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91章 偏见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24 2016-06-16 20:17:05

  “是,母后。”南宫祈钰低头恭谨道。

往前走了一步,突然停了下来,没有回头,而是突然开口道:“叶非然,也跟上吧。”

然后继续朝前走去。

叶非然皱眉,她听到了,但立在原地没有动作。

南宫祈钰突然伸手动了动她,朝她道:“非然,母后让你跟上呢。”

叶非然像是刚反应过来似的,但是其实她一直都听到了皇后的声音,只是不明白皇后为什么要让她进宫,总觉得有些奇怪。

叶非然跟在南宫祈钰的身后,两人走了一会儿,南宫祈钰又特地慢走了几步,与叶非然并肩而行。

“怎么了?不高兴?”南宫祈钰贴心的问道。

叶非然摇头,道:“不是不高兴,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一说奇怪,南宫祈钰也皱眉,母后为什么要让非然一起跟着呢,两人明明不熟识。

“这个事情……不过你不用怕,母后看起来严厉,其实她很好说话的。”南宫祈钰笑的温暖如三月春,轻声宽慰叶非然。

叶非然点点头,不过心中却腹诽了几句,她一点没感觉这位皇后好说话,反而感觉她很不好说话。

南宫乐宣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从她母后那里跑到后面,凑到了叶非然跟前。

“非然,你怕我母后啊,你不用怕,我母后人很好的。”

叶非然不禁苦笑,两兄妹还真是像,不过他们似乎忘了一件事,他们是皇后的亲生儿子和宝贝女儿,自然是不用怕,她就是个外人,哪里知道这位皇后想要做什么呢?

雄伟壮观的宫城,鎏金的金碧辉煌,飞檐斗拱,彰显了皇家帝王之尊的奢侈豪华。

叶非然跟着皇后他们一路穿花拂柳,不知拐过了多少弯,最后在一处气势恢宏的宫殿停了下来。

这里恐怕就是皇后居住的地方吧。

门外站了许多正在干活的奴才宫女,看见皇后回来了,齐刷刷的恭敬的跪倒在地。

叶非然一眼望过去,那些打杂的最弱的,竟然至少也是四五阶玄者,果然是皇家风范。

皇后甚至都没看这些人,而是拉着南宫乐宣的手笑着经过那些人,只淡淡说了一句:“起吧。”

然后那些人才恭恭敬敬的起了,很有规矩的整齐的让开了一条路。

走进了宫殿,皇后坐下将南宫乐宣招呼到身边,南宫乐宣倚靠着皇后说了一些话,逗得在外人眼中威严的皇后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南宫乐宣的眸中闪着宠溺的光芒。

南宫祈钰则与叶非然坐在一起。

等皇后笑罢了,将目光转向南宫祈钰。

“祈钰,说说吧,为什么突然对你大哥下杀手?”

皇后眼皮都不眨的轻声道。

南宫祈钰眸中闪过不忿,但只是转瞬即逝,最后还是老老实实道:“不是儿臣想要杀他,是他容不得儿臣。”

皇后瞳孔沉沉,半晌,叹口气幽幽道:“你就不要与他过多计较了吧,他不是我亲生的,自然是心存芥蒂,以后这帝位早晚是你的,跟他争什么呢。你们父皇只有你们两个儿子,难道你们兄弟非要闹得你死我活吗?”

南宫祈钰风度有礼道:“母后明鉴,并非儿臣要跟大哥争,是大哥见不得儿臣好好活着。”

叶非然这下才明白,原来南宫昊与南宫祈钰是同父异母啊,怪不得关系这么差。

皇后眯眼,缓缓道:“哦,他做什么了?”

南宫祈钰如实禀报:“我在进入天圣学院之前,他竟然派杀手追杀我,幸亏非然相救,要不然母后现在就看不到儿臣了。”

“什么?”皇后惊怒,很显然,她根本不知道这中间竟然还有这么一摊子事,更不知道南宫昊竟然想对南宫祈钰下杀手!

“他竟然敢对你下杀手!”皇后怒道。

“还不止如此,本来我也是念着同胞的情谊,不想与他多计较,但是他已经不止一次对儿臣这样了,幸亏儿臣命大,要不然哪能活到现在。”

南宫祈钰淡淡道。

皇后瞪大眼,张大红艳的嘴唇,她不敢相信,南宫昊竟敢做出这样的事!

“你为什么不早日告诉母后!”

南宫祈钰沉默了半晌,目光坚定道:“我想让父皇知道,我这个大哥到底有多不堪!他多不配这个王位!”

皇后看着自己儿子坚决的面容,仿若在他身上看到了卡奥帝国帝王的影子,那是一种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

之前她虽然喜爱她儿子的性格,温和、柔弱,但是总觉得作为帝王来说缺少了一点什么,现在看到南宫祈钰现在的模样,总算是明白了,他之前身上缺的就是身为帝王的决绝狠辣!

