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97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1 2016-08-02 10:20:07

  伽梨将炼制好的一枚红色丹药递到叶非然的手中。

叶非然手指将丹药捏起,细细观察了一下,皱眉道:“这应该是五级丹药火回丹吧。”

说白了,火回丹与火还丹的功能大致相同,但因为火回丹是五级丹药,而火还丹只是四级丹药,所以高品质的火回丹的效力远远大于火还丹的效力。

当然,虽然如此,但两者的配方确是不尽相同,而不同的炼药师,因为手法、配方、火候的不同,炼制出的火回丹也不一样,药力大小也是天差地别。

叶非然瘪了瘪嘴,道:“说实话,你这枚火回丹虽然名义上是五级丹药,但是效力却不如我的火还丹显著,因为你这个丹药中缺少了一味最重要的药材。”

伽梨作为一名三星的炼药师,当然知道缺少的是什么,但是她目前因为没有这种东西,所以只能以其他同种的药材代替了。

“我也知道,只不过川穷茶这种药材,是皇家独有的东西,所以我也只能用其他相似的药材代替。”

叶非然想起川穷茶,不禁勾起意味深长的笑容。

是的,火回丹中缺少的一味药材就是川穷草,火还丹和火回丹,但需要川穷草作为药材原料,才能炼制的非常地道完美。

“你笑什么?”伽梨看她竟然莫名其妙笑了,有些疑惑。

叶非然从空间中将川穷草掏出,然后递给伽梨。

伽梨看着叶非然竟然从空间中拿出了许多的川穷草,不禁皱眉道:“你怎么会有这么多川穷草?”

叶非然摸了摸脸皮,她也不好意思说这是卡地帮她偷的吧。

伽梨疑惑的看着叶非然,看她不想说的模样,于是也不再多问。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多问,不过你一下子给我这么多,你怎么办。”

伽梨望着地上摆的一堆川穷茶,想起叶非然也许也要使用,便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关系,你用吧。”叶非然豪爽大气道。

她能说她这里还有很多么,多的她都想要随手扔了。

伽梨与叶非然相识这么久,也不与叶非然多忸怩什么,于是将川穷茶都收下了。

“这样吧,过几日我将炼制好的火回丹送你几颗。”

面对叶非然的大气爽快,伽梨也很爽快的许了叶非然承诺。

叶非然自是激动万分,她现在还没有能力炼制五级丹药,而火回丹又比火还丹帮助提升的效力更强,如果伽梨愿意赠她几颗火回丹,她当然万分感激,而且西方院长说三个月后让她提升一阶,有了火回丹的帮助,她提升也会更快啊,心里也会更有底。

“伽梨,你实在太好了。”叶非然挤挤眼睛,将脸凑近伽梨的手臂,感激的蹭了蹭。

伽梨微笑着抬了抬手臂,道:“别跟我玩儿这些,我还不知道你什么德性。”

伽梨无奈的瞥了叶非然一眼,叶非然不动声色的捎了捎头,眼睛湛亮,闪着灵动狡黠的光芒。

还是伽梨了解她啊……

在临近大会试还有三天之前,叶非然在火回丹的帮助以及西方麻熵提供的训练方法上,再次不负众望的提高了一阶。

也就是说,叶非然如今已经是九阶玄君。

叶非然数着明日就要进行大会试了,没想到就是这前一天,她就又被皇后娘娘给召唤过去了。

叶非然其实很不屑去那种地方,但是皇后娘娘召唤,她没什么理由拒绝,于是只得去了。

叶非然跟着小宫女穿花拂柳的再次站到了皇后娘娘的宫殿前,那位小宫女在门外恭敬道:“娘娘,叶姑娘来了。”

皇后的声音从里面懒洋洋的传了出来。

“让她进来吧。”

叶非然长长的眼眸微垂,做小伏低状,默默的走了进去。

等进去了,方才看见皇后慵懒的躺在卧榻上,看叶非然进来了,眉眼微抬,指着那一处座椅道:“叶姑娘,坐吧。”

叶非然装作十分乖巧的答应:“谢娘娘。”

于是顺着皇后娘娘指的位置坐下了。

“怎么了,几月前见到我还敢抬头,现在便是连头也不敢抬了?”

叶非然依旧低着头,轻声道:“娘娘国色天香,非然怕亵渎了您的尊颜。”

皇后怕是被这句话给取悦了,也是,哪个女人不喜欢被夸奖自己美的。

皇后眼睛高兴的眯起,声音已经不似先前冷冽了。

“抬头吧,本后恕你无罪。”

叶非然这才缓缓抬头,一双单纯澄澈的眸子可怜无辜的看着皇后。

皇后眉眼带着微微笑意道:“听说这次天圣学院参加测试的人中有你?”

