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93章 白戒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14 2016-06-16 20:17:06

  皇后从自己的宫殿走出,与宫女不知说了些什么,然后迈着优雅的步子朝另一条路走去。

叶非然抬眸,却见白炎宿正回头望着她,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邪邪的弧度。

叶非然示意一个眼神,白炎宿微笑着点了点头,与她朝宫殿处快速掠去。

门此时正大开着,速度之快,就连那些行走的宫女奴才只略略感受到了一股冷风,还以为正好有风吹过。

穿过那排巨大的玉制屏风,两人最后停留在皇后后面的卧榻。

锦绣华美的卧榻,两侧大红蜡烛的灯盏整齐排列。

目光放在皇后的梳妆台上,轻移莲步走过去,纤纤细指随意的扒拉了一下朱钗饰物,嘴角缓缓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突然被一个妆奁盒吸引住了目光,叶非然伸手将它打开,却见妆奁盒里躺着叶子状的多片植物,叶非然皱着眉头闻了闻,似乎是一种名叫川穷茶的药材。

叶非然在炼药宝典中见过,这种药材极为珍贵,是炼制火还丹的必要原料之一,火还丹的主要功能是增强火属性,能极大的提升五阶玄君以后的修炼速度。

其实之前叶非然就想炼制这样的丹药,但炼制火还丹需要十几种药材,而其中就以川穷茶最为难得,她找遍了卡萨城竟然都没有这种药材,之前还为此事发愁呢,没想到阴差阳错,在这里竟然能遇到。

手下不停,又快速的翻了翻其他的妆奁盒,发现有些盒子里也藏了些川穷茶,其他的盒子里装着一些其他珍贵的药材,叶非然目前用不上,不过也全部都搜刮进了自己的空间里。

反正东西不嫌多,总是能用得上的。

叶非然又翻找了一下其他地方,几乎把整个皇后的寝宫翻找了个干净,最后顺带着又搜刮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看着搜刮来的这么多东西,叶非然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来,这次收获甚丰,真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白炎宿看着叶非然脸上显出的微笑,深幽的眼眸变得温和起来,脸庞的弧度从锋利变得柔和温雅。

叶非然将这些东西全部放入自己的空间里,结果塞了半天,却发现这些东西再也塞不进去了,用意念看了看自己的空间,发现自己的空间竟然满了!

想了想也是,想这个镯子还是当初在明陵城买药材的时候送的,其实空间本没有多大,只是她一直没注意,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尽情的使用,其实空间已经不剩多少了吧。

美目微转,叶非然将目光放到梳妆台上一只精致的手镯上,迈着步子快步走上前去,手指将手镯捏起,叶非然知道这其实也是一个空间,但是比她手上的这个,空间要大的多。

“喜欢?”白炎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叶非然的身侧,眼中噙着笑意,轻声道。

叶非然冷嗤一声,眸子微微眯起。

“就算喜欢,她戴过的东西,我也不想要。”

纤手微微松开,那只玉镯便摔到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四分五裂。

白炎宿眼眸微眯,微微一笑,伸出手来又捏了捏她柔软的手心。

手指轻转自己指节上的一枚乳白色的古朴的戒指,将之取下,然后执起叶非然的手掌。

叶非然讶异的低头,却见他已经将这枚戒指戴到了她的中指上。

白炎宿手指在她的指节摩挲了一下,嘴角噙着一抹满意的笑容,然后松开了叶非然的手掌。

叶非然抬手,看着白炎宿给自己带上的这枚戒指,淡淡光华流转,戒指表面有些古朴的纹路,看起来很是珍贵,而在戒指的侧面,叶非然看到一个用古老文字写的“白”字。

同时,在戴上这枚戒指的那刻,叶非然注意到,这也是一个空间,不过刚才被她摔碎的那个与这个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这个空间极为的大,大到叶非然用意念都感受不到它的边际。

叶非然抬头,有些奇怪的看着白炎宿。

“你给我的?”

叶非然皱眉。

白炎宿有些好笑的摇头:“难不成是给你试着戴戴的?”

