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01章 再狂有你狂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24 2016-08-02 10:44:36

  慕容长雪什么阶层,叶非然什么阶层,两人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天圣学院的学员都是叹气,本来以为南宫祈钰后,叶非然也有希望位居前三的,但是看目前的状况,估计可能性很小了。

不过也有人说,叶非然还是有点希望的,毕竟就算失败了,还有次重新挑战的机会。

叶非然冷清着眸,她觉得这个慕容长雪简直是有病,自己与她没什么过节,她却对自己做出这样的嘴脸,不是有病是什么?

难道是人太高傲了,所以在她看来,所有人在她眼里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人物吗。

慕容长雪看着叶非然,嘴角上挑出一个讥诮的弧度。

“九阶玄君了是吗?”

叶非然也不惧怕她,冷冷一笑,回道:“是又如何?”

慕容长雪摇摇头,突然笑了起来。

“那你可是危险了,比我差好大一截呢。”

叶非然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冷嗤一声,笑道:“一大截?也没慕容小姐说的那么恐怖嘛,不就是区区两阶嘛。”

慕容长雪哈哈大笑起来,眯着那双冷漠的眼眸道:“区区两阶?玄君和玄师的区别,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懂吧。”

叶非然赞同的点点头,斜睨了慕容长雪一眼,“懂,怎么不懂,不过慕容小姐应该也知道,虽说差了点儿,但是也不一定打不过你是吧。”

叶非然挑了挑眉梢,凛然一笑。

慕容长雪脸上的表情缓缓聚集成冰凉的印记,她嫣唇中吐出一句冷硬的话。

“好啊,我就看你怎么打败我 。”

慕容长雪于是迈着优雅的步子缓缓离开,叶非然冷冷瞥了离去的慕容长雪一眼,冷哼一声,朝自己的位置而去。

南宫祈钰先是与明庭比试,只听得台上热烈呼和,叶非然眼神却没有完全放在台下。

她的手指摩挲着木牌上两个人的名字,眼神中的幽冷深邃更加强烈。

与慕容长雪决斗是有很大的挑战的,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致胜的把握,如果必要时候,她真的会采取一些必要的手段……

嘴角勾起越发冷漠的弧度,不管如何,她也不会让慕容长雪得意了。

等叶非然再将目光放到场下的时候,昌黎已经被南宫祈钰一掌推出了很远,直接跌落在了台下。

此时,那些天圣学院中拥护南宫祈钰的人突然尖叫起来,她听到她身后爆发出一阵热烈的鼓掌呼和声!

“真是好样的!”

“南宫!我们真是爱死你了!”

“殿下!你真是太厉害了!”

有的甚至直接称呼南宫祈钰为殿下。

叶非然扭头,看见上方的全部是天圣学院的学员,此时看到南宫祈钰成功晋级,怎么能不开心。

而是南宫祈钰也是第一个直接成功晋级到前三名的人!

南宫祈钰却没有看那些给予他呼喊的人,而是将沉沉的目光转向叶非然那边。

叶非然朝他微微颌首,眼睛微眯,嘴角挑起一抹赞赏的笑。

南宫祈钰心中似有暖流淌过,望着叶非然的脸庞,心中涌起了一股比以往更加浓烈而激动的情绪。

只见南宫祈钰突然纵身一跃,直接站到了叶非然面前。

南宫祈钰嘴唇微张,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迟迟的说不出来,因此脸颊被逼迫的似浮起了一抹淡淡的、不太容易观察到的红晕。

叶非然抬头,朝他微微一笑,然后拍着旁边的座位道:“坐吧,接下来看我的。”

说着,叶非然已经起身。

南宫祈钰突然转身,一手抓住叶非然的衣袖,叶非然眨了眨眼睛回眸。

“怎么了?”叶非然好奇的问。

南宫祈钰喉咙鼓了鼓,最后从嗓子眼里冒出一句:“我相信你。”

叶非然如蝶翼般的眼睫毛轻轻颤动了下,轻开贝齿,笑容嫣然,叶非然微笑的颌首。

转身,身体如一只敏捷的鸟儿,迅速掠了下去。

此时,慕容长雪已经站在高台上等她了。

叶非然右手紧握长剑,朝慕容长雪冷冷一笑。

慕容长雪也将自己的长剑置于手上,白皙如玉的脸庞带着微凉的笑意,着叶非然。

“你觉不觉得你是在以卵击石?”慕容长雪眼神微瞥,用居高临下的态度看着叶非然,笑吟吟道。

叶非然淡然的一笑,冷然回复。

“不好意思,我脸皮厚,不觉得。”

慕容长雪冰冷的眼眸突眯,脸上的表情有些许扭曲。

“你可真是狂妄。”

叶非然冷漠的瞟她一眼,似乎是不屑一顾。

“再狂有你狂?”

