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94章 把舌头捋直了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13 2016-06-16 20:17:06

  这几个月内,为了准备大会试,西方麻熵让高级班的学员全体在木桩阵中训练,以提高他们的能力,但是有了上次的教训,西方麻熵现在不会给学员喂丹药来暂时压制他们的玄能,而是警告他们,除非特殊情况,否则训练之时不得使用玄能。

学员们都很懂事,听从西方麻熵的话,几乎没人在训练中使用玄能。

而叶非然跟着其他学员经过这么久的训练,再加上现在的她已经成功的炼制了火还丹,所以在此期间,叶非然又是迅速提升了一阶。

不过炼制火还丹的川穷茶却是用的差不多了,叶非然可不想再去那个威严奢华的宫殿,于是便央了卡地去皇宫走一趟,为她取得川穷茶,卡地自是高兴的应了,反正最近他也闲的要命。

这几个月内,叶非然却是感觉到了高级班的学员对她的些许不同,南宫祈钰与南宫乐宣的身份已经众所周知,其中一些想巴结两人的学员见两人不好插针,又觉得叶非然与两人关系不错,于是经常会以拜访的名义来找叶非然,其实是想通过她来认识南宫两兄妹。

这样的情况让叶非然不胜其烦,为了减少这种情况的发生,又想到皇后说的那些人,叶非然有意与南宫祈钰保持距离。

南宫祈钰近日也感觉到了叶非然在与他刻意拉开距离,在又一次训练过后,南宫祈钰见叶非然没与他打招呼就要走,于是紧追着上前两步,拉住了叶非然的衣袖。

叶非然扭头,见是南宫祈钰,朝他微微一笑。

“有事?”

南宫祈钰皱眉:“我最近哪里有得罪你吗,你为什么不理我?”

叶非然对南宫祈钰没什么意见,就是对他的强大粉丝后援团有意见,于是有些烦躁道:“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你什么问题。”南宫祈钰不放弃的问道。

叶非然挑了挑眉,道:“你粉丝团太过强大,我怕一不小心被你的粉丝给吃了,所以只好离你远点。”

南宫祈钰听不懂叶非然的话,更深的皱眉:“粉丝?什么是粉丝?”

叶非然也不打算与他解释这么深奥的问题,见慕容长雪朝南宫这边而来,挑眉指着南宫祈钰身后道:“呶,你看,你的未婚妻来了。”

皇后对她说过,慕容长雪是她看上的未来的皇后,叶非然以为这事南宫祈钰也是知道的,所以直接将未婚妻三字说出了口。

南宫祈钰蹙紧眉,自言自语。

“未婚妻,什么未婚妻?”

回头,见白衣飘逸、清雅高洁的慕容长雪朝他缓缓走来。

叶非然见南宫祈钰终于松开了她的衣袖,挑了挑眉,正要走,却听一个带着些许笑意的声音道:“非然姑娘,怎么走这么快,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

叶非然回头,笑的也是有规有矩的。

“认识,怎么能不认识。”叶非然笑道。

慕容长雪朝她走过来,风吹起她的长发,飘逸如仙女。

慕容长雪上下扫了叶非然一眼,突然,眼神定在叶非然的手指上,那枚白色古朴的戒指似乎格外的扎眼,她不禁眯起眼睛,声线似乎都有些变化。

“多日不见,非然姑娘似乎又有进益了啊。”

叶非然没听出慕容长雪声线中的变化,以为她只是随意那么一问。

目前叶非然还看不出此时慕容长雪的阶品,不过想想也知道,这个天才少女肯定进步很大,于是只能耸耸肩,笑道:“恐怕慕容姑娘进益也不小吧。”

眼神带着些凉意,瞳孔中仿若深藏了什么复杂的情绪,慕容长雪抿着唇没有说话。

“我母亲说近日很是想你,所以你能和我一起跟我去看我的母亲吗?”慕容长雪突然出声道。

叶非然本要走,听到这话,皱了皱眉。

“好吧,那我们走吧。”叶非然道,慕容夫人性情随和,对她也很好,她对慕容夫人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慕容长雪点点头,然后微笑着朝南宫祈钰道:“二殿下,你也要去吗?”