叶非然点头,表示确实有她。

皇后点点头,赞赏道:“看来你还是有些天赋的。”

叶非然心中冷嗤一声,但是口中却乖顺道:“谢娘娘夸奖。”

皇后淡淡抬起眉眼,道:“不必谢我,你自己也算努力,配我们祈钰,也算有些资格,等你再提高一些,让你当个小妾,还是可以的。”

叶非然眉眼冷漠,她说她想配她的宝贝儿子了吗?还让她当小妾,也不知道南宫祈钰有没有福消受。

罢了,毕竟在面前这个女人心中,她的儿子估计是最优秀的吧,只是并非所有人心中,她的儿子都是最优秀的。

叶非然没说什么,只是清澈的眼眸用力挤出几滴清泪,抽噎了两声,显出万分感激的模样。

“那、那非然真是要谢谢皇后娘娘,非然、非然惶恐。”

皇后看她这副模样,本来今天就不是来训斥她的,而是告诉她她还有个机会,看叶非然抽泣的可怜,于是心中也有些不忍。

“好了,别哭了罢,祈钰若是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你。”

叶非然突然心中涌起了一股恶趣味,竟然觉得这样演着特别的高兴。

于是越演越上瘾的叶非然袖子微抬,擦了擦眼角的泪,泪光闪闪的,感激的望着面前的女人。

那女人叹了口气,觉得叶非然的模样真是又乖巧又可怜,温和了声音问道:“你可是觉得委屈了?”

叶非然继续抹着眼角的几滴泪,眨了眨眼睛,晶莹的泪水便又流了下来,恐怕再是铁石心肠的人都要心软。

“非、非、非然不委屈,只要能嫁给二殿下,非、非然做、做什么、都愿意,更何况是、是……”

叶非然抽抽噎噎、断断续续的说着,泪水啪嗒啪嗒流下。

皇后一看叶非然这个惹人心疼的模样,更是觉得自己委屈了叶非然,重重叹口气道:“我知道祈钰也对你有意,但是祈钰毕竟是要当帝王的人,他身边的人肯定也不能弱,你说是吗,你理解对吗?”

叶非然抹着眼泪道:“我理解……”

皇后一看叶非然还挺好说话,本来准备攒到后面的话倒是现在就可以说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帮我劝着祈钰一点,让他多往将军府跑跑,与雪儿多相处相处,这样才能处出感情,你说对吗。”

叶非然乖觉的点头:“您说的都对。”

皇后大喜,睁大眼道:“那你会帮本后撮合他俩的对吧。”

“嗯。”

皇后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赞扬道:“真是个乖巧的好姑娘。”

叶非然咬着薄唇,可怜兮兮的点头:“嗯。”

心中却在暗暗道,我真是个乖巧的好姑娘啊,再也没见过这么乖巧的了。

没想到说服叶非然这么容易,皇后非常高兴的挥手道:“既然如此,你回去吧,只是希望你不要忘了答应本后的事。”

叶非然道:“娘娘放心,不会的。”

此时的叶非然看起来比小白兔还要温顺。

等叶非然走出皇后的寝宫,用手背擦了擦眼中的那几滴强挤出的泪,龇了龇牙,嘴角微勾,一个冷魅的笑容便随着嘴角溢了出来。

许久没演戏了,看来演技也没有生疏嘛。

叶非然大步流星的朝学院的方向走去,脸上哪还有那种如小白兔般单纯可怜的表情,一双眼睛明亮而镇定,步伐稳重,哪有半分小女儿的娇态。

回到自己的宿舍,西方院长已经站在她的房间外等她了。

叶非然被西方院长吓了一跳,没想到西方院长竟然亲临她的宿舍找她?

西方院长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长胡须,笑的慈祥道:“不错不错,提高到九阶了。”

叶非然看着西方院长的模样,不禁笑起来。

“院长,你该不会是来验收成果的吧。”

西方院长哈哈大笑起来:“当然,除了验收成果,还要把明日的一些流程和赛制告诉你。”

叶非然挑眉:“哦?赛制是怎样的?”

西方麻熵解释道:“每个学员各派了三人,也就是说,参加大会试的总共有十二人,先抽签决定谁与谁两两对战,淘汰六人,在这六人中再进行两两对战,最后留下三人。但是这并不是最终的结果,那些失败的学员可以选择挑战三位学员中其中的某一位学员,如果挑战成功,则会取而代之,如果挑战失败,则维持之前的决定。怎么样,对于规则,你清楚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