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81章 她的味道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3 2016-06-16 20:17:02

  叶非然可没有再接他这一招的打算,纵身,直接从崖上跳了下去!

布伦达快步走到崖边,朝底下一望,云雾缭绕,哪儿能看清底下的景况。

正要提气飞掠下去,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其他的声音,心想叶非然没有玄能护体,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肯定会摔死,于是赶紧从另一个方向走了。

伽梨从另一边疾速赶过,然而入目所见,却是没有任何人在这里,四处看了看,也没有什么异常。

不禁皱眉自言自语:“我明明听到了打斗声音……”

佛刹恬着那张胖脸,屁颠颠的跟在伽梨身后道:“这里哪有什么人啊,你肯定是看错了。”

伽梨觉得十分奇怪,按理说她不应该听错,但这里确实一切都好,没感觉什么异常。

“伽梨,我们走吧,这里能有什么好玩儿的。”佛刹讨好道。

伽梨冷漠的瞥了佛刹一眼,扭头就走。

佛刹要跟上,只听伽梨冷漠道:“你要再敢跟着我,看我不把你脚给剁了!”

佛刹赶紧停住脚步,面容黯然,却再不敢跟着伽梨了。

木桩阵上,突然隐现出一道强横的玄能之力,白炎宿眉头紧锁,望着脚下的木桩阵,然后迅速落了下去。

木桩阵中一切正常,但是却没有看到那抹熟悉的倩影。

突然,鹰隼一样的挺直鼻梁微微一动,迅速朝着那股十分熟悉的味道而去。

卡地跟在白炎宿身后,迅速跟了上去。

突然,白炎宿在木桩阵中停下,眼看那些木桩在朝着他迅速包围而来,大掌微微一抬,一股强横的玄能带着浓浓的霸道之力射出,那些木桩竟然停止了移动!

他低头,那抹嫣红直接刺痛了他的眼。

卡地也看到了那抹异常显眼的红色,但是心中存了些侥幸,朝面色已经非常难看的白炎宿道:“主子,这可能不是她的,您……”

“我闻得出她的味道!”

白炎宿突然扭头,平素古井无波的漆黑眼眸中有狂暴的风雪在卷动,仿佛很快就要席卷掉他所有的理智,掩在袖中的手掌紧紧攥着,似乎要将整张手掌捏碎,而那张平日凉薄冷漠的唇,竟然也在害怕的微微颤抖着。

他当然闻得出她血液的味道,曾经多少次她将他的嘴唇咬破,他也咬破她的,然后舔吻着她带着香甜气息的味道,那是一种能让人着迷的,仿若毒品一样的香味,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沉迷其中,再也无法自拔。

卡地更加担忧的望着白炎宿,同时心中也有种不好的预感,似乎这次,怪女人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我们走!”白炎宿朝卡地低沉的怒吼一声,仿若一只被困住的野兽发出的怒吼,卡地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主子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将压抑的情感克制成这样。

不过卡地知道,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现在的重点是找到女人,确保她安然无事!

两道身影迅速掠起,瞬间消失在了木桩之中。

一则消息,以一种飞快的速度迅速传遍了天圣学院。

叶非然失踪了,失踪的无声无息,并且是在训练的过程中失踪的。

此时,几位长老和西方院长,以及其他的四位学员坐在学院的议事厅中。

西方院长紧蹙眉头,这件事情太蹊跷了,一个大活人,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呢?

“她失踪的时候,你们都听到了什么动静。”西方院长看了一眼四位学员道。

四人都是摇头,表示什么声音都没听到。

佛刹长老冷嗤一声,眸中显出鄙夷之色:“我看院长是小题大做了,她刚来我们天圣学院,又没什么仇人,谁会害她,我看她是受不了艰苦的训练,但是又不好意思直接提出来,所以半途跑了。”

南宫乐宣愤愤不平,大声反驳道:“不会的!非然不是这种人!她不会因为觉得训练艰苦就逃跑的!你别胡说八道!”

竟然说他胡说八道?佛刹异常恼怒,但又想到面前这位是卡奥帝国的小公主,也不好出言训斥,于是冷笑道:“你说她没逃走就没逃走,个人主观臆断,反正在我眼里,她就是个逃兵!”

“你!”南宫乐宣怒而拍桌,脸颊被激的微红,直接站了起来。

突然手掌被一只温热的大掌握住,南宫乐宣低头,却见明庭将手盖住了她的,眉头微皱,摇了摇头。

南宫乐宣压抑着怒气,愤愤不平的坐了下去。

佛刹只是冷冷扫了一眼南宫乐宣,做出一副得意洋洋的讨厌模样。

南宫祈钰冷冷一笑,声音显现出身为卡奥帝国二殿下的威严。

“佛刹长老这话说的,你说乐宣是在凭个人主观臆断,难道佛刹长老不是在凭个人主观臆断?”

