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06章 出发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1 2016-08-02 10:44:38

  西方麻熵淡淡睨了叶非然一眼,“关于这件事,我可不能告诉你。”

叶非然有些泄气,这种事情竟然还瞒着她。

不过……叶非然如狐狸般狡黠的眸子一转,换了个方式问道:“那个人是最近才问的,还是之前就问过的。”

西方麻熵意味深长的看了叶非然一眼,回道:“最近问的。”

“您告诉他了?”叶非然眨着一双水灵而清澈的眸子问。

西方麻熵突然嘴角浮现一抹笑意,叶非然以为西方麻熵看出了她的企图,但是即便是被看出了她也不会觉得羞愧,因为这件事她必须知道。

西方麻熵微笑着缓缓摇头。

“这我可不能告诉你。”

叶非然明亮的眼睛逐渐暗淡下来,叹口气,这个院长,也是聪明到骨子里了。

西方麻熵看着叶非然颓丧的小脸,笑道:“你也不用太沮丧,不管我告诉那个人了没有,关于你,我是肯定会遵守诺言告诉你的。”

叶非然想了想,如果知道幻医宝典到底在哪儿,也是很大的收获。

“那好吧,您告诉我幻医宝典到底在哪儿?”叶非然道。

“你直接问我幻医宝典在哪儿,说明你已经知道幻医宝典在天圣学院了?”西方麻熵眯着那双苍老的眼睛,微笑着道。

叶非然点点头,也不狡辩。

“是的,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

“那你进入天圣学院的目的是什么?”西方麻熵紧紧盯着叶非然的眼睛,缓缓问道。

叶非然并不想骗西方院长,而且她自觉她也骗不了院长。

“实话说吧,我进入天圣学院的目的就是寻找幻医宝典。”

西方麻熵老眼微眯,冷冷的嗤笑一声:“你还真是胆大啊,敢觊觎我们天圣学院的宝物。”

叶非然也想到西方院长会生气,但是幻医宝典,她也必须得到!

“院长,我确实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幻医宝典,我必须拿到。”

叶非然眼神坚定,无所畏惧的望着西方麻熵。

西方麻熵与叶非然对视半晌,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跟你开玩笑的,这么久了,我还不清楚你什么为人吗?”

叶非然只想呵呵冷笑几下,什么时候严肃的西方院长都这么为老不尊了。

卡地此时却激动的站了起来,他朝西方麻熵靠近两步,像拍兄弟的肩膀一样拍了拍西方麻熵的肩膀。

“喂,老头子,你也不用矫情了,赶紧告诉我们幻医宝典在哪儿,我们拿上了走人,还有人等着我们去救呢。”

叶非然冷汗涔涔,卡地真是自来熟啊,刚见院长第一面,竟然就敢称呼他们的院长为——老头子?

然而难得的是,西方麻熵竟然没有生气,而是像有了童心似的眨了眨眼睛,朝卡地道:“你猜我会不会告诉你?”

卡地推了一下西方麻熵,“诶……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你都答应我们怪女人了呢,你不会出尔反尔吧。”

西方麻熵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当然,我作为院长,向来说话算数,怎么可能会出尔反尔。”

卡地十分爽快的拍了拍西方麻熵的肩膀,赞赏道:“爽快!我就欣赏你这样的!”

叶非然已经是一脸无奈加无语的表情了。

这是一个小不正经的和一个老不正经的碰到一起,组成了不正经组合吗?

不过叶非然觉得不能太过放肆,于是感谢道:“那我先谢过院长了。”

西方麻熵笑道:“我还没告诉你你就先谢过我,这是什么道理?”

叶非然眨眨眼睛,笑眯眯道:“自然是我的道理。”

这句话似乎让西方麻熵异常高兴,他竟然又哈哈大笑了起来,笑过后,他神色恢复平常道:“幻医宝典确实在天圣学院中。”

西方麻熵神色平静,但平静的面容中还藏着丝严肃。

“难道真的是天圣学院的旧址中吗?”叶非然皱眉问。

西方麻熵这次十分惊讶, “这你都知道?”

又想了想,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看向卡地道:“应该是你们调查的吧。”

卡地笑眯眯道:“当然,只有我们能调查的这么细致,只有我们不想知道的,没有我们调查不到的。”

西方麻熵点点头,似乎是十分赞同卡地的话,也没有出口反驳。

“但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天圣学院的旧址呢?它现在到底在哪儿?”叶非然自是对这个十分疑惑。

西方麻熵边捋胡须边高深莫测道:“那是因为旧址上被布了一道古老的阵法,只有解了这道古老的阵法,旧址才能重现世间。”

叶非然皱眉:“古老的阵法?”