“你说你哪样比的过我,他为什么独独看上了你?”慕容长雪咬牙切齿,用无比痛恨的目光看着叶非然,俏脸浮现怒意,目光中竟然还显出一丝隐晦的嫉妒来。

叶非然搞不明白,这慕容长雪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看上了她,谁看上了她?

叶非然愣了愣,慕容长雪不会是说的南宫祈钰吧。

叶非然眉梢冷冷一挑,淡淡道:“慕容小姐,你可能是误会了,我和他就是朋友而已,没什么关系。”

慕容长雪玉颜气的涨红,突然变了脸,脸色阴沉可怖,怒喝一声:“事到如今,我都看见了,你却还在狡辩!”

叶非然无语,她狡辩什么了,她说的明明是实话。

然而此时,慕容长雪已经凝聚起满身的玄能,剑尖划到地面,发出灿金的火花,她嘴角噙着冷漠的笑容,神色高傲。

叶非然同时握紧手中的青冥剑,一股玄能熊熊的顿时灌注到青冥剑中,青冥剑发出低低的嗡鸣声,目光却是比慕容长雪还要狂傲冷漠几分。

“叶非然,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的威力!”

慕容长雪娇呵一声,突然整个身体跃起,剑身涌动着清澈透明的水龙,玄能灌注其上,突然横举长剑,娇喝一声:“去!”

于是那条水龙便离剑而去,张开血盆大口,朝叶非然汹涌着冲过来。

叶非然眼神微凝,只见青冥剑上已经凝结起了点点寒冰,在手指的不到一寸下,几乎全部被坚冰包裹。

叶非然突然提剑,眼中冷意腾腾,斜着在空中虚虚一划,面前的水龙已经被叶非然斩成了两半。

慕容长雪眼神凛然,朝她冷笑一声,水龙却重新凝聚而起,叶非然怒喝一声,然后连挥数剑,看似昂扬恐怖的水龙被叶非然斩的七零八落,化作漫天飞雨飘飘洋洋的落在地上。

慕容长雪紧咬银牙,从天而起,叶非然冷声一笑,同时高高跃起。

两道剑光在空中相接,“砰”的一声,发出剧烈的震动,慕容长雪朝叶非然冷哼道:“没想到你还能在我手上过上几招。”

叶非然嘴角一翘,眸中冷意更盛。

“你没想到的还多着呢。”

“嗤”的一声,剑光与剑光相撞,一股凌冽震荡的玄能便四处飘散开来。

慕容长雪玄能比她强盛,所以单比玄能,她确实招受不住,胸中剧烈震荡了一下,叶非然却是咬牙忍住了。

两人剑与剑相接,拼的却是玄能的高低。

慕容长雪得意的一笑:“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可惜他不在这儿,不能看你失败的丑样了。”

眸子一凛,慕容长雪看着叶非然已经有些吃力的表情,嫣笑着缓缓开口道:“我会让他知道,你到底有多失败。”

叶非然抬眸,冷冷的看着她,冷笑道:“慕容长雪,我都跟你说了,我跟他只是朋友、伙伴,你耳朵是不是有问题,还是脑子进水了?”

慕容长雪听到叶非然不冷不热的语调,顿时怒意横声,体内玄能竟然暴涨,大声怒吼道:“我说了!不要在我面前狡辩!”

暴涨的玄能击打的叶非然差点从胸口吐出一口鲜血出来,叶非然使劲儿憋着一股气,将那股腥甜味儿用力的咽了下去。

“如果撑不住的话,就向我保证,永远不再见他,我会考虑留你一条小命 。”

慕容长雪缓缓道,表情阴狠,但俨然是对叶非然起了杀意。

“你算老几,我凭什么听你的!”

叶非然带着怒气骤然出口,眼神却是在突然间阴冷下来 ,手上灌注了全部能够调动的上的玄能,只见叶非然周身玄能突然暴涨,那青冥剑震颤的声音越发巨大。

突然,叶非然感觉手上的青冥剑仿佛充满了无穷并且强大的力量,并且这种强大的力量她却似乎能驾驭的住,胸中似有什么要冲破胸膛而出,叶非然骤然怒喝一声。

“刺!”

只见叶非然手中刺出青冥剑,周围狂风走石,青冥剑发出震颤的嗡鸣,一股强大而无法抑制的能量从青冥剑中疯狂涌出!

青冥剑上缭绕了强大的力量,那股力量强横霸道,丝毫不加掩饰的朝着慕容长雪疯狂的攻击过去。

而在上方西方院长与兰妮院长瞳孔同时骤缩。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叶非然明明是九阶玄君,怎么会拥有那样的力量!

兰妮院长更是害怕,倘若这柄青冥剑冲过去,慕容长雪是肯定没有命的!

当那柄青冥剑距离慕容长雪还有几寸的距离,却是突然被一阵更加狂暴的玄能“蹭”的一声打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