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202章 好大一朵白莲花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1 2016-08-02 10:44:36

  叶非然抬眸,却见兰妮院长竟然冷着双眸站在叶非然的面前,牢牢的挡着大惊失色的慕容长雪,抬手毫不留情的将她手中的青冥剑打落!

手起而凝聚出的玄能,足以将叶非然的手腕震伤。

叶非然咬紧牙抬眸,却见兰妮院长怒气腾腾的朝她大声呵斥道:“叶非然,你竟敢伤我爱徒!找死!”

兰妮院长猛然出手,叶非然瞳孔骤缩,眸中冷意更盛,她紧咬牙,正要以最为安全的方法躲避兰妮院长狂射而出的玄能,眼前突然闪过一个黑色的人影,西方院长突然伸手,接了兰妮院长的这一招。

“砰”的一声。

两强者相接,发出震天动地的巨大声响。

西方院长冷笑一声,望着面前的兰妮院长道:“兰妮,这是孩子们之间的比试,怎么,难道你要插手吗?你这么大的岁数,你觉得叶非然能够打的过你吗?”

兰妮咬牙,狠厉的目光紧盯着叶非然:“西方麻熵,她作弊!”

西方麻熵淡然一笑,“兰妮,你从哪儿看出她作弊了?我看到的是她光明正大的赢的,哪儿作了弊?”

兰妮院长指着叶非然道:“她一个区区九阶玄君,怎么可能是我们雪儿的对手!不是作弊是什么!”

叶非然紧咬银牙,觉得兰妮的理论真是让她琢磨不通,嗤笑道:“兰妮院长,照你这么说,凡是低阶的胜过高阶的,都是作弊了?!”

兰妮院长目眦欲裂,却是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西方麻熵淡淡道:“兰妮,不要胡闹了,输就是输了。”

慕容长雪抓了抓兰妮院长的衣袖,轻声道:“院长,没关系,这次是雪儿大意了,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

兰妮叹息着看了慕容长雪一眼,也不明白慕容长雪怎么就会突然败给了叶非然,实在是太奇怪了,她觉得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兰妮关心的问道:“雪儿,你最近是不是不舒服。”

慕容长雪苍白着嘴唇点点头,道:“是,我最近确实不舒服。”

兰妮院长这才松了口气,朝西方麻熵道:“西方院长,你听到了吧,我们雪儿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才败给了叶非然,并不是我们雪儿技不如人。”

西方麻熵没有反驳,依旧是露出那样淡然沉稳的微笑。

“只是不管如何,这场比试都是叶非然赢了,如果兰妮院长坚信慕容长雪的能力,可以让她最后找人挑战。”

兰妮院长高傲的挑了挑眉,道:“那是自然,我们雪儿毕竟有那样的实力。”

西方麻熵回头看着紧皱眉头的叶非然,关切的问道:“没事吧?”

叶非然咬紧牙摇摇头,但是胸口却感觉一阵憋闷。

其实慕容长雪玄能的冲击倒是其次,就是刚才兰妮那一下,确实是有些震伤了内脏。

西方麻熵感觉叶非然脸色不大好,于是嘱咐她道:“这里的事情已经完毕了,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叶非然感激的朝西方麻熵点了点头,弯腰将掉落在地上的青冥剑捡起来,转身离去了。

只是在离去的时候,慕容长雪却捂着胸口,用一种异常阴冷狠毒的目光紧盯着叶非然,就像那催命的魔鬼似的。

接下来的比赛叶非然也没什么兴趣看下去,不过,叶非然望着这柄此时已经黯淡了的青冥剑,觉得实在奇怪。

虽然她不否认这是把好剑,但是在刚开始的时候,叶非然觉得这柄青冥剑的能力还在她预想的范围内,但是后来,她似乎是感觉青冥剑仿佛突然苏醒了一般,竟然充满了巨大的能量,叶非然到现在也不明白怎么回事。

本来她确实是想采取些特殊手段的,但是没想到一柄青冥剑,却让她转败为胜,于是她所想的那些办法,都没有用武之地了。

叶非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真是想不明白。

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青冥剑,叶非然叹口气,这次赢过慕容长雪应该算有些运气吧,不过……叶非然紧眯双眸,下一次她俩比试,她可是会让她心甘情愿的败在她的脚下。

又走两步,抬头,突然看见慕容长雪一脸苍白的站在她的跟前。

她只不过是胸中有些被震伤,但是慕容长雪是真的受了很大的伤。

此时她剑紧挨着地面,身体完全用一把剑给支撑着,咬着牙,道:“这次赢过我算是你的运气,下次可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叶非然看着慕容长雪在她面前示威的模样,眼角微挑,冷笑道:“那可说不准,难保下一次我们再比试时,我不会远远的超过你。”

慕容长雪阴沉的眼光微闪,看着叶非然的目光充满了愤恨恼怒,龇牙道:“你、休、想!”

