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80章 陷阱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2 2016-06-16 20:17:01

  “愚蠢,你以为我们非要问你吗。”白炎宿极其不耐的看了眼林烟儿,然后朝卡地冷冷的吩咐道:“卡地,我们走,直接去找西方麻熵,我不信他连自己的学员在哪儿都不清楚。”

林烟儿一听这人竟然要去找院长,于是急忙拉住了他们。

“你们真是非然姐的朋友?”林烟儿眼中还是有些疑惑。

卡地无奈的翻白眼:“当然了小姑娘。”

林烟儿紧咬了咬唇,最后下定决心:“好吧,我相信你们,非然姐西方院长带去训练了。”

“什么训练?”白炎宿皱眉,突然回头看着林烟儿,简单明了的问道:“说清楚。”

天色渐渐明亮起来,丝丝凉风吹到了叶非然的身上,突然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运动,叶非然猛地睁眼,发现其他人也迅速的醒了过来,大家赶紧起身,然后互相对望了几眼,各自朝不同的方向而去。

休息了一夜,体力恢复了不少,再次穿梭在密林般的木桩阵中,身形矫健,比前几日的速度似乎要快了几分。

她已经在木桩阵中呆了至少半个月,而且虽然体内的玄能压抑着,她却知道她现在已经又进阶了一层。

看来这种训练真的是十分有用,半个多月的时间进阶一层,速度已经是非常恐怖了。

再过不到半个月,这次训练就会结束了,只是不知道其他四人的情况如何。

专心致志的躲避着木桩的攻击和挤压,心思一直处于高度警戒的状态。

突然,叶非然停下了脚步,精光闪动的墨眸骤然转暗,她似乎闻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迅速扭头,却见何梅嘴角微勾,娇俏的脸上,浮现着一抹奸诈的笑容。

“你想做什么?”叶非然退后一步,警惕的问,她从何梅的脸上,能感觉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五个人中,南宫祈钰、南宫乐宣和明庭,她相信对她都是善意的,唯独她没有注意过这个叫何梅的人。

心中瞬间闪过一些其他的想法,叶非然危险的眯起瞳孔。

“你一直跟踪我?”

何梅朝她微微一笑,嘴角勾出冷冽的弧度,她没有否认,那就是默认了。

叶非然突然想到,五人中,一定不会被淘汰的是南宫祈钰和明庭,南宫乐宣与他们的水平还差一截,所以不足为虑,而她与面前这个叫何梅的,却都是五阶玄君的水平, 所以,五个人中,如果要淘汰两个人的话,他们两人中必然有一个会被淘汰!

所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叶非然瞳孔骤然冷厉,散发着冰冷彻骨的寒意,仿佛要将周围的一切都冻结!

她冷笑一声,声音中仿佛含了刺人的冰渣:“你想杀了我,这样你就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对吗?呵呵,可你别忘了,咱们现在都无法使用玄能,你确定你能杀得了我吗?”

何梅脸上露出狡诈的笑容,她轻轻一笑,成竹在胸。

“我确实动不了你,但是不代表没人能动你……”何梅眯着眼睛,眸中散发着杀人嗜血的狂热感。

叶非然冷笑道:“为了赢,你可真是什么卑鄙恶心的手段都用啊。”

何梅轻声哼笑了两声,看着叶非然的目光充满了可怜与嘲讽。

“现在不管你怎么说吧,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叶非然觉得她这话说的奇怪,脑子里思绪迅速转了一圈,为什么何梅如此的成竹在胸,按理说,就是一个傻子,也不会在没有多少把握的情况下,说出这样确定的话,更何况是何梅,难道是……

叶非然猛然扭头,突然她的脖子被人捏住,一张熟悉的面孔陡然出现在叶非然面前。

布伦达……

布伦达狰狞着面孔,两双眼睛充满了蚀骨的恨意与无比的舒爽之意。

“小家伙,终于让我逮着机会,你可真是狡猾啊,竟然傍上了南宫祈钰,让我不敢对你下手,真是精明的让我都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他嘴角阴邪着勾起,突然瞳孔仿若炸裂。

“不过现在,你还是受死吧!”

叶非然被布伦达用力掐着喉咙,额头青筋暴起,气管中残留的稀少的气息迅速脱离出身体,眼白微泛,脑子已经有些不清不楚。

现在她使不出玄能,意味着她根本不能与布伦达相抗衡,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布伦达狞笑着,手腕一转,咔擦一声,一种剧烈的疼痛瞬间袭击了她的所有感官,叶非然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一种死亡的恐惧感让她在生与死的边缘沉浮飘荡,在眼帘快要阖上的瞬间,她骤然睁眼,瞪大的眼珠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面容恐怖狰狞的人。

她突然注意到,那些木桩已经在悄无声息的靠近布伦达,心中不禁升起了一抹希望!

