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92章 谁欺负你了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114 2016-06-16 20:17:06

  皇后又与慕容长雪聊了一会儿,又将叶非然无视了。

南宫祈钰也察觉出了叶非然被自己母后冷落的事,正要一把抓住叶非然的手将她带出去,叶非然却不动声色的躲了躲,南宫祈钰抓了个空。

他看着叶非然,有片刻的愣怔,随即恢复正常。

叶非然定是因为他母后的话生气罢,心念至此,也不再去招惹叶非然,而是站起身,朝皇后道:“母后,儿臣还有事,先告辞了。”

皇后点头,答:“好。”

南宫祈钰又道:“那我带非然出去了。”

皇后一听南宫祈钰称呼叶非然为非然,当下黑沉了脸,脸色极差的出声阻止道:“等一下。”

叶非然正准备起身走,反正她在这儿就是个多余的,倒不如赶紧离开,又听皇后让他们等一下,于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停下了脚步。

脸上换上一副虚情假意的笑,慢悠悠回头,却见皇后已经站了起来,快步朝南宫祈钰走去。

“祈钰,先让这位非然姑娘在我这儿待一会儿,我还与她有些话要讲,你先走吧。”

南宫祈钰皱眉,望了望叶非然,却见叶非然面无表情,以为她并不排斥,想想两人聊一会儿也是好的,能让母后更深入的了解非然的为人,在犹豫之后,于是答应了。

“那我在外面等你吧。”南宫祈钰朝叶非然道。

叶非然一看皇后的脸又变了一个色儿,于是心中冷嗤一声,但依旧是笑容满面的对南宫祈钰道:“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

南宫祈钰叹了口气,道:“那我先走了,你回来的时候注意安全。”

叶非然点头。

皇后又朝身后的南宫乐宣和慕容长雪道:“你们也先走吧,等我有时间了再宣你们进宫,我现在有些话要与非然姑娘单独讲。”

慕容长雪自然不会说什么,南宫乐宣倒是撒娇一样的蹭着皇后的衣袖,万分不舍的模样。

皇后宠溺的摸了摸南宫乐宣的头,让她们出去了。

出去时,慕容长雪朝叶非然微微一笑,笑容中似乎藏着些什么,叶非然也没多去注意,只是回之淡然一笑。

等三人都走之后,皇后方才缓缓收了笑容,露出严肃的表情。

叶非然心中冷哼一声,这下不用再装了吧,有什么不满就直接说吧。

皇后看了叶非然一眼,却见叶非然从头到尾一直是那种微微笑着的表情,突然冷笑一声。

“非然姑娘,够有手段的啊。”

叶非然继续微笑,“娘娘您说什么,非然不清楚。”

“你不清楚?不仅勾引我皇儿,还暗中许了慕容夫人恩情,你可真是心机深啊。”

叶非然惊恐万分,做出什么都不懂的模样道:“娘娘您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

皇后深深看了叶非然一眼,冷嗤一声,然后缓缓走上台樨,坐了下去,凤眸冷漠,头上凤冠微晃。

“先不论你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我只是明确的告诉你一句,将来祈钰是要当卡奥帝国帝王的人,我心中皇后的人选是慕容将军的女儿慕容长雪,你刚才也看到了她,论长相,她是卡奥帝国的第一美人,论出生,她是当朝大将军的女人,论天赋,她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你知道自己与她的差距在哪儿。”

差距啊……

叶非然心中冷笑一声,脸上却露出十分不解的表情,像个傻瓜一样眨眨眼睛,“您是什么意思。”

皇后更加嘲讽的看了叶非然一眼:“你不必在我面前装傻充愣,我什么人没见过,既然你对我们祈钰有意,你就默默的喜欢着我们祈钰吧。我不会干涉,但是皇后的位置,绝对不是你。”

皇后凤眸微厉,用威胁的眼光紧盯着叶非然。

叶非然没有辩解,随便她怎么想吧,既然她非要认为她对南宫祈钰痴心不改,她没什么话好说的。

“娘娘既然这么说,非然自是听从。”叶非然顺着皇后的话,面容流露着心酸、悲伤、不舍,像割了自己的肉一样疼痛。

虽然这些都是叶非然演的,但是在皇后看来,叶非然显然是已被自己的威势驯服,对南宫祈钰不敢再有非分之想。

不过皇后心中却想到,看来这个叶非然还是对她的皇儿很痴心的。

如此一来,皇后便有些心软,虽然依旧是瞧不起叶非然的高高在上的模样,但是声音已然柔和许多:

