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79章 你不像好人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1 2016-06-16 20:17:01

  南宫祈钰看见叶非然心情正好,脸上的笑容还未散去,没有回头,而是迅速闪到一边,于是那段木桩朝别处而去。

叶非然不禁呼出口气。

南宫祈钰看叶非然竟然为他露出担忧的神色,心中猛地一动,有什么东西在心底深处蔓延开来,嘴角忍不住翘起温暖的弧度。

叶非然只是简短而急促的朝南宫祈钰打了个招呼,现在的状况容不得两人坐下来慢慢叙旧,于是互相对望一眼,叶非然朝南宫祈钰微微一笑,于是迅速朝其他地方而去。

南宫祈钰看着她温雅清丽的笑容,心脏仿佛慢了半拍,一直没被木桩击到过的南宫祈钰突然紧咬牙,脸色也变得隐忍,虽然觉得真的很痛,但内心仿佛是喜悦的。

南宫祈钰又看了看早已看不见人影的地方,然后迅速钻入了木桩中。

天色很快暗淡下来,在木桩中东躲西藏的叶非然想不会就这么无休无止的训练下去吧,然而还好,等到月亮露出神秘的面纱,出现在半空中,它温润柔和的光芒挥洒大地的时候,那些木桩停止了运动,叶非然眨了眨眼睛,确定了一下那些木桩确实不动了 ,运动了一天的身躯早就麻木疼痛,她终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背靠着木桩坐下了。

头扬起,用白色发带束起的发轻盈的搭在左肩上,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天上的月亮和星辰。

心中想起西方院长说的话,这一个月都要呆到这里了。

眼皮有些疲累,望着天边出现的星辰迷迷糊糊的正要睡着,突然听到一声异响,叶非然扭头,见南宫祈钰穿过重重木桩,朝她这边而来。

叶非然眉尖微微一挑,南宫祈钰已经在她不远处坐下了。

叶非然脸上露出一种因为疲倦而温雅和煦的微笑,在月光洒下的清辉中,显得整个脸庞如月牙般的白皙温润。

“训练了一天,累了吧。”南宫祈钰轻声开口,仿佛担心打破这难得的静谧气氛。

叶非然薄唇微抿,眼中有着光华闪耀,她淡淡回了一句:“还好。”

南宫祈钰想她也不会承认,不过也许她并不是不承认,而是真的还好。

她一直很坚强,比大部分男子还要坚强。

这样的场景很容易催发人的一种奇怪的欲望,一直压抑的一种情感,仿佛在这样的环境下突然喷薄而出,他觉得似乎再也压抑不住,有什么话在喉咙里滚了滚……

“其实我……”南宫祈钰脸颊微红,抬头间,正要说什么,只听一声娇俏的声音。

“非然,没想到你和我哥在这里啊!”

南宫乐宣笑盈盈的钻了进来,跟在身后的是一脸温和笑意的明庭。

南宫祈钰脸色微变,然后将口中就要脱口而出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乐宣?”叶非然也觉得很奇怪,不过想想也是,这个木桩阵也没想象中那么大,能遇见也是可能的事。

南宫乐宣笑盈盈的紧挨着叶非然坐下了,明庭从始至终目光一直追随着南宫乐宣,但是他却没有与南宫乐宣坐在一起,而是很自觉地坐到了南宫祈钰旁边。

南宫乐宣刚坐下,小脸一变,脸上的笑容霎时不见,苦着一张脸,痛苦不堪的模样。

“哎呦,疼死了。”南宫乐宣低声抱怨。

明庭脸色一变,几乎是立刻起身,手指紧捏着掌心,担忧道:“怎么样,真的很疼吗?”

南宫乐宣眼眶中含着泪光,可怜巴巴的点头。

明庭直接朝南宫乐宣而去,紧张的上下扫了南宫乐宣一眼。

“你说哪儿疼,我给你看看。”

南宫乐宣瘪着嘴,眼眶中莹光闪闪,委屈巴巴的说:“哪儿都疼。”

明庭眸中闪现心疼之色,他从自己的口袋中掏了掏,最后掏出一颗丹药来,柔声安慰道:“你吃了这个就不疼了。”

叶非然眼睛眯了眯,她看的没错的话,这应该是散痛丹,五级丹药,市场上卖几万金币,虽然在南宫乐宣这个小公主看来几万金币什么都不是,但叶非然知道,对于明庭这种出身一般的人来说,应该算是一笔巨大的开支了吧。

