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14章 我会让你后悔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123 2016-08-02 10:44:40

  好在慕容长雪还没那么蠢,叶非然这么一说,慕容长雪就迅速知道叶非然的用意了,不过那声深情的“雪儿”还是让慕容长雪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朱雀法王一看这两人竟然熟识,不禁皱眉问道:“怎么,你俩认识?”

叶非然憋着一口眼泪,深情款款的搂住慕容长雪的肩膀,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法王,这是雪儿,我们两个都是主子的女仆,都是一起伺候主子的,你说是不是,雪儿?”

叶非然用力掐了一下慕容长雪的肩膀,眼睛眯成一条线,看似很温柔,实则阴狠的问道。

心中却还有这一股气,让这个女人想要出卖她!

慕容长雪忍着肩膀上的疼痛,虽然她并不太懂叶非然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为了自保,还是随着叶非然做出一副姐妹深情的模样,微笑着点点了头。

“原来是这样。”

朱雀法王点了点头,倒是笑道:“你们两姐妹倒是姐妹情深。”

叶非然更加紧的搂住了慕容长雪,万分赞同的点头道:“法王您说的不错,我和雪儿从小到大一起长大,自然是关系极好的。”

朱雀法王点点头,表示非常明白。

只有希尔沉着一双黑目,谨慎的望着叶非然。

叶非然将目光转向希尔,抿嘴微微一笑:“多谢希尔,没有你,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雪儿呢。”

说罢,叶非然眯着眼睛,眼睛中带着淡漠的笑意,嘴角微翘,神色淡淡。

希尔也朝叶非然冷声一笑。

“姑娘不必,这是我应该做的。”

叶非然对朱雀法王道:“法王,我带着雪儿出去吧,许久不见,我和雪儿还有很多事要说呢。”

朱雀法王挥手道:“好,你们两个出去吧。”

叶非然牵住慕容长雪的手,慕容长雪挣扎了一下,叶非然直接一把将慕容长雪的手抓到自己的手心里。

“你再乱动,再乱动咱俩都要玩儿完。”叶非然龇牙小声道。

心中却在想,这个女人,要是没有她,她哪能留下这条小命,不感谢她就罢了,还在这儿别别扭扭的,真是让她恨不得一脚踹死她。

朱雀法王眸微微眯起,突然,她觉察出了一些异常和奇怪。

为什么在这个雪儿刚进来的时候叶非然没有认出她,而是在过了一会儿后,叶非然才将她认出呢,难道刚才所言都是叶非然在胡说八道?

“站住!”朱雀法王突然出声。

叶非然蹙眉,嘴紧紧咬着唇,但是叶非然很快换成一副微笑着的模样,扭头问道:“法王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朱雀法王嘴角勾起,微微一笑,一双凌厉的目光扫过叶非然和慕容长雪,话语出口,声音低沉,带着威压。

“你叫雪儿?”

慕容长雪低头道:“是的。”

“你刚才说的要哪个秘密与我做交易,到底是什么?”朱雀法王突然沉声问道。

叶非然此时已经皱了眉,心思一凛,看来朱雀法王已经有所怀疑了。

慕容长雪低头,没有说话,叶非然替她解释道:“是……”

“我在问她!不是问你!”朱雀法王凌厉的双眸突然射向叶非然,制止了叶非然的回话。

叶非然眸子微寒,低低沉沉,如果真被朱雀法王看出什么来,万不得已,她就得来硬的了。

虽然这是下下策。

慕容长雪依旧低垂着睫毛,却没有说话。

朱雀法王再次沉声问道:“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有那么难回答吗?!”

朱雀法王到后面,声音猛地拔高,突然怒而起身。

慕容长雪凝眉,张口,正要说些什么,突听得一道低沉而霸道的声音响起。

“雪儿,作为我的女仆,面对着朱雀法王,连句话也不会说了吗?”

叶非然当然熟悉这道声音,除了白炎宿还会是谁!

叶非然回头,却见白炎宿神色淡漠的瞥了叶非然和慕容长雪一眼,缓缓走到朱雀法王面前,瞳孔深沉,微微笑道:“我来领我这两个不成器的女仆。”

说到女仆,白炎宿眼中噙着笑意,意有所指的瞟了眼叶非然。

叶非然早就不想搭理这种男人了,于是在白炎宿淡淡瞟她的时候,她将目光淡漠的转向其他方向。

白炎宿瞳孔微沉,转而嘴角勾出一抹微笑的弧度。

朱雀法王那双魅惑的眸子闪着喜悦的亮光,她朝前一步,身子比水还要柔软,媚眼一眯,几乎是将整个身体贴到白炎宿的身上。

白炎宿皱眉,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

朱雀法王扑了个空,含羞带怒的将白炎宿望着。

叶非然心中却道,原来她的教学成果还是不错的,看朱雀法王都会学以致用了。

白炎宿却没有看朱雀法王,而是转身,淡淡扫了叶非然和一脸绯红的慕容长雪,眼神微瞥,轻声道:“怎么,还不想走?”

