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20章 朱妖精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18 2016-08-02 10:44:41

  卡地奇怪的瞥了眼叶非然手臂,皱眉道:“你手臂怎么了?被谁给打了?”

叶非然有些不耐烦道:“你能不能别问那么多,先帮我揉揉。”

“哦。”卡地点点头,正要上手,突然皱眉,然后后退两步。

“你不会是故意整我吧?说吧,你又想着什么坏心思呢?最近我可是被你整多了,我不会轻易上当的。”

叶非然好笑的看着他:“你最近又没得罪我,我干什么要整你。”

卡地环臂挑了挑眉:“那可不一定,谁知道你心里冒什么坏水儿呢。”

叶非然:……

卡地见叶非然不说话了,以为是她的奸计被戳穿,于是继续洋洋得意道:“我就知道你没什么好心,还什么手臂断了,你一个玄师级别的人,手臂是那么容易断的吗?你自己不会还手吗?而且主子在你身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手臂被人弄断不出手,哼哼,你就装吧,我可是识破了你的诡计。”

叶非然:……

卡地看叶非然又不说话,更加自得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最近变聪明了,那是当然,上当上多了当然要变得聪明,你别费工夫了,我是不会上当的。”

叶非然终于怒了,她突然抬起一脚踢到卡地的腿上。

“你烦不烦!不揉就不揉!叽歪个什么劲儿!”

说罢,叶非然直接黑着脸离开了。

卡地不明白,前一秒叶非然还一副无话可说的表情,怎么瞬间就变成母老虎了,而且还是一只超级恐怖,张牙舞爪的母老虎。

卡地欲哭无泪,难道聪明也是错吗?

叶非然自己咬着牙晃了晃手臂,一股酸麻瞬间传遍了她的全身,继续晃,终于恢复了一点儿直觉,又用另一只手按住另一只手臂,左右摇摆了几下。

终于恢复知觉了,叶非然呼出口气,直接朝着自己的床铺躺了上去。

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叶非然突然睁眼,起床,准备起身去找卡地。

低头正要开门,突然见白炎宿就站在门口,叶非然皱眉:“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白炎宿皱眉,有些不耐烦道:“太烦。”

叶非然奇怪:“哪里烦。”

“哪儿都烦。”

叶非然道:“刚才我想去找卡地,趁朱雀跟你在一起,我想和卡地将这座城堡搜罗一下,结果你这么快就回来了,所以只能等明天了。”

叶非然说到这儿,她耸耸肩,有些无奈。

白炎宿却沉着脸,抿着嘴不发一言,但是瞳孔却有些幽深恐怖。深如寒潭的眸子,仿佛幽暗地狱里的红莲业火,已经有了火红的苗头,叶非然心中咯噔了一下,她清楚的知道,这是白炎宿发怒的前兆。

“呃……其实没有那么着急,我们可以等明天啊,你说是不是?”叶非然眨眨眼睛,笑眯眯的问道。

白炎宿这才缓和了面孔,表情没有那样暗沉了,深眸中的那簇火苗因为叶非然的话,瞬间熄灭了下去。

叶非然呼口气,幸亏她刚才及时转了口气,要不然白炎宿肯定又要和她打起来,她现在可没有和他起冲突的打算。

白炎宿低头看向她垂在身侧的手臂,眉头锁起:“你的手臂怎么样了?”

叶非然伸出手臂在他眼前晃了晃,笑道:“不过就是有些酸麻罢了,能有什么事?”

白炎宿将手伸到叶非然的手臂上,双手捏住像揉面一样揉了揉。

叶非然有些愣住了,但看白炎宿做的驾轻就熟,竟然一点不觉得奇怪,不过这个力道……

叶非然龇牙,这是逼着她使出玄能抵抗吗?

白炎宿皱眉:“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喂你吃毒了?”

叶非然苦笑道:“我手臂早就不酸麻了,你还是,呃,不用了吧。”

白炎宿挑眉:“那怎么行,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怎么能不做个尽兴。”

叶非然黑脸,敢情他这是拿她做试验品啊,亏她还以为白炎宿良心发现了。

那她也不必顾忌白炎宿那容易生气的小心脏了,她甩了甩手,从他揉面的手法中挣脱。

“你看你揉的,没事儿都被你弄的有事了,你说你连这个都干不好,真是愚蠢。”

叶非然还记得白炎宿那句话——愚蠢的女仆,所以她也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白炎宿淡淡挑眉:“我们两个都够愚蠢,那还不是天造地设?”

叶非然道:“你除了天造地设还能想出别的词吗?”

白炎宿皱眉:“前世注定,缘定三生?”

