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22章 我们试试?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29 2016-08-02 10:44:41

  叶非然赶紧走出门外,又按了按朱雀眼珠上的机关,等门关上,叶非然直接闪出了大门。

等叶非然离去的时候,那几个玄灵级别的高手正好回来,他们看了看门口,如走时一样平静,似乎并没什么异常,于是三人这才松了口气。

叶非然快步走着,突然眼前一黯,叶非然抬头,见卡地就笑眯眯的站在她面前,高高兴兴的问道:“怎么样?破阵图找到了吗?”

叶非然摇头:“没有。”

卡地皱眉,显然是不敢相信:“怎么会没有?应该有的啊?你不是说整座城你都找过了吗,而且其他地方我们也找了,除了朱雀法王的寝宫,已经没有其他地方可找了。”

叶非然也觉得非常奇怪:“但是,我真的没有找到。”

卡地挠了挠头,这下烦恼了。

“难道西方老头给的信息有误?破阵图根本就不在这里?”

叶非然坚定道:“不会,西方院长我是很相信的,他不会告诉我一个虚假的消息,让我们白跑一趟,如果真是这样,他会说明白的。

卡地无奈的摊手:“那可怎么办,地方都找了,你说的,什么都没发现,那你说破阵图还能自己跑了不成?

叶非然皱眉,突然,她眼睛缓缓的眯起,像是想到了什么。

“不对,我们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找过?”

卡地惊讶:“什么地方?”

叶非然猛然抬眸,道:“朱雀法王的身上!”

“什么?你开玩笑的吧?你的意思是朱雀将破阵图随身携带着?”卡地几乎要跳起来,他实在不敢相信,找了这么久的破阵图会就在朱雀法王的身上。

“那你说怎么办?如果破阵图真在朱雀的身上,我们之前所做的努力不就全部白费了吗?朱雀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将破阵图交给我们。”卡地有些沮丧道,他抬眸,失望的看着叶非然。

叶非然唇角微勾,笑了笑道:“那也不一定,我们做的一些还是有用的。”

“有什么用,还说什么要智取不能硬抢,我看现在除了硬抢也没其他办法了。”卡地有些不高不兴道。

叶非然挤了挤狡黠的仿若狐狸的眼睛,“不是还有白炎宿吗?”

卡地愣了一下,半晌才反应过来,不理解的问:“关我主子什么事?”

“反正他现在都已经答应要帮我了,而且也初步取得了朱雀法王的信任,再牺牲一下还是可以的吧……”

卡地惊讶的望着叶非然,愣了半晌,最后朝叶非然赞赏的伸出大拇指。

“你厉害!”

叶非然笑了笑,没有说话。

卡地道:“你竟然想让我们主子牺牲色相,你真是太恶毒了!我跟你说,关于这个,你想都别想,主子肯定会发怒的,而且我敢肯定,如果你真这样说了,他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放过你的。”

叶非然皱眉,不理解的问:“他为什么不会放过我?我不过就是让他获得朱雀法王的信任,然后从朱雀手中取得破阵图,他有什么可生气的?”

卡地愣了愣,“呃……你是这个意思?”

叶非然紧紧蹙着眉头:“那你以为我是什么意思?”

卡地:……

叶非然愣了一会儿,看着卡地略显尴尬的神色,终于明白了卡地的想法,忍不住冷冷瞥了卡地一眼,嘲讽道:“卡地,没想到你思想这么肮脏龌蹉。”

卡地被叶非然说的瞬间就炸毛了:“喂!怪女人!你可说清楚啊!什么叫肮脏龌蹉?你看你刚才说的,在朱雀身上,那除了那什么,那还能怎么取走。”

叶非然斜眼冷瞥他一眼,一副你再狡辩都没用的表情。

卡地继续暴走:“你真是……气死我了!”

叶非然继续冷眉冷眼,斜睨着他。

卡地绝望的抱头痛哭去了,他怎么想到那方面了啊,不过也不怪他想到那方面,因为怪女人的话让他联想到那些实在太正常了嘛!

过了一会儿,叶非然拍了拍一直处于颓丧状态的卡地的肩膀一下,顺便安慰他。

“没关系,人之常情,人之常情。”叶非然笑眯眯道。

卡地道:“当然是人之常情。”

叶非然笑的奸诈险恶,“不过也掩盖不了你肮脏龌蹉的本质。”

卡地:……

这是又给他挖了个坑让他往里面跳吗?所以他又很高兴的自动跳进去了吗?