西方麻熵点头:“这道阵法是一名非常厉害的幻医师所设下,至今已经有好几百年了,自从设下那道阵法,再也没人见过那道旧址。”

“幻医师?难道这名幻医师还会布置阵法不成?”叶非然皱眉奇怪道。

“当然,他不仅是一名强大的幻医师,同时他也是一名阵法大师,他所布置的阵法,至今无人可破。”西方麻熵说起这人,声音中似乎也藏了丝隐约的敬畏。

“真是强大啊。”叶非然不禁赞叹,不自觉的嘴角也流露出了一丝仰慕。

卡地却觉得两人叽歪来叽歪去极为的烦人,于是直接直截了当的问道:“到底怎么才能进解除那道封印?”

这是重点,叶非然眼睛闪了闪,好奇的盯着西方麻熵。

西方麻熵轻声微笑:“如果要破除阵法,只有两个办法。”

“什么办法?”这次倒是卡地先问出声,不过他也最讨厌说话说一半吊人胃口了,忒讨人厌。

“第一,就是找到那位幻医师,让他来解除阵法:第二,找到这位幻医师所绘制的破阵图,让一个会布阵的人帮助解除阵法。”西方麻熵缓缓道。

叶非然皱眉,第一个方法是完全行不通的,几百年了,这位幻医师估计早就死了,第二个方法还可以试试,不过破阵图到底在哪儿,没有丝毫头绪,她也找不出来啊,所以这两个方法看起来是个线索,其实一点都不切实可行。

卡地也有些生气,他忿忿道:“老头子,你这不说的废话?什么找那位幻医师,那个家伙估计早死了,还有你说找什么破阵图,谁知道这破玩意在哪儿,你说跟没说似的。”

叶非然也是有些为难的看着西方麻熵,希望他能为她指引一条明路。

西方麻熵慢条斯理的捋着胡须,眼中的情绪也是缓慢的。

“稍安勿躁嘛,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卡地正待要说些什么,叶非然朝卡地挥挥手让他坐下。

卡地看了叶非然一眼,又看了一脸淡然的西方麻熵,于是气鼓鼓的重新坐下了。

西方麻熵满意的朝卡地和叶非然微微一笑,继续道:“我倒是能给你们指条明路,那位幻医师名叫水洛,曾经居住在绝域荒漠,据说破阵图就被他藏在绝域沙漠。”

卡地道:“什么叫据说?到底可不可信啊。”

西方麻熵微笑着瞧了卡地一眼:“十有八九可信。”

叶非然皱眉,照这么说,她还得跑绝域沙漠一趟。

“不过你也知道,绝域沙漠是朱雀法王的地盘,想拿到破阵图必须过了朱雀法王那一关,而且那里气候恶劣,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西方麻熵提醒叶非然,同时也把那里的一些情况说清楚,想到拿到破阵图不是那么容易的。

叶非然点了点头,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想不去都不行了。

而且,怎么能不去,如果不去的话,她相当于要眼睁睁的看着垂緌等死。

所以,这一遭无论多么艰难,她也必须要走这一趟!

眸中闪现坚定不移的光芒,西方麻熵点点头,知道叶非然是一定会去了。

“院长,我必须要离开学院一段时间,请院长准假。”叶非然目光坚定道。

西方麻熵赞赏的看着叶非然,半晌,缓缓道:“好,当然可以,不过你要注意安全。”

叶非然点了点头。

卡地举手道:“我也要去。”

叶非然朝卡地微微一笑:“你肯定要去,你不去谁伺候我?”

卡地黑了脸,“谁要伺候你。”

叶非然看卡地竟然被她逗的脸黑成了煤堆,就觉得实在好笑。

“还有我。”

突然,一道低沉镇定、透露着些许威严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叶非然抬眸,看着门口那人,面无表情,瞳孔深沉幽邃,有棱有角的脸庞,一双狭长的眉斜飞入鬓,看起来飞扬而霸道。

叶非然不禁嘴角勾出一缕欣慰的笑,轻笑道:

“当然。”

卡地已经站了起来,有些郁闷道:“主子,你怎么现在才来。”

西方麻熵看着逆光而来的白炎宿,苍老的嘴角勾出微笑的弧度。

白炎宿朝西方麻熵微颌首,口气淡淡道:“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绝域荒漠必须要去。”

叶非然握着拳头毅然决然:“肯定要去。”

她眼神坚定,只要决心已定,仿佛什么艰难险阻都无法阻挡她前行的脚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