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98章 大会试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18 2016-08-02 10:20:07

  叶非然微微笑了笑,道:“嗯,清楚了。”

“以你目前的阶层,除了祈钰和慕容长雪,想拿下第三应该会很容易。”西方麻熵脸上的沟壑深深,笑的慈祥和蔼。

听到慕容长雪这个名字,叶非然眉头微蹙,以前她与慕容长雪虽是点头之交,但感觉她为人尚好,对她也没有什么恶意,但是近几日却总觉得慕容长雪看着她的眼光带着些敌意。

叶非然皱眉道:“院长,慕容长雪如今是什么阶层了?”

西方麻熵缓缓道:“玄师一阶。”

玄师一阶……

叶非然眯眼,原来慕容长雪已经突破了玄师,并且成功升级为玄师一阶了啊,这种修炼速度也是很让人咋舌的啊。

西方麻熵看着叶非然的表情,忽而笑了起来。

叶非然皱眉,不明白他突然笑什么。

西方麻熵淡淡道:“听说你最近在找幻医宝典?”

叶非然惊讶的看着西方麻熵,不明白这事他怎么知道。

西方麻熵微微一笑,摸着胡须摇头晃脑道:“天圣学院的事,还没有我不知道的。”

叶非然叹口气,看来院长果然是不同凡响。

“那您知道幻医宝典在哪儿吗?”叶非然眨着看似单纯的眼睛,好奇的问。

西方麻熵回望她一眼,缓缓道:“你在我这儿装单纯没用,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

叶非然看西方麻熵突然也狡猾了起来,不禁有些不习惯。

不过也许他们西方院长本来就是狡猾的,只是狡猾的不动声色罢了。

叶非然知道,既然西方麻熵提起这件事了,肯定是有后文要讲,于是眯着眼睛讨好的笑了笑:“院长,您肯定是想要告诉我什么,您直接说吧,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西方麻熵斜睨她一眼,轻轻冷哼了一声。

“你目前的水平能答应我什么要求。”

也是……叶非然有些惭愧的轻轻揪了揪头发。

西方麻熵苍老但是并不浑浊的眼珠转了转,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凡是获得大会试前三名的学员,都有权利问一个关于天圣学院的秘密。”

叶非然眼睛乍然一亮,秘密!

嘴角勾出一道似了然的微末弧度,瞳孔闪着亮光。

“您的意思是,问什么都可以?”

西方麻熵浅笑着点头,“当然。”

这个意思岂不是说,只要她通过了大会试,就可以问清楚西方麻熵幻医宝典到底在哪儿了吗?

虽然白炎宿说幻医宝典在天圣学院的旧址中,可谁知道是真是假,而且就算是真的,那旧址在哪儿?她这一年内几乎把后山当自己家似的,几乎天天去,也没见旧址的一点儿影子。

这件事如果有面前这个人的解答,恐怕一切就都明了了。

看来这次比试,就算不想获得前三名都不行了,所以她拼尽全力,也一定要夺得前三!

————

天朗气清,万里无云。

天圣学院为四大学院之首,拥有四大学院最为宽阔广大的比赛广场,比赛广场呈现圆形,周围是一圈的石座,底下是宽广的比赛场地。

此时,四个学院的院长,天圣学院的西方院长,滨龙学院的龙庭院长,康妮学院的兰妮院长以及拉布学院的纳顿院长已经纷纷带着自己的各位爱徒们入了场中。

院长们都坐在高台上,而他们的身后,则坐着此次要参与比试的各位学员,他们一个个意气风发,衣冠整洁,气质甚至都比其他学员要高贵许多。再往后的其他排,则坐着天圣学院的学生以及其他学院前来观战的学生。

天圣学院的比赛广场从来没这么热闹和拥挤过,此时就是入口处,都排了很长的队,但是大家都非常井然有序的走入广场中,没有什么人故意捣乱。

此时场中的,包括了除天圣学院中的学员以外的其他学院的几百位学员!

叶非然、南宫祈钰、明庭坐在西方院长的身后,南宫祈钰紧挨着叶非然坐下了,明庭又坐在南宫祈钰的旁边。

边望着底下热热闹闹的场景,南宫祈钰边凑近叶非然的耳边道:“听说昨日我母后找你过去了?”

叶非然眉眼淡淡,轻轻“嗯”了一声。

南宫祈钰继续问道:“她与你说什么了?”

叶非然扭头,突然绽出一个虚假的微笑来。

“你母后说,如果我当你的小妾,还是有资格的。”

叶非然说这话其实是与南宫祈钰开玩笑,南宫祈钰却猛然黑了一张脸,有些不高兴道:“她真是和你这么说的?”