“为今之计,只能先等白炎宿回来再做打算了。”叶非然眯着眼睛想了会儿,还是得白炎宿回来才好继续想办法。

一听说白炎宿回来了,叶非然就赶紧去找白炎宿,白炎宿此时正和朱雀在一起,叶非然远远的看着他们两个,似乎也没想象的那么生疏,果然白炎宿的演技也是很好的嘛。

白炎宿微偏头,就看见了叶非然,他对面前的朱雀道:“你先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朱雀朝他微微一笑,看似十分高兴:“那你先休息吧,明早我再来找你。”

白炎宿皱眉,他脸色虽然如常,但是心中却是有些厌烦。

等朱雀离去后,叶非然才走上前去。

白炎宿皱眉上下扫视了她两眼,苦瓜脸的表情,于是直接问道:“怎么,一无所获?”

叶非然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白炎宿摇头道:“你看你现在脸比黄莲还苦,若是看不出来才会很奇怪吧。”

叶非然皱眉,捏了捏自己的脸道:“真的吗,比苦瓜脸还苦?”

白炎宿点头,“比苦瓜脸还苦。”

叶非然叹口气道:“我确实没有找到破阵图,但是我现在已经大概知道破阵图在哪里了。”

说到这里,叶非然一反常态,嘴角微勾,一个得意的笑容便顺其自然的流泻而出。

“不会是由朱雀随身携带的吧。”白炎宿挑眉,笑眯眯的看了她一眼。

叶非然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难道你认为,以我的智慧,这种事都猜测不出来吗?”白炎宿觉得叶非然这话似乎有些好笑,同时也为她小瞧他而有些恼怒。

叶非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自然不是这样想的,不过你目前有把握让朱雀把破阵图心甘情愿给你吗?”

白炎宿蹙眉,随后脸色有些阴沉下来,“所以,你要我继续演下去?”

白炎宿缓缓道,叶非然甚至能听到他后槽牙在摩擦的嘎吱作响。

“你就委屈委屈,我答应欠你个人情怎么样?”

叶非然朝他讨好的眨眨眼睛。

白炎宿一听人情,先是继续蹙眉,等叶非然等的有些焦急了,他才缓缓点头道:“好,那我便勉为其难吧,不过,你要记得你的人情。”

白炎宿眼瞳深邃幽沉,嘴角斜斜勾起,一抹满意欣慰的笑容便从嘴角流泻而出。

叶非然忙不迭的点头:“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沉默了一会儿,叶非然笑眯眯的问:“那你到底有什么办法?不会是……”

“不会是什么?”白炎宿微偏头,目光有些疑惑。

叶非然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脸倏的一下就有些微的绯红,声音低低的,看起来像是自言自语:“不会是与人家滚滚吧?”

“滚滚?你的意思是我要和她打起来?”白炎宿蹙眉,后又挑眉:“你的意思是希望我和她打起来?”

好吧,白炎宿竟然不知道滚滚什么意思。

“就是滚滚。”叶非然伸出双手做了个滚的动作。

白炎宿:……

“哎呀,你怎么这么笨啊,滚滚不懂啊。”叶非然有些着急了。

不会吧,白炎宿竟然这么纯?她相信她只要给卡地一个眼神,卡地肯定会意领神会,同时还会朝她露出,我懂,我懂你的眼神。

叶非然都要被白炎宿气的翻白眼了。

白炎宿挑眉,微勾唇角,凑近她低声笑道:“要不然我们两个示范一下?”

叶非然黑脸了,原来这个混蛋一直在装……

叶非然气的扭头就走,白炎宿突然抓住她的手臂,轻轻一拉,就将叶非然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叶非然的后背靠着白炎宿坚实而广阔的胸膛,白炎宿轻声的笑着,将耳朵凑近叶非然细嫩的小耳朵,笑呵呵道:“我说,我们试试?”

叶非然耳朵一阵发痒,她白皙晶莹的小耳垂微动,心跳突然就慢了半拍。

有些心虚,有些踟蹰,有些犹豫,有些害怕,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她从来没有这么多复杂的情绪同时涌现过,这让她有些不知所措,甚至不知如何是好。

可是白炎宿背对着她,根本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依旧在她耳边笑道:“怎么,害羞了吗,你看你的耳朵都快红的能烧着了。”

叶非然的心脏又咯噔跳了一下,同时,仿佛失去了生命般的,心脏似乎不再跳动了。

白炎宿突然张口细细啃咬着叶非然细腻敏感的耳垂,一股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叶非然的耳垂上,他是噬咬是温柔而细腻缱绻的,如同被一股强烈的电流击穿全身,叶非然的心却跳动的更加厉害。

这种似乎要已经被人掌控的感觉,让从未害怕过的她感到有些害怕,同时,她也很不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