叶非然道:“有可能啊,你是向我显摆你有这么好的空间也不一样。”

说罢,叶非然还好笑的眨眨眼睛。

白炎宿淡然的将手伸出:“那好,把它还回来。”

叶非然赶紧把手缩回,笑嘻嘻道:“给了我就不能再要回去了,不地道。

白炎宿看着她精明的小模样,不自觉嘴角缓缓勾起。

————

手持青冥剑,叶非然凝聚起丹田中的玄能,玄能顺着手臂最后到达青冥剑明亮而闪着青光的剑身,一股冰冷的寒气顺着青冥剑攀爬而上,最后竟然在青冥剑的剑身上凝结起来。

叶非然手指竖起,口念咒语,青冥剑突然横贯在她面前,剑身被一股冷冷的白色烟雾缭绕,剑身被冰所覆盖,剑的周围竟然竖起了无数道同剑一样锋利的冰凌,结合着青冥剑的寒气,寒意更甚,方圆十里,似乎都能感受到那股寒气。

叶非然将手指微放,只见青冥剑应势而去,直直刺入对面的树上,还不待树干裂开,就已经僵硬的冻住,再也无法分开。

叶非然手指微转,青冥剑的剑身在树干中轻轻转动,突然只听“嘣”的一声。

那棵树木竟然是从里到外的,直接碎裂开来!

冰块夹着木屑,纷纷扬扬,仿若齑粉,格外恐怖!

冰雪令第三重叶非然已经练就的炉火纯青,现在与青冥剑结合起来,威力更盛!

现在的她,有了宝剑和功法的助力,实力足以与比她高一阶,甚至两阶的人媲美!

白炎宿此时正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她,看见她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将青冥剑和冰雪令结合的如此之好,嘴角不禁勾出赞扬的弧度。

“真是聪明。”

白炎宿嘴角一勾,不吝夸奖道。

叶非然将青冥剑收回,突然袖中一阵响动,一个鲜艳而小脑袋从叶非然的袖口中探了出来。

站在白炎宿身旁的卡地一看到火火,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迅速冲了过来,从叶非然的袖中将火火一把揪出来。

笑眯眯道:“小家伙,睡醒了吗,现在怎么舍得出来了?”

对于见到火火就保持亢奋状态的卡地来讲,火火就是让他瞬间激动的药剂,简直比兴奋剂还管用。

以前是叶非然,但自从白炎宿对叶非然更感兴趣了之后,并且限制他与叶非然的来往后,他就觉得人生惨淡,毫无意义。

但是自从火火这个小家伙出现,卡地觉得灰暗的人生方才出现了一抹光亮。

但是火火好像每次都卡地都爱答不理的,高高的吊着双黑黑的小豆眼,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

卡地这人脸皮厚,倒也不甚在意,热脸贴冷屁股这种事反正也没少干,也不在乎再贴这么一次。

卡地依旧笑眯眯的捏着火火的小身子,小肚子。

“跟你说话呢,怎么不理我,是不是还没睡醒啊。”卡地笑哈哈道。

火火扇动了两下翅膀,挣扎着。

卡地却不放开,而是继续自娱自乐的捏来捏去。

火火被他捏的直翻白眼,叶非然将火火从卡地手中拿过去,怒笑道:“你再这么捏它,它就要被你捏吐了。”

卡地看着叶非然手中的火火,有些不高兴道:“谁说的,哪儿这么容易被捏吐啊。”

叶非然不理卡地,摸了摸火火的小脑袋,火火乖巧的蹭了蹭叶非然的手心,然后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

火火因为被叶非然摸了,十分欢快,欢快的没有分清楚方向,一脑袋撞到了白炎宿的身上。

于是火火愣了、懵了、害怕了。

白炎宿冷漠的瞧了一眼火火,其实眼神没多恐怖,但是在火火小小的世界里,它就是觉得白炎宿这个眼神可怕极了,简直是来索它命的恶魔,只要它犯一点点错误,就直接把它带到阴曹地府去。

果然,白炎宿一把拎起火火,一脸嫌恶之色。

火火连挣扎都不敢挣扎,只敢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被白炎宿拎着,耷拉着羽毛,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连被骂的时候火火都没什么表示,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叶非然摇摇头,看来白炎宿现在真的是完全制伏了火火,瞧火火怕白炎宿的模样,简直还不如一只没什么能力的小黄鸡。

白炎宿没说什么,而是拎着火火直接扔给了叶非然。

叶非然赶紧伸出手接过,迅速将火火放进自己的衣袖里。

白炎宿看了叶非然一眼,道:“这几个月除了修炼外,功法方面也不能荒废,我希望这一年过后,你至少能突破到玄师级别。”

叶非然“哦”了一声,然后凑近白炎宿笑眯眯道:“你觉得我现在的水平还可以吧。”

白炎宿竟然也不躲避,而是嘴角浮起微末的笑意,凑近叶非然的脸颊,轻声道:“还可以。”

卡地看着他俩又开始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将眼睛偏到其他地方,权当没有看见。

装傻,装傻是最聪明的办法,卡地已经深得其精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