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27章 把她交出来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54 2016-08-02 10:44:43

  希尔将叶非然直接带出了城堡,一路上,叶非然其实想过要逃跑,但是同时,叶非然也感觉到,暗中朱雀竟然派了玄灵级别的高手以防她逃跑。

叶非然不禁冷笑,朱雀做事情倒是滴水不漏。

这样一来,叶非然试图逃跑的心也渐渐沉寂下来,反正她跑也跑不了,倒不如静观其变。

叶非然搞不明白,希尔竟然还将她的眼睛蒙住,她只记得走了许久,有一个向下的楼梯,她顺着楼梯而下,又走过一条长长的甬道,最后希尔才带着她停了下来。

希尔将她眼上的东西拿下,叶非然眯着眼睛四处看了看,这处地方倒是挺大,四面都是非常坚硬的用特殊的石头制成的墙壁,四周光秃秃的,什么东西都没有,而正面则是一道黑色天玄铁制成的铁栅栏。

叶非然挑眉,这是准备把她像囚犯一样关在这里吗?

“这是哪儿?”叶非然问。

希尔唇角微勾:“自然是一处你永远都逃不出去的地方。”

叶非然冷笑:“永远都逃不出去?你还打算将我关起来关到死?”

希尔眯着眼睛道:“我自然是这样想的,不过还得看王的命令。”

叶非然耸耸肩,然后随地找了个地方大剌剌坐了下来,朝希尔笑道:“好了,我现在坐这里了,这么牢固的地方,我就算想跑也跑不了,你可以安心的吧。”

叶非然眯眸,笑的单纯无害。

希尔没有说话,而是不屑的瞄了叶非然两眼,关上门,将门一锁,直接转身离去了。

等希尔离开后,叶非然直接躺了下去,她现在根本一点都不紧张,因为她清楚的知道,就算她紧张也于事无补,但不如随遇而安,所以就当来这里休息吧。

唯一不舒服的地方就是,这个地有点儿硬。

叶非然想眯着眼睛小憩了一会儿,突然听到门又响了,叶非然懒洋洋的睁眸,却见慕容长雪从外面走了进来。

叶非然懒散的瞥了她一眼,嘲笑道:“哎呦,慕容大小姐怎么也被关进来了,嗯?”

慕容长雪愤愤不平道:“你和朱雀法王说什么了?”

叶非然微挑眉:“你还好意思问我说什么了?我还没问你说什么了呢?”

“难道我说的有错,你不是和他……”慕容长雪咬牙,却无论如何无法将接下来的话说出口。

叶非然眼睛缓缓睁开,有些冷冽,眸子没一丝情感道:“我和他什么关系干你屁事,轮得着你指手画脚?”

“怎么就不关我事,明明喜欢她的人是我!和他相处最久的人也是我,最应该跟他在一起的人,是我!叶非然,你何德何能,凭什么得他如此厚爱!”慕容长雪突然大叫出声,万分不甘眸子闪着烁然的光芒,对着叶非然大声指控道。

叶非然皱眉:“你说的人不是南宫祈钰,而是白炎宿?”

慕容长雪咬牙愤怒道:“我何时说过是他!只不过是你一直以来猜测的罢了!”

叶非然有些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来她这是犯了个天大的错误。

不过嘛……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慕容长雪,你刚才说什么?什么跟他相处最久的人是你?什么喜欢他的人是你,所以他就该跟你在一起?”

慕容长雪一双眸子喷出愤怒的火焰。

“就应该是这样!”

叶非然突然嗤笑一声,用一种异常不解的眼神看着慕容长雪。

“长雪姑娘,我不得不说,你这个逻辑有点问题,卡地和白炎宿相处不比你久?卡地就应该跟白炎宿在一起?白炎宿喜欢的是我,所以我就该理所当然的跟他在一起咯。”

叶非然嘴角斜向上挑起,笑的狡猾聪明。

慕容长雪冷着面容道:“叶非然,你强词夺理!”

叶非然再次懒洋洋的眯起眼。

“说的没我有理就说我强词夺理,其实一直以来强词夺理的人是你,而且你不仅强词夺理,你还有妄想症,在此之前,白炎宿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还好意思说什么相处最久,嗤……”

叶非然不禁发出一声鄙夷的冷嗤。

“你说什么?你说他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怎么可能,叶非然,你就算想糊弄我,也要找一个好点的故事编编吧,你刚才说的话,根本没有可信度,我与他相识十几年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谁?叫什么名字。”

叶非然冷瞟这个脑子已经不清楚的女人一眼,直接了当道:“你不信自己去问他,而且吧,你确定是你与他相识十几年,而不是你爹与他相识十几年,他每年去找的不是你爹,难道是你?”

