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05章 离我远点儿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6 2016-08-02 10:44:37

  其中有人窃窃私语道:“到底怎么回事啊,她不应该选择叶非然吗,怎么会选了应承。”

另一人道:“应该慕容长雪的伤还没完全好吧,也是,才三天,能好成什么样,可能觉得没有把握赢过叶非然,应承是三人里面相对最弱的,选择他也无可厚非啊。”

那人点点头:“你说的对,应该是这个原因。”

当然,不仅这两人,其他人也是这样猜想的,并且把他们的猜想理所当然的当成了事实。

毕竟只有这个理由是他们认为能解释的清的。

慕容长雪面无表情的经过叶非然时,叶非然仿若看到了慕容长雪脸上强装的,要一点点崩裂的情绪。

叶非然的嘴角冷冷一勾,轻声朝下面走过的慕容长雪道:“不服气吗?我可是很期待你的反击呢。”

叶非然说完这话,眉眼微弯,如月牙的眉毛看起来是那么的单纯无害,可谁能看到她眸眼中深藏的自信与不屑呢。

慕容长雪脸上冰冷的仿佛冻住的表情已经彻底的绷不住了,她紧咬牙,脸颊有些微的扭曲。

“叶非然,我真是没见过像你这样让人厌恶的人。”

叶非然淡淡一笑,嘴角浅浅勾起,缓缓道:“正相反,我见过很多像你这样让人厌恶的人。”

慕容长雪阴沉着一张脸,再也不想看叶非然,直接朝前走去。

叶非然抬头,微微一笑,过嘴招,真是不自量力啊。

叶非然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慕容长雪与应承几招过后,应承就已经狼狈的落败。

慕容长雪取而代之。

叶非然摇摇头,看着慕容长雪一脸冷冰冰的模样,不禁嗤笑一声。

装什么装,心里还不是很高兴。

其实此时慕容长雪并没有叶非然想的高兴,而是感觉非常的屈辱。

她其实想挑战的是叶非然,但是兰妮院长的话她也不能不听,康妮学院必须有一个人进入到大会试的前三名,这不仅关系着康妮学院的名声,也关系着兰妮院长的颜面,她不得不遵从。

慕容长雪紧咬唇,薄薄的粉嫩红唇都要被她咬出血来。

叶非然拍了拍慕容长雪的肩膀,冷冷笑道:“别咬了,反正你咬的再狠也不是咬的我的。”

慕容长雪震怒不已,她眸中闪现着憎恶、痛恨的光芒,突然抡起一巴掌,就要呼到叶非然的脸上。

叶非然赶紧后退两步,脸上的表情越发冷厉玩味儿。

“你就慢慢在这儿生气吧,我先走了。”

说完这话,叶非然已经远远的离去,慕容长雪愣愣的看着叶非然离去的方向,咬紧牙,发现大部分人都已经离去了。

耳边突然听得兰妮院长高兴的声音。

“长雪,干的不错,你是我的骄傲,同样也是我们康妮学院的骄傲。”

慕容长雪阴沉着目光,看着兰妮院长高兴的表情,她却是气闷不已,手指紧紧捏成拳头。

叶非然,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匍匐在我的脚下!

叶非然和南宫祈钰簇拥着离开了比试场,大家高兴的欢呼着,呐喊着,簇成一圈,将叶非然和南宫祈钰齐齐扔了起来。

兴奋的叫嚷、午休的喧闹响彻整个天圣学院!

南宫乐宣眼中带笑:“非然,你真是太牛了!”

林烟儿也是无比激动:“非然姐!恭喜你!”

其他人也是纷纷高兴的祝贺道:“祝贺你们赢了!我们天圣学院晋级了两位!你们是我们的骄傲!”

被不断抛上去,又不断落下来的叶非然终于稳稳的落了地,回眸,看见南宫祈钰也是好笑的摇着头,一脸无奈之色,但是眸眼中分明是带着笑的。

南宫祈钰微笑着,笑容温雅柔和:“祝贺你。”

叶非然嘴角微勾,一抹高兴的笑意便顺势流泻而下。

“你也是。”

南宫祈钰朝叶非然走近几步,其他人喧闹的人突然主动安静了下来,并且自发的给南宫祈钰让了一条路出来。

叶非然一直保持着微笑,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朝她走来的南宫祈钰。

南宫祈钰最后站立她的面前,嘴角微微一抿,笑容中带了些许的兴奋,映衬着看起来有些微红的脸颊,倒是有不同的旖旎风姿。

“非然,其实我……”

叶非然突然眯起眼,伸出一只手做出阻止的动作:“有什么话等一下再说。”

南宫祈钰一愣,然后看着叶非然擦过他的肩膀,大步流星的朝他身后走去。

卡地一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笑眯眯、懒洋洋的盯着叶非然。

南宫祈钰一看,这不是那日见过的那人吗,不禁暗沉了双眸,拳头微微攥起,这人到底跟叶非然什么关系?