南宫祈钰点头。

已经多月不见慕容夫人,慕容夫人依旧是容光焕发,看到叶非然便心情很好。

一手握住叶非然的手与她聊了很多,叶非然也是面带微笑的耐心的答了、应了。

慕容夫人总是能让她想起她那短命的娘亲来,前世的叶非然本来就是孤儿,现世又摊了个爹不疼,娘先死,所以对慕容夫人,自是敬重礼待,甚至对于这位慈祥的母亲,也会偶尔将她当母亲看待。

慕容长雪在旁边听着两人聊天,偶尔看一眼叶非然,嘴唇抿的更紧,眸中虽带着笑意,却在瞳孔深处有深深的、隐晦的凉意。

这才多久啊,就已经是八阶玄君了,这种速度足以与她媲美了吧……

更让她介意的是,叶非然手指上的那枚戒指……

慕容夫人摩挲着叶非然的手背,温声道:“我们长雪与你差不多的岁数,我也甚是喜爱你,要不然你与长雪结拜为姐妹,我心里也高兴。”

叶非然将目光转向慕容长雪,却见她脸色微变,随即朝叶非然一笑,但是能看出笑容中的牵强。

叶非然也不是那自找无趣的人,于是微笑着婉转拒绝道:“慕容夫人高抬我了,我这人一个人惯了,不习惯有姊妹牵累。”

慕容夫人是个聪明人,一听就知道叶非然是要拒绝,也不说什么挽留的话了,倒是十分的可惜。

叶非然微抿唇,眯着眼睛看向慕容长雪,却见慕容长雪一脸讳莫如深。

似乎,不太友好啊……

与慕容夫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叶非然便告辞了,前脚刚踏出将军府,卡地就突然出现在了叶非然的面前。

叶非然看着面前这一头火红毛发的男人,一双桃花眼闪着诱人的颜色,似眯非眯,嘴角噙起欣喜的弧度。

叶非然挑了挑眉,惊讶道:“这么快就取到了。”

卡地眼角一挑,做出嘚瑟的模样。

“那是,也不看我是谁。”

卡地从自己的空间里开始拿川穷茶,源源不断,几乎要塞满了叶非然的怀里。

叶非然眼角不禁抽了抽。

“你不会是把整个皇宫的川穷茶都拿过来了吧。”

卡地洋洋自得道:“那当然,我卡地出马,岂有不拿完之理。”

然后又开始从自己的空间掏,越掏越快。

叶非然脸皮又是一抽。

慕容长雪在叶非然出去的时候已经快速跟了出来,看到卡地突然出现,于是不动声色的藏在门后,冰冷的眸子看着不远处的街道,叶非然正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卡地。

“好了好了,太多了,你让我去卖啊。”叶非然不禁好笑道。

卡地却觉得无所谓。

“没关系啊,吃不完给火火,它可是最喜欢吃这个了。”

叶非然其实想说,就是她和火火两个人吃,也吃不完啊,而是川穷茶必须炼制成火还丹才能发挥出它的效用,这个是有了,但是她只有一双手,哪能把这些川穷茶都炼制完啊。

不过叶非然也觉得奇怪。

“我之前在皇后的寝殿里只有极少的川穷茶,你一下子怎么找到了这么多。”

卡地不屑道:“我可是把皇宫大院的所有地方都翻了个遍,任何旮旯角落都没放过,皇宫可是好地方,好东西多着呢。”

终于所有的川穷茶取出,叶非然将它们全部放到空间里。

卡地笑眯眯的看着叶非然道:“我们主子说了,那个地方给你留了不好的回忆,所以要可劲儿的偷,把整座皇宫搬空了都可以。”

搬空……

叶非然脸皮再一抽,白炎宿给的这枚古戒也不一定能装下偌大的皇城啊。

卡地刚才一直忙着给叶非然递川穷茶,也没注意到叶非然手指上戴的东西,这下眼睛一尖,抓住叶非然的手指,抖着嘴唇道:“这、这、这、这……”

叶非然看着卡地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又看了看卡地指着的地方,将手抬起,把那枚古戒示意给卡地看。

“你说这个?”叶非然挑眉。

卡地眨着眼睛努力咽了口唾沫,然后重重点头。

“谁、谁、谁、谁……”卡地继续结巴。

叶非然直接回答卡地:“哦,白炎宿送的。”

“主、主、主、子……”

叶非然为了确保卡地不结巴的咬到嘴,用力拍了拍卡地,道:“把舌头捋直了再说。”

这一拍,卡地眨了眨眼睛,舌头终于直了。

“这真是主子送你的啊。”卡地惊讶道。

叶非然好笑道:“你觉得我会去偷拿他东西吗 。”

卡地皱眉,自言自语的喃喃了一句:“不会……”

叶非然瞟了卡地一眼,直接回他一句。

“废话!”

卡地噎了噎,半晌才扭曲着表情道:“可是……这个……我……”

叶非然又用力给了卡地一巴掌,重复道:“把舌头捋直了说,要我说多少遍!”

卡地激动的几乎要跳起来,红着脸反驳道:“我把舌头捋直了!捋直了!你看我说的多流畅!”

叶非然看着卡地激动的模样,一脸严肃的表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