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13章 你为什么在这里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5 2016-08-02 10:44:39

  这样说来,破阵图肯定是被朱雀法王藏到了某个地方,朱雀城她都寻找过了,没有破阵图的影子,所以破阵图最可能在的地方就在城堡内。

之前她还为无法打入城堡发愁,现在没想到阴差阳错,朱雀法王竟然让她住在这里面吗?

叶非然当然是心中高兴,但面上还得做出平常的表情,眼睛微眯。

“荣幸之至。”

而那边的希尔早就被突然转了弯的话题给惊的愣住了,不是说好了要惩罚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吗,怎么突然间,王就如同对待姐妹般的要将这个女人留在城堡中了呢。

此时希尔真是像吞了苍蝇一样心情复杂。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开始学习。”朱雀法王眼睛发着欣喜的光,灼灼的望着叶非然。

叶非然看了希尔一眼,有些为难道:“有人在,我就不能正常发挥。”

朱雀法王冷着眼看着希尔,“你还杵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快滚出去。”

叶非然嘴角微勾,眼神冷漠,得意的弧度微不可见。

希尔听到这话,咬着牙,阴沉着脸走了出去。

“来吧来吧,快来教教我。”朱雀法王急不可耐道。

叶非然朝朱雀法王微微一笑,抿嘴笑道:“好,我们马上开始。”

——

自从朱雀法王允了叶非然在城堡居住,而且向叶非然请教后,叶非然在城堡里的地位立马与往日不同。

对叶非然来说倒是少了些麻烦,那些苍蝇也不会再来烦她,而且有了地利的优势,叶非然寻找破阵图更加方便了。

这日,叶非然在城中的街道闲逛的时候,脑子里还想着寻找破阵图的事。

本来以为破阵图必然是藏着城堡中,但是这几日叶非然发现,城堡中竟然也没有破阵图的影子。

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不耐的声音。

“磨蹭什么,快走。”

抬眸,叶非然见希尔带着他的那些手下们押着一个女人,正朝城堡中走去。

叶非然并不知道他们押的那人是谁,于是也没有闪避,只隐隐约约的能看出这是个女人的身影。

突然,那个女人不耐烦的扭头,叶非然一愣。

慕容长雪?

慕容长雪看到叶非然,也是一愣,随后脸突然扭曲起来,像看到多年的仇敌似的,目光阴狠且带着恨意。

叶非然倒是没有多大的惊讶之色,早在掌柜的形容那个女人的时候,叶非然就已经猜出是慕容长雪了。

没错,西方麻熵也告诉了慕容长雪关于破阵图的事。

叶非然心思一凛,突然想到慕容长雪刚才见了她一面,如果被希尔带到朱雀法王面前,难保不会说漏,将她给透露出去。

那她这几日在朱雀法王面前撒的谎不就不攻自破了吗?

于是叶非然紧紧跟在希尔的身后,看他要把慕容长雪带到哪儿去。

一路跟过去,却见希尔将慕容长雪带到城中西南角一处阴暗的地牢,慕容长雪却没有多大的反抗,而是有些顺从的走了进去。

叶非然在门外等了会儿,等希尔和那些红袍人离去后,叶非然才朝监牢走去。

监牢的人也听说过叶非然的名字,叶非然倒是十分容易的进去了。

走在有些阴暗的地牢中,所有的牢房全是用少见的天玄铁制成,是专门为囚禁玄者而设。

叶非然一路边走边看,直到看到那一抹白色的身影,叶非然才停下了脚步。

慕容长雪此时正低垂着头,她手中的那柄剑也被希尔拿走了。

听到有人在监牢外停下,慕容长雪抬眸,讥诮的唇带着些嘲讽之意缓缓勾起。

“叶非然,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非然冷笑一声:“我还没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慕容长雪微微冷笑:“我为什么在这里你还不知道?”

叶非然面无表情学她的话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你也不知道?”

慕容长雪咬唇,有些怨恨的望着她。

叶非然清冷着目光,淡淡道:“你也不必瞒我,西方院长应该告诉你了,所以你是来寻找破阵图的吧。”

慕容长雪惊讶的望着她:“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也是……”

叶非然只是冷然一笑,没有说话。

“你找破阵图干什么?”慕容长雪咬牙问。

“那你又找破阵图干什么?”叶非然反问。

慕容长雪被叶非然的不正面回答弄的有些恼怒,她生气道:“不管你想怎么做 ,咱俩井水不犯河水,你找你的,我找我的,谁先找到算谁的。”

叶非然冷笑着点了点头。

“最好是这样。”

“不过,你怎么混进这里来的。”慕容长雪有些奇怪的问道。

叶非然微微一笑,笑的嘲讽道:“总之不像你,是被抓进来的。”

