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89章 反扑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32 2016-06-16 20:17:05

  只有强者才能看出强者的大概阶层,所以在场的,除了皇后外,还有西方院长、兰妮院长、包括布伦达等人,才能勉强看出此人的阶层。

但是让皇后疑惑的是,叶非然不过区区七阶玄君,却是使得动玄皇级别的高手,而且明显不是求着他的,而是似乎吩咐着他做事的,这让皇后实在搞不懂。

搞不懂的除了皇后,当然还有其他人,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叶非然能命令这样的人为她办事。

叶非然却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而是将目光放到地上这一团物体上。

“这个人……”

对,就是这个人。

其他人听叶非然说话,这才把目光放到了地上的那人身上。

大家仔细看才发现,那原来不是一个物体,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叶非然看大家一脸惊讶的表情,有些汗然,卡地真是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少女,竟然就被这么扔来扔去的,难道不知道要轻拿轻放吗。

倒是南宫乐宣先看清了地上那人的容貌,微蹙秀眉道:“咦,这不是何梅吗?”

叶非然赞同的点点头,因为地上那人确实是何梅。

只见何梅终于抬头,脸上沾了许多泥土,糊的都快要看不清本来的模样,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脸上某些部分还有些青淤红肿的痕迹。

她浑浊的眼珠转了转,最后将目光定位在西方麻熵身上,像找到救星一样高兴的叫道:“院长!求求你救救我院长!叶非然她要杀了我!”

叶非然冷笑一声,事到如今还想反咬她一口,真是死不悔改。

西方麻熵皱眉,看了眼何梅,又看了眼叶非然,似乎是想听叶非然怎么说。

叶非然神色郑重,指着地上狼狈的还在垂死挣扎的何梅,朝西方麻熵和也是一脸疑惑之色的皇后道:

“就是这个人,心肠歹毒,为了不被淘汰,更为了自己的颜面,与丞相大人布伦达联合,在我忙于木桩阵中训练,并且玄能被压制的情况下,布伦达向我出手,企图致我于死地!”

叶非然凌厉如刀的目光突然转向布伦达,眸中带着彻底的痛恨!

布伦达眸光阴鸷,他冷声开口:“可笑!你说我与她联手,你有什么证据?我可是从来都没听过你说的什么木桩阵。”

布伦达冷笑的看着叶非然。

叶非然自然知道他不承认,但是即便他不承认,今日叶非然也要将他扳倒,让他露出那种道貌岸然的面容下是一种怎样丑陋的面孔!

“呵呵,你承认也没关系,你总会承认的。”叶非然微微一笑,然后蹲下身子,从何梅的怀中掏出一块金丝镶边的白色玉佩。

手指吊着这块白色玉佩,叶非然笑的自信飞扬。

“丞相大人,这块玉佩我想你该认识吧,这块玉佩可是你随身携带的哦,怎么会在何梅身上,你不会说是你不小心弄丢的吧。”

叶非然眨眨眼睛,笑的揶揄道。

布伦达眯着一双恐怖的眼,沉声道:“你说的对,确实是我弄丢的。”

叶非然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丞相大人啊丞相大人,我就知道你会说这个,所以我就先替你说了,不过嘛……你可是忘了,这里还有人证哦……”

叶非然蹲下身子,嘴凑近何梅轻声道:“如果你说实话,并且把所有罪过推到布伦达身上,也许你的小命可以保住哦……”

何梅震惊的睁大眸子,同时带着希冀的目光看向叶非然。

叶非然朝她挤挤眼睛,何梅突然觉得这也许是一个保住小命的机会。

叶非然已经猜透了像何梅这种人的心思,合作伙伴而已,谈得上什么忠诚,不过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叶非然,你和她说什么了?!”布伦达怒道。

叶非然挑眉,笑眯眯道:“丞相大人,我还能做什么,不过就是告诉何梅同学,她如果招出幕后黑手,可能会保住一条小命哦。”

布伦达怒道:“你胡说八道!根本没有幕后黑手!你就是想诬陷我!”

叶非然淡淡道:“丞相大人,你这话说的有意思,何梅还没说幕后黑手是谁呢,你就说我诬赖你,难道你承认了,杀我这件事是你所做?”

布伦达没想到绕了一圈,他竟然被叶非然这个小姑娘饶了进去,不禁怒从心起。

还未动手,就听身下的何梅高声控诉道:“就是布伦达联合我一起,杀了叶非然的!就是他!是他指使我的!我是无辜的!我是被他逼迫的!”

