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15章 暖好床等着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20 2016-08-02 10:44:40

  夜幕高阔,繁星点缀。

叶非然单独一个人坐在门外的石头上,仰头望着天上的星辰。

虽然这里昼夜温差很大,但是夜色迷人,深蓝的天空如同丝滑的绸缎,一轮圆月如银盘,散发着别样而迷人的魅力。

小男孩儿迈着小步子从房里跑出,他直接跑到叶非然跟前,伸出小手将叶非然的手臂抓住,就要拉着叶非然往里走。

叶非然奇怪的扭头,看见小男孩儿抿着唇,指了指门里,叶非然却见女人站在门口等她,并向她微笑着招手,示意她进来。

小男孩儿明亮清澈的眼睛望着叶非然,声音清脆悦耳。

“大姐姐,晚上凉,你回去吧。”

叶非然只是微微一笑,摸了摸小男孩儿的头,朝他笑道:“我先在这里坐会儿,一会儿就回去了,你赶紧让你娘亲进去吧,她一个女人,身子单薄,这么冷的天气她肯定受不住。”

叶非然身为一个玄者,都觉得这里的天气凉的透骨,不用说这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了。

小男孩儿奇怪的看着叶非然,歪着头疑惑道:“可是大姐姐,你也是女人啊。”

叶非然看着小男孩儿认真而疑惑的表情,忍不住笑出声。

她眨了眨眼睛,对小男孩儿道:“大姐姐与其他女人可不一样。”

小男孩儿眨了眨眼睛:“有什么不一样。”

叶非然皱眉想了一会儿:“大姐姐身体很好,不像你娘亲,她可是需要你保护的。”

“大姐姐也是女人,也需要人保护啊。”小男孩儿理所当然道。

叶非然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起来,亲昵的揉了揉小男孩儿的头,随后嘴角噙着一抹微笑道:“因为有需要守护的东西,所以不允许自己变得软弱,你有要保护的人,大姐姐也有要保护的人,所以你要努力变得强大起来,大姐姐也会努力变得强大起来。”

小男孩儿似乎没听懂叶非然的意思,眸中依旧有些疑惑。

叶非然微笑着摇摇头,对小男孩儿道:“你先回去吧,记得让你娘亲也进去。”

小男孩儿点了点头,然后离去了。

等小男孩儿走后,叶非然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准确的说,这几天她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就是破阵图到底在哪儿。

肯定是在城堡中毋庸置疑,但是具体地点,叶非然确实有些不清楚。

两手托腮,叶非然有些烦恼。

突然,眼前出现一大片阴影,将她的整个人的身体都覆盖了上去。

叶非然抬眸,看着白炎宿高大的身影就站在她面前。

白炎宿深邃的眸显露出浅浅淡淡的心疼之色,然后在叶非然面前缓缓蹲了下去,一双比大海还要深的眸子深沉的望着她。

叶非然皱眉,本想说他怎么又跟过来了。

突然白炎宿沉沉的叹口气,然后万分心疼的将叶非然有些凉意的手握到了他的大掌中。

“男孩儿保护他的娘亲,你交给我来保护。”他眼神灼灼,闪动着深沉的光芒。

叶非然嘴角勾起一抹微薄的凉意,笑容浅淡而沉默。

“白炎宿,我这人生性淡薄,不容易相信别人,你这样对我,不值得。”

生性淡薄么?生性淡薄怎么会千方百计、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放弃,就是为了救那个在她最弱小的时候帮助过她的垂緌呢。

白炎宿伸出手掌将叶非然被凉风吹起的侧发压到耳后,眸中有着淡淡的笑意。

“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是我说了算。”

他的话语笃定,不容置辩。

叶非然紧抿唇,一张晶莹剔透的小脸在月光下闪着莹润的光泽,她的目光有些决然的狠戾。

“其实白炎宿,我一点都不信你,我只是在利用你。”

白炎宿手微微一顿,然后嘴角轻勾,轻柔的将她有些凉意的身躯拥到怀里。

“我甘之如饴。”白炎宿眼睛带出丝丝缕缕的笑意,缓缓道。

到底几分真心几分假意,谁又能说的清,也许是真心中掺着假意,也许是假意里含着真心,即便你真对我是假意,那我也会让这几分假意变成真心。

半晌后,她将手轻轻推了下,白炎宿将她的脑袋从他的怀中带出,嘴角噙着浅淡的笑意。

叶非然突然嘴角缓缓翘起,朝他微微一笑:“现在你能给我解释下,你们为什么突然消失了吗?”

白炎宿微笑着摇头,然后在她旁边紧挨着坐下了。

“这完全是我的计谋。” 白炎宿道。

叶非然皱眉:“你的计谋?”

