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75章 往心脏插刀子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62 2016-06-16 20:17:00

  叶非然看压制不住了,突然眼睛精明的一转,张嘴就开始骂骂咧咧。

“靠!你这个贱玩意儿!现在不服我了是吧,早干嘛去了!别动听见了没!别给老子动!!!”

“草!你特么还动!还动是吧!看我一会儿不收拾你!”

“老子不信制不了你了!”

叶非然也是骂着玩儿玩儿,结果这一骂竟然还真管用,兽王鼎的凶戾之气慢慢散去,最后那道刺眼的白光消失不见。

在旁边看着的伽梨,脸上的表情已经不是惊讶可以形容了,那是无语啊,震惊啊,诡异啊。

叶非然大喜,她将手放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巨石中的兽王鼎。

洁白的兽骨制成,浑身散发着白玉般润泽的光芒,鼎小而精致,静静的立在那里,鼎身上镌刻着淡淡的万兽图,看起来既精致又气势磅礴。

鼎的大小叶非然非常喜欢,用两只手直接就将鼎给托了起来,没有了兽者霸气的阻挡,伽梨已经走到了叶非然的跟前,十分好奇的看着这面兽王鼎。

“真是一只漂亮的药鼎啊。”伽梨眼中浮现艳羡之意,“兽王鼎在百鼎榜中排名第七,绝对是上好的药鼎!”

“排名第七?”叶非然眼中闪现欣喜之色,简直就像捡到宝了一样,不过也确实是捡到了宝。

眼睛高兴的在上面逡巡着,端详着,嘴角勾起欣喜的弧度。

“你怎么不……”叶非然随口而出,突然停了下来,她本来是想问伽梨为什么不拿这个药鼎,后来想到伽梨说的话,这个药鼎认主,想必就是这样伽梨才将这个药鼎所在的位置告诉她,想让她试试吧。

伽梨摇头,但眸中却是替叶非然高兴:“没想到只是带你试试,竟然你真的与她有缘,这个兽王鼎现在归你了。”

叶非然眼带揶揄,朝伽梨道:“真是多谢你了!”

伽梨笑着抿了抿嘴,没说什么。

刚才被那股暴戾之气冲击的火火此时已经迅速飞下了崖下,白炎宿眼神一凛,如雄鹰般迅速飞上去,一把将火火抓在手里。

火火惊情未定,猛烈的在白炎宿手中挣扎。

白炎宿眼神微眯,显得恐怖万分,低沉道:“再动,再动一掌拍死你。”

火火立马吓得不敢动了,乖乖的躺在白炎宿的手心里,它可是还记得这人用手捏过它,还扔过它,差点把它弄死。

白炎宿看它乖乖的不动了,眼神懒洋洋的,仿佛刚才口出恐吓之语的人不是他一样。

卡地蹦着跑到白炎宿跟前,好奇的盯着白炎宿手心里的小家伙,然后手指戳了戳小家伙的小短毛,小家伙眼睛滴溜溜的转,小黑眼珠有些不高兴的瞥了卡地一样。

卡地桃花眼一挑,高兴道:“哎呦,跟你主子一个脾气。”

火火一听卡地在说叶非然,激动的朝天唳叫两声。

卡地好笑道:“瞧你那样儿,眼中除了你主子,没别人了吧。”

火火翅膀轻轻一动,然后黑珍珠般的小眼珠眨了眨,好像在认同卡地说的话。

卡地不禁挑眉道:“倒是养了只忠心的小家伙。”

火火听卡地说它忠心,更加高兴的扑腾起了翅膀,小眼珠很友善的将卡地望着。

卡地不禁哈哈大笑,将目光放到自己的主子身上,却见白炎宿神色淡然,没有了刚才的紧张之色,重新恢复了淡漠的神色。

不过有一件事卡地一直不明白,捏着下巴,桃花眼似眯非眯:“主子,你说这兽王鼎怎么回事,对付它它没反应,怎么倒是她骂了几句,兽王鼎就被她收服了,难道真是如她所说,这鼎天性就贱?”

白炎宿长眉微扬,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嘴角勾起微笑的弧度。

“据说,白龙虎曾经的主人就喜欢这么骂它,平常桀骜不驯的很,一骂它就乖了,就算尸身化为了药鼎,恐怕也保留这种记忆吧。”

卡地抽了抽嘴角,喃喃自语道:“原来真的是贱……”

白炎宿嘴角的弧度不禁慢慢扩大,幽冷深邃的眼睛缓缓眯起,这个女人,不知道该说她运气好呢,还是说她聪明到无人可比呢……

白炎宿将手中的火火不客气的扔给卡地,卡地眼角一跳,赶忙接住了。

“主子,你干什么?”卡地皱眉,不知道白炎宿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非然下来把这畜生给送还给她。”白炎宿说完这话,神色淡淡,又冷漠的瞥了火火一眼,有些恶毒道:“关键时刻将自己的主子抛弃,只顾着自己跑的畜生,算什么好畜生。”

