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19章 愚蠢的女仆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36 2016-08-02 10:44:41

  等叶非然他们走了,房子里的男人女人才敢从房里出来,望着这么大部队的人马离开,女人低下头,看见自己的孩子还有些害怕,于是女人将男孩儿抱紧,小男孩儿才不那么害怕了。

被朱雀半是请,半是威胁的将三人带到城堡,把叶非然和卡地各安排到两间舒适并且格外华丽的房间。

叶非然看了看自己所住的房间,果然是与之前住的大不相同,就那墙面似乎都是镶了金子的,金碧辉煌,灿烂夺目。

叶非然觉得,朱雀似乎,真的很喜欢这种看起来极为奢华明亮的灿金色。

叶非然看了房子,正准备跟着朱雀和白炎宿出去,突然朱雀伸出手媚笑着阻止道:“哎,你得留步了,现在是我与你主子单独相处的时间。”

叶非然自然是笑眯眯道:“当然,当然。”

白炎宿淡淡瞟了她一眼,慢悠悠道:“我还是习惯有人伺候着。”

朱雀笑了笑,微挑勾人的眼线。

“有我还不够吗?”

白炎宿冷漠的瞟她一眼:“你能伺候我吗?”

叶非然额冒冷汗,这白炎宿就不能说话客气点儿,这哪里像是在演戏,分明就是在当爷。

当然叶非然也没想到朱雀竟然不生气,而是有些兴奋的嘴角微微抿起,一双勾人的狐媚眼睛,眼梢向上挑起,娇笑道:“我当然可以伺候你,并且,我保管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叶非然:……

白炎宿:……

白炎宿这位大爷有些不耐烦的看了眼叶非然:“小女仆,你跟我发过什么誓你忘了?”

叶非然眨眼,她跟他发过什么誓了?

“你说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伺候我是天经地义的,只要你跟在我旁边一天,就得伺候一天,还不赶紧跟上。”

白炎宿虽然说着这种听似暧昧的话,但是脸上的不耐则越发强烈,光看白炎宿这样不耐烦又嫌弃的表情,自然不会有人往别的什么歪处想,叶非然当然也不会。

叶非然有些疲累的点头:“好,主子,我跟着伺候您。”

朱雀看他一定要人伺候着,虽然心里不喜,但既然是白炎宿的个人爱好,她也没什么理由阻止。

朱雀点点头,看着叶非然蹙眉道:“好吧,你就跟上吧。”

白炎宿这才嘴角一勾,非常小的,转瞬即逝的,几乎可以忽略掉的笑容。

叶非然真不知道朱雀怎么想的,竟然带着他们看什么比武。

而且朱雀喜欢看的比武也是让叶非然有些看不下去,一大群身穿红袍的男人在底下狂魔乱舞,喊打喊杀,简直要看瞎了叶非然这双眼。

叶非然默不作声的观察着白炎宿的动静,却见他也是一脸不耐,甚至是一脸嫌恶的瞥了眼底下的舞蹈,就很不耐烦的偏了头,将目光转向她这边。

叶非然与白炎宿的目光直接相撞,白炎宿突然嘴角微勾,一抹有些诡异的笑容爬上他的嘴角。

叶非然直觉的警惕,他这是想干嘛?

却见白炎宿轻开口,朝叶非然道:“小女仆,还不给我盛上酒,你还坐在那里干什么?”

白炎宿眸光一暗,声音低沉的吩咐。

叶非然忍不住给了白炎宿一个大白眼,还真当自己是爷了,但还是起身道:“是,主子。”

她还未走到白炎宿跟前,就听白炎宿旁边的朱雀殷勤道:“来,让奴家给你斟酒。”

说着纤纤细指将银制的酒器执起,微微倾斜,就要给白炎宿倒。

白炎宿将手一伸,挡在酒杯前,朝朱雀微微一笑,道:“怎好劳烦你动手,这个小女仆笨手笨脚的,脾气还还差,我得好好的锻炼锻炼她。”

朱雀抿唇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叶非然在心中狂翻白眼,但是面上还得装作虚心受教的模样。

白炎宿满意的点点头,将酒壶递给叶非然,神色淡淡道:“倒吧。”

叶非然想,你自己都拿上酒壶了,难不成手断了,不能自己倒吗?摆明了就是故意整她。

不过既然是演戏,就得演全套,叶非然将酒倒上了,白炎宿又吩咐道:“给本主子捏捏肩膀。”

说罢,白炎宿闭眼,大剌剌的摊开双臂,靠躺在有椅背的椅子上,做出一副享受的模样。

叶非然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慢悠悠的走到他的身后,手放到他的肩膀。

叶非然哪里给人捏过肩膀,自然是下手没轻没重。

“龇……”白炎宿咧了咧嘴,往后瞪了叶非然一眼,生气道:“你这个没用的小女仆,怎么连捏个肩膀都不会?”

