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09章 你是他的女仆?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15 2016-08-02 10:44:39

  “这个女人也很美啊……不过最近这么多人来这里,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

不过掌柜当着那两人可是没敢把这句话说出口,尤其是看那一人的架势,他心底里就是觉得,如果他一不小心就这句话说出口了,他现在就没命在这里了。

叶非然发现,自从听到朱雀法王这四个字,白炎宿的表情就没怎么好看过,她也在猜测着,这个朱雀法王难道和白炎宿有什么关系,要不然白炎宿怎么一脸这样的表情。

不过叶非然不是什么多嘴的人,如果一个人不主动跟她说,她是不会问的,即便白炎宿也一样。

当三人到了绝域沙漠的时候,一眼望去,茫茫黄沙无际,看不到尽头,仿若黄沙铺成的死亡的海洋。

滚滚热浪灼热的扑到叶非然的脸色,叶非然的额上、身上已经出了一层的汗。

整个绝域沙漠一望无际,而且几乎没什么人影,就连从出发到现在一直没什么动静的火火都受不了,它扑腾着翅膀从叶非然的袖子中飞出来,小嘴不住的往外面喷着火焰,一下一下的。

叶非然觉得周围的空气越发热了。

“火火,够了。”叶非然突然怒喝了一声。

火火这才停止了喷火,委屈的转身,一双黑黝黝的小眼睛委委屈屈的看着叶非然。

叶非然一把将火火抓到手里,好笑道:“你乖乖的呆在这儿,本来就够热了,你还喷火,是想让我们热死吗。”

火火耷拉着脑袋,一下子就乖了。

卡地有些不开心道:“火火怎么这么听你话啊,它怎么就不听我话呢。”

叶非然冷哼一声:“她为什么要听一个傻子的话。”

卡地张了张嘴,“你、你……”

心中却在腹诽, 这个女人的嘴实在是太恶毒了。

白炎宿倒是没有出什么汗,他走到叶非然跟前,看到她满头大汗的模样,伸出袖子擦了擦。

“真的有这么热?”

叶非然点头,又看了看白炎宿,“你一点都不感觉热吗?”

白炎宿道:“还好,你先别动。”

白炎宿将手伸到叶非然的后背,一股凉意顿时充斥了身心,叶非然觉得身上凉丝丝的,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灼热了。

“只能持续一段时间,一会儿再受不了就说。”

叶非然苦笑着点点头,果然是实力强大就是好啊,她什么时候能达到白炎宿这种地步呢。

“好了,我们走吧。”叶非然道。

走了几乎一天一夜,除了黄沙还是黄沙,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朱雀法王的城堡。

眼看天色渐暗,白炎宿凝眉道:“现在天快黑了,沙漠中晚上不宜行走,若是迷路就不好找了,这样吧,我们先在这儿度过一晚上,明天再上路。”

叶非然和卡地点点头,赞同他的建议。

白天绝域荒漠的气温热的要把人给蒸熟,晚上却又冷的要把人冻僵。

叶非然烧起了一堆火,除了取暖之外,还有照明的作用。

但是叶非然发现,这堆火简直是杯水车薪,根本阻止不了她已经要冷的打颤的牙齿。

叶非然现在只觉得身上穿的衣服简直就是单薄,怎么着也得带套棉袄过来。

不自觉的扯了扯衣服,抱着自己的腿,努力将自己缩成一团,呼出口气,就连呼出的气都成了飘散在看空中的缕缕白色雾气。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燃烧的火焰,突然感觉身体一暖,白炎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她旁边,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叶非然搭上,叶非然抬眸,一双如水的眸水润透亮,如同上好的琉璃,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白炎宿没有说话,只是将她用一只手环抱住了,紧紧靠着自己。

叶非然觉得实在奇怪啊,白炎宿的身体怎么像个暖炉一样,实在火热啊。

冷的发抖的叶非然于是将手臂环上了白炎宿的腰,像环抱了一个暖炉似的,感觉真是暖和。

白炎宿在叶非然环住他腰的瞬间,身体突然僵硬住,随后才慢慢恢复了正常,整个身体松垮下来。

冷漠的眼神变得异常的柔软起来,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宠溺的微笑。

卡地看着对面白炎宿这个表情,忍不住抖了抖,要是以前,打死他他都不信主子会露出这样温柔的表情。

卡地偏头,假装将目光放到其他的地方,这两人光明正大就开始了,怎么也不知道顾及他的感受呢,要知道,他可是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呢。

等第二日叶非然睁眼的时候,发现白炎宿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而昨晚还在对面的卡地,竟然也神奇般的消失了!

