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11章 一根葱装什么蒜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26 2016-08-02 10:44:39

  小男孩儿突然看到了叶非然,眸中的目光是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清明澄澈,没有沾染任何尘世间的污尘。

他眼睛如同一汪清澈透明的湖泊,如月牙的眼睛微眨,笑眯眯的看着叶非然。

叶非然也朝他微微一笑,朝那个男孩儿招了招手。

那个男孩儿似乎是觉得这个大姐姐看起来很好相处,于是小步的走了过去。

男孩儿的母亲却突然拽住了男孩儿,眼睛微闪间,朝男孩儿摇了摇头。

男孩儿看了一眼叶非然,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然后停在了原地。

叶非然叹口气,也不再朝那个男孩儿招手示意他过来,而是远远的问道:“你娘怎么了?是说不出话来吗?”

因为他娘亲刚才那样,小男孩儿看着她的眼神也有了些忐忑,不过他还是诚实的点头。

叶非然看了那个女人一眼,怪不得一直不说话,原来是说不出话。

叶非然站起来,对那女人道:“我先出去吧,我如果一直在这儿,想必你们两个会很不自在。”

说罢,叶非然直接朝门外走了出去。

女人看着叶非然离去的背影,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叶非然已经快步走了出去,她低垂头,只听自己的儿子抬头,一双眼睛如最明亮的星子闪亮亮的,歪着脑袋乖巧的问道:“娘亲,刚才那个人是什么人?”

女人抿嘴微笑着抚摸了一下自己儿子的脑袋,眸中的柔情盈盈的要溢出水来,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城堡确实很大,而且城堡之外则是茫茫无际的沙漠。

黄沙千丈,苍凉雄壮。

那些摆摊的则是这里的居民,他们每个人穿的衣服都很破烂,无一不是缝补过无数次,这要是放在卡萨城的那些大家族,家里的奴仆都是衣着光鲜,哪会穿这样的衣服。

所有的世界都是这样,有穷人就有富人,有高贵的就有低贱的,唯一不变的是那颗不畏艰险,不甘低贱,永不放弃的心。

突然,叶非然听到一阵嘈杂的喧闹声,朝那边走去,却见身穿红色斗篷的男人们聚集在一个小摊贩旁,他们轻轻的一抬脚,就将男人卖的小玩意踹到地上。

男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只是逆来顺受的蹲下身子,然后将那些被踹到地上的东西一个一个的捡起来。

那些红袍男子却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脚一踢,将男人要捡的东西踢到一边。

叶非然远远的看着,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冷笑。

男人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而是手伸出,继续不停的捡东西。

那些红袍男人哈哈大笑着将男人一脚踢开,男人直接被踢了几米远,牙碰到地上,牙齿都断裂开来,从口中涓涓流出鲜血。

突然,叶非然听到一声清脆而着急的叫声。

“爹!”

叶非然回头,却见那个长的与青朗有些相似的小男孩儿迅速从远处奔来,他小心将那个男人扶起,抬头,用一双异常恼怒猩红的瞳孔瞪着面前身穿红袍的男人。

那些穿红袍的男人哪见过这样的目光,对他们来说,这种目光就意味着一种挑衅,赤裸的挑衅!

其中一个红袍男人突然踹出一脚,将小男孩儿狠狠的踹到地上,那个刚才还逆来顺受,自己被打没有一点表情的男人突然如同野豹狂野的扑向那个踹向小男孩儿的红袍男人。

对于红袍男人来说,那男人的一扑就像小猫挠痒痒一样,对他根本造不成半分的影响。

红袍男人脚狠狠的往旁边一甩,男人已经被狠狠的甩到了远处。

而红袍男人狞笑着,将脚毫不留情的踩到了小男孩儿的胸口中,像撵蚂蚁一样反复撵着小男孩儿的胸口,小男孩儿疼的痛苦的尖叫出声,泪花一点点的滚落,而那些红袍男人脸上是那种惹人厌恶的、令人恶心的畅快高兴的笑容。

叶非然突然觉得心中一阵抽痛,这个小男孩儿倔强的面容与记忆中那张熟悉的面容重叠,竟然是那样的让人的心揪的疼痛。

心中却是怎么都忍不住,突然玄能暴涨,叶非然眸中竟然浮现一抹无名的熊熊怒火,一掌挥出去,怒喝一声:“都给我滚!”