“不过我看你也挺可怜的,哎,我也不是那么狠心的人,要不然这样吧,等来日祈钰继承大统,若是那时他对你还有情,收你做了小妾也是可以的。”

皇后看着叶非然,淡淡道。

叶非然眸中尽是冷意,低了头,发出哽咽的悲苦懦弱之声。

“全凭娘娘做主。”

说出这句话时,叶非然生生的被自己恶心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皇后看她还算乖顺懂事,于是摆摆手,做出不耐烦的模样道:“好了,既然你懂事那我也没有什么多说的了,你先回去吧。”

叶非然低头,正要准备默默的退出去,却听皇后又道:“烛火不能与日月争辉,你该懂得这个道理。”

叶非然一僵,嘴角缓缓咧起冷讽的弧度。

抬头的刹那,叶非然眸中的懦弱不自信全部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眸的冷意,仿佛能冻僵人的身子般冰寒彻骨。

走在两旁种满珍稀花草的小道,来来往往的间或有些宫女奴才,然后又突然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她一个人默默的走着。

心中想着那个女人说的话,叶非然虽然不屑,但心中却不可避免的有些气闷。

论长相,论身世,论天赋……

呵,她都不如她是吗……

她是日月,她是卑微的烛火是吗……

眼睛突然抬起,眸子乍现光芒,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冷笑,这话听着真是让人无法接受啊……

突然腰肢被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搂住,叶非然惊讶间,正要出手,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于是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

“怎么了,想什么呢那么不开心?”白炎宿在她耳边轻声道。

叶非然不自觉的摇摇头,道:“没想什么。”

突然,叶非然惊讶的回头,看见白炎宿正面带微笑。

“咦?你怎么来了?”叶非然微皱眉,实在不知道深宫大院,白炎宿是怎么不动声色的闯进来的。

白炎宿笑道:“自然是走进来的。”

叶非然歪着头笑眯眯道:“难道你认识宫里的人?所以走后门进来的?”

白炎宿忍不住勾唇笑了起来。

“就你脑子转的快。”

叶非然眼睛登时转亮:“难道你还真是走后门进来的!”

白炎宿:……

叶非然这样扭着头跟白炎宿说话确实有些不舒服,白炎宿应该也看出来了,于是双手握着叶非然的肩膀,将她强硬的扳过来,与她面对面直视,探究的目光目不转睛的盯着叶非然。

直到看盯的叶非然浑身不自然到快要动手的地步,白炎宿才缓缓道:“先说你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叶非然直接道。

“那你怎么这么一副表情?”

叶非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她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开心的笑着呢。

叶非然扬起唇笑道:“我哪副表情?你没看我笑着呢?”

白炎宿眉头紧锁,半晌道:“我不晓得,但是,我就是知道你心情不好。”

叶非然看着他一脸坚定的模样,微微愣住,转而突然仰头笑了起来。

“好吧,你猜对了,但是我并没有伤心难过,而是非常不高兴。”

“说,谁欺负你了。”白炎宿大掌捏了捏叶非然的手掌,剑眉深凝,目光中突然充斥了一股阴鸷幽冷之气。

叶非然耸肩。

“谁能欺负我,只不过某些人说的话不喜欢罢了。”

“不喜欢?”白炎宿皱眉,眼中阴鸷之气更盛,仿佛随时准备大开杀戒,“那人说你什么了?”

叶非然抿着唇没有说话,这话该怎么跟白炎宿说,毕竟她也是很要面子的人。

白炎宿看出叶非然不愿意说,手更紧的捏了捏叶非然柔软的手心,然后捏了捏叶非然的小脸,眯着狭长的眼睛道:“既然来了,怎么能不带点东西出去?”

“带点儿东西?”叶非然挑眉,“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还偷吗?”

“怎么说那么难听,这哪是偷,而是某些人应该付出的微小的代价。”白炎宿眉峰微耸,笑容满面道。

叶非然摇头,白炎宿什么时候也学会自欺欺人了。

她把放到嘴边,又凑近白炎宿的耳边道:“这是皇宫,你可得悠着点儿。”

白炎宿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哈哈大笑起来,半晌才眯眼回道:“只要你喜欢,就算把整个皇城炸成齑粉,又有何惧!”

叶非然抬头打了个响指,眼中闪现爽快的表情。

“好啊!你说我们先从哪里开始!”

白炎宿眼眸微微一转,随意指了个方向。

“就从那个地方开始!”

叶非然看着白炎宿指的方向,意味深长的笑了,那可不是她刚离开的皇后娘娘的宫殿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谢谢某位天使的大红包,这位天使目前宝宝还不知道是谁,但是总会知道的,还有某人的月票,谢谢!么一个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