只听“砰”的一声,没有丝毫玄能避身的布伦达被极速而来的木桩狠狠一撞,手瞬间脱离了叶非然的脖颈,他整个身体向旁边那根木桩狠力撞去。

叶非然来不及喘气,也来不及思考什么,手掌狠狠的一推身后的何梅,何梅一不留神,直接被叶非然推得狼狈踉跄了几步,闪出一条道来,叶非然迅速朝着一边奔跑而去。

她想叫人,但是张嘴的时候,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叶非然知道以布伦达的水平,这些木桩根本困不了他多久,但是他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因为只要有什么异响,其他三位学员便会很快知道这里进入了外人!

本来她想吸引南宫等人的注意来救她,但是她很快发现,恐怕没有先将南宫等人吸引过来,布伦达就会先赶到,并且一下解决掉她!而且,她相信,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尤其是西方院长的注意,布伦达应该是不敢使用玄能的!

所以,现在她只有在速度上与布伦达进行比赛!

而此时,何梅看被裹得越来越紧的木桩,心中终于生气一种恐惧,没顾得上管布伦达,直接朝木桩之间的边缘挤过去,布伦达一不小心被木桩撞倒之后,再起身时,发现自己已经被木桩紧紧围成一圈,困在了阵中,而木桩之间竟然是连一星半点的空隙都没有。

布伦达恼怒不已,但是又担心被其他人发现他的闯入,所以又不能过分使用玄能,但看着围着他越来越紧的木桩,抬头,只显现了一小块蓝天,快要比得上那铜强铁皮坚固了,布伦达眸中闪现恼怒的猩红之色,抬头望着天空,发出低沉的、令人惊恐的嘶哑的声音。

“叶非然!我一定要杀了你!不替我女儿报仇,我布伦达誓不为人!”

终于,叶非然从木桩的缝隙中看到了一片空地,她左右闪躲的穿过那些木桩,然后直接朝着木桩外的世界冲了出去。

叶非然脚下仍旧不停,因为她知道,一个极其狠辣的催命魔鬼就在她身后,并且也许很快就能找到她!

这里离后山最近,所以叶非然直接朝后山跑去,只要找到了伽梨,以伽梨的水平,应该能与布伦达抗衡。

叶非然几乎是用了全部的力气,没命的在跑,她跑到后山后,突然身后传来一道怒气冲冲的怒吼声,声音大的直欲把这天空撕裂。

“叶非然!你还往哪儿逃!”

身后的声音仿若催命魔符,叶非然却没有半点停歇,而是继续拼命朝前跑去。

终于,她跑到一处陡峭的山崖处,停下了脚步。

贝齿紧咬着嫣唇,整个嘴唇已经被刚才的鲜血染成了鲜红,她用毫无畏惧的目光直直盯着布伦达。

布伦达终于停下了脚步,他看着叶非然走投无路,脸上显出猖狂喜悦之色。

“你跑啊,有本事你跑啊?叶非然,失去玄能的你就仿佛是我脚下的蚂蚁,我轻轻一撵就能将你撵得血肉模糊。”

叶非然眼睛狠狠瞪着他,如同一匹残忍嗜血的狼,对着敌人散发着寒冷的幽光。

她突然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用无比恶心鄙视的目光看着布伦达。

布伦达暴怒:“你敢瞧不起我?!”

叶非然没有说话,事实上,如果她现在能说出话来,她肯定要破口大骂,布伦达竟然趁人之危,用如此卑鄙下流的手段,看着他这张令人讨厌老脸就令人作呕!

叶非然凛着脸,冰冷的嘴角突然上扬,露出越发冷然嘲讽的笑。

“呵呵,你骨头倒是够硬。”布伦达冷笑一声,然后手突然一挥,一道玄气突然袭击到叶非然身上,没玄能护体,仅以肉体之躯承受这道凌厉如刀的玄能,叶非然的身上很快被震伤,一道嫣红的血从天圣学院白色的院袍中渗了出来。

叶非然没有哼一声,而是看着布伦达的目光充满了讥诮和怜悯,仿佛在说,你女儿死了,你可真是可怜啊……

布伦达瞳孔微缩,眸中闪出恶毒无比的光芒。

“叶非然!你找死!”

布伦达面容狰狞,怒吼一声,突然另一道比之前更加狂暴的玄能射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