南宫祈钰目光冷然,话语尖锐。

突然,坐在上方的西方麻熵猛地一拍桌子,威严而带着怒气的声音在大厅响起。

“你们现在竟然在谈论叶非然是不是逃走了,难道没听懂我刚才说了什么话?!我问,她失踪的时候,你们都听到了什么动静!我目前只想知道她是否安好,而不是她是否逃走了!”

西方麻熵此话一出,佛刹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于是朝西方麻熵道:“院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提出一种可能……”

“收起你的假设和可能!”西方麻熵眸光微凛,毫不留情的斥责,“一会儿那些勘察现场的人马上就要回来了,听听他们发现了什么。”

西方麻熵一般不会发怒,但是一旦他发怒了,没有长老敢再随意违逆他的意思。

佛刹长老终于不吭声了,但是心中却觉得奇怪,院长这是怎么了,好像现在很庇护叶非然啊。

西方麻熵又将目光放到一直没说话的何梅身上。

“何梅,你有听到什么动静吗?”

何梅微微愣了一下,其实她刚才一直在发呆,因为她所见就是叶非然掏出了木桩阵,但是她现在活着没有,她确实是不知道。

何梅当然希望叶非然已经被布伦达杀死了,但是又害怕她没死,转回来指控她联合布伦达怎么办,以天圣学院的校规,她应该会被赶出去吧。

“何梅,我问你,你有听到什么动静吗?”西方麻熵见何梅不回答,于是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何梅这才回过神来,眼睛有些闪躲,不敢直视西方麻熵的眼睛。

“我什么都没听到。”

西方麻熵微眯眼,他有一种直觉,何梅应该知道些什么。

但是他没有再逼问何梅,突然一个人影闯了进来,他对着上方的西方麻熵道:“院长,我们经过检查发现,木桩阵中有一些血渍,不知道是谁的。”

一听“血渍”,南宫祈钰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眸光中露出不可置信。

“你说什么?什么血渍!”南宫祈钰声音骤冷,几乎是在怒喝。

那人朝着南宫祈钰道:“木桩内部有一些血渍,不知道是谁留下的。”

这时,伽梨姗姗来迟,她神色忧虑,朝大厅中的人道:“前几日我听到后山传来打斗的声音,但到的时候,却发现竟然什么人都没有,我还以为是我听错了,没想到真的发生了事。”

南宫祈钰瞳孔骤缩,脸色煞白,一种强烈的不安感紧紧拽住了他的心脏,不等那人再说什么,南宫祈钰已经直接飞掠了出去!

南宫乐宣着急的喊了一声:“哥!”心想难道非然真的遇到了麻烦,跺了跺脚,小脸显露出异常焦急的神色,跟着南宫祈钰跑了出去。

明庭一看南宫乐宣跑了,当下也站起,追着南宫乐宣跑了出去。

佛刹一看这些人竟然没说一声就都走了,不禁怒从心起,呵斥道:“这些学员实在太不像话了!说走就走,眼里还有没有我们了?!”

伽梨愤怒的瞥他一眼,回道:“人命关天,佛刹长老到现在还想着你自己的面子不成?”

佛刹当下闭嘴不言,但是心里的一股火却仍旧旺盛的燃烧着。

何梅五指纤纤握紧,眼中闪现犀利的狠辣之色,但转瞬即逝,西方麻熵淡然的看着底下的何梅,不动声色。

伽梨眸现担忧:“西方院长,我们还是去找找非然吧,别出什么事了。”

佛刹不屑的冷哼一声:“能出什么事。”

伽梨眸色瞬间转厉,怒道:“你能不能闭嘴!”

佛刹:……

西方院长眸光淡漠了扫了一眼,最后决定道:“所有长老和参与进来的学员,一起寻找叶非然,确保她的无事,这件事情目前不要宣扬出去,否则,校规处置!”

其实西方麻熵也很焦急,叶非然是他遇到的极有天赋的学员,他甚至还想过把她好好栽培,也许会有一日成为他的得意弟子,但是现在叶非然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而且很可能有生命危险,说不担心是假的,心中只能默默期盼着她福大命大没事吧。

顿了会儿,凌厉沉稳的目光扫向下方的何梅,何梅眼睛一闪,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