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96章 胖了一圈儿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3 2016-08-02 10:20:06

  西方麻熵朝林烟儿温和的点了点头,又将慈和的目光看向叶非然。

叶非然有礼貌道:“院长。”

西方麻熵露出苍老而淡然的微笑,他平静的望着叶非然,脸上都洋溢着一种欣赏的笑意。

“你目前达到八阶玄君的水平了吧。”西方麻熵神情淡淡,但是叶非然已经从他的眼神出,读出了他的高兴。

叶非然默然点头。

西方麻熵赞赏的点点头,最后苍老的眼睛一眯,笑眯眯道:“虽然通告栏上是有你的名字,但是你现在只有八阶玄君水平,如果在三个月之后你还达不到九阶玄君水平,我可不会让你去的。”

“什么?”叶非然皱眉。

林烟儿也是惊讶的张大了小嘴,西方院长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对非然姐有意见吗?

她以为西方麻熵是不喜欢叶非然,或者叶非然做了什么让他不高兴的错事,所以脸红耳赤的着急的辩解道:

“院长,不管非然姐她做错了什么,既然名单已经定了下来,怎么能随便反悔呢,这可是有损您的威名啊。”

西方麻熵伸手阻止了林烟儿的话,而是将目光转向了一脸思虑的叶非然。

“怎么样?敢不敢应?”西方麻熵笑眯眯道,如同一个仁慈可亲的老爷爷。

叶非然皱眉,突然嘴角缓缓咧起,微微一笑。

“恐怕我说不答应也不行了吧。”

西方麻熵赞同的点点头:“对,你没有说不的机会。”

叶非然摊了摊手,有些无奈道:“好,那您说怎么来就怎么来吧。”

西方麻熵安抚的拍了拍叶非然的肩膀,一双眼睛快要眯成了一条缝:“好好加油。”

微微一笑,继而道:“你知道我向来说话算数,如果你达不到九阶玄君的水平,我肯定会履行我说的话,所以,你可是要努力了啊。”

叶非然苦笑着摇了摇头,她其实真的很想骂一句,这个老头……

西方麻熵微笑的看了看叶非然这张苦笑着的小脸,意味深长的笑着,转身离去了。

林烟儿却咬牙道:“为什么啊,院长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他是不是跟你有仇啊,非然姐,你得罪院长了吗?”

叶非然叹口气,意味深长的眨着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微笑。

“不懂吗?”叶非然笑问。

林烟儿一脸疑惑不明白的表情,一双眼睛充满迷茫,摇了摇头。

叶非然却是哈哈大笑一声:“你放心吧,西方院长不是故意为难我,只是给我一个更加努力的动力罢了。”

林烟儿眨着眼睛,有些兴奋道:“你的意思是,院长是跟你开玩笑,如果三个月后你没有达到九阶玄君的水平,也没关系是吗?”

叶非然摇头,同时摆手,面露严肃之色:“不,如果我没有达到要求,院长是不会让我去的,不过也确实是个挑战啊。”

林烟儿那张因为激动而突亮的小脸突然垮了下来,嘴里不开心的嘟哝道:“这还不是在故意为难你吗?”

叶非然望着西方麻熵远去的背影,却在心中暗暗道,西方院长,三月后我一定会达到九阶玄君的水平的。

转身正要走,却见有些臃肿的佛刹慢吞吞的朝这边而来,自从布伦达逃跑不知所踪后,失去了布伦达的庇护,佛刹也消停了许多,不再给叶非然使什么绊子啊,搞什么幺蛾子了。

不过……叶非然捏着下巴,盯着佛刹,不自觉有些嫌弃的皱起了眉。

几日不见,佛刹那张脸似乎又胖了一圈儿啊。

“佛刹长老,近日可又是吃胖了啊,如果不近了看还真看不清是您呢。”叶非然挑着嘴角,看似淡淡,实则讥讽道。

佛刹没想到叶非然现在竟然敢公然挑衅他,当下一张胖脸涨的通红,怒而出口道:“关你何事!”

叶非然做出无所谓的表情道:“当然不关我事啊,只是好意提醒一下佛刹长老而已,吃的太胖可是容易得病哦。”

叶非然眉眼微微上挑,挑出个嘲讽的弧度。

佛刹这几日本来就气闷,布伦达被赶下台,他就失去了一个巨大利益的来源,看着叶非然细小微眯的目光充满了恨意。

“叶非然,你真是找死!”

佛刹眸眼昏暗,突然出声,手掌凝聚出玄能,就要朝叶非然轰击过来。

叶非然瞳孔骤暗,迅速闪开两步。

“佛刹长老,你想做什么?!”