叶非然走近卡地,狡黠的眼睛四处扫视了几下,却发现没有其他人的影子,于是笑问:“你怎么来了?白炎宿呢?”

卡地摊开手,有些无奈:“主子现在有事,让我先来找你。”

叶非然故作惊讶的睁大眼道:“他现在不担心你跟我走太近了?”

卡地肩膀故意碰了叶非然一下,眨了眨眼睛,笑的比女人还妩媚:

“咱俩本来就走的挺近的。”

叶非然嫌弃的退后两步。

“你离我远点,真是倒胃口死了。”

卡地继续没脸没皮:“我听说获得前三名的人,可以向西方麻熵打听一个消息?”

叶非然挑眉:“你消息倒是挺灵通。”

卡地哈哈大笑:“也没有啦,你总是这么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叶非然:……

南宫祈钰和其他人远远的看着两人,行为举止甚是亲昵,倒是南宫乐宣有些忍不住的问道:“哥,我看这人来头不小,他俩什么关系啊。”

南宫祈钰暗沉沉的,几乎是咬牙切齿道:“我不知道。”

南宫乐宣没有注意到南宫祈钰此时异常的情绪,又偏头问林烟儿:“烟儿,你知道他们两个什么关系吗?”

林烟儿还记得卡地,上次就是白炎宿和卡地一起威胁她,让她告诉非然姐在什么地方的。尤其是对白炎宿,她可是永生难忘啊。

“他是非然姐的朋友。”林烟儿解释道。

南宫乐宣笑道:“哦,原来如此。”

南宫祈钰却暗自咬牙,心中却仿佛醋坛子打翻似的,酸涩难当,真的是朋友这么简单吗?

“那你现在是?”卡地挑眉问。

“去找院长。”

卡地眼睛闪亮亮的,积极道:“我跟你一起去。”

突然一道温润的声音传来,叶非然回头,却见南宫祈钰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道:“我也陪你去吧。”

叶非然笑着摆手道:“不用,我和卡地去就行了。”

说罢,叶非然就转身先走,叶非然没看见的是,在她说出这话时,南宫祈钰颓丧失望的目光,与卡地看着南宫祈钰时讥讽的笑容。

“小子,我可是劝你早日放弃,要不然小心你的小命。”卡地眯着眼睛,出声阴狠。

“喂!你还不快点跟上!”叶非然有些不耐烦道。

卡地嘴角微勾,桃花眼微微眯起,朝南宫祈钰轻蔑的一笑,朝着叶非然的方向跟上去。

南宫祈钰望着卡地潇洒离去的背影,眸中霎现阴鸷,口中喃喃自语道:“你又算什么东西?敢威胁本殿下?”

此时南宫乐宣走了过来,目光望着叶非然离去的方向,疑惑的问南宫祈钰:“哥,非然姐这是要去哪儿啊?”

“哥?”

没有回应,南宫乐宣皱眉将目光放回到南宫祈钰脸上,才发现南宫祈钰现在的脸色已经不是难看可以形容了,那是一种努力压制的,男人独有的被轻视后的一种愤怒与不甘!充满了野性的魅力!

南宫乐宣不自觉的害怕的抖了抖肩膀。

刚才还好好的,她哥现在这是怎么了……

叶非然和卡地走进西方麻熵办公的地方,此时西方麻熵正坐在高高的木椅上,手中拿着一册古朴的书籍,看见叶非然和卡地走进来,头从桌上微微抬起,朝来者露出淡淡的笑容。

叶非然尊敬道:“院长。”

西方麻熵点点头,又看了一眼笑眯眯的卡地,也朝卡地微颌首,指着两边的座位道:“坐吧,还有这位贵客,你也请坐吧。”

叶非然听从西方麻熵的话坐了下来,卡地颌首,与叶非然并排坐着。

西方麻熵又是微微一笑,完全从正在办着的事中抬起头来。

“找我是有什么事?”

叶非然微微一笑,“院长,您应该没忘记您说的话吧。”

西方麻熵抚摸着长长的白色胡须,微微一笑:“当然。”

叶非然眨眨眼睛,有些急切的问道:“那我想问问您,幻医宝典确实是在天圣学院中吗?”

西方麻熵突然眯着眼,随后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你也对这个很感兴趣啊。”

叶非然皱眉,什么叫她也对这个很感兴趣,难道还有其他人对这个感兴趣。

“院长,难道还有其他人问过您这件事?”叶非然眯眸,心中却有些谨慎和不可思议,那人是怎么知道有关于幻医宝典这件事的。

西方麻熵点点头,已经是承认了。

“是谁?”叶非然赶紧追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