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10章 女人的直觉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18 2016-08-02 10:44:39

  不过……

叶非然以一个女人的直觉,她认为,上面这位朱雀法王应该与白炎宿有些说不明道不清的关系,也或者是白炎宿的老姘头。

没错,叶非然现在已经自动自觉的在白炎宿身上打上了一个标签——沾花惹草、不干不净。

叶非然也不知道如何形容他与白炎宿现在的关系,总不能说她也是他的一个姘头吧,她可没脸说出这种话。

于是叶非然又是皱眉,又是抖脸,最后像硬是咽了只苍蝇似的,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觉得恶心无比。

心中却是做了决定,白炎宿要是再敢出现在她面前,就是拼了这条命,她也要把他打的连他爹妈都不认识。

朱雀法王似乎很满意叶非然的这个答案,几乎是没什么怀疑的就认同了。

这让叶非然十分不爽,忍不住直接当着朱雀法王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她真的长了张奴才的脸?

不过想归想,叶非然暗地里却是将那只戴在手指上的,白炎宿送给自己的戒指悄无声息的藏在了袖口里。

如果被这女人看到她手指上还戴着白炎宿送她的戒指,还不瞬间变脸。

她可是知道女人变脸有多恐怖,看看以前疯狂的叶诗瑶,叶非然觉得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叶非然心里还有其他想法,如果让朱雀法王对她产生好印象,并且取得朱雀法王的信任,最好是顺利的在这座城堡呆一段时间,她就能专心的在这里寻找破阵图了。

朱雀法王看了叶非然一眼,既然是白炎宿的女仆,看在白炎宿的面子上,她倒是可以放过这个可怜巴巴的小家伙。

朱雀法王此时轻撩纱衣,纤足踏地,睫毛轻颤,已经缓缓站了起来。

她走到叶非然跟前,充满魅惑的眼睛微抬,红唇轻启,有些居高临下的对叶非然道:“既然这样,那我便饶过你这条小命,你离开这里吧。”

既然是女仆,叶非然当然要做出女仆的样子来,于是敛了冷漠的眉毛,眼中很快就显出哀求的神色来。

“您能收留我在这里吗?找不到我的主子,我没脸回去。”

叶非然眨眨已经沾染了泪滴的睫毛,仿佛瞬间就要滴落,声音中充满了恳求。

朱雀法王皱眉,她作为绝域沙漠的主人,自然是心狠手辣了,哪里会因为叶非然一句可怜兮兮的恳求就善心大发。

叶非然看她这样的表情,知道她是不愿意收留她的,于是再迅速的补充一句,“如果我在这里,我们主子肯定会来这里找我的。”

叶非然相信只要说出这句话,面前这个女人怎么都会掂量一下。

果然,朱雀法王的眼睫毛轻颤了颤,妖艳的眸中显出一缕急切和欣喜。

似乎是思忖了半晌,最后朱雀法王轻挥纤手,对身边站着的一个红袍男人道:“你先带她下去吧,就让她干些平常的杂事。”

又看了眼叶非然,嘴轻抿,显露淡淡的笑意:“那你就呆到你主子来的那个时候吧。”

叶非然将手捧成拳头,眼睛闪亮亮的,激动道:“真是太感谢您了!我会告诉我的主子您的好的!”

这句话取悦了朱雀法王,她嘴角的笑意缓缓的扩大,眼珠一转,瞬间改变了主意。

“还是算了,让她跟外面的那些居民在一起吧。”

后有些懒洋洋的挥手道:“希尔,你带着她先退下吧。”

叶非然眨了眨眼睛,装作卑躬屈膝的模样,然后乖乖的跟着那个名叫希尔的男人走了出去。

走出来,叶非然回头,才发现这座城堡真是整个沙漠中的一道靓丽的风景,高高的尖顶,四面都是用黄金镀成,在这个荒凉的沙漠显得金灿奢华。

走出那里之后,叶非然眸色如常,冷静的观察着周围的景象。

这座城堡外围是用黄沙堆砌而成,整体规模很大,而且城堡中也住了很多居民,并且在叶非然走动的途中,就已经看到好几个人在用一种异常奇怪的眼神盯着她了。

其中有一个个子矮矮的小男孩儿,眼神清澈,更是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她。

叶非然跟在希尔身后,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这个男人至少也是玄君级别的,虽然她看不出朱雀法王的实力,但单看这个男人的实力,叶非然相信,朱雀法王实力也是恐怖的可怕。