“叶非然,你真是……”慕容长雪看着叶非然的目光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

“我真是太聪明是不是?不用你夸奖,我自己都承认了。”

慕容长雪无语。

叶非然斜睨了慕容长雪一眼:“你好好在这里享受享受吧,用这种方式进来,也亏你想的出来,真是愚蠢的要死。”

说罢,叶非然还甩给慕容长雪一个嫌弃的眼神,然后环臂缓缓走了出去。

慕容长雪此时被叶非然气的一张小脸涨的通红,双拳紧拽着,口中咬牙切齿的喃喃道:

“叶、非、然。”

朱雀法王这几天天天缠着叶非然,让叶非然教她如何让白炎宿更喜欢,叶非然也真是佩服自己,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这么多,而朱雀法王竟然都相信了。

比如叶非然说:“白炎宿喜欢那种主动的女人。”

朱雀法王想了想,主动这种技术活,还是可以学习的。

“到底怎么算是主动?”朱雀法王求知欲非常旺盛,十分认真的问道。

叶非然皱眉,主动,到底怎么主动。

“嗯,就是这样,看见他就往他身上扑,就是主动。”

“是这样吗?”

朱雀法王媚眼一飞,然后盈盈的娇躯躺在了叶非然的怀里,叶非然微笑着干净将朱雀法王接住了。

叶非然满意的点点头,“对,就是这样。”

“还有其他呢?”朱雀法王一双眼睛仿若能勾魂似的,一眨一眨的望着叶非然。

叶非然道 :“把手臂勾上来,勾住我的脖子。”

于是朱雀法王将手臂轻盈的掉到叶非然的脖子上。

“还有呢?”朱雀法王妩媚的问道,声音酥酥软软。

“亲上去。”叶非然眼睛都不眨道。

朱雀法王朝叶非然微微一笑,然后从叶非然的怀中缓缓退出,腰软的跟什么似的。

朱雀法王轻笑道:“好,我都懂了。”

叶非然点点头。

突然,听到一声禀告声。

“王,希尔求见。”

朱雀法王淡淡回头,走向自己的卧榻,懒洋洋道:“进来吧。”

希尔领着慕容长雪走了进来。

叶非然默不作声的瞟了眼慕容长雪。

朱雀法王淡淡抬眸,看着慕容长雪,缓缓道:“这是谁?”

希尔回道:“禀王,这人鬼鬼祟祟的在城外徘徊,被我发现,所以我将她带了进来。”

朱雀法王冷冷一笑,看向下方的慕容长雪,“哦,你想干什么?”

这话是问慕容长雪。

慕容长雪却只是冷着张脸看着朱雀法王,并不开头说话。

叶非然十分想叹气,慕容长雪不说话,这不是要自己找死吗?

朱雀法王一看她竟然不说话,于是冷笑一声,眸子变得阴冷无比。

“却原来还是个硬性子,希尔,让她开口说话。”

朱雀法王冷冷开口道。

“你算什么东西?”突然,慕容长雪抬眸,一双冰冷如霜的眸冷漠的盯着上方的朱雀。

希尔怒道:“大胆,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样对我们王说话。”

叶非然扶额,慕容长雪这是吃错药了吗。

慕容长雪嘴角勾起一抹莫名的微笑,看了叶非然一眼道:“法王,我拿一个秘密与您做个交易如何?”

慕容长雪此话一出,叶非然心中咯噔一跳,有些阴狠的目光盯着慕容长雪。

慕容长雪却仿若未闻。

“哦,你还敢跟我提交易?你有什么权利跟我提交易?”朱雀法王大怒,朝慕容长雪冷笑一声,声音中带着尖锐。

“这个秘密是关于您身边人的,我相信您不会后悔。”

慕容长雪缓缓勾唇,似笑非笑。

叶非然已经知道慕容长雪要干什么,她是准备掀她的老底,然后获得朱雀法王的信任!顺便把她给干掉!

叶非然千算万算都没想到慕容长雪竟然会这样做!

叶非然扶额,有些无奈,算了,就当这次被这个女人坑了一把吧。

叶非然眼睛缓缓亮出笑容,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兴奋的弧度,快步朝慕容长雪奔了过去。

“啊!竟然是你!雪儿!”

叶非然高兴的突然快步上前,一把抱住了慕容长雪。

朱雀法王和希尔都被叶非然突如其来的动作搞的愣住了。

慕容长雪眸现厌恶之色,在叶非然的怀抱中竟然挣扎起来,想要脱离叶非然的拥抱。

叶非然翻了个白眼,龇牙轻声在她耳边沉声威胁道:“想活就照我的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