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12章 讨他喜欢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9 2016-08-02 10:44:39

  第二日,突然听到一阵桌椅翻闹的声音,叶非然迅速从床上起来,然后推开门。

突然一张破旧的桌子朝她直直飞了过来,叶非然迅速出掌,那张破旧的桌子在叶非然的手中立马化为了齑粉。

小男孩儿和女人、男人缩到角落里,尤其是女人,则是紧紧的搂着自己怀中的小男孩儿,做出母鸡护雏的戒备姿势来。

叶非然皱眉看向门外几个红袍男人,其中带领这些红袍男人则是那个名叫希尔的领头者。

“干什么?!”叶非然朝那些红袍男人怒吼一声,“你们疯了吗,到处打砸?”

又将目光放到希尔身上,冷声道:“希尔,你到底想干什么?”

希尔目光淡然的看着叶非然,眸中显出一抹得意。

“法王说了,要将这个小男孩儿带走。”

听到这话,缩在角落的一家三口皆是一震,惊恐无助的目光看向希尔,又哀求的看着叶非然。

“为什么?”叶非然沉声道。

希尔冷冷道:“叶姑娘应该不知道,他这个年纪的小男孩儿,无一例外,要被带到城堡去做奴隶,学着伺候我们的王。”

叶非然环臂冷笑一声:“奴隶,像你一样?”

希尔被叶非然这话说的面红耳赤,涨红了一张脸。

然而希尔却没有出声反驳叶非然,而是朝那些红袍人怒道:“把这个小男孩儿给我带走。”

红袍男子已经应声朝小男孩儿走了过去,其中一个已经毫不客气的使出玄能,朝着紧紧护着小男孩儿的男人女人一掌掀过去。

叶非然目光骤冷,快走两步,突然出手,将那个红袍那人一掌掀飞出去。

“我看谁敢动他。”

叶非然冷眸冷眼,声音凉薄。

“希尔,别跟我说什么你们王的命令,难道不是你假传命令?!”

希尔脸色剧变,他咬牙道:“你别胡说八道。”

叶非然冷笑一声:“我胡说八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对昨日的事还怀恨在心吧,所以才想了这么个烂招来对付我。”

希尔咬牙切齿:“没有的事!这些全是你的猜想!”

叶非然淡淡一笑,“是不是猜想我们当面找你们的王对峙一下不就一清二楚了?我可听说你们的王最讨厌的就是她的手下不听指令,假传命令,你想她要是知道你瞒着她做出这件事,她会怎么做?是把你活剐了还是抽筋扒皮了?”

叶非然眉眼凛冽,冷笑着问。

希尔不经意的颤抖了一下,眸中已经染上了恐惧之色。

叶非然眯眼微微一笑:“怎么,希尔,你还准备将他带走吗?”

希尔目光带着恨意看了叶非然一眼,咬牙对那些红袍人大声道:“我们走!”

等这些红袍人都走了,叶非然回头,见女人竟然捂着嘴失声痛哭起来,而男人也是眸中含泪,感激的望着叶非然。

女人泪眼朦胧伸手朝叶非然激动的胡乱比划着,叶非然虽然看不懂她说的什么意思,但是感激的意思还是接收到了。

叶非然看着小男孩儿也是被吓的不轻,朝他微微一笑:“没事了,别怕。”

小男孩儿眼眶中噙着眼泪,但是却强忍着没有流下泪来。

叶非然朝小男孩儿点点头,这个孩子倒是倔强。

在这里已经呆了两天,叶非然也已经将这里的地形摸了个透,城外围的每个旮旯角落她都翻过了,根本没有一点破阵图的影子,看来接下来得搜查朱雀法王住的城堡了。

叶非然此时正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门被人敲响,叶非然开门,却见是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那个女人显然已经不像前几天一样惧怕她了,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感激,她嘴角噙着柔和的微笑,朝着叶非然比划着。

叶非然皱眉,她实在看不出这个女人到底在比划什么。

叶非然低头,却见那个小男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挤到了女人的旁边,一双明亮透彻的眼珠子带着憨笑紧紧的盯着叶非然。

叶非然朝小男孩儿微微一笑,问他:“你爹爹去哪儿了?”

小男孩儿很懂事的回答:“爹爹有事出去了。”

叶非然点点头,虽然与这家人只一天的相处,但是叶非然已经知道他们这一家人都是比较干净的人家,肯定不存在是朱雀法王派来监视她的。

其实叶非然还是十分警惕的,她也担心朱雀法王不信她说的话,在她周围安排人监视她,所以这几日也在试探、观察着这户人家。

叶非然经过调查发现,这户人家确实只是普普通通的人家,没什么奇怪之处,更不可能是朱雀法王派出人来监视她的。

叶非然将那个女人拉进房里来,眨了眨眼睛,小声问她:“你听说过水洛吗?”