而现在,不过半年多的时光,她的儿子竟然是有了这种气质!

皇后微笑着,赞赏的点头,她这个儿子真是越来越让她刮目相看了。

“我没有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以前我还念着他没了母亲,心中定然是悲伤的,所以能照料尽量照料,却没想到他竟然狼子野心,对我儿下杀手,看来以后我不能再对他那么心慈手软了,祈钰,你做的对,心地太过仁慈的人,做不了帝王。”

南宫祈钰抿着唇没有说话,但是显然,他对皇后的说话很赞同。

叶非然看着他们娘俩儿说来说去,显然是把她给忘了,那她叫她来干嘛,来看她们娘俩儿叙旧?

她没有这个爱好啊……

突然,一个小宫女跑了进来,恭敬的禀报说,慕容将军的女儿——慕容长雪大小姐来了。

却见皇后将目光慢悠悠的移向叶非然,微笑的眸中显出淡淡的嘲讽之意。

叶非然凝眉,慕容长雪来了,皇后为什么用那样的眼神看她,嘲讽?瞧不起?

如果真是瞧不起她,又为什么让她进宫来,难道想要故意羞辱她,但是又觉得不大可能。

在皇后眼中,她估计就是比虾米还要小的小人物,又如何能让这位尊贵的皇后费尽心思的讥讽冷嘲呢。

还没想清楚,却见白衣飘逸的慕容长雪已经走了进来。

她先是向皇后盈盈的行了一礼,纤细柔软的腰还没弯下,皇后就微笑着朝慕容长雪道:“长雪不用多礼,过来吧。”

“谢谢娘娘。”

慕容长雪朝皇后微微一笑,看起来乖巧又不失落落大方,轻移莲步,缓步走到了皇后面前。

皇后拍拍身边的暗红绸质坐塌,带着喜爱的笑容道:“来,坐我旁边。”

于是慕容长雪就在皇后旁边坐下了,皇后右边坐着南宫乐宣,左边坐着慕容长雪,看得出来,都是她极为喜爱的人。

皇后状似无意的瞟了叶非然一眼,目光中依旧同刚才那样的嘲讽之色。

叶非然又愣了。

不怪她摸不着头脑,因为她实在不明白皇后这样做的深意啊……

慕容长雪将淡雅的目光放到下面的叶非然身上,似乎是感到惊讶,似乎是疑惑,半晌,才道:“叶非然,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非然苦笑一声,不知怎么回答。

慕容长雪是聪明人,叶非然一苦笑她便明白了叶非然的意思。

“怎么,长雪认识她?”皇后冷冷的挑眉。

慕容长雪微微一笑,得体的回道:“是的娘娘,她曾经救过我的母亲,按理说她是我们慕容家的恩人呢。”

皇后看着叶非然的目光越发冷漠,嘴角还勾出一抹冷嘲。

“真是巧的很啊,非然姑娘不仅救了祈钰,还救了慕容夫人呢,真是走哪儿救哪儿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就专门等在那儿,等着救人呢。”

如果说之前的话叶非然还有些不明白,但皇后现在说的这些话,她却是听的明明白白。

上面那个女人应该是怀疑她是有预谋的救南宫祈钰和慕容夫人吧,至于目的么,当然是以此攀他们皇家这根高枝咯。

叶非然脸色虽不变,但心中早就冷笑开了。

救了你的人,还怀疑我,你不就是这一国之母吗,不就是卡奥帝国最为尊贵的人吗,难道所有人都要上赶着巴结去?

如果事先知道是这种待遇就让南宫祈钰被南宫昊杀了算了,管他干嘛。

南宫祈钰也听出了自己母后说的话有些不对劲儿,皱眉道:“母后,非然不是这样的人。”

皇后脸一沉,打断道:“是什么人母后比你清楚。”

南宫祈钰张嘴,还想要为叶非然说些好话,慕容长雪突然出口道:“娘娘,您多虑了,叶非然我了解,她不是那样的人。”

南宫祈钰见慕容长雪为叶非然说好话,不禁感激的看着她。

慕容长雪回南宫祈钰一个温和有礼的笑,然后看着有些沉脸的叶非然。

皇后听慕容长雪为叶非然说好话,也不再针对叶非然说什么,而是欣赏的目光看向慕容长雪。

“还是长雪体贴。”皇后微笑着道。

叶非然算是知道了,这个皇后根本不喜欢她,把她叫过来纯粹是来编斥她的,让她看看慕容长雪大小姐有多好,她有多心机,多糟糕,多不自量力。

可惜这皇后打错主意了,她向来对自己自信的很,无论你怎么小看我,我都不会妄自菲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