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07章 庆阳镇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8 2016-08-02 10:44:38

  白炎宿看着她坚定不移,从未改变的神情,冷漠的嘴角不禁挑起一抹欣喜的微笑,将手掌覆盖到叶非然的后脑勺,眉眼温柔似暖暖的湖水,轻轻揉了一下。

叶非然没说什么,倒是两人这亲昵的动作看在西方麻熵眼里却是惊讶万分。

但西方麻熵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惊讶只是转瞬即逝,很快他就恢复正常。

“你们要注意安全,毕竟那里比你们想象的还要艰难。”

白炎宿自然知道,绝域沙漠,一听名字就知道那是个多么恐怖的地方。

西方麻熵微笑道:“你可要照顾好她,她可是我的爱徒,受了伤我可是饶不了你。”

白炎宿淡然一笑,看了眼一直没什么表情的叶非然,眼睛似笑非笑的眯起:“那是自然,我比你更在乎她的安危。”

叶非然只是瞧了白炎宿一眼,也没做出什么感动的表情来。

卡地觉得这个怪女人真的是怪,如果是主子对其他女人说出这种话,那些女人早高兴的晕过去了,这女人倒是淡定的很,好像主子保护她就是理所应当的似的。

不过卡地又想了想,正因为叶非然与他所见的女人都不相同,所以主子才会独独对她钟情啊。

西方麻熵笑了笑,道:“好吧,你们收拾一下就走吧,宜早不宜迟,要知道还有个人抢在你们前面走了哦。”

西方麻熵眨眨眼,笑眯眯道。

叶非然翻了个白眼,刚才还说不告诉她到底告诉那人了没有,现在就泄露出来了。

看来还真是有人在他们之前就问了西方麻熵幻医宝典的下落,现在那人应该已经前往绝域沙漠了吧。

叶非然无奈的摇摇头道:“那好,我们先走了。”

西方麻熵点点头,目送着叶非然等人离开。

出门,卡地问道:“要跟其他人道个别吗?”

叶非然摆手道:“算了吧,又不是不回来了。”

卡地觉得也对,于是点了点头。

突然,一只小脑袋从叶非然的衣袖中探出头来,七彩的羽毛在头顶轻微的抖动着。

卡地一把将火火抓到自己的手中,笑眯眯道:“小家伙,好久不见啊。”

火火小豆眼不屑的瞥了卡地一眼,扑腾着翅膀想要朝着叶非然飞去。

卡地却牢牢的抓着火火,不让它乱动。

火火气冲冲,突然张口,朝卡地喷了一道火,卡地没想到火火嘴里还能喷火,顿时愣在原地,而且因为没有躲闪,卡地火红色的头发被火火喷出的火给烧焦了。

顿时一股浓浓的烧焦味儿飘散开来。

叶非然看着卡地头上那戳被烧焦的红毛,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白炎宿也是一脸无奈又无语的表情。

卡地手松开,火火一下子飞离了卡地的手心,朝着叶非然那边高兴的飞去。

卡地一脸苦色的摸了摸自己头顶那被烧焦的一戳毛,万分心疼。

叶非然笑够了,将目光放到白炎宿身上,嘴角还残留着一丝剩余的笑意。

“走吧,希望一个月内能到达绝域沙漠。”

一个月中,三人路途中也遇到了一些困境,并且斩杀了一些高阶魔兽,将其内丹取出,但大部分还是进了叶非然的嘴里,在快到绝域沙漠的时候,叶非然如愿的突破到了玄师级别。

绝域荒漠位于中陆和南陆的交叉地带,是一处巨大而广阔的沙漠,三人马不停蹄,在月末傍晚的时候,三人抵达了靠近绝域沙漠旁边的一个名叫庆阳的小城镇。

可能是背靠绝域沙漠的缘故,这个小城镇的人民穿的长而浅色的衣服,民风粗犷,皮肤比一般人要黝黑,这里昼夜温差较大,等叶非然他们到的时候,天气已经有些冷了。

这个城镇看起来经济不够发达,因此整座城镇竟然只有一家客栈,并且有些简陋,三人经过一合计,决定在这个小城镇先休息一晚。

然而三人在跟掌柜谈的时候,掌柜却说他们今日来的有些晚,房间差不多都满了,现在只剩两间房。

叶非然看了看卡地和白炎宿,白炎宿依旧是一脸面无表情的模样,卡地有些不耐烦的敲着面前的桌子,不耐道:“没房间了不能把你的房间腾出来,你见过让客人将就的吗?”

叶非然觉得卡地真是厚脸皮,这种话都能说得出来。

掌柜也是惊讶的看着卡地:“那我睡哪儿?”

