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23章 狼心狗肺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11 2016-08-02 10:44:42

  下意识的,她的手肘朝后一撞,她的手肘狠狠撞击到白炎宿的胸口,白炎宿没有防备的,虽然不至于狼狈的后退几步,但是却微微弓起了腰,显然是有些吃痛。

有了这次,叶非然几乎是闭着眼睛又用力冲撞了他一下,这下,白炎宿才微微松开手,叶非然随即旋身从他的怀抱中逃了出来。

白炎宿微直身子,幽深的瞳孔如数九寒潭,寒意彻骨,深邃无涯。

叶非然紧咬唇,有些尴尬的望着他,清澈的眼神中充满了某种坚定的执拗。

她不知道她做的是错是对,她只是顺从本心的就这样做了,所以,本心所指导她做出的行为,就应该是正确的吧。

白炎宿紧咬牙,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冰冷寒意,他竟然无声的冷笑起来。

“叶非然,你真是狼心狗肺。”

叶非然眼中有瞬间的脆弱一闪而过,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动了下,却没有任何动作。

她咬紧牙,狠狠压制着自己心中逐渐升腾起的不适,她的心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一撞,或者是她脱离他的怀抱 而停止跳动,反而是跳的更快,更剧烈,直到她好像快要压制不住似的。

但是叶非然还是嘴角咧出一个有些僵硬的弧度,她说的话也依旧冷情冷心。

“对,我就是狼心狗肺,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叶非然朝他露出有些残忍的笑容。

白炎宿突然仰天大笑了一声。

“好,我自认为我够心狠手辣,你却比我还要厉害,你这么一个小不点儿,我却不知道为何要屡次三番的迁就你,我真是疯的不轻。”

叶非然狠狠紧抿唇,她没有说话。

白炎宿眸光瞬间冰冷,看着她的目光完全不含一丝温度。

叶非然紧咬银牙,倔强的回视他,不发一言。

白炎宿突然一抚衣袖,转身大步离去。

叶非然看了眼他的背影,倔强的面孔缓缓龟裂开来,她的脸色有些难看的恐怖,她微勾唇,嘴角溢出的笑容有些苦涩。

她闭着眼睛沉默了会儿,缓缓将自己内心翻腾到她都无法控制的情绪狠狠抑制住,但是很久,她依旧无法心静。

这种情况似乎曾经出现过,就在前世的时候,那个男人,从她的胸口毫不留情的开了一枪。

那个时候,她心中翻涌起的情绪,似乎比这个还要恐怖和强烈。

所以她选择了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既然你想要我死,那么你——便给我陪葬吧。

黄泉寂寞,总是需要一个人陪着走的。

叶非然心烦意乱的拿起茶杯来,喝了一口茶,凉的,正好可以浇灌她有些烦躁的思绪,但是喝了一杯根本不抵多大的作用,于是她直接拿起茶壶,将茶壶中的水满满灌了一肚子。

等还要再喝的时候,茶壶中已经没有水了,她回身坐到了椅子上,心中不知在想什么,也或者什么都没想。

等太阳落山,月亮爬上来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

叶非然猛然一惊,看看周围竟然天色已黑。

所以,她竟然就这样坐了差不多一天吗?

叶非然起身,将门打开,卡地就站在门外。

卡地看见叶非然一脸严肃的表情,笑嘻嘻道:“咦,怪女人,你怎么了,看起来心情不大好啊。”

叶非然突然挤出一个略有些僵硬的笑容。

卡地突然收起了那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他知道叶非然正常情况下不会有这种表情,如果真出现了像现在这样的表情的话,那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难道发生什么事了?”卡地严肃的蹙眉。

叶非然黑着脸摇头。

“你说吧,到底出什么事了?”

叶非然嘴角微勾一抹复杂的笑容:“白炎宿,你没有见到他吗?”

卡地一听这话,就有些明白大概发生什么事了。

“你又跟主子吵架了?”

叶非然皱眉道:“卡地,我不知道算不算吵架,我没这种经验,但是白炎宿脸色倒是很不好看。”

卡地皱眉道:“那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脸色也很不好看?”

