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03章 秦先生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1 2016-08-02 10:44:37

  那人身后跟的几名康妮学院的学员,此时却没有要帮忙的意思,而是一脸嘲笑的表情看着那人。

叶非然眸色淡淡,轻抬手拍了拍林烟儿的手臂,林烟儿这才冷哼一声,将那人放开了。

那人捂着自己受伤的手指,一双愤怒而狠毒的目光紧紧盯着叶非然和林烟儿。

叶非然淡然道:“人至少应该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再出手,像你这样愚蠢到不只死活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那人一听叶非然竟然说自己愚蠢,当下气不打一处来。

“你说我愚蠢!你……!”

叶非然漠然平淡的目光瞬间转厉,她清冷着唇角,轻缓又冰冷的声音脱口而出:“让开。”

那人愣了愣,突然感觉一股彻骨的凉意从脚底板缓缓升起。

这个女人的眼光怎么这么恐怖,恐怖到他竟然下意识的不敢出口反驳她……

其实他也是刚听说慕容长雪被面前这个女人打伤,平日他在学院里吹牛皮吹惯了,一听有人说慕容长雪被叶非然打伤,他没经大脑思考就向其他学员放出话来——如果他替慕容长雪报不了仇,他就是孬种!其实这话刚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但身后这么多人跟着要看好戏,他怎么好意思出尔反尔,要不然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其实他心里还是抱了一丝侥幸,如果叶非然胜利纯属运气,也许叶非然目前的水平还不如他呢,但现在看叶非然旁边的人都这么厉害,他就知道他错了,叶非然绝对比他想象的要强大的多。

他虽然喜欢吹牛,但是他还不蠢,如果再这么挑衅下去,叶非然肯定对他下手不会留情。

于是叶非然说让他让开,他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便低着头,像是斗的惨败的攻击,乖乖的让开了。

林烟儿自然是不知道这人心中都想了些什么,只是看着他终于聪明了一回,微微一笑,点头道:“还算是识相。”

叶非然却没有任何表情,淡淡的朝林烟儿道:“我们走。”

林烟儿朝那那人冷冷瞥了一眼,跟着叶非然离去了。

两人刚走几步,就听那人身后的几个同院学员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还边嘲弄那人:

“不是说的好好的吗?报不了仇就是孬种吗?”

“孬种?”

“孬种!”

“哈哈哈哈……”

那人却紧咬了唇,一脸尴尬的表情。

林烟儿笑着在叶非然耳边咬耳朵。

“非然姐,你看他们,实在没见过这么愚蠢的人。”

林烟儿都瞧不起他们了。

叶非然自然是不把他们这些人放在心上,抬头,见有由四匹并列的头长银角,身形矫健,全身雪白的白角马拖着一辆豪华的四轮马车,马车帘子珠玉环翠,叮当作响,朝她们这边疾驰而过。

风扶起帘子的一角,叶非然从帘中看见一个身穿青色长褂的中年男子身影隐隐绰绰。

叶非然皱眉,突听得旁边的人在窃窃私语,于是自己便仔细的去听。

“刚才那个应该是秦安吧?”

“秦安是谁?”

“据说是兰妮院长请来的一名幻医师,之前在丞相府待过。”

“幻医师?真的假的?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什么幻医师呢。”

“其实我也没见过,不过现在不是见了嘛。”

“你的消息可不可靠啊。”那人有些怀疑。

“当然可靠了,我老哥曾经在丞相府做管家,现在布伦达逃走了,丞相府也被抄了,我老哥就跑到其他地方 谋生啦,我因为我老哥的关系,有幸见到这位幻医师一面,还跟他说过话呢,就是刚才那人。”那人说到这里似乎有些激动。

“那真是幸运,亲眼见过幻医师,那是多大的荣幸啊,不是说整个海月大陆现存幻医师都不到几十人吗?”

“哪里是几十人,恐怕连十几人都不到了。”

“真的啊,那真是太恐怖了!”

“不是说呢么……这种人,就连当今的皇帝皇后见到都要尊敬礼遇吧。”

“当然啊,这么稀缺的人,当然要礼遇。”

叶非然微微一笑,原来是名幻医师,来卡萨城差不多一年多,她还没见过真正的幻医师呢。

身边林烟儿早就捧着手,激动的叫起来了。

“非然姐!你听到了没!刚才经过的是名幻医师!幻医师啊!多么稀有啊!”