而且像南宫乐宣这种小伤小痛,根本用不着散痛丹这种高级丹药,随便个一级丹药就能对付,像散痛丹一般都是身受重伤,痛的实在受不了才会使用的。

南宫乐宣虽然眼眸中还含着泪,但却是高兴的接过明庭递的丹药,眸中闪现感激之意,然后吃了进去,果然立马就不疼了。

“真的是很有用!我现在一点不痛了!”南宫乐宣眼睛中闪着兴奋的光芒,感激的望着明庭。

明庭低头,捎了捎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叶非然叹口气,明庭随身携带这种丹药应该是以备不时之需吧,平日受伤的时候不在少数,按理说早该吃掉了,但这颗丹药一直留着,说明他一直没舍得吃,现在这么大方的拿出来给南宫乐宣,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可见明庭对南宫乐宣的心意。

叶非然不禁一笑,南宫乐宣这个小妮子,倒是遇到了个不错的人啊。

回头,却见南宫祈钰也是意味深长的盯着明庭和南宫乐宣两人,似乎感受到了叶非然的目光,南宫祈钰回眸,两人互相对望了一眼,眼观鼻,鼻观心,不言不语。

于是这一晚,四个人就躺在一起,所有人都是几乎很快的睡了过去。

而叶非然不知道的是,黑暗中,有一道充满了敌意的目光一直在暗处如捕捉到猎物的狼,看到了它一直觊觎的小羊般紧紧盯着她。

林烟儿第一次见到白炎宿的时候,心中是充满惧怕、忐忑和恐惧的。

这个男人的气场太过强盛,森寒的眼眸如同倒映在广阔无垠大海中的星辰,漂浮低沉,看不到他眼底真正的情绪,高大的身躯站在她娇小的身躯面前,他的影子都盖住了她的整个身体,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着一股残忍霸道,冷酷果决的气息,因此当男人问她话时,她的腿都要哆嗦着不听使唤了。

“叶非然呢?”他低沉冷酷的声音在林烟儿耳边回荡。

虽然林烟儿被他气势所摄,感到十分害怕,但是想到叶非然对她的种种好,还是咬紧牙关,自己给自己一点勇气。

“你、你是谁,找非然什么事?”林烟儿磕磕巴巴道,她也担心这人是来找叶非然麻烦的。

白炎宿却显得十分不耐烦,他再次问道:“叶非然去哪儿了!别让我再问第二遍!”

他的眼眸森寒恐怖,闪着冰冷的寒光。

林烟儿心里的小人在呜呜呜的哭泣,非然姐啊,你这是招惹上了什么人啊,幸亏你跟着西方院长去训练了啊,看这个男人的架势,你要在还不得把你给生吞活剥了啊。

林烟儿努力挺了挺胸脯,做出视死如归的表情。

“要杀要剐随便!反正我是不会背叛我非然姐的!”林烟儿鼓足勇气道,但颤抖的双腿还是泄露了她害怕的事实。

站在旁边的卡地一脸冷汗,心中暗暗道,主子,有你这样问人的吗,看把人家小姑娘吓成什么样了。

白炎宿脸上的阴鸷之气更盛,玄能缭绕周围,竟然是隐隐有了要发怒的趋势,林烟儿一看这样,就知道这男人的怒气压不住了,接下来就该一掌拍死她了吧。

虽然她还不想年纪轻轻的就死,但是宁死不屈倒是死得非常光荣!

白炎宿突然抬手,林烟儿赶紧闭上眼睛,眼珠子颤巍巍的发抖,心中默念着,不要杀我啊,不要杀我啊。

突然,传来卡地笑嘻嘻的声音。

林烟儿一抬眸,见卡地一脸温暖的仿佛要融化人的笑容,他走到林烟儿跟前,手轻轻的拍在林烟儿的肩膀上,轻声安抚道:“林烟儿是吧,烟儿姑娘,你别怕呀,我们不是坏人,我是叶非然的好朋友,至于我身后的这位嘛,他……咳咳……反正我们都是好人,大大的好人!已经好几天没见她了,我们担心她发生什么麻烦,所以才来找你,你知道了吗?”

卡地挤挤眼睛,眸中闪现着极度真诚的神色。

林烟儿眨了眨眼睛,又看了一眼卡地身后一脸黑气的那人,有些害怕的小声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卡地更加真诚的挤眼,“你看我会是坏人吗,不会啊,我满脸都写着‘我是好人’四个字,所以嘛,你不用担心啊,我们可是担心她的安全所以才来问你的啊。”

林烟儿当然不是傻子,被卡地几句话就糊弄过去了,她狐疑的看着卡地,歪头道:“我怎么感觉你看着一点不像好人?”

卡地一口鲜血要狂喷出来,他激动道:“我不像好人?小姑娘,你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世上有我这么好的人吗?”

林烟儿严肃道:“反正你不管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我要保护我非然姐。”

突然白炎宿冷哼一声,神色淡漠的瞅了林烟儿一眼,瞅的林烟儿差点又要腿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