叶非然现在注意力都在下面,也没看见南宫祈钰的表情,于是直接点了点头。

南宫祈钰平日温和的眸突然显露急切之色。

“非然,你不要听我母后胡说,我没有这个意思。”

叶非然突然将目光转向南宫祈钰,了然的朝他点点头。

“嗯,我知道你没那个意思,不管你母后,我们还是能好好做朋友的。”

南宫祈钰紧咬银牙,一手抓住叶非然袖子,喉咙梗了梗,正要开口,却听叶非然突然拍了拍他的手臂,轻声道:“别说了,一会儿就要开始了。”

南宫祈钰的眼眸突然幽沉黯淡,抓住叶非然的手也松了下来。

罢了,还是先进行完比赛再说吧。

只见离他们不远处的高台上,玛理长老手里拿着十二张写有他们十二人名字的木牌,道:“请所有参赛的学员前来抽取木牌,木牌所抽到的人即是你们的对手。”

叶非然起身,南宫祈钰和明庭随后跟上,那边其他学院的学员也起身去抽签,经过他们时,互相微笑着点点头,算是一种礼节性的问好。

叶非然先抽了一张,玛理长老拿到叶非然的木牌,然后面无表情的道:“天圣学院的叶非然的对手是拉布学院的蒙应。”

紧跟着南宫祈钰也抽了一张,玛理长老接过继续道:“天圣学院的南宫祈钰的对手是滨龙学院的应承……”

“天圣学院明庭的对手是拉布学院的昌黎……”

“滨龙学院……”

“康妮学院的慕容长雪的对手是滨龙学院的林微 。”

“拉布学院……”

等全部抽签完毕,玛理长老望着面前的十二个人,面无多大表情道:“首先上场的是康妮学院的慕容长雪和滨龙学院的林微。”

叶非然看了看,林微也是个十分美丽的少女,不同于慕容长雪的清冷气质,林微的浑身透露着一股阳光般温暖的气息。

林微朝慕容长雪伸出手,笑的温暖道:“我叫林微,很高兴能和你做对手。”

慕容长雪只是淡漠的一笑,不过也是回手握了,足尖微微一点,便是迅速掠到了台下,最后站到了场中。

其他人等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观看这场盛大的比赛。

慕容长雪站在台下,目光突然清冷,突然从身侧抽出一把长剑,长剑凛凛,闪着锋利的微光。

林微微微一笑,同时拿出自己的武器,一匹红色的长绫在空中飘荡。

慕容长雪举剑冷笑,剑尖轻转地面,突然从剑尖开始,一股水流顺剑而上,仿佛一道透明的匹练,翻卷着将剑尖卷住。

叶非然眸微微一眯,原来她是水属性。

而那边林微也是突然甩动长绫,玄能似乎摩擦着空气,发出烈烈的风声。

林微是风属性。

慕容长雪大喝一声,突然举起长剑,剑尖上的水龙突然就朝林微迅速涌去,林微眸光微凛,火红的长绫猛然变长,朝着慕容长雪螺旋式的袭卷而去。

叶非然问旁边的南宫祈钰:“你看这个林微现在的品阶是什么?”

南宫祈钰微微皱眉:“似乎是八阶玄君。”

叶非然挑眉,道:“那不是不用比试,胜负已分?”

南宫祈钰微微一笑:“也不能这么说,如果功法练的好,再加上好的武器傍身,还是可以弥补品阶的不足的。”

叶非然突然想到了自己的那柄青冥剑,自从发现它,到现在都是没用过呢,下一场比试也不知道能不能用上。

叶非然懒懒一笑:“那你这样一说,林微似乎更没希望了,你看慕容长雪现在的功法,明显比林微要上乘,所以结果不言而喻。”

南宫祈钰嘴角微勾,不再说什么,因为他同叶非然一样,也是如此认为的。

果然,还没打够三招,林微已经败倒在地。

林微倒是看的开,她脸上依旧保持着之前的笑容,朝慕容长雪拱了拱手道:“我技不如人,自愿认输。”

慕容长雪只是冷漠的看了林微一眼,没有说任何话。

叶非然冷哼一声,轻声道,这慕容长雪可真是高傲啊。

南宫祈钰看着叶非然的模样,笑了笑。

“人家也确实有那个资本。”

“不过对于一个向自己表示友好的失败者,这样的态度也是未免太高傲,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叶非然轻声道,别人瞧不起人是表现在嘴上或者脸上,慕容长雪瞧不起人那是从骨子里瞧不起。

林微看着慕容长雪冰冷的模样,也没与她说句话,不禁有些尴尬,迅速从台上跃了下来,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