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16章 你躺我身上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58 2016-08-02 10:44:40

  叶非然这里刚睡下,那里就听到一阵响动声,皱眉去瞧,却见卡地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笑眯眯的看着她,火火就在他的手中停留着。

这么多日不见,叶非然高兴的喊了一声“火火!”

火火就扑腾着小翅膀到了叶非然的面前,毛茸茸的小脑袋亲昵的蹭着叶非然的脸颊,叶非然伸出手,火火就乖乖的停留在叶非然的掌心,尖尖的细喙轻轻的啄着叶非然的手心,有些痒痒的感觉,逗的叶非然不禁勾唇微微一笑。

叶非然这时才将目光看向卡地:“终于知道出来见面了?”

卡地耸肩,也有些无奈。

“这是主子出的注意,我也没办法,不过不得不说,这个办法还真是管用,你看我们不是如愿的进入了朱雀的老巢吗?”

叶非然瞥了卡地一眼:“你还有脸说。”

卡地蹭蹭蹭的快走几步到叶非然跟前,挑了挑眉,嘿嘿笑道:“听说朱雀法王以为你是主子的女仆?”

叶非然白了好奇心忒重的卡地一眼。

“我们能不谈这个吗?”

卡地激动的握拳,“这样说来,是真的了?”

叶非然:……

“是真的啊?哈哈哈……太好笑了!”卡地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自顾自的哈哈大笑着。

叶非然觉得如果现在她手里有针的话,一定会把卡地这张嘴缝住!看他还敢不敢笑的这么开心!

“我说,你能不笑了吗?”叶非然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卡地指着叶非然,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笑的花枝乱颤。

“不行,我忍不住,忍不住,哈哈哈哈……”

“天哪,这也太好笑了……”

“小女仆,噗哈哈……”

叶非然突然听到有人要进来的声音,她眼珠子一转,快步走到卡地面前,几乎是与卡地面对面,可怜的卡地还没有危机感,依旧放肆的大笑着,斜眼瞟见门被推动,叶非然突然将手伸出,几乎要搭到卡地的肩膀上。

等卡地意识到已经与叶非然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两人已经离的非常近了,几乎鼻子都快要贴到一起,重要的是,叶非然的手快要搭到他的肩膀上!

卡地心里咯噔一声,直觉不好!

突然,一道狂风闪过,卡地大叫一声,已经被后面进来的人甩到了一边。

卡地差点摔一跤,重重撞到了墙上,刚才笑着的面孔突然变得苦涩起来,他捂着自己的腰,苦笑的看着一脸平静的叶非然。

叶非然朝她抱歉的耸肩,但是嘴角勾出的弧度却越发得意和邪佞。

只听白炎宿低沉着的,似乎是带着些怒吼的声音:“滚出去!”

卡地心里哀嚎一声,有些哀怨的望了叶非然一眼,心中腹诽着,这个女人实在太恶毒了!太恶毒了!

最后卡地还是哀哀怨怨、凄凄惨惨的退了出去。

叶非然撩了撩自己鬓角两侧的头发,目光倒是坦然而光明正大的很。

白炎宿阴沉着眸子盯了她一会儿,但看她毫无愧疚之意,不禁无奈的扶额叹气。

“咱们以后能不玩儿这个吗?”

原来被看出来了,叶非然有些不好意思用一根手指抓了抓头发,又抽了抽鼻子。

“你知道还发那么大火?”叶非然有些疑惑。

白炎宿一只手伸到叶非然的后脑勺,用力一勾,叶非然被带的前进几步,白炎宿俯身而下,直接将叶非然的红唇攥住,狠狠吸了一口,吸的叶非然的嘴唇都有些红肿。

叶非然捂着自己已经被吸的红肿的嘴唇,眼中嗖嗖的燃起细小火苗。

“干嘛啊!”

叶非然不忿,亲就亲,用这么大力是要故意把她唇咬破吗。

“就算知道是假的,我也受不了,所以,不要玩儿了。”

叶非然看着他沉闷的脸庞以及压抑着怒意的瞳孔,有些悻悻然道:“好,我不玩了。”

白炎宿布满阴霾的脸庞这时才稍微转霁。

两人互相无语的对望了一会儿,叶非然捂着嘴唇打了个哈欠,倒是真有些困了。

“好了,你先出去吧,我要睡了。”叶非然道。

白炎宿嘴角微微勾起,眸中也出现了丝丝笑意。

“不是说了要暖床吗?”

叶非然瞪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白炎宿。

“还暖床!你以为我是谁?”