暴烈而出的玄能将这些红袍男子一个个震的直接掀翻在地。

头上的斗篷被那股风一般的玄能掀开,清晰的露出那一张张仗势欺人的嘴脸。

叶非然将小男孩儿拉起来,她十分明白,这人不是青朗,但是只要一想到青朗也可能面临这样的痛苦,她就无法忍受。

叶非然将小男孩儿拉起后,嫣红的眼眸瞬间盯紧了他们,怒道:“还不快滚!”

那些红袍男子看着浑身散发着嗜血气息的叶非然,吓的一个个从地上爬起来就走。

男孩儿的父亲咬牙从远处爬过来,竟然抓住了叶非然的裤腿,不停的以头叩地。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他就像抽风一样一直重复着这个词,头不停的叩着地面,叶非然喉咙哽了哽,将男人从地上提了起来。

她怒喝一声:“谢什么!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好,你还是一个称职的爹吗?!”

她美目圆瞪,瞳孔充满着血红的颜色。

“大姐姐,不怪我爹爹,不怪他,真的不怪他,你快放了他,大姐姐,我求你了,你放了我爹爹。”那个倔强的小男孩儿突然被叶非然突涨的怒气吓了一跳,他踮起脚尖想用小手扒叶非然的手,但是无论如何都够不到,他着急的脸颊通红,眼中涌动着晶莹的泪水,最后竟然忍不住,小手揉着眼睛大哭起来。

叶非然愣住了,她这是干什么,这个男人已经做得够好了,她不会是把这个男人当成叶苍鼎了吧。

叶非然非常明白,这个男人已经用了全部他能用的力气保护他的儿子,而叶苍鼎呢,即便他有能力,但是他却没有保护好青朗,没有保护好太多的人!他根本不能算是一个称职的爹!

说起来,叶苍鼎却是连这个男人的一半都不如。

叶非然抚摸着男孩子的头顶,轻声抚慰道:“好了好了,不哭了啊,不哭了……”

小男孩儿最后渐渐止住哭声,叶非然看着小男孩儿哭的有些花的小脸,不禁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她揉了揉小男孩儿的头,对男人道:“你先带他回去吧,这几天就不要出来了。”

这两人一走,那个名叫希尔的男人竟然黑着脸朝叶非然走来。

“刚才是你打了我们的人?”希尔沉声问。

叶非然冷笑一声,这是来算账了吗。

“是我又怎样,你就算告到你们主子那里,你以为我会怕吗?”

叶非然目光阴狠着,看着希尔的目光充满了怒气,刚才的那股气叶非然还没消,所以自然对希尔没好气。

希尔黑着脸沉默,但是也赞同叶非然说的话。

希尔是个聪明人,从他见叶非然的第一面起,就知道这个女人十分聪明,就算告到法王那里,搞不好这个女人还会反咬她一口。

“这事当没发生过,但是没有下一次,你要记得你的身份。”希尔伸出手,眯起眼警告叶非然。

叶非然冷呵一声,下一次,下一次她还是会出手,她就不信希尔敢对她怎么样。

“你也不用威胁我,都是做奴才的,谁高贵多少。”

叶非然淡淡的、漫不经心的瞟他一眼,然后不屑的冷嗤一声。

希尔怒红了脸,他怒气冲冲的看了眼叶非然,然后一甩袖,转身离去了。

“一根葱装什么蒜。”叶非然冷着脸,嗤之以鼻。

不过……

叶非然眯起眸,既然在这里住下了,她就要赶紧寻找破阵图,如果被朱雀法王发现她的图谋就不好了。

想了想,叶非然准备先在城堡的外围找起,城堡外围相对比较安全。

叶非然找了一晚上,但是却什么发现都没有,叶非然有些悻悻然的回到住的地方,家里的女人已经为她布置好了房间,虽然床上铺的东西有些老旧,有些地方已经缝补了无数次。

叶非然将床单抓到自己手中,鼻子微动,眼珠子轻轻的转动着,她闻到了一股非常干净的气息。

叶非然知道这已经是他们家里最好的被褥了。

她嘴角勾起一抹温和的微笑,直接扑躺到床上,睁大眼睛望着房顶, 泥土胚成的墙顶,看起来破烂而老旧。

直到现在她仍旧觉得像是做梦一样,白炎宿、卡地和火火到底去哪儿了,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难道真是被不知道什么人给抓了吗,可是不太可能啊,能抓走白炎宿,那得多逆天的实力。

而且最让她想不透的是,既然抓走了白炎宿、卡地,甚至火火这只鸟都没有放过,那么为什么独独留下了她?为什么不连她一起抓走呢?

叶非然觉得,也许是他们自己走的,扔下了她 ,他们自己走了,但是还是说不通,白炎宿总不可能带着火火离开吧。

叶非然脑子像一团浆糊,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倒是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