叶非然像没听到卡地的话似的,自顾自道:“之前的计划行不通了,得另想计划了。”

“到底有没有你说的这么严重?你不会是跟我开玩笑的吧。”卡地想要挤出一个安慰的笑,但看叶非然这个表情,却是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了。

叶非然紧抿唇没有说话,半晌,叶非然道:“卡地,如果白炎宿要走的话,你就跟着他走吧,我不会强行留你的。”

卡地目不转睛的盯着叶非然看了半晌,叶非然看卡地这样盯着她,奇怪道:“你看我干什么,我刚才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我说我不会强行挽留你的。”

卡地点头,“我当然听到了。”

“你没什么话想对我说?”叶非然皱眉道。

卡地道:“我只想说,你真的想多了,我觉得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叶非然看卡地一副好像无关紧要的模样,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想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又不在,他怎么知道事情糟不糟糕。

白炎宿都说了,她狼心狗肺,好吧,她也承认了,她狼心狗肺。

对一个狼心狗肺的人,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卡地叹口气,悠悠道:“如果对一个人的感情远远超过了他的不甘和恨意的时候,总是舍不得伤害对方,放任对方不管的。”

叶非然皱眉:“你什么意思?”

卡地无语的看着叶非然。

“你到底是不是个女人?女人哪有你这么神经大条,这么心思不敏感的?”

叶非然怒道:“那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男人哪有你这么细腻,这么心思敏感的!”

卡地竖起大拇指:“你厉害。”

叶非然黑着脸没有说话。

半晌,卡地拍拍叶非然的肩膀,笑道:“你还记得不记得上次你也是跟主子闹矛盾了,最后怎么了。”

叶非然依旧黑着脸:“还能怎么,就是莫名其妙就好了。”

卡地笑道:“所以啊,这次也会莫名其妙就好的,顺其自然啊。”

叶非然黑着脸道:“我不管,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还是要另想办法。”

卡地一手搭住叶非然肩膀,笑眯眯道:“想什么破办法啊,之前那个办法就挺好的,别想了啊。”

叶非然瞪了卡地一眼:“好个屁,把所有希望压在他身上也叫好。”

卡地道:“你这人,能不能像个女人一样保持温柔体贴顺服。”

叶非然眯眼,笑骂道:“你以为你养了只灵宠啊。”

说到灵宠,突然从叶非然的袖口探出一只小脑袋,小小的黑眼珠骨碌碌转了一圈,最后把目光定在卡地身上。

卡地也正好看到火火,一高兴,直接探手将火火从叶非然袖口掏了出来。

火火“唧唧唧”的像只鸡一样叫着,卡地大笑的指着火火道:“哈哈哈,几天没见你,怎么叫的像鸡了?”

火火一下子闭了嘴,随后,突然张口,突然直接对着卡地的毫不留情的喷了一团火。

卡地吓的赶紧偏头,但猝不及防间,火火喷出的火还是烧到了卡地头发的侧面。

卡地摸了摸自己烧焦了的鬓发,有些生气道:“你这只可恶的臭鸟!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鸟!”

卡地这么说火火,火火又生气的朝卡地喷了一团火。

卡地简直都要气的颤抖了,这只臭鸟不仅不知悔改,竟然还敢喷他!是可忍叔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

“我要掐死你,我要掐死你……”

卡地狰狞着面孔掐着火火的小脖子,但是手上其实并没有下多少力。

但是火火还以为他来真的,不停的朝卡地喷射火焰。

最后卡地脸都被熏黑了,他手中依旧握着火火,转身,又笑又哭的看着叶非然。

叶非然忍不住笑起来,然后朝火火招呼道:“好了火火,不要折腾他了。”

火火听罢,高兴的扑腾着翅膀朝叶非然飞去,最后落到叶非然的手背上,小小的脑袋高傲的仰起来,一脸目光无人的表情。

叶非然摸了摸它光滑的毛发,火火这才温顺的低了头,简直跟卡地在一起时是完全不同的表情。

卡地看着火火听话的样子,真是深受打击。

“谁让你吓唬它的,我们火火也是很温顺的。”叶非然微笑着夸火火,同时看向火火,用眼神问它对吧,火火点点头,很赞同的模样。

卡地冷笑一声:“它?温顺?你别逗我了。”

卡地这话刚出口,火火突然瞪起了小豆眼,又对卡地喷吐了一道火焰。

卡地急忙朝后蹦了一步,黑着脸,生气道:“火火!你再敢朝我喷火我就不客气了!”

结果卡地这句警告根本不起什么作用,火火突然振翅,直接追着卡地开始不停的喷火。

卡地叫着、跑着,火火乐此不疲的追着。

看着他俩,叶非然不禁弯了眉目,她是不担心卡地的,以卡地的实力,火火还不是他的对手,他现在应该是让着火火吧,或者仅仅是因为玩儿心大起,所以想和火火玩玩儿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