然看朱雀法王从头至尾没提过破阵图,想来慕容长雪只是把她欺骗朱雀法王的事告诉了朱雀,关于破阵图的事却是只字未提!

叶非然这样梳理下去,那么很多事情就能想通了。

慕容长雪告诉朱雀,她并非白炎宿的女仆,所以她欺骗了朱雀,以朱雀的性格,必然会杀了她,而刚才朱雀一进门就喊白炎宿的名字,说明朱雀对白炎宿也很愤怒。

朱雀为什么要生白炎宿的气?

因为白炎宿欺骗了她,帮助叶非然瞒着朱雀。

那么白炎宿为什么要欺骗朱雀?

这是关键的一点。

慕容长雪没提破阵图,那到底有什么理由让白炎宿帮助她这个完全不相干的人欺骗朱雀呢。

除非,在慕容长雪口中,她与白炎宿有什么关联。

难道是……

叶非然不确定慕容长雪到底跟朱雀法王说了些什么,她只能凭着猜测,所以她现在相当于在赌博

叶非然向来不惧怕赌博,她微微一笑,道:“因为她对我们主子心生恋慕,而她一直以为我与主子有什么牵扯,因为嫉妒,所以她故意诬陷我!”

朱雀皱眉:“你说什么?她对白炎宿心生恋慕?”

叶非然点头道:“对。”

朱雀怒道:“那为什么她说的是你对白炎宿存了不该有的心思!”

果然,慕容长雪竟然说她恋慕白炎宿,所以朱雀想杀了她,一方面是因为她的欺骗,另一方面是因为她竟然敢觊觎自己想要的男人!

叶非然冷笑一声,为自己辩解道:“法王,你应该相信我们主子的为人吧,我和她确实是我们主子身边的下人,但是我兢兢业业,对主子从未敢有过他想,而这个雪儿,却对主子暗生恋慕之心!因为主子对我比对她优待!所以她就生了些龌蹉的心思!主子对这件事早就发现了!所以才不事事带着她,你看这次来城堡中,主子也没有带她前来,因为主子早就存了心思,要将她驱逐出去!”

叶非然振振有词的胡编乱造。

但是听在朱雀耳里,确实有些道理,现在朱雀有些迷茫,她也不知道该信谁了。

是信慕容长雪,还是面前这个名叫叶非然的女人。

叶非然继续下剂狠药。

“法王您若不信,可以亲自去问主子!”

朱雀听罢,终于冷笑一声,眸光仍然冷冽,但已不像先前那样闪动着嗜血的光芒!

“这件事我自会去问炎宿,至于你,我先将你关起来!等我问过他之后再做决断!”

叶非然心中暗暗喘口气,只要能先稳住朱雀,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会有办法。

天无绝人之路不是吗?

“来人!”朱雀大喊一声。

朝门外涌现数十名红袍男子,而领头的竟然是希尔,朱雀挥手道:“希尔,将她带下去!好好看管着!”

希尔看了眼叶非然,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最后,他朝朱雀道:“是!王!”

说罢,直接朝叶非然走去,还妄图想要押解着她。

叶非然冷冷瞥了希尔一眼道:“我会走。”

希尔冷笑一声:“都落到这步田地了还这么有底气。”

叶非然冷声道:“落到哪步田地了,我从来没有欺骗过法王,我问心无愧。”

叶非然继续胡扯。

希尔嘴角冷冷勾起,对叶非然道:“那好,我看你怎么个问心无愧法。”

叶非然冷笑一声,嗤骂他一句:“狗腿子。”

希尔瞪眼:“你说什么?!”

叶非然耸了耸肩 ,“没说什么啊,你是不是听错了?”

希尔阴沉着脸,推了一把叶非然,咬牙道:“你还是跟我走吧,叶姑娘。”

叶非然眼睛微眯,笑眯眯道:“我自然会好好走,不劳您推着。”

希尔没有再推她,而是同时眯了那一双等着看好戏的瞳孔,凑近她耳边轻声道:

“我早就看不惯你了,现在你落在我手里算你倒霉,等我们到了应该到的地方,我自然会好好招待你。”

希尔轻声在叶非然耳边威胁着,此时,朱雀法王已经离去了。

叶非然皱眉:“所以,你想把我弄到哪儿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