“我想不想是我的事,你输不输是你的事,可是这次,确实是你输了,慕容大小姐。”

叶非然嘴角讥诮的勾起,眸中尽是鄙夷之色。

“咱们走着瞧。”慕容长雪冷声道。

“凡是跟我说走着瞧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叶非然继续噎慕容长雪。

想跟她比嘴上功夫,她还嫩了点儿。

慕容长雪只是阴沉沉的,整张脸也是阴云密布,哪里还有当初那个冰山美人的气质。

叶非然哈哈大笑起来:“若是让你的那些追求者看到你如今的模样,真是,啧啧啧……瞧你的脸黑的,真是丑死了。”

“叶非然,这种话你都能说得出口,你真是无耻下流!”慕容长雪咬牙道。

叶非然眉毛轻轻挑了挑,淡淡点头,也不介意。

“总比你这朵白莲花好。”

慕容长雪自然不知道白莲花是什么含义,当然,叶非然也不需要她知道。

叶非然手伸了伸,十分不客气的将她的身体打到一边,此时慕容长雪受了伤,叶非然只是轻轻一挡,慕容长雪就差点摔倒在地。

“让开,你挡我道了。”

叶非然说完这话,也不管在身后已经站立不稳的慕容长雪,直接经过她走了,经过她时,顺便抬脚,把那柄摇摇欲坠的剑轻轻踢了一下。

支撑着慕容长雪的剑往旁边一偏,慕容长雪便直接摔倒在地,那张美丽的脸颊便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最后两轮测试完毕,选出的三人分别为天圣学院的南宫祈钰、叶非然和滨龙学院的应承。

但是这远不是最后的结果,只有经过了其他人的挑战,最终的结果才能出炉。

本来原计划是直接进行最后一轮挑战赛的,但是兰妮学院却提出了请求,希望三天之后再进行最后的挑战赛,理由是两天的比赛让学员们都身心乏累的很,所以可以借此机会修整两天。

其实叶非然心里清楚的很,什么身心乏累,什么修整,都是找的借口,晋级前三的根本没有康妮学院的学员,她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关心其他学院的学员,还不是因为慕容长雪受了伤,目前不能进行挑战赛,但是休养三天,再想想办法,就不一定了。

不过以慕容长雪的伤势,休养三天能休养好吗?

对于这个,叶非然倒是有些疑惑。

最后西方院长以及其他学院的院长却是同意了这个提议,毕竟经过两天的比赛,学员们确实有些心力交瘁,休息三天也是好的。

其他学院的院长更是摩拳擦掌,想要三天后重整旗鼓,逆袭而上。

反正这三天也没有什么大事,叶非然于是就给自己放了个小假,叫着林烟儿一起出外面走动走动,顺便买点东西。

走在卡萨城的大街上,叶非然突然停下了脚步,五六个高矮不一,身穿蓝色院服,院服左侧写有“康妮学院”校徽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站在前面的那个,个子高高瘦瘦,脸庞有些微白的男人勾着懒洋洋的嘴角,眼角都快翘到天上去了,一脸痞子样的看着叶非然和林烟儿。

“你就是叶非然?”

叶非然眼睛微眯,淡然的目光扫视着面前的男人。

林烟儿向前一步,美丽的眼睛微瞪。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那人冷冷一笑:“不要以为赢了慕容长雪我们就会怕你,还不是因为我们学院的慕容长雪身体不适才会输给你,要不然你以为你这种水平,怎么可能会是我们慕容长雪的对手。”

林烟儿也是好笑,挑着一双秀眉问:“你这人可真是有意思,什么叫你家的,慕容长雪跟你什么关系?”

那人自豪的道:“长雪当然是……”

“是什么?你不会就是那个死缠烂打的,一直缠着慕容长雪的那位吧。”林烟儿不屑的斜睨了他一眼,大声打断他。

那人指着林烟儿,怒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林烟儿突然出手,一手抓住那人的手指,然后狠狠向下一弯,只听“咔擦”一声,那人像杀猪一般的尖叫一声,林烟儿却还不松手,而是笑眯眯的盯着那人痛苦的眼睛,那人又是尖叫又是大声叫喊。

“你、你、你快松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