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83章 不怕噎死你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49 2016-06-16 20:17:02

  有些头晕眼花,突然,神色倏然变化,手指动了动,却发现自己现在根本累的连动的力气都没了,整个人除了心跳还在,还有呼吸,其他就像僵死了一样。

那个美貌如花的女子朝她娇小着,得意着,就像看着一个到口的猎物,却连挣扎都无法挣扎了。

喉咙鼓动了两下,叶非然依旧说不出话来。

何梅蹲下身子,用一种审视物品一样的眼光审视着叶非然。

“啧啧啧,你命可真大,这样都弄不死你。”

“我去问丞相大人的时候,他跟我说你必死无疑,但是我嘛,看不到你的尸体我就不安心,所以只好亲自走一趟咯。”

“没想到你还真没死,从那么高的地方爬下去,应该很累吧?”

何梅眼睛眨了眨,朝叶非然嘻嘻笑着。

“你不用用那种恼怒的眼神盯着我,你看你现在,就像一只蚂蚁一样,哦,不,你连蚂蚁都不如,蚂蚁临死前还会挣扎一下,你现在应该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吧。”

何梅看着叶非然渐渐阴沉下去的目光,仿佛一只不屈的野兽,不禁心情大好:“其实我跟你无冤无仇,我也不想杀你,但是谁让你挡了我的路呢,你说你直接死了多好,还非要挣扎这么久,你看最后结果还不是一样?你说你挣扎干什么?”

何梅微微一笑,这种笑容让叶非然极为反胃。

“其实我还挺佩服你的,够执着,够顽强,看你要吃人的目光,想必很想杀了我吧,不过很可惜,你命不好,所以也别怪我狠心了。”

何梅突然目光骤然阴狠,猛然出手,手上带了丝缕的玄能,但是就是这么点的玄能,如果一掌拍到叶非然的胸口上,恐怕也能震的她五脏六腑俱裂。

然而就在这时,叶非然突然一个敏捷的翻身,死死将何梅压在身下,在黑暗中,她的眸子如同狼一样闪着幽邃的寒光。

何梅没想到她竟然还有力气反抗,不禁睁大眼,张开了嘴,一时没反应过来。

在夜色下,叶非然头发凌乱,嘴角向上挑起,勾出诡异的微笑,森寒的让人毛骨悚然,手掌突然一抬,手心里握着一颗淡紫色的丹药,直接朝那微张的小嘴扣了进去。

何梅目光骤变,抓着自己的喉咙怒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这话还没说完,胸中玄能翻腾,手猛然抬起,想要一掌打死叶非然。

突然,五脏六腑突然剧烈的疼痛开来,血管仿佛要炸裂般的暴涨,眼中充了透红的血丝,面色阴郁,疼得在地下打滚, 咬牙切齿道:“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快说!不说我杀了你!”

叶非然只是淡淡向后退了几步,看着在地上打滚,生不如死的何梅,嘴角勾起异常冷漠的弧度。

她不过是喂她吃了一颗普通的三级丹药,这种丹药不像消逝丹,可以让人一个月内无法使用玄能,这种丹药的功能是暂时阻止那些想要使用玄能的人,一旦玄能涌上,就会疼痛难忍,生不如死。

虽然那些减缓疼痛的丹药掉了下去,但幸好还留了一颗这样的丹药,在生死关头派上了大用场。

但是这种丹药只是让人感觉疼痛难忍,实际上并不能对人造成实际伤害,如果何梅能够忍住这种痛苦对她下手,也是可以的。

不过看她这样子,疼的连站都站不起来,恐怕没什么力气来对她下手了吧。

但是叶非然知道,她现在还不能杀她,如果她现在对何梅下了杀手,那么她必定会奋力一搏,以她现在的水平,还不是她的对手,但是如果欺骗她,骗她这是剧毒的药物,想必可以暂时牵制住她。

何梅依旧在痛苦的尖叫着,打着滚,头发散乱,看起来比叶非然还要狼狈。

叶非然心中一算计,然后拿了一根木枝,在地上写了几个字。

“想活命,听话。”

何梅双手双脚并爬,十分艰难的爬到叶非然写的字跟前,等看清字后,何梅咬牙凶狠的盯着叶非然,但体内的玄能却是在渐渐消去。

叶非然在心中冷笑一声,继续写道:“解药只有我有,所以,你要听我的。”

“想让我听你的话,没门!”何梅双目充血, 怒气冲冲的吼道。

叶非然冷笑一声:“除非你想死。”

何梅不说话了,而是用无比愤恨的目光瞪着叶非然。

叶非然知道这是默许了的意思,继续写道:“在此期间不准使用玄能,否则你会爆体而死。”