不过这个男人和之前她见到的几个男人穿的衣服又有些许的不同,虽然都是红色的斗篷,但是这个男人穿的红色斗篷胸口左侧绣有奇怪的图腾,似乎是一只朱雀,看起来比那些人等级要高出很多。

他将叶非然整个带离的过程中,没有与叶非然说一句话,只是走到一家看起来普通的人家那里停了下来。

从那家普通的人家突然快步跑出一个身穿青色棉衣,棉衣破旧,看起来十分朴素的女人。

女人脸上充满了惊恐之色,那人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叶非然,那个朴素的女人立马懂了什么意思,战战兢兢的点了点头,一双十分粗糙的手擦了擦自己的下摆,然后才朝叶非然伸出,叶非然朝这个女人笑了一下,那个女人脸上的表情方才显得不那么害怕。

等那个红袍男人离去之后,叶非然跟着这个女人一起走了进去。

叶非然能看出这个女人是个普通人,因为她身上没有任何的玄能涌动。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些这样的人,不修炼玄能,又没有什么钱,生活十分窘迫的人,这种人生活在这个大陆的最底层,是所有人奴役的对象。

也怪不得这个女人看着她的目光都是惊恐,这种人恐怕被奴役惯了,恐惧、害怕、死亡,是他们的常态。

对待那些看不起她,并且与她过不去的人,叶非然自然是下手狠辣毫不留情,让他们懂得什么是恐惧,但是对于这种弱者,叶非然向来是不缺乏同情心,更不会仗着自己的实力而作威作福。

叶非然对那个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处于恐惧害怕状态的女人微微一笑,示意她不用如此害怕。

“我只在这里呆几天,不会一直在这里呆下去的,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你不用害怕。”

那个女人没有说话,虽然一直紧绷的神色有些缓和,但是从骨子里形成的惧怕却不是瞬间可以消失的。

叶非然打量了一下这个地方,看起来真是简陋的很,叶非然特地将声音放的柔和,朝那个女人道:“能给我做些吃的么,我饿了。”

那个女人一双有些害怕的眼珠缓缓的转了转,然后反应迟钝似的缓缓点了点头。

叶非然笑道:“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女人似乎是被叶非然的“感谢你”吓了一跳,她手上拿的簸箩差点颤抖的不稳的要摔到地上去。

叶非然也不想再与这个女人说什么你不要害怕之类的话了,反正说了这个女人还是害怕。

没等多会儿,那个女人已经将一碗饭端了上来,叶非然也不在意这饭味道可口与否,迅速解决完,看着那个女人,眨了眨眼睛,问道:“你怎么一直不说话?”

那个女人只是用一双还是有些惧怕的眼神看着她,紧抿唇,迟迟不发一言。

叶非然还以为她是不敢同自己说话,于是便不问了。

突然,听见一道清脆的男孩儿的声音,叶非然回头,却见刚才在街上见到的那个小男孩儿朝外面跑了进来。

“娘亲!”

那个小男孩儿高兴的叫着这个女人,女人瞳孔一亮,神态也变得柔和了许多,充满了母性的光辉,朝门外紧走了几步,温柔的将一脸脏污的小男孩儿拉了进来。

女人微笑着擦着小男孩儿脸上的泥土,眼中、脸上都带着掩饰都掩饰不住的笑意。

叶非然看着突然跑进来的这个小男孩儿,突然想起了许久没见的小弟弟——叶青朗。

她离开明陵城的那年,青朗只有八岁,还是个小孩子,却独自一个出去闯荡,现在也不知道是否安好,一个八岁的孩子,在她那个世界,还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青朗却抛弃安稳的一切,离家而去,寻找属于他自己的天空了。

叶非然嘴角微微翘着,显出温和的笑意,眼睛仔细的看着这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儿。

鼻子和青朗的有些相似,嘴唇也像一点,眉毛不像,下巴也不像,青朗的个头似乎要比这个小男孩要高一点。

不禁微微叹口气,也不知道青朗找到自己的父母了没有。

叶非然看着那个女人细致的给那个调皮的男孩儿擦着脸,小男孩儿咧着一口小白牙开心的笑着,女人擦完脸又仔细的去擦他的小手,叶非然就忍不住嘴角微勾,笑容越发温软柔和。

想她前世也不过一个孤儿罢了,老天即便让她穿越,给了她又一次的生命,却还是个爹不疼娘早死的悲惨命运。

不禁有些羡慕起这个小男孩起来,虽然穷,虽然生活窘迫,但至少他的娘亲是真的疼爱他的。

没有任何的心机与算计,从心底里疼爱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