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18章 我生气了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8 2016-08-02 10:44:41

  白炎宿冷然的瞟了叶非然一眼:“就算你强闯进去又如何,难道你有把握制服朱雀,让朱雀主动把破阵图交到你手上吗?”

叶非然道:“我可以不惊动她,自己找。”

“如果找不到呢?”白炎宿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叶非然,说出的话有些咄咄逼人。

叶非然被他这样咄咄逼人的口气弄的很愤怒,于是出口就没顾忌了。

“你怎么就知道找不到,若是找到了呢?你问这问那,又不帮忙,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了,如果有更好的办法,你以为我愿意做这种没把握的事?!”

卡地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场景,怎么突然发展成这样了?他小心翼翼的将目光放到白炎宿脸上,见白炎宿阴沉着目光,唇部有些愤怒的紧抿,一眨不眨的盯着叶非然,似乎要将她的脸给盯出个窟窿来。

不耐烦的说完,叶非然就看到了白炎宿那张阴沉的堪比暴风雨来临前天气的脸,叶非然皱眉,她刚才都胡说八道了些什么?白炎宿做这种恐怖的表情。

叶非然“呃——”了一声,指着自己问白炎宿:“你干嘛这么看我?”

白炎宿咬牙切齿,声音中有些阴狠的味道:“我真想把你脑壳掀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叶非然皱眉,她怎么听不懂白炎宿的话了,而且是他先对她冷嘲热讽的,现在他说这话怎么感觉像是她的错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能不能一口气说清楚。”叶非然挑了挑眉,她最讨厌什么事都藏着掖着,让人猜测。

白炎宿呼出口气,他真是要被面前这个女人气疯了。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很生气。”

叶非然点点头:“看出来了。”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生气。”

“不知道……”

叶非然说的是实话,她确实不知道白炎宿为什么生气。

“你说了,我就知道了。”叶非然眨了眨眼睛,为什么非要把一个简单的问题搞复杂,你直接说清楚不就得了。

白炎宿更是咬牙切齿的看着她,然后突然双手捧着她的脑袋狠狠的亲了她一口。

“现在懂了吧。”

叶非然皱眉:“没懂……”

虽然叶非然没懂,但是一脸懵逼的卡地这次是真的懂了。

他先前以为主子不想帮怪女人是不想在朱雀法王面前委屈求全,但是现在他知道了,主子之所以不想做这种事,并非是不愿意委曲求全,而是除了怪女人,其他女人他都不愿意碰,即便是逢场作戏,他也不愿意。

卡地不禁佩服起自己来,主子这么婉转曲折的想法愣是被他给想透了,也怪不得怪女人想不明白,怪女人名叫感情的那根神经向来粗,能自己想明白,主子根本就是在强人所难啊。

不过卡地也有些担心,他皱眉有些担忧的看着白炎宿,不过相处一年多点儿,主子已经对她有了这样深沉的感情,曾经不屑去做,或者不想去做的事,现在都能做,时间要再久一点,卡地真不敢想主子还能做到什么地步。

白炎宿真是又好笑又无奈的扶着自己的额头,也真是的,跟她说什么,她能想清楚就怪了。

“我答应你,我帮你。”白炎宿沉沉叹口气,一双幽深的眸子半明半昧的闪动着。

叶非然没有表现出特别高兴,而是皱眉奇怪道:“为什么?让你委屈求全不好吧。”

白炎宿咬牙:“你要是再敢说委曲求全这四个字,我就不委屈求全了。”

叶非然赶紧摆手:“不,你一点儿不委屈求全,美人在怀,谁会委曲求全。”

白炎宿一听这话,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几分。

卡地却噗的一声笑喷了出来。

美人在怀,也亏的怪女人能想出这个词来。

不过两人这样看起来,还真是很配的很啊,从来没感觉哪个女人与主子这么配过。

卡地嘴角勾起莫名的笑意,眯着眼默默的想着。

叶非然摇摇头,心中却在腹诽着,真他妈难伺候。

把计划讨论完成,叶非然抬眸道:“这件事还得预防慕容长雪背后出阴招,我都跟朱雀法王说好了,慕容长雪也是你的女仆。”

自从昨日慕容长雪在她身后要给她捅刀子后,叶非然对慕容长雪就保持着警惕心理。

白炎宿答应帮助叶非然后,脸色一直不大好,不过叶非然也不在意,能劳动他的尊驾帮她的忙,她就该谢天谢地了,还敢奢求什么他给她摆什么好脸色。

卡地听完叶非然的话,唏嘘不已,对白炎宿道:“主子,你女仆可真多。”

白炎宿淡淡瞥他一眼:“你能不能闭嘴。”

卡地嘿嘿笑道:“不过主子,你女仆确实是多,不过她还不知道吧,这要是让她知道了,这个……”

“闭嘴!”白炎宿这次声音突然拔高。

卡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能跟主子开玩笑开到这个份儿上,已经很不错了,再不知死活的开下去,他估计就要被扔出去了,所以狡猾的卡地此时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叶非然挑了挑眉,问道:“卡地,你刚才在悄悄说些什么呢?”