叶非然唇角微微一勾,果然啊,一说能保命,就毫不留情的将布伦达给出卖了呢。

“你住口!你诬蔑我!你胡说八道!叶非然,你去死!”

布伦达怒火中烧,突然体内玄能暴涨,朝叶非然猛然出手!

叶非然眸眼微眯,迅速后退两步,而布伦达的一掌还未到叶非然跟前,另一道带着猛烈玄能的力道突然挡住。

“丞相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西方麻熵突然出手,苍老的眸子淡定沉稳,却散发着一股无法比拟的威严气势。

布伦达倏然收手,他眯着危险的瞳孔道:“西方院长,你难道想要插手吗?”

西方麻熵面无表情的看着布伦达。

“布伦达丞相,叶非然是我的学生,你想动我的学生,是不是得问过我的意见?”

布伦达突然手指伸出,指着叶非然,气的老脸都憋的通红,紧紧眯着那双狠辣的眼睛,怒而开口。

“她一个小小的天圣学院的学员,却诬蔑堂堂的当朝丞相!难道她不该死吗!”布伦达大声道,看着叶非然的眼瞳中充满了愤怒的想要除掉叶非然的情绪,并且完全不加掩饰!

果然是猖狂至极!

“如果丞相大人是被诬蔑的,我相信娘娘自会给你一个清白,但是你却首先想要对叶非然出手,难道是叶非然说的都是事实,把你激怒了,所以想要先除掉她吗?!”

西方麻熵沉着着目光,缓缓道。

布伦达冷声嗤笑,瞳孔危险而阴暗:“你也说了,她是你的学生,你自然是护着她,但是她可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西方院长你知道的,在这卡奥帝国,凡是得罪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哦,是吗。”皇后听到这话,冷冷牵了牵嘴角,犀利的凤眸突然转到布伦达身上。

“布伦达丞相,凡是得罪你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是吗?如果是我得罪了你呢?是不是你也要杀了我?!”

皇后微移莲步,凤眸凌厉,如同无数锋利的刀光犀利的落在布伦达的脸上。

布伦达“噗通”一声,突然跪倒在地,一张老脸上露出惊恐万分的表情。

“娘娘恕罪!老臣不是这个意思!请娘娘见谅!”

布伦达看起来惊恐不已,但是低头间,那张老道狡猾的眸子深处却藏了一些别样的情绪。

皇后自然是不会相信布伦达的奸滑之语,冷哼一声。

“都说话由心生,如果布伦达丞相不是这么想的,想必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恐怕在布伦达丞相心中,已经没有我这个皇后的位置了吧。”

布伦达眼中闪过一缕嗜杀之意,双拳紧紧握起。

“娘娘……您……误会老臣了……”

布伦达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如果不看他的面庞,还以为他是真的颤抖悔罪。

皇后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像是下了某种判决一般,让地上的布伦达眼眸倏暗。

“叶非然说的也实在是很有道理,我不得不做考虑,这样吧,你先暂时收押,等查出事情真相,如果呈现丞相大人是被冤枉的,本后自会还你一个清白。”

布伦达心思狡猾,百转千回间早已经将事情想了个透彻,帝王和皇后早就将他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欲处之而后快,只是之前他做事谨慎,从来不留把柄,这次叶非然的事,皇后也算是找了个契机趁机将他拉下马。说的好听,什么查清事实真相自会还他一个清白,不说他确实没有清白可还,就算他是清白的,皇后这次还能不趁机将他搞死?

所以,如果他真听从了这个女人的话,便是羊如虎口,只见进去不见出来了,他敢确定,最后他会被面前这个可恶的女人弄的留骨头渣都不剩。

不等人反应过来,布伦达猛然出手,凶猛如虎的目光,手上带着凌厉的玄能,向着皇后狂野而去。

周身玄能瞬间催发到最大,就是想趁所有人不注意,甚至是面前这个女人没有防备的时候,突然出手将她杀死!

目中狠光越盛,作为一个玄皇级别的人,玄能的威力自是不必说!

南宫乐宣突然大叫一声:“母后!”

却见皇后凤眸乍然转厉,一手抓住南宫乐宣的手腕,身子高高跃起,猛地向后移去。

布伦达看竟然没有得手,知道再对皇后出手肯定不易,又将目光转向离皇后不远的叶非然!

目光中是微不可见的得意的笑,手中结出一种仿若万兽奔腾般气势汹汹的凶猛印记,嘴角勾出狠毒的弧度。

“叶非然,你受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