何梅一看自己竟然可能会爆体而亡,又想起刚才血管仿佛撑得要炸裂的痛苦感,不禁相信了叶非然说的话,于是把体外暴露出的仅剩的一点玄能,尽数收了回去,一点儿气息都不剩。

果然痛苦感消失,何梅从地上站了起来,用一张异常惨白的面容,眸中含着不甘,恶狠狠的盯着叶非然。

叶非然眸光凌厉如刀,心中却在冷笑。

“怎么,不服?”叶非然写道。

何梅紧抿着唇,没有说话,但是眼中显而易见的痛恨恼怒。

叶非然心情大好,嘴角微微一勾,一种轻蔑的弧度便顺其而上,然而眸子却依旧寒冷如冰。

“我现在饿了,去给我抓一点野味回来。”

何梅眼睛微闪,眸中的不甘之色愈盛。

“都这么晚了!怎么去抓!”何梅不甘道。

叶非然淡淡瞥她一眼,“我管你怎么去抓,总之我饿了。”

何梅双手紧握成拳,愤怒的盯着叶非然。

“不愿意?你可想清楚,只有我能救你,想死的话,你随便。”叶非然冷冷一笑,倒是一脸任君随意的模样。

但是何梅却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虽然心中万般不愿,还是站了起来,扭头朝那边而去。

等何梅一走,叶非然不禁呼出口气,幸亏她聪明,撒了个谎便让何梅对她唯命是从,不敢不听她的话。

她相信何梅不会离她而去,因为何梅害怕,害怕她说的是真的,如果她真离开叶非然,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叶非然躺在地上 ,终于敢光明正大的休息一会儿了,不过她对何梅还是存着些警惕,所以刚才让她去找野味,一方面是她现在急需休息,另一方面是她也确实是饿了。

叶非然闭上眼睛小憩,却不敢睡熟,谁知道这里还有一些其他的什么东西,她现在可是真的一点力气都没了,再出个幺蛾子,就只能等死了。

半晌,脚步声传来,叶非然慢慢睁开眼睛,见何梅已经朝她这里走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只肥兔子,衣服里裹了些青色的果子。

将兔子往旁边一扔,衣服中的果子“噗噜噜”滚了下来,滚到了地上,何梅直接拿了一个在怀里蹭了蹭,张口准备吃。

突然,叶非然一个毫不留情的大掌拍来,何梅手中的果子应声而落,手轻轻在底下一接,果子就掉到了自己的掌心。

叶非然朝何梅冷笑,然后将果子吃到了自己的口中,眸中的冷厉之色越发冰寒。

何梅咬牙切齿的瞪着叶非然,叶非然却已经一手拿起了一根木枝,在地上写道:“把这些果子都擦干净了给我,还有地上的这只兔子,烤好了给我。”

何梅眼中闪着愤怒的火星,咬牙道:“叶非然,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

叶非然嘴角冷冷一勾。

“你能奈我何?”

“这些都给你吃,我怎么办?”何梅道。

“你这种人还需要吃东西?不怕噎死?”借着皎洁的月光,叶非然慢条斯理的在地上用木枝勾勾画画,随后将手中的木枝放下,用讥讽的眼神看着何梅。

何梅愤愤不平的咬牙,手指紧握成拳,但最后还是转身将果子一个个捡起来擦干净,又架了火堆开始烤兔肉。

叶非然手中抓了一把何梅擦好的果子, 然后慢吞吞的朝一棵茂盛的树旁走去,缓缓坐了下去。

果子甘甜清爽,一口咬下去,满口生津,清甜的果香味儿弥漫在干涸的口腔中,干枯的嘴唇也渐渐湿润了起来。

叶非然背靠树干,然后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鼻尖闻到了一股烤肉的香味儿,鼻子微微一动,肚子竟然又开始咕噜咕噜的剧烈的叫了起来,像抗议似的。

突然睁眼,眼前横了一只被烤的外焦里嫩的兔子,叶非然淡淡一笑,然后伸手接过。

虽然她现在极度的饥饿与虚弱,但是却不能让何梅看出,要不然以何梅这种狠毒的性格,搞不准会反扑她一口。

慢条斯理的咬着兔子上的肉,看着何梅在一旁不停的吞口水,叶非然冷然一笑,并没有将手中的兔子分给何梅,现在她想杀了这个女人的心都有,还想让她分给她吃的,简直是做梦。

吃的时候,叶非然又让何梅弄了点儿水回来,吃饱喝足,叶非然朝何梅淡淡道:“好了,今晚就这样吧,有什么事明天再继续。”

何梅眼中闪烁着愤怒不甘的光芒,暗暗的望着叶非然的眸中充满了想要杀人的敌意。

叶非然自然是看到了,但是何梅越是这样,她心里越是高兴,能让她讨厌的人心里不舒服,她心里就很舒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