叶非然心中突然警铃大作,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白炎宿和卡地消失了她都不知道?!她怎么可能睡那么死?!

叶非然突然想到了火火,于是叫了几声火火,没人答应,把袖子里外翻了一遍,火火竟然也不见了。

实在太诡异了,两人一鸟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吗?

她甚至要怀疑这几个人到底存在过没有,亦或着昨晚的一切,都是她在做梦?

迅速起身,突然一间衣服从她身上滑落,叶非然凝眉,就那件衣服抓到自己的手心,这不是昨晚白炎宿给自己披的吗……这么说来,这不是做梦,他们昨晚都是在的,但是他们现在人呢?去哪儿了?

正要做些什么,突然眼前竟然凭空出现了十几人将她团团围住。

那些人身穿红色的斗篷,帽子将头发遮住,这些人浑身散发着一种十分诡异的气息。

叶非然皱眉问:“你们是什么人,想做什么?”

其中一人,没有抬头,叶非然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们主人请你过去一趟。”

叶非然皱眉,主人?难道这些人是朱雀法王派过来的?

本来叶非然是想说,凭什么跟你们走,但是又转念想了想,反正目前她也找不到朱雀法王的城堡在哪儿,倒不如让这些人带她去,还省了找寻的麻烦。

于是叶非然没有反抗,直接挑眉答应道:“好啊,我去。”

那些人没有说话,而是突然一阵不知道什么的奇怪的阴风袭来,叶非然眼前一黑,原地就已经没有任何人的身影,除了一堆被烧成灰的树枝。

手背遮挡着眼睛,感觉瞳孔中的色彩没有那么刺激了,叶非然才缓缓移去自己的手背,微微眯起眼睛,环视着自己面前的景象。

这是个非常明亮奢华的城堡,四周的墙壁像被镀了金似的闪闪发亮,两旁整齐的站了两排身穿红色斗篷,却看不清人面的人。

抬头,坐在最上方的一个身穿艳丽轻纱,身材修长,尤其是一双白嫩的长腿诱人迷魅,睫毛长的就像两道长长的刷子,此时横躺在铺着柔软兽皮的长椅上,睫毛微闪间,那双犀利美丽的双眸轻开间,叶非然只想到一个词,妖精。

面前这个躺着的女人就像一只妖精似的,身材妖娆如水蛇,脸颊精致而魅惑,一双眼睛犀利间散发着勾人的魅力。

叶非然目光坦然的端详着上面的女人,那个女人也是饶有趣味儿的盯着叶非然毫无惧色的双眸。

叶非然猜的没错的话,这人应该就是绝域沙漠的主人,朱雀法王吧。

朱雀法王慵懒的上下扫了叶非然一眼,突然轻声笑了起来,笑声如同可以浸泡人骨头的毒药,叶非然一个女人,听到这声似嗔似魅的声音都忍不住觉得浑身酥软。

如果她是个男人,叶非然绝对相信,她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个妩媚到极致的女人给办了。

“你叫什么名字?”朱雀法王换了个方式托着自己的腮帮,眼睛微眨,懒洋洋的问道。

朱雀法王冷笑一声:“你倒是胆大,竟敢直视我的眼睛。”

叶非然只是淡抿唇,没有说什么。

“我的手下跟我禀报说,见到你跟白炎宿是一道来的,那他现在去哪儿了?”朱雀法王说到白炎宿,瞳孔中有一抹欣喜的亮色闪过。

叶非然皱眉,她之前还以为白炎宿他们是被朱雀法王抓走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啊。

不过听朱雀法王的话,她应该是认识白炎宿吧,不过他俩到底什么关系,叶非然却是不清楚。

叶非然眨眨了眼睛,叹气道:“我也不知道,本来我们是在一起的,但是在这里一不小心失散了。”

叶非然是故意这么说骗朱雀法王的,如果白炎宿并非被朱雀法王抓走,那么他很可能现在还在绝域沙漠中,若是被他发现她不见了,应该会来救她。

朱雀法王狐疑的看了叶非然一眼,心中应该也在掂量叶非然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叶非然神色如常,没有半点的紧张或者忐忑踟蹰。

朱雀法王点了点头 ,应该是相信了叶非然的话。

不过朱雀法王有件事还是不清楚,于是探究的扫视了叶非然几眼,继续问道:“你跟白炎宿是什么关系,他的女仆?”

叶非然真的十分怀疑上面这个女人的眼神,她到底是哪只眼看出她像个女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