叶非然只想给林烟儿狂飙白眼,刚才离那两人那么近,她当然听到了,而且说什么稀有,以为是大熊猫啊。

林烟儿眼睛闪着光,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道:“非然姐,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啊,你是不是没听说过幻医师啊。其实你没听说过也正常,本来就少,所以一般人很少提及,但是,你知道拥有幻医师天赋的人,本来就少,这是上天赐予的,他们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

叶非然默默的瞥了林烟儿一眼,若是跟身旁这个咋咋呼呼的烟儿说她也有幻医师的天赋,烟儿会不会激动的晕倒过去。

以防她晕过去,还是算了吧。

不过……

叶非然皱眉,这个名叫秦安的幻医师怎么突然被兰妮院长叫过去了?难道是有什么事?

突然,叶非然望向林烟儿,疑惑道:“烟儿,你说兰妮院长召秦安过去是干什么呢?”

林烟儿举着小拳头纠正道:“不是召过去!是邀请过去的!还没有一个强者敢将幻医师召过去!就是兰妮院长也不行!”

看着林烟儿较真的小模样,叶非然有些无奈。

“好好好,就是邀请过去的。”

林烟儿同时也皱了眉头,想了想道:“应该是家里有人受了重伤了吧。”

叶非然皱眉,口中自言自语的喃喃着:“受了重伤……”

“怎么了,非然姐?”林烟儿眨了眨眼睛,奇怪的问道。

叶非然摇摇头,看着远去的马车,心中突然有个猜想。

会不会是兰妮为治疗慕容长雪的重伤请的人呢?

可能性很大啊,不过三天内能恢复如常,就是幻医师,应该也是有些难度的吧,只是不知道这位幻医师什么水平的。

“我们先回去吧。”叶非然心中虽疑惑,但是却并没有多少兴趣探究,于是和林烟儿招了招手,两人便朝着学院的方向而回。

与此同时,秦安已经到了兰妮院长所居住的有些偏僻的小院。

所有家奴都恭敬的迎立在门口,看着四匹白角马高高扬起马蹄,嘶鸣一声,最后停到了门口。

其中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迅速跑上前,去给马车中的人撩帘子。

珠帘玉响,秦安的脸从里面露出,他长相并不算很出众,充其量是一种很普通的长相,脸颊过分瘦削,一双狭小的眼睛透露出些许的精明。

秦安将头颅有些高的昂起,有些傲气从马车上走下。

管家礼貌道:“秦先生,请。”

秦安跟着管家一起走进院子,兰妮已经出来迎接了。

秦安见到兰妮院长才收敛了身上的那一些高高在上瞧不起别人的傲气,笑眯眯的朝兰妮院长道:“兰妮院长。”

兰妮点头,同样回秦安以笑容,但面容却是有些焦急。

“秦先生,您先进来吧。”

秦安跟着兰妮走进去一间有些清雅的房间,秦安刚进去就闻到了一股如莲花般的清香,悠远深邃,沁人心脾,又看床上那人,面容清冷美丽,一双眼睛也是闪着冷漠的微光,为床上坐着那人美貌的容颜添了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疏离,更是让人充满了征服的欲望。

“请问你是?”秦安眯着眼睛,望着床上坐着的慕容长雪,笑眯眯道。

慕容长雪咬紧牙,抬眸,一双眸子依旧是冷清,看在秦安眼里,却是一双冷漠却能摄人心魄的透亮眸子。

慕容长雪缓缓出口:“慕容长雪。”

秦安又殷切问道:“看来雪儿姑娘是受了重伤?”

慕容长雪咬唇点头。

兰妮解释道:“秦先生,是这样的,长雪现在受伤的是内里的器官,我们找了很多大夫,但是都没有办法,听说以前先生曾经治疗过布伦达的夫人,所以才把您邀请了过来。”

秦安摸了摸下巴,一双眼睛射出了隐晦的色光,但很快被他隐藏在了眸光之下,他不屑的冷嗤一声:“这种小伤,对我而言实在太简单了,兰妮院长且瞧着吧,我很快就能治好长雪姑娘的伤。”

兰妮院长一听,有些激动道:“您说真的吗?”

秦安笑眯眯的点头道:“雪儿姑娘放心,保管让你五天内活蹦乱跳。”

“五天?”兰妮院长皱眉,“五天不成,您看能不能将时间缩短到三天,三天后我们长雪还有一场比试,她只能赢不能输,所以真的麻烦您了。”

“这个……”秦安似乎有些为难。

兰妮道:“秦先生不必担心,至于报酬的事,绝对会让秦先生满意的 。”

秦安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看雪儿姑娘伤很重啊,五天时间已经算是很短了,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我,我想雪儿姑娘这个伤,一个月都好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