卡地摆摆手:“没什么,没什么。”

叶非然看了看两人,道:“初步计划就这么定了。”

卡地点点头,说:“好。”

白炎宿漠然的颌首表示同意。

这边三人刚讨论完,突然听得门外一声整齐划一的响动,是很多人的脚步声。

白炎宿皱眉,轻声道:“她来了。”

叶非然将头从窗户处探了出去,正好看见不远处,朱雀带着她红袍军们朝着这里走来,身后足足带了有几百号人。

叶非然摇头,这阵仗倒是挺大的。

三人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出门了。

男人和女人也听到了声音,女人以为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害怕的先将男孩儿藏起,她自己和男人就要先出门去。

正好叶非然从房中走出来,用抚慰的口气对女人和男人道:“你们先在这里待着,不要出来,这件事跟你们没有关系。”

男人搂着自己的妻子,女人害怕惊恐的躲在男人的怀里,虽然这个时候,以男人的能力,这个怀抱并不怎么管用,但是对于女人来说,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天,她的顶梁柱了。

叶非然看了眼两人,然后跟着白炎宿走了出去。

白炎宿在头,她和卡地两人在后,一起走到了院子里。

此时,朱雀已经走到了这个狭小的不能再狭小的用沙土堆成的围墙的院子里,她身边的人本来是要跟着朱雀法王一起走进来的,但是白炎宿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冷漠道:“不要让你身后这些人跟进来。”

朱雀见白炎宿竟然主动与她说了话,瞬间高兴的不能自抑,连连点头道:“当然当然,你说什么是什么。”

朱雀朝身后的人冷声道:“全都在外面待着,一个人也不准进来!”

于是那些人就在外面站在,几乎将这个小小的院落里三层外三层的给包围住了。

朱雀向前两步,一双比妖精还要勾人的妖魅眸子羞涩的看着白炎宿。

“堂堂的白盟主怎么能在这样的地方住,倒不如在我的城堡先行住下,如何?”

白炎宿淡淡的瞟了她一眼,直接颌首:“好。”

朱雀没想到白炎宿竟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她还以为要浪费一些口舌才能将白炎宿说服呢,当下情不能自抑,直接向前两步,身子都快要贴到了白炎宿身上。

白炎宿眸现厌恶之色,然后直直后退了两步。

虽然白炎宿没有让朱雀法王靠近,但是朱雀法王却觉得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了,也不生气,又看向卡地道:“呦,火王也来了。”

卡地笑呵呵的眨着桃花眼道:“朱雀法王,这么久没见,你可是越来越勾人了啊。”

卡地这人向来说话口无遮拦,朱雀也十分明白,她朝卡地道:“火王真是过奖了,你现在也是越发风流倜傥了。”

卡地哈哈大笑,挑了挑眉,恬不知耻道:“过奖过奖,不过本人确实比以前好看多了。”

叶非然心中默默道,卡地,你不自恋会死吗?

朱雀看凑白炎宿不近,就将身子凑近卡地,媚眼乱飞:“火王,您觉得我抓住他的心,有希望吗?”

卡地笑眯眯的胡说八道:“有,当然有,像您这么美貌的女人,我见了都受不了呢。”

朱雀伸出食指挑了挑卡地的脸,笑的风情万种。

“小卡地,你这张嘴可是越来越甜了,这么会说话。”

卡地眯着眼睛笑道:“因为都是实话嘛。”

白炎宿神色冷漠的朝朱雀法王道:“还不走?”

朱雀法王一听白炎宿发话了,迅速跑到白炎宿跟前,媚眼一扫,道:“好,我们这就走。”

叶非然看了眼朱雀法王那张魅惑众生的脸,实在想不明白,白炎宿作为一个男人,竟然会对这种女人没有任何感情吗?

不过好像……白炎宿对她确实没什么感觉。

随着白炎宿出去,门外人群让开,哗啦啦让出一条路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