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90章 疯狂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1 2016-06-16 20:17:05

  一掌击出,叶非然目光陡然凌厉,没想到这老家伙临死前还要再扑腾一下。

叶非然心中大骂一声,竟然还想要她给他陪葬!休想!

脚步迅速后撤,同时手中结出高高的冰障,比之前的屏障防护力要强百倍,但是因为实力相差悬殊,根本无法与布伦达对抗。

突然,一道白色的身影倏然掠到叶非然旁边,大声道:“非然,我帮你!”

叶非然扭头去看,却见南宫祈钰已经掠到了高台上。

南宫祈钰双手结起雷区,眯着眼睛,怒道:“挡!”

然而,汹涌涌过的如兽潮的风流很快就将冰障和雷区撕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一道无法抵抗的玄能通过那道巨大的口子,击到了叶非然和南宫祈钰的身上。

只是稍微的一小部分玄能,就已经冲击的两人齐齐后退了两步。

幸好这时西方院长、皇后、兰妮院长同时出手,其他人一看这个架势,也迅速凝聚起玄能,想要上去帮一把。

布伦达一看形势不好,精明狡猾的目光倏然转浓,他知道这下谁也杀不了了,心中激愤,但已然无计可施,并且现在那个女人和西方麻熵等人出了手,等其他人一齐出手后,他肯定没有任何活路!

突然布伦达朝众人大喊一声:“我布伦达今日之仇!来日再报!”

说罢,布伦达的身影已经化作了一道狂卷的气流,如一阵风般,迅速消失在他们这些人的视线中。

皇后紧眯凌厉的双眸,竟然让他给跑掉了!

充满威严的声音在整个巨大的比试场响起。

“即日起,全国搜索布伦达!凡能提供消息者!有重赏!”

其他人看着上方的皇后,纷纷点了点头。

南宫祈钰和叶非然被布伦达逼的退后到几十米的地方,叶非然踉跄了一下,正要站稳,南宫祈钰已经将叶非然扶住了。

南宫祈钰皱眉担忧道:“还好吧?”

叶非然站稳后朝南宫祈钰笑了笑,“你都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南宫祈钰也微微笑了笑,没说什么。

南宫乐宣对身边的皇后道:“母后,我去看看叶非然和二哥。”

说罢娇俏的身影消失在皇后的视线里。

“非然,二哥,你俩没受伤吧?”南宫乐宣关系的问。

叶非然和南宫祈钰同时微笑着摇摇头,而与此同时,竟然很多同学围了上去,关心两人的伤势。

皇后将目光一直放在被人群围在中间的叶非然身上,凤眸沉沉的眯起。

这边,西方麻熵看着一直趴在地上从来没站起来的何梅,沉声道:“何梅,你可知罪!”

何梅抬起头,露出那双惊恐的大眼,目中已经有悔恨的泪光闪烁。

“院长,求你原谅我吧,求你原谅我吧,院长……”

西方麻熵面目沉沉的看着何梅,道:“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你都忘了吗?”

何梅倏然抬头,震惊的望着西方麻熵。

“院长……”

西方麻熵也是有些心痛,毕竟何梅算是这些学员里很有天赋的,做出这种事情,他心中怎能不伤痛。

其实他之前就提醒过她,犯错不可怕,重要是改正错误,但是何梅都做了些什么!在他的警告下不仅不知悔改,还想要继续杀死叶非然!

“用这种手段得到的胜利,何梅,你难道不觉得可耻吗?!”西方麻熵突然怒喝一声。

何梅低头,热泪唰唰而下,洗刷着她本就肮脏不堪的脸庞。

此时叶非然已经脱离了人群走到了何梅旁边,何梅抬头,正好看到叶非然,膝行两步,那双肮脏的手扯住了叶非然的裤腿。哽咽着道:

“叶非然,你替我跟院长说说好话吧,我求你了……”

“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呜呜呜……”

“我再也不敢了……”

何梅鼻涕眼泪齐流的抬头,却见叶非然仍旧是一脸漠然的表情。

西方麻熵看了眼叶非然,意思叶非然明白,如果她能原谅何梅的话,他会考虑给何梅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叶非然眸光越发低沉,最后她目光坚定,轻声道:“决不饶恕。”

