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17章 送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23 2016-08-02 10:44:40

  叶非然笑哈哈:“其实也不是……”

“休想。”白炎宿眯着一双危险的眸子,一口回绝。

叶非然嘴角弯起,笑的讨好道:“你可以再想想。”

“不用想。”

白炎宿直接、果断的拒绝。

叶非然眉毛一挑,嘴角勾出的笑容越发放肆,随后她扁扁嘴。

总之,她打定主意的事情,一定会成功的,就算白炎宿现在不同意,不消几天,她也会让他同意。

第二日刚起床,叶非然听到有人敲门,睁眼,就见一条手臂将她狠狠的箍住,叶非然身子往上抬了抬,结果根本动不了多少,她看着旁边的白炎宿,满脸黑线。

“大姐姐,我进去了啊。”外面的小男孩儿大叫一声,然后就要推门。

“喂,等……”叶非然这句话还没说完,小男孩儿已经推门进来了。

他看见床上竟然有两个人,而且还是紧紧抱在一起的,小男孩儿困惑的眨了眨眼睛,然后突然朝叶非然笑了一下,直接开口道:“爹爹!娘亲!咱们家来客人了!”

叶非然已经无语的想骂人了。

她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这个小不点这么机灵。

小男孩儿这么一叫,再加上叶非然在下面狠狠踹了白炎宿一脚,白炎宿才悠悠转醒。

白炎宿看着叶非然有些恼怒的面容,对着叶非然的脸颊亲亲啜了一下,然后笑眯眯的望着她。

叶非然没有一点害羞,直接怒道:“赶紧滚起来,一会儿有人进来了。”

白炎宿微笑着眯了眯眼睛,道:“进来就进来吧。”

叶非然朝门外喊:“孩儿他妈,孩儿他爹,不要进……”

这话又是没说完,孩儿他妈,孩儿他爹就已经站到了门口。

叶非然又是满脸黑线,为什么她总是晚一步说话。

站在门外的男人和女人一脸诧异的望着两人。

小男孩儿指着叶非然和白炎宿高兴道:“娘亲,他们俩像不像你和爹睡觉时候的样子。”

小男孩儿童言无忌的话,让男人和女人都羞红了脸。

叶非然真是被这个小男孩儿逗笑了,随后她面无表情的直接跳了起来,衣服反正都是没有脱的,直接套上鞋子。

男人有些不好意思道:“姑娘,这人是?”

叶非然面无表情道:“不知道。”

男人一脸奇怪的看着叶非然,又转眼看了白炎宿一眼。

此时白炎宿也已经坐了起来,长腿就横在不太长的床上,脚还空悬着。

小男孩儿此时却高兴的插话道:“哦,我知道了,他一定是大姐姐的夫君,就像爹爹和娘亲一样。”

小男孩儿此话一出,女人和男人用揶揄而微笑的目光盯着两人。

白炎宿直接套上靴子,兴致很高的走到小男孩儿旁边。

“不错,小家伙,你很聪明。”

女人和男人看着两人的目光越发不同了,尤其是女人,竟然捂着嘴笑了起来,看着叶非然的目光也充满了无法形容的意味儿。

等白炎宿直起身子,用万分得意的目光看着叶非然的时候,叶非然只是走到小男孩儿面前,摸着小男孩儿的头,故作严肃道:“不能胡说八道,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听到了没有?”

白炎宿突然一把勾住叶非然的腰,然后将唇吻在了叶非然的唇上,眉毛一挑道:“谁说没关系的?”

叶非然一脸严肃的道:“对,咱俩有关系。”又将目光转到女人和男人脸上。

“我是他的女仆,所以,服侍主人是我们女仆应尽的义务。”

叶非然故作真诚,一双晶亮的眸子闪着万分诚恳的光芒。

女人和男人这才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朝着叶非然点了点头,同时眸中似乎有些同情之色。

现在叶非然倒是不在乎这些了,她现在要让白炎宿答应她的要求,故意接近朱雀法王,取得破阵图,就从现在开始!

白炎宿皱眉奇怪的看着她,不知道她说这些事什么意思。

叶非然又对男人女人道:“这件事,千万替我保密,不能说出去。”

男人和女人严肃的点头,这种私密的事,他们当然是不会跟别人说的。

叶非然又将严肃的目光射向小男孩儿。

“你也得替我保密,小家伙。”

小男孩儿看叶非然一脸严肃,以为是什么大事,抿着嘴,坚定的点点头。

叶非然之所以要瞒着这家人,主要是不想让这家人掺和进这件事情里来,而且之后的行动也会顺利,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等这一家人走了,叶非然和白炎宿还没出去,就见卡地有些哀怨,有些颓丧的走了进来,随卡地飞进来的是同样垂头丧气的火火。

叶非然讶然,这一人一鸟不会这幅表情保持了一晚上吧。

叶非然倒是觉得挺对不住卡地的,拍拍卡地的肩膀,安慰他:“就当取个教训。”

卡地更加哀怨的抬眸看了眼叶非然,他到底做错什么了,不就是嘲笑了一下这个女人,她用得着这么整他?