卡地桃花眼轻蔑的瞟了他一眼:“我管你睡哪儿,反正你给我找来三间房就对了。”

掌柜还以为哪儿来的这么毫不讲理的人,当下有些怒道:“哎,你怎么说话呢!我开的客栈,让你们住,我出外面去?你怎么想的这么美呢?”

叶非然不禁要给这位掌柜竖大拇指了,敢这么跟卡地说话,也不担心卡地一个不高兴把他家的房顶给掀了。

“哎?你还横起来了?信不信爷把你客栈给砸了。”

那掌柜也是个烈性了,当下大掌拍着桌面,怒道:“不想住早说,给我滚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们!”

卡地还没吃过这种瘪,当下怒气冲冲的捋袖子,就要大干一场。

突然白炎宿神色淡漠的将卡地的手按住,又淡淡瞟了卡地一眼,卡地还是有些不忿,一脸嫌弃的指着这个大义凛然的掌柜道:“主子,你看他那德性……”

叶非然憋着笑,朝那掌柜道:“不好意思啊,他脑子有点问题。”叶非然眨着眼睛,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卡地更窝火了:“喂!蠢女人!你说谁脑子有问题呢!”

叶非然不理卡地,而是笑眯眯的朝一脸恍然大悟的掌柜道:“两间房就两间房吧,给我们开出来。”

掌柜瞅了卡地一眼,一脸嫌恶道:“怪不得呢,原来是脑子不正常。”

卡地一股气没处发,怒红脸:“你说谁脑子不正常!你给我过来!”

然而此时叶非然已经跟在掌柜身后飘飘然离去了。

卡地两只手互相的搓来搓去,牙齿咬的喀嘣响,这个怪女人,实在太可恶了!

突然卡地又有些颓丧,蔫儿头巴脑的,自从这次跟主子出来这一趟,就到处莫名其妙的受气,要是以前,谁敢给他火王受这种气!

卡地委屈道:“主子,我憋屈。”

白炎宿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嗯,憋屈的话就回盟里吧。”

说罢白炎宿眼皮都没抬,也跟着掌柜走了,卡地一听这话,更就颓丧了。

虽然到处受气 ,但是卡地觉得,他肯定是不能走的,他要是走了,后面发生的好玩儿的事他不就看不到了。

于是卡地又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

看到两间房的时候,叶非然皱眉,半晌道:“这样吧,我睡一间,你和卡地睡一间,怎么样?”

叶非然眨了眨眼睛问。

“不同意!”

“呃……”叶非然没想到两人竟然异口同声的都说不同意。

叶非然又眨眨眼睛:“为什么?”

卡地当然是不敢跟白炎宿同一个房间,至于白炎宿么——当然是有一些其他的想法。

“我不习惯跟男人睡觉。”白炎宿眼皮也不挑,一脸很诚实的表情道。

卡地猛点头,重复道:“我也是。”

叶非然不耐烦道:“有什么不习惯的,现在不是给你机会让你习惯。”

白炎宿道:“不想习惯。”

卡地也继续点头:“我同主子一样。”

叶非然更加不耐烦了,上下瞄了两人一眼,道:“你俩怎么这么矫情啊,两个大男人,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难道你们还想跟我一起住?”

白炎宿微微一笑,眼睛一亮,道:“哎,这个提议不错。”

卡地也习惯性的附和:“这个提议确实不错。”

叶非然眯着眼睛看着他俩,白炎宿则眯着眼睛看着卡地。

“怎么,你想跟她一起住?”白炎宿脸上布满了阴霾,比海还要深邃的目光阴暗无光。

卡地一愣,皱着眉回想,他刚才说什么了?他好像说的是这个提议不错,哪个提议不错?跟怪女人一个房间睡觉?

卡地眼睛瞬间惊恐的睁大,他慌忙摆手道:“主子, 你误会我了,真的,你误会我了,我绝对没有这个想法,绝对没有!”

卡地伸出手指,严肃的发誓,生怕被白炎宿误会了。

白炎宿眯着一双鹰眸,淡淡道:“好了,今晚你也不用睡了,守夜吧。”

卡地垮下了一张脸,“什么?”

叶非然挑了挑眉,开心道:“这样住宿的问题就解决了。”叶非然眨眨眼睛,笑眯眯道:“卡地,今晚就辛苦你了。”

卡地:……

晚上睡觉的时候,叶非然突然醒了过来,仿佛是一种身体的本能似的,叶非然似乎嗅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

但是她没有动作,也没有睁眼,装出仍旧睡的正熟的样子,全身却已经完全处于了一种异常警惕的状态。

这里,真的有人。

那股危险的气息越来越近,如暗夜蛰伏的狼,随时要扑她一口,将她撕碎。

她的体内已经涌起了一股玄能,并将它们在指尖汇聚,只待那人一靠近,便疯狂反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