叶非然突然笑了起来,她道:“好,主子,我这次会下手轻点儿的。”说罢,叶非然嘴角微勾,手心凝聚了一点玄能,用力一按,比刚才还要下手重。

白炎宿皱眉,挥手道:“好了好了,别捏了,一会儿本主子的肩膀就被你这个愚蠢的女仆捏碎了。”

敢说她是愚蠢的女仆?

叶非然眯着眼睛微微一笑,没听白炎宿的,这下几乎没什么顾忌,手狠狠下压,完全是下了狠手。

“咔嚓。”

好像肩膀真被捏碎了……

白炎宿突然扭头,如一只被捋了毛的老虎,恶狠狠的瞪着叶非然,叶非然却是抿嘴娇笑,眼中的戏谑之色更盛,在朱雀扭过头的瞬间,叶非然突然柔和了眼,很愧疚的望着白炎宿。

“主子,您对我的伺候不满意吗?”

白炎宿几乎是咬牙切齿道:“真是满意的很……”

叶非然眨眨眼,高兴的问:“主子你说真的吗?小女仆真是受宠若惊。”

白炎宿突然伸出手臂,叶非然赶紧后退两步,眨了眨眼睛,朝白炎宿道:“主子,既然不用捏了,我就先退下了。”

说罢,叶非然就要退下。

朱雀挑了挑眉,突然出口。

“既然他说你捏的不错,想必是真的不错吧,那你也给我捏捏吧。”

叶非然停下了脚步,眉头微皱,最后还是朝朱雀道:“好。”

正要过去,突然白炎宿眼睛缓缓一睁,慢悠悠的朝叶非然道:“我说你捏好了吗?继续捏。”又看向旁边的朱雀,音调淡漠:“法王你还是另找人吧。”

叶非然愣了愣,白炎宿不会是受虐狂吧,她都那样了呢,竟然还让她捏?

朱雀法王微微愣了愣,随后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先伺候着他吧,等他过后,再替我捏不迟。”

叶非然无言的缓步走到白炎宿的身后,其实叶非然这次不想折腾白炎宿,虽然用玄能她会很轻松,但是用玄能的话,再轻都可能会伤到白炎宿,何况她这种下手没轻没重的,而且可能被朱雀看出来她是在敷衍了事,但是不使用玄能吧,她可能就会伤到自己了,因为她会被直接累死……

眉头皱了皱,还是不使用玄能了吧,若是继续使用玄能,白炎宿的肩膀这次过后,也可以直接废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叶非然的手臂酸疼难忍,甚至提起来都困难,而且她已经给白炎宿捏了整整一下午的肩膀了!

叶非然甚至都怀疑白炎宿和朱雀忘了她了。

因为她看到白炎宿和朱雀竟然有说有笑的,肯定是把她给完全忘记了!

叶非然这次可真是恼怒了,白炎宿不会又是故意整她吧!亏她心还善了一次,不使用玄能,真是太天真。

叶非然黑着一张小脸,恼怒的用了些玄能,毫不犹豫的直接灌入了白炎宿的肩膀。

白炎宿眉头一皱,朝叶非然道:“好了,你下去休息吧 。

叶非然一停手,就感觉手僵硬的不能动了,看似手臂垂在两侧,其实僵硬像木偶的手臂,根本一动不能动。

她皱着眉,晃动了一下,忍不住酸疼的咧了咧嘴。

心中却是在腹诽着,果然心软是不可取的,刚才就应该心狠手辣,辣手摧了白炎宿这朵贱花!

等叶非然背朝着他走下去的时候,白炎宿默不作声的看了她背影一眼,微蹙眉。

突听得朱雀凑近白炎宿,在他耳边娇笑着说道:“还是让她下去吧,她在这里碍事,哪里有我们独处的时间。”

她说这句话时,充满媚气的眼睛意有所指的扫了叶非然一眼,眸中有些浅浅淡淡的笑意,叶非然立马明白了朱雀法王的意思,心中顿时雀跃起来。

还不等白炎宿开口,叶非然就起身道:“那我先行离去了。”

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叶非然当然想早点离开了,她坐这里干什么,听他们俩在那里谈那些无聊的话题吗,真是说的她耳朵都要出茧子了。

白炎宿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她仍旧僵硬的垂着的手臂,凝了眉,朝她点了点头。

于是叶非然直接走了出去,还未到门口,就听到朱雀朝白炎宿笑着,声音中带着诱惑人的魅惑之意。

“来,我们喝酒。”

叶非然嘴角微勾,然后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

出门还没走几步,叶非然就见到了卡地,卡地应该是已经在这里等了她许多时了,一见她就着急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叶非然皱眉:“哎,你先别问这么多,给我揉揉手臂,我手臂都快要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