因为白炎宿站在叶非然旁边,火火都不敢靠近叶非然,虽然一直想靠近,但是又害怕,于是只得远远的飞着,一双小黑眼急切的望着叶非然。

叶非然朝火火招招手。

“火火,过来。”

话刚说完,火火就兴奋的飞了过来,直接钻进了叶非然的袖口中。

叶非然将目光看向卡地,郑重道:“卡地,从今天起,我是白炎宿的女仆。”

卡地以为叶非然还在给他挖坑,紧张的赶紧摆手:“不不不,你不是女仆,你绝对不是女仆。”

叶非然道:“我是。”

卡地摆手:“不不不,不是不是。”

“我说我是。”叶非然郑重道:“你一定要牢记这一点。”

卡地眯着眼睛,有些不确定道:“你说你是?”

“嗯。”叶非然点头。

卡地皱眉,有些不明白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有什么主意?”

叶非然微微一笑,朝卡地道:“破阵图肯定是在朱雀法王的手中,这里所有人中,能接近朱雀法王的有谁?”

叶非然狡黠的眨眨眼睛。

卡地有些尴尬的咧了咧嘴,不确定道:“你的意思不会是让主子去应付朱雀吧。”

叶非然微笑着点了点头。

卡地更加尴尬的看着叶非然旁边的白炎宿,却见白炎宿已经黑沉脸,一双幽寒的眸中阴霾密布,看起来极为恐怖,仿若暴风雨后的宁静。

突然,白炎宿冷漠又带着些厌恶之意的开口。

“你还没打消这个念头。”

叶非然神色虽然有些愧疚,但是她十分理智的知道,这件事不得不做。

“我没法打消这个念头,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如果你有什么办法可以代替这个办法的,我也同意。”

白炎宿阴沉着一张脸,仿佛随时都会发怒,并且他的怒意,也许叶非然能承受的起,但卡地绝对承受不起。

卡地非常明白,让白炎宿委屈自己做这种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他的主子,他很明白,他从来不委屈自己,怎么可能为了这么件小事委曲求全。

卡地神色尴尬,同时也很严肃郑重道:“怪女人,你还是另想办法吧,就算强取豪夺也是可以的,就这个主意,不行。”

叶非然看了眼卡地,又看了眼神色一直很不好的白炎宿,叶非然就已经明白了些什么。

也是,像白炎宿这种人,不可能委曲求全的配合她演这种戏吧,她确实是有些为难白炎宿了。

叶非然低垂了眉目,长长的睫毛微闪间,叶非然已经抬起了头,她朝白炎宿和卡地微微一笑,笑容爽朗,带着她向来的爽利和利落。

“是我有些强人所难了,既然不愿意,那就按照卡地说的,用强硬手段吧,不过这件事我得亲自出手,人多了反而目标大。”

卡地皱眉:“怪女人,你这是想把我们排除在外吗?”

叶非然道:“我说人多目标大,我一个人反而好行动。”

白炎宿冷漠的冷嗤一声:“所以你是带着必死的决心去的吗?”

叶非然挑眉:“谁说的,我肯定要从长计划的,至少会有一半多的几率成功。”

白炎宿继续不屑的冷嗤:“那另一半呢?不还是送死?”

叶非然皱眉,有些不高兴道:“白炎宿,你到底干什么,干什么对我冷嘲热讽的,本来做这种事就不可能百分之百成功,你做什么事是百分百成功的?”

白炎宿皱眉,一张脸也有些严肃的可怕。

卡地似乎看出了点儿什么玄机,他们两个人似乎重点不在一个地方,主子一般不会用这种口气对叶非然说话,但是这次这种口气,说明主子不只是生气,还有些其他的情绪掺杂在其中。

难道是因为怪女人不带他一起行动他生气,还是因为怪女人不懂他而恼怒。

可是他自己现在有些晕,他也搞不清楚主子到底在想什么了,一碰到叶非然,主子的想法他就越来越猜不透了,毕竟以前主子的情绪虽然复杂难懂,但都在正常线上浮动,现在主子的想法越来越脱离以前的轨道,他也越来越猜不懂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