火火一听这话,娇小的身子立马像失去了什么支撑,眼珠无神,直接摊死到了卡地的手心上。

心中好痛苦……

卡地看着火火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哑然,他竟然不知道主子说话这么狠,这哪是在打击火火啊,这简直就是在火火心上插刀子啊。

火火被这刀子插的,估计好几天缓不过神来吧,心中不禁有些可怜火火。

“哎,可怜的小家伙,谁让你跟我家主人抢女人来着。”卡地兴致满满的在火火的伤口上撒盐。

火火两眼一翻,直接躺死在卡地的手上了。

叶非然将兽王鼎拿回去,没顾得等待片刻,就有些急不可耐的开始炼制丹药。

她倒要看看,排名第七的兽王鼎,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

手掌上升腾起细小的火苗,平伸而下,将火苗渡到兽王鼎下,一股狂烈的兽者气息突然汹涌而出,伴随着一缕无形的狂野而霸道的气息,叶非然凝神细细感受,便需要一股比以往更加热烈的火焰去催化,等这种霸道的气息渐渐缓和下去,叶非然才呼出口气。

火焰在鼎下平稳的运行着,燃烧的持久而温和。

将药材有顺序的放入药鼎中,鼎中药材满满融化,绿色汁液缓缓升腾旋转,鼎下的火焰也开始变得像是舞娘一般,热烈舞蹈起来,最后凝聚成形,形成于兽王鼎的底端。

叶非然将炼制好的四级丹药捏在白皙的指腹中。

绿色丹药光芒流转,如同深海珍珠,散发着温润光泽。

竟然比星石鼎中炼制的还要纯净百倍!这样的丹药,简直是世间少有的绝品!

将绿色丹药喂到口中,顺着喉咙慢慢咽下。

体内突然涌起了一股深邃纯净的玄能,它们在她的体内自由而迅速的运转着,而整个人的身体,器官,毛孔仿佛都张开了般,迅速的吸收着这天地间的玄能。

叶非然迅速盘腿坐下,运转起体内充盈的玄能。

深深吸入一口气,然后进入了打坐状态。

火火扑棱着翅膀飞到叶非然的身旁,小小的身子在她身边乖巧的躺下了。

大约过了半日,叶非然感觉体内的玄能慢慢平息下来,最后沉寂在她的丹田中。

她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睁眼间,眼神清明了不少。

嘴角勾出微笑的弧度。

终于——突破了。

伸出修长的手指,指尖凝聚清澈透明的冰凌,而在手心中,水滴模样的东西像精灵一样在跳跃舞蹈着,倘若这次再将冰雪令发出,威力会更进一层吧。

突听得有人敲门,叶非然将门打开,见南宫乐宣就站在门口,笑意盈盈。

叶非然笑道:“你先进来吧 。”

南宫乐宣点了点头,跟着叶非然走了进去。

“我是来通知你,据可靠消息,一会儿在训练时西方院长会宣布参加与康妮学院比试的学员名单。”

南宫乐宣眨巴了一下俏丽调皮的眼睛,笑嘻嘻的说道。

叶非然嘴角微勾,眸中带着些揶揄的笑意。

“可靠消息?”

南宫乐宣依旧笑眯眯的,她看了叶非然一眼,虽然不知道叶非然是否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但是总觉得叶非然应该猜出了点什么。

叶非然当然不会去追究南宫乐宣这个可靠消息到底是如何得到的了,既然南宫乐宣亲自来提醒她,想必这件事应该是真的了吧。

叶非然并没有将南宫乐宣戳穿,或者打破砂锅问到底,南宫乐宣既然不想说,她又何必非要问出口呢。

心中清楚不就得了?

“唔,所以你的意思是?”叶非然挑眉。

南宫乐宣笑的更加开怀道:“我是来告诉你个好消息的,名单中有我,至于你么……”

“至于我如何?”叶非然继续笑问,这个小丫头,竟然还学会吊人胃口这一套了。

南宫乐宣摊手,扁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

叶非然摇摇头,好笑道:“所以你来这里,只是单纯的让我想祝贺你?”

南宫乐宣笑嘻嘻的摸了摸自己的耳垂,不好意思道:“其实也不只是这个啦……其实还真是这个……”

叶非然自然懂她意思,她朝她真诚的笑道:“那先祝贺你。”

南宫乐宣不好意思的伸伸舌头,她道:“我跟我哥说了,我哥好像对这事没什么反应,但是我很高兴啊,所以我只好来找你了。”

南宫乐宣有些无奈的耸肩。

“我是你朋友,自然是可以与你分享你的喜悦的。”叶非然嘴角微微勾起一个赞赏的弧度。

南宫乐宣显然是更高兴了。

叶非然道:“训练的时间快到了,我们一起走吧。”

南宫乐宣点头:“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