那个女人眨了眨眼睛,朝叶非然点点头。

叶非然一看女人竟然听说过水洛,于是又问:“那你听说过破阵图吗?”

女人听说破阵图,于是又是点头。

叶非然大喜,继续追问:“那破阵图在哪儿你又是否知道。”

女人皱眉,转着眼珠子思索了半晌,最后竟然超乎叶非然预料的点头。

叶非然本来问这话是不抱任何希望的,毕竟这么珍贵的东西,女人应该不会知道,但是一看女人竟然知道,不禁心花怒放。

“在哪儿?”

女人皱眉,低头沉默了会儿,然后拿出一枝枯枝,在地上勾勾画画。

随着一个个字从地上显现而出,叶非然也是有些发愁的皱起了眉。

这个地方,不好接近啊……

——

夜黑风高,绝域沙漠的气温显得异常的低。

一道黑色的身影穿过黑色的天幕,叶非然抬头,望着这座金灿灿的城堡,嘴角微微一勾。

进入这里,并且得到破阵图,看来还得从长计议。

叶非然打定主意,狡黠如狐的眼睛眨了眨,然后迅速朝着住的方向掠去。

这一日,叶非然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修炼,这几日叶非然的修炼也是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现在的她,已经又突破了一阶。

突然,她的门被敲响,叶非然起身去开门,却见敲她门的不是女人,而是希尔。

叶非然皱眉,这个家伙又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是又来找她麻烦的?

希尔只是朝她露出有些得逞的微笑。

“叶姑娘,王有请。”

叶非然跟着希尔一起走入城堡的时候,心中已然有了些准备。

等见到了朱雀法王,朱雀看着下面的叶非然,轻启开嫣红朱唇,一双美目流转间,风情万种。

“听希尔说这几日你不是很老实?”

叶非然将目光射向希尔,却见他嘴角浮现得意的笑容。

很显然,希尔在朱雀法王面前说了她的坏话,叶非然不禁在心中腹诽,这种蹩脚的手段希尔竟然还能拿的出手。

叶非然低敛眉目,回道:“回法王,我不懂不是很老实的意思是什么?”

希尔冷笑一声,讥讽道:“身为一个女仆,却比主子架子还大,你倒是够猖狂。”

叶非然眉毛微上挑,嘴角却勾出淡然的弧度。

“你这话说的好,我确实够猖狂,就连我们主子都任凭我胡作非为,你倒是管起我了?”

朱雀法王一听这个小女仆竟然敢口出狂言,但是最让她在意的还是叶非然后面这一句——我们主子都任凭我胡作非为。

朱雀法王挑了挑耳侧的发,饶有兴趣的问道:“哦,你这说的什么意思。”

叶非然敛了眉目,继续回禀道:“您可能不知道,我自小就跟在主子身边,所以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都一清二楚,我们主子就喜欢我们这些下人发扬本性,平常该是什么样在他面前就是什么样,如果我们藏着掖着,我们主子还要生气,所以就惯出了我这样的性子。”

叶非然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才怪,如果白炎宿身边都是这样人,不早都爬他脑袋上了,估计早被白炎宿弄死千八百回了。

“你说什么,你对白炎宿的喜好一清二楚?”朱雀法王像听到了什么高级机密似的,一双美眸闪着扑闪闪的光。

“一清二楚。”叶非然神色无一丝异常道。

“那她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你也清楚?”朱雀法王眸子一亮,欣喜万分。

叶非然点了点头,肃然道:“清楚。”

朱雀法王突然从塌上而下,妖娆万分的走到叶非然的跟前。

叶非然看着这个女人挺翘的胸脯,纤细如水蛇的腰肢,俏挺的臀,暗暗咽了一口唾沫。

心中却在想,我一个女人看到你这个身体都有反应了,白炎宿没有反应那肯定是他的问题。

纤纤细手将叶非然的手握住,笑眯眯道:“那正好,你这几日就在城堡里住着吧,顺便教教我该如何做才能讨他的喜欢。”

叶非然一听,竟然让她住在城堡里吗?

狡黠的眼珠一转,突然想起那日女人对自己说的话。

女人的母亲曾经是朱雀法王身边的侍女,不过很久之前就已经去世了,据女人说,她的母亲曾无意中有幸见朱雀法王取出过破阵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