突然,一道冷清的声音在耳膜中突然响起,一脸阴煞之气的佛刹猛然收回手上的动作,看见一身雪白、飘飘欲仙的伽梨正飘然而来,立马脸上的阴鸷之色散去 ,换上一个微笑的表情,而脸上的肥肉也迅速堆到一起,看起来略有些愚蠢。

“伽梨……”佛刹轻声道。

叶非然讽刺的冷哼一声,却见伽梨已经到了叶非然的跟前,白色衣袖微甩,一抹清雅的暗香飘到了叶非然的鼻孔中。

伽梨清冷淡漠的眸中尽是凉意,看着佛刹更是带着愠怒。

“佛刹长老,我看的没错的话,你是想对非然动手吧。”

佛刹赶忙摆手,笑眯眯道:“怎么会呢伽梨,你看错了,我怎么会对自己的学生动手。”

伽梨冷哼一声,眸中冷意更盛。

“佛刹长老,别怪伽梨没有提醒你,擅自对自己的学员的出手,你知道校规是什么。”

佛刹当然知道,看着冰山美人的伽梨,佛刹继续讨好道:“伽梨,你真误会我了,我真是跟她切磋技艺来着,对吧,叶非然同学。”

佛刹眯了眼睛,本来是一个恐怖阴鸷的表情,但因为佛刹脸上都是肥肉,叶非然几乎看不到佛刹的眼睛,更谈不上看出他警告般的眼神。

叶非然唇角微勾,淡淡道:“当然,佛刹长老只是找我切磋,不过,生死不论。”

佛刹听到叶非然的话,脸上的肥肉抽搐了一下。

这不是变相的说他故意找她的麻烦吗,这个叶非然,他虽然早就见识了她诡言善辩的能力,但是还是失算了啊。

伽梨一听叶非然的话就知道了什么意思,而且伽梨也不相信佛刹说的鬼话。

“佛刹长老,非然是我的朋友,所以以后如果你再想要针对她的话,可别怪我伽梨翻脸不认人!”

伽梨横眉冷对,自有一股冰山美人般的冷峭气质。

佛刹惊讶的看了眼叶非然,又惊讶的看了眼伽梨,最后不敢相信道:“伽梨你说什么,朋友?你和她?”

伽梨冷冷的看着佛刹,目光冷然淡漠。

“怎么,你有意见?”

佛刹赶紧摆手道:“没,没意见……只是……”

佛刹的脸有些为难。

叶非然微微一笑,露出坦然的微笑,朝佛刹道:“佛刹长老,我知道你以前是受布伦达的胁迫所以才故意为难我,我也暗中找了不少证据,我呢就宽宏大量不计较了,这事我也不会对西方院长说,不过以后嘛,希望佛刹长老与我好好相处哦。”

佛刹眼睛眯起,这个狡猾的女人,难道还找了证据吗?她话中的意思佛刹已经听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了,她的意思就是说,她现在已经掌握了他与布伦达暗中交易的罪证,如果他再敢对她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她就会将这些证据都捅出去!

佛刹恨恨的磨牙,虽然心中万分恼怒不甘,但这时他也不敢再出言为难叶非然了。

佛刹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缓缓的,慢慢道:“当然——我们本来就应该好好相处——”

叶非然赞同的点点头,脸上的笑容比佛刹还要假装虚伪。

这种虚与委蛇,叶非然可是做的如鱼得水,少了布伦达的庇护,而且佛刹又有把柄在她手上,想他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那我先告辞了。”佛刹说完这话,冷冷的,恨恨的瞪了叶非然一眼,然后袖子一甩,生气的转身离去。

伽梨看了眼一脸讥讽之色的叶非然,不禁好笑道:“看来我又当了某人的靶子咯。”

叶非然回头,见伽梨目光仍然清冷,但脸上却浮起了淡淡的微笑,一脸玩味儿的看着她。

“其实我也不知道你要来,本来是想说,如果将他惹怒了,我就拿出这些证据来威胁他,结果你正好出现了。”

叶非然上次因为荼蘼果的事情已经不动声色的利用过伽梨了,这次她可不想再利用伽梨了,毕竟伽梨也是她的朋友,虽然伽梨不会在意,但她也要懂得适可而止。

伽梨好笑的摇摇头,无奈道:“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真是狡兔三窟,一点也不吃亏。”

“吃亏?”叶非然挑眉,挤着眼睛嬉笑着伽梨,笑眯眯道:“谁爱吃亏啊,又不好吃。”

伽梨看着叶非然这一脸认真解释的模样,不禁抿嘴笑起来。

“好了,不闹了,我最近又炼了颗丹药,你帮我去看看吧。”伽梨笑盈盈道。

叶非然笑道:“美人相邀,哪有不应之理。”

伽梨无奈的看着叶非然调皮的模样,也不开玩笑挤兑她,而是拍了拍她的后背,笑道:“好了,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