白炎宿看着她,嘴角微勾,缓缓点头。

“第一,我并不知道城堡在哪儿。第二,朱雀明白我不愿意见她,而且我也有能力让她找不到我,但是如果她找到了我,那说明我在故意让她发现,那么朱雀肯定会认为我是有目的的接近她,所以,要想进入城堡内,我就不能出现。”

叶非然点头,“所以那晚你朝趁我睡着的时候,就离开了对吗,那你为什么要带走卡地和火火。”

白炎宿微微一笑:“朱雀认识卡地,至于火火,我担心它给你添乱。”

叶非然有些无奈,白炎宿果然是对火火有偏见。

“接下来的事情,你是相信我自己一个人能调查清楚吗?”

叶非然挑眉问。

白炎宿勾了勾叶非然的晶莹的俏鼻,笑道:“我对你有信心,你能应付这些事。”

叶非然呵呵笑了笑,“那你可真是看得起我。”

白炎宿淡淡挑眉:“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不是吗?”

“所以你们刚走,我就被朱雀发现,然后被带到了城堡中,相当于给你们带路了,所以这一路上,你其实是一直跟踪着我的?”

白炎宿点头。

叶非然看着白炎宿古井无波的深黑瞳孔,心中突然涌起了一种难以表达的恐惧感,相处了一年,也许她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这个男人。

原来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聪明百倍。

她难以想象,这样聪明的人,甘愿被她利用?也或者是,她在利用他的同时,他也在利用着她。

可是目前的她有什么呢,有什么是他可利用的呢。

即便他利用了她,她也不会有什么怨言,她向来相信公平。

“那你有什么发现吗?”叶非然问道。

白炎宿笑道:“我的发现你肯定也发现了,破阵图确实在朱雀手中。”

叶非然蹙眉点头,这个事情她当然知道。

“那你想必也知道朱雀法王对你有意。”叶非然嘴角勾起一抹莫名的笑意,眼睛微微眯着,隐晦让人看不清她的真实想法。

白炎宿听到这话先是微微一愣,后扭头,嘴角划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

两个聪明人,明明什么都清楚,却不点名了说。

白炎宿缓缓道:“你吃醋了。”

叶非然沉着眸子,寒声道:“我没有。”

白炎宿将叶非然沉下去的脸轻轻捏起,眯着眼睛笑道:“还说没有。”

叶非然:……

眼看叶非然眸子越发暗沉,并且很快就要有暴走的趋势,白炎宿这才懒懒的放了手。

“朱雀是个还算聪明的人。”

叶非然觉得白炎宿夸人的时候都不能认认真真的夸人,非要用上“还算”“可以”这种词。

白炎宿轻轻斜睨了叶非然一眼,干咳一声,漫不经心道:“听说朱雀以为你是我女仆?”

叶非然一听这个词直接黑了脸,比煤炭还要黑。

她紧抿着唇,不言不语。

白炎宿看着叶非然这个样子,心中竟然起了要逗她的心思,微微一笑,有些漫不经心道:“朱雀倒是挺有眼光的,帮我物色了这么一个不错的女仆。”

叶非然凝眉咬牙看着白炎宿那张笑意盈盈的脸。

“白炎宿,你不要得寸进尺。”

“这尺我偏进了又如何。”白炎宿目光平淡道。

白炎宿以为接下来会看到叶非然暴怒的样子,那样这个游戏就好玩儿了,结果叶非然只是懒懒的瞥了他一眼,无所谓道:

“那你进吧。”

叶非然知道白炎宿是故意在逗她,她可不蠢,照着他挖好的坑往里跳。

白炎宿微微一笑,旁边这个女人,不过十七岁的年纪,却心思细腻,沉着镇定,少年老成的可怕,有的时候他甚至想,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外表所表现的大小。

“白炎宿。”叶非然突然喊他的名字。

白炎宿眸都不眨:“叫主子。”

“主子,让奴婢来伺候您。”叶非然突然转了目光,将手轻轻放在白炎宿的肩膀上轻轻捏了一下,眸中藏着狡黠的笑意。

白炎宿还没来得及阻止,只听到肩膀上的骨头“咔嚓”响了一声,眉头一皱。

这个狠毒的女人。

叶非然起身,淡淡瞄了白炎宿一眼。

“奴婢要回去睡觉了,主子请便吧。”

白炎宿手伸到自己的肩膀上,扭了扭头,还未起身就大声开口,声音中有些微末的笑意:

“小女仆,将床暖好,等着本主子。”

突然,只听“砰”的一声,一个坚硬的石子毫不留情的砸到了白炎宿的后腰。

白炎宿咧了咧嘴,将手伸到被砸到的地方,嘴角却勾出一道淡漠而喜悦的弧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