慕容长雪羞涩的点点了头,叶非然则是勾勾唇,没什么表情的跟着白炎宿走了出去。

三人旁若无人的走出城堡,慕容长雪紧走几步,走到白炎宿跟前,带着小女儿家的娇羞道:“我……”

白炎宿却突然转身,神色淡漠的瞥了慕容长雪一眼,道:“你且先走一步吧。”

慕容长雪绯红的脸颊瞬间变黯,她尴尬的望着面前的白炎宿,那个她从小就仰慕的男人,咬牙,恨恨的看着叶非然。

都是这个名叫叶非然的女人,要不然他也不会不看她一眼!

叶非然注意到了慕容长雪充满恨意的目光,冷笑着瞪了一眼慕容长雪。

“你看我干什么,刚才你还想把我供出去救你的小命,我不计前嫌顺带着把你救了,你不知道感激,还露出这样的表情给我看,真是狼心狗肺。”

慕容长雪紧咬银牙,本来还想与白炎宿说句什么,但是白炎宿却不耐烦的对慕容长雪道:“你怎么还不走。”

慕容长雪则越发尴尬,想她高高在上,是天之骄女,但是面前这个男人却连正眼都从未瞧过她一眼。

她的自尊心怎么能够允许!

她不甘,她痛苦,她难受,这所有的源头到底是什么?

还不是因为叶非然,是叶非然抢走了她爱慕的男人!

是叶非然让她颜面扫地!

为什么会有叶非然这个人存在,为什么不让她死!

慕容长雪心中痛苦万分,但是她却无人可诉说,已经差不多到了疯狂的边缘。

白炎宿又是冷漠的扫了她一眼,似乎是嫌她碍眼,慕容长雪深陷痛苦的泥潭,无法自拔。

白炎宿的眼光仿若一把锋利的刀子,在凌迟着她的心脏!长这么大,她都是被人捧在手心上,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对待!

慕容长雪转身离去,然而眼眸中,所有的不甘、痛苦、难过都转化成了一种憎恨!

一种刻骨而无法排遣的恨意!

等慕容长雪离开了,叶非然冷冷的瞧了白炎宿一眼,抬步就准备走。

白炎宿却直接拉住了叶非然的手臂。

叶非然眸子已经冰冷到仿佛结了冰渣一般。

“放手。”

白炎宿眸中带着笑意,却根本没有放手的意思。

叶非然紧咬唇,一股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怒气使得自己的手中突然凝聚了玄能,带着玄能的手突然朝白炎宿一掌推去。

虽然以前两人也经常在手上脚上过招,但从未真正使用过玄能,这次叶非然使用玄能,白炎宿根本没有预料到,直接被叶非然直直推出了数丈远。

白炎宿幽森的眸眯起,其中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叶非然眸光冷漠,没有回头看白炎宿一眼,直接朝住的地方走去。

白炎宿根本看不得叶非然这幅模样,突然走了两步,拉住叶非然的手臂,直接粗暴的将叶非然直接拖了过来。

“你干什么!”

叶非然怒道,这次她是真的生气了。

白炎宿眸中也不见那淡淡的笑意,而是变得严肃无比。

“你到底怎么了,跟我说清楚!”

叶非然突然冲出一拳,白炎宿偏头躲过,不过短短的时间,两人已经过了好几招。

叶非然冷笑一声:“白炎宿你有病吧,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倒是玩儿的挺开心的啊。”

怒气冲冲的扔下这句话就要转身走开。

走了一半,想到了一件事,突然扭头:“你不是消失了吗?怎么突然出现了?还有卡地和火火呢?”

白炎宿看着叶非然突然变了的脸色,指了指自己右边的脸颊,眼睛微眨,微笑道:

“老规矩。”

“老规矩个屁。”叶非然眼神凉凉,抱臂冷笑一声:“白炎宿,现在保持离我至少十步远的距离。”

白炎宿嘴角微勾,眸中流淌着笑意。

“我不。”

叶非然继续冷笑:“那就离我至少五十步的距离。”

白炎宿继续危险的笑:“更不可能。”

叶非然凉凉的瞧着他,然后突然朝他走近几步,脸几乎与他的贴到了一起。

眼睛冷如冰霜,充斥着一股寒气,脚下轻轻一划,一道线便出现。

白炎宿低头,看着紧挨着自己脚下的这条线,意味不明。

叶非然退后两步,冷着声调道:“不要超过这条线,否则我总会找到一种方式让你后悔。”

叶非然说的严肃而郑重,任凭谁也知道她现在是真的愤怒了。

白炎宿微睁着那双深沉的眸,神色有些肃然和冷冽。

叶非然脸上的笑容有些微的僵硬,最后她冷冷的瞥他一眼,毫不顾忌的转身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