“小女仆。”白炎宿一本正经的回复。

叶非然扶了扶额头,这个事情,能不能翻篇儿过,不要再纠缠着她不放了……

“要暖也是你暖,我不暖。”叶非然白他一眼。

“好,我暖就我暖。”白炎宿微微眯眸,瞳孔中的笑意含蓄而揶揄。

“你还顺坡下驴了。”

叶非然瞪着眼,她没想到白炎宿还真这么果断答应她了,她也是低估了白炎宿的厚脸皮程度。

叶非然将白炎宿推开,指着他,一本正经道:“现在,我往床上走,你往门外走,好吗?”

白炎宿感受到怀中有些空虚,他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叶非然看白炎宿没说话,权当他答应了,高兴道:“好,你现在出去吧。”

说着叶非然迅速跑到床上,端端正正的躺在床上,拉上被子盖好,她朝白炎宿微微抿嘴笑:“你可以走了,做个好梦。”

然后迅速闭上了眼,假装睡着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叶非然听到有人走出去关门的声音,叶非然嘴角勾起一抹欣慰而满意的弧度,微微睁开眼。

突然,叶非然愣住了,因为白炎宿的脸就与她的脸面对面贴在了一起,两人正大眼瞪小眼,叶非然完全是一脸懵逼的表情,白炎宿则是一脸的似笑非笑。

叶非然怒道:“你怎么还不走!”

白炎宿眯着眼睛笑了笑。

“不想走。”

“你不走我走!”叶非然说着就要起身。

突然白炎宿的大掌伸出将叶非然压下,然后身子直接躺在了床上,硕大的身躯带着浓烈的男子气息扑鼻而来。

本来床就小,只够一个人睡,现在再挤一个向白炎宿这样的男人,根本就挤不下。

叶非然被挤的滚了半圈,脸都快贴到了墙,就在鼻子贴到冰冷的墙壁的时候,白炎宿突然伸手,将手放在了叶非然的脸颊处,于是叶非然的俏鼻就顶到了白炎宿柔软的手掌心,没有碰到冰冷的墙壁。

白炎宿手掌微动,就将叶非然的脸,连带着身子翻转了过来。

叶非然盯着白炎宿的眼睛,有些无奈道:“白炎宿,你不觉得挤吗?”

白炎宿微笑着摇头,“不觉得。”

“可是我挤。”叶非然想翻白眼。

白炎宿皱眉想了一会儿,回复道:“那就将就一晚上吧。”

叶非然苦着脸:“将就不了。”

白炎宿看叶非然一脸苦哈哈的表情,更深的蹙起了眉,于是他很诚恳的提意见。

“要不然你睡我身上?”

“那我还是将就一晚上吧……”

白炎宿皱眉道:“我想了想将就确实不好,你睡我身上,我不会觉得累。”

叶非然:“可是我觉得累。”

“那好吧,咱们就将就着吧。”

白炎宿朝叶非然微微一笑,然后伸出长臂将叶非然圈了起来。

叶非然皱了皱眉,她怎么觉得白炎宿给她挖了一个坑给她跳,她还跳了呢?

突然,白炎宿感觉胸口处似乎有个什么东西像只虫子一样的东西在蛹动,白炎宿松了松手,低头,看见他与叶非然之间竟然探出了一只火红的小脑袋。

小小的黑眼珠迷茫的看了眼叶非然,转过小头,看见白炎宿,突然变得害怕,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几乎要缩到下面去。

叶非然笑了笑:“咦,火火,差点儿把你忘了。”

正要伸手将火火弄出来,白炎宿却早了一步,将火火这个小家伙提了起来。

在白炎宿手里的火火简直像个战战兢兢的小老鼠见了猫似的,几乎快要缩成一个球。

叶非然看着火火这个可怜样儿,无奈的笑道:“你看你把它吓成什么样了?”

白炎宿挑了挑眉,可以看出他今日心情好,所以对于这个家伙的存在,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粗暴对待了。

“好了,给我吧。”叶非然伸手将火火接到自己的手心,火火依旧是一副垂头耷脑的小可怜模样,一双小黑眼珠可怜兮兮的望着叶非然。

叶非然无奈的笑了笑,对它道:“今晚上你去其他地方睡吧。”

火火似乎是舍不得叶非然,一双越发可怜的小眼睛恳求的看着叶非然。

白炎宿沉了声音:“难道你要我把你扔出去?”

火火害怕的打了个激灵,然后耷拉着脑袋极度不情愿,但是又被逼的不得不情愿的点了点头,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叶非然看着白炎宿,有些无奈道:“它还小,你不要这么凶嘛,你看把它吓成什么样儿了。”

白炎宿皱眉,鼻中哼出一句冷嗤。

“一个畜生。”

叶非然:……

叶非然皱眉沉默了会儿,突然眸子微亮。

“白炎宿,关于破阵图,我想了一个好主意。”

“什么好主意?”白炎宿道。

“你可以假意对朱雀有意,趁机近她的身,然后借机探查出她把破阵图到底藏哪儿了。”

白炎宿一脸阴沉的表情:“你的意思是,让我***?”

后面两个字,白炎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