叶非然这话一针见血,直接刺激的慕容长雪脸色惨白。

不过慕容长雪却不愿意面对现实,一厢情愿的活在她的幻想世界中。

“你胡说八道,你胡说八道!”慕容长雪的激动着指控着叶非然,痛苦的手指都在颤抖,嘴唇也在不由自主的哆嗦着,她完全不敢相信,白炎宿竟然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这说明,他从来没注意过她!从来没有!

叶非然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冷笑一声,“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现在的你就像个疯婆子,哪有个天之骄女的样子。”

慕容长雪正要激动的朝叶非然冲过去,叶非然突然大叫了一声,在地上划了一道线。

“哎,你在那边,我在这边,不准超过这条线,我不去招惹你,你也不用来招惹我,咱俩互不干扰。”

慕容长雪突然停下了脚步,有些愣的看着地上画的这条线。

“好了,我要睡会儿,你请便吧。”说罢,叶非然真的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慕容长雪看着叶非然悠然的模样,真想一把撕开叶非然那张冷漠淡然的脸,然后狠狠的撵在脚下,才能消她的心头之恨。

于是慕容长雪凶巴巴的坐在一侧的角落里,像是小野狼一样恶狠狠的瞪着叶非然,一刻不停的瞪着,越瞪越想狠狠的咬死她,而叶非然则真的睡着了……

叶非然这边睡的高兴,白炎宿却已经急翻了天。

他回去见叶非然不在,又想到一种可能,他直接想到了朱雀,于是快步离去,前去寻找朱雀,卡地也急急忙忙的直接跟了上去。

“朱雀!”还未到朱雀寝宫的门口,白炎宿就大声吼了一声。

朱雀从里面走出,嘴角噙着一抹妖娆的笑意。

“炎宿,你终于来了。”

白炎宿眯着眼,瞳孔冷冽,如同清冷的寒夜中的星子,散发着幽幽冷光。

“你把叶非然弄哪儿了?给我还回来!”

朱雀瞳孔骤冷,她倏然冷笑一声。

“叶非然与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白炎宿朝朱雀大步朝前一步,面容有些狰狞道:“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我再问你一遍,她在哪儿?!”

卡地就站在白炎宿身后,却不敢出言制止,毕竟主子和怪女人两者的事,谁插手谁倒霉。

朱雀冷笑一声:“白炎宿,你以为你说还给你就还给你,你当我们朱雀城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白炎宿身上突然猛涨玄能,他眼神燃烧着冲天怒火,倏然朝朱雀出手!

朱雀眸中显出惊惧之色,她迅速后退两步,不可置信道:“你竟然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对我出手!”

白炎宿眯起危险的瞳孔,手下却没有半分的容情。

只听“砰”的一声,一道惊天的巨雷直接砸在朱雀身后的寝宫上,转眼间,寝宫裂出巨缝,随后慢慢裂开,最后“砰”的一声,轰然倒塌!

朱雀咬牙,她看向白炎宿道:“你前几日对我那样温香软语算什么?!难道都是假的?你在欺骗我?!”

白炎宿眯眸,却仿佛听不到朱雀的指控,他一手抓住朱雀的脖颈,修长的五指轻轻一捏,执着的问:“告诉我她在哪儿,否则我杀了你。”

白炎宿的眸中闪着阴寒之光。

朱雀翻着白眼,她磕磕巴巴道:“你、你放手!”

白炎宿突然双手一甩,朱雀就被狠狠甩到了一边的残垣断壁上,她紧紧捂住自己的胸口,笑的阴狠道:“你竟然敢欺骗我,既然你欺骗了我,也别怪我对你下手无情!”

白炎宿眸中显出狠毒的冷冽之意。

“你以为你能阻挡我?在我眼里,你与弱小这个词根本没什么区别,如果不是顾忌到她不想兴师动众,我会直接派军队踏平你们朱雀城!还需要在这里与你浪费时间!”

他向前踏出一步,燃烧着怒火的眸子紧紧盯着她:

“我的忍耐已经到了限度,要不然把她交出来!要不然你死!”

朱雀咬牙,突然她抬手,吹了声口哨。

突然从四面八方涌出无数的红袍男子,他们将白炎宿和卡地如同滴水不漏的铁筒,团团围住。

朱雀一手撑着地,一边在其中一个红袍男子的搀扶下缓缓起身。

她妖娆妩媚的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就算你比我厉害又如何,我这里这么多人?难道还困不住你?”

站在白炎宿身后的卡地看着他们被几百号人团团围住,卡地摇摇头,冷笑道:“主子,看了我们要大开杀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