叶非然摊手:“你随意吧,我没什么意见。”

白炎宿勾唇,微微一笑,寒潭般的眼眸中仿佛都开出了面向朝阳的绚烂之花,显然心情极好。

“今天有什么发现吗?”叶非然问。

“我有没有发现,你还不知道吗?”白炎宿露出一副你明知故问的表情。

叶非然叹口气,有些哀怨道:“谁知道我不在的后面半个时辰,你有没有对人家动手动脚,摸摸这儿啊,摸摸那儿啊,毕竟朱雀法王长得像只磨人的小妖精似的。”

白炎宿直接将叶非然后面半句话忽略,皱眉问道:“我摸她哪儿?”

叶非然怔了怔,后笑了笑:“你摸她哪儿我怎么知道,你不应该问问你自己?”

白炎宿眉眼冷漠,眸中有浮起一抹淡淡的、天经地义的清冷不屑。

“我为什么要摸她,她浑身上下有什么地方可让我摸的?”

叶非然皱眉,她实在无法理解白炎宿的想法,甚至她觉得,白炎宿还能算是个正常的男人吗?

叶非然沉默了一会儿,欲言又止,最后她觉得这句话她还是不得不开口。

“白炎宿,你,呃……你不会是那个有问题吧?”

果然,叶非然看到了白炎宿黑了仿佛再也白不回来的脸,他一双漆黑如墨的深邃眸子阴测测的盯着她的脸,如果对面的不是她,只冲这句话,白炎宿肯定要狠狠掐断那人的脖子,再痛恨的踩上两脚,才能解气。

他突然凑近叶非然一步,嘴角微勾,嘴唇靠近她的耳侧,笑的阴冷险恶道:“要不然咱们试试?”

叶非然干呵呵的笑两声,赶紧摆手道:“当我没说,当我没说。”

叶非然正准备跑路,白炎宿却突然一把扯住她的手臂,另一只手狠狠箍紧她的后脑勺,一个霸道又火热的吻就覆了上去。

叶非然大睁着眼,能感觉到她的嘴唇被大力的推开,长驱直入,如同壁垒被人很轻易的突破,两者的舌尖细致而火热的纠缠着,猛烈的缠绕着,嘴唇在彼此浓烈的气味中厮磨着。

两人的眼睛却是大睁着,虽然情感的欲望已经汹涌而上,但眸子却显得异常理智。

叶非然示威一样的狠狠咬了口白炎宿的下唇,白炎宿则是轻轻咬一口她的舌尖以做回报,叶非然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则是微微一笑,眸中带了显而易见的笑意。

也随之,他的吻没有刚开始那样的狂野而霸道,反而变得温和细腻,仿若雨后春笋,散发着清冽的气息,叶非然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细细的啃咬,亲吻着他的双唇。

一阵狂风暴雨后,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叶非然的脸有些绯红,俏丽的鼻头上冒出了点细微的汗,白炎宿则是瞳孔深邃幽暗的静静的望着她更加艳丽娇媚的面孔。

白炎宿伸出手指点了点她晶莹的鼻头,眉开眼笑。

叶非然就知道她刚才不该开口问那个问题,她绝对是嘴贱了,心中不免有些懊恼。

不过叶非然确实觉得她说白炎宿说的没错,从她的角度来讲,朱雀法王绝对是妖精中的战斗机,看那张妖精般的脸,魅惑的眼神,还有妖娆的她看了都要流鼻血的身段,白炎宿真的会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叶非然正是不信,她以为白炎宿就是在装,但是直问他肯定不会对她说实话,男人都喜欢撒谎,于是眨了眨眼睛,采取迂回政策,笑眯眯的问道:“你觉得朱雀法王身上的哪个部位你最喜欢?”

“没注意。”白炎宿直接回复,几乎是没任何思考。

哎呦,还挺会装,换个说法隐晦的问。

“那你觉得朱雀法王有哪一方面吸引你?”叶非然眨眨眼睛,很真诚的问道。

“没感觉。”依旧是没有任何思索。

哎呦,这个问题回复的也是滴水不漏。

“那她有没有哪一个方面,特别讨你的喜欢?”

“没感觉。”

“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没感觉。”

……

叶非然觉得这白炎宿绝对是人精,“没感觉”三个字竟然都能把问题回复的滴水不漏,不过叶非然认为,除了这个朱雀,也许还有朱猫,朱狗,朱妖精等等一溜的人名等着她去发掘,毕竟她也是承认白炎宿还算是个优秀的青年的,她可不信仅仅一个朱雀就是白炎宿的全部情史了。

白炎宿看着叶非然这张有些垮塌的小脸,突然眼睛微眯,勾唇微微一笑。

“你不用拐弯抹角的问这些,有什么问题大可以直接问,我不会对你有所隐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