何梅一听这话,哭的更厉害了,此时她是真的知道错了,但是已经没有悔改的机会了。

人会犯错,但是如果犯了很多次错误还在犯,那么她可以预见,这种人虽然嘴上悔改,但绝对是死性不改。

“院长,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叶非然漠然道。

双脚轻微一扯,就脱出了何梅的手心,然后退后两步。

何梅再次把哀求的目光看向西方麻熵,西方麻熵叹口气,沉声道:“既然如此,从今以后你就不算是天圣学院的学生,不准再以天圣学院学生的身份自居,你还是回你们家族去吧。”

何梅瞪大眼睛,虽然结局早已注定,但是事实被这样突然说出来,何梅还是有些不能相信。

她疯狂的摇着自己的头,像个疯子一样的尖叫着:“不!我不回去!我不回去!”

西方麻熵却不再看何梅,而是将目光放到其他人身上,吩咐道:“我看她现在这样恐怕是不能走了,你们把她抬出去吧。”

那些人答了声“是”,然后将何梅抬了出去。

抬出去的时候,何梅还在癫狂的大叫着,西方麻熵摇摇头,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学生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而且现在的模样,简直就像得了失心疯似的。

抬何梅出去的那两个人找了个小角落将何梅放下了,想着等过一会儿雇个马车过来,将何梅送回到她的家族。

何梅怒气冲冲的朝那两人道:“你们敢把我扔在这里!院长都说了你们要把我送回到我们家族!我要告诉院长!让他把你们两个赶出学院!”

那两人看着何梅理直气壮的模样,本来还想着给她雇个马车,现在想想还是算了,这人这么不领情,实在让人恼火。

“你这人可真有趣啊,我们把你抬出来你不感谢就算了,你还骂我们,那你自己爬回去好了。”

那两人冷声道,然后也不管大喊大叫的何梅,直接走了。

何梅眸中现出癫狂之色,继续朝那两个离去的人影大喊大叫着。

突然面前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何梅愣怔怔的抬头,却见来人一双漆黑如墨潭的眸子,冰冷淡漠的面容,身后跟着的男人一头火红色的碎发,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

何梅突然颤抖了一下,然后朝白炎宿骂道:“叶非然你这个王八蛋!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

卡地玩味儿的摸着下巴。

“主子,她是不是脑子已经不正常了?”

白炎宿冷漠的目光看着那个已经陷入精神错乱的女人,没有说话。

卡地啧啧叹道:“不过被学院赶出来,这么点儿事就能把她刺激疯,真是可怜而脆弱的小心脏啊。”

卡地怜香惜玉的情绪又出来作祟,叹气道:“这女人也挺可怜的了,要不然就留她一条命吧。”

白炎宿似没听到卡地的话,眸光幽暗如深邃的海水,突然伸手,一股玄能从体内而出,没有用多少力,似乎只是轻飘飘的打在何梅的身上,耳边的尖锐的喊着要杀了叶非然的声音就已经不见。

看着眼前突然安静下来的人,卡地摇头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

“主子,布伦达怎么办?”

白炎宿深邃的瞳孔微眯,阴寒着声音道:“这只狡猾的老狐狸……”

卡地道:“主子,要不要派人去找……”

白炎宿突然抬手道:“不用,他若是藏起来,你们根本找不到,与其浪费功夫,倒不如等他自己出现。”

卡地点了点头,道:“好。”

等有人经过的时候,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什么活人,除了一个已经不知道死了多久,尸体都已经冰凉的人。

南宫昊一脸的颓败之色,如果皇后没来,恐怕他早已被南宫祈钰杀死。

南宫祈钰缓缓走到南宫昊面前,脸上带着些讥讽。

“大哥,你以后还是别来惹我,下次母后不在你该怎么办?”

南宫祈钰眼睛微眯,笑盈盈的看着南宫昊。

南宫昊紧咬牙,正要离去,却听南宫祈钰继续道:“哦,忘了说了,大哥,你怎么跑康妮学院了,康妮学院不是排名第三吗,难道以大哥的水平,就仅此而已吗?”

南宫昊猛然扭头,看着南宫祈钰朝他大笑的模样,紧咬银牙。

“南、宫、祈、钰。”

南宫祈钰温温柔柔的笑了起来,像最温柔的热带海水一般,懒洋洋的,“怎么了,大哥还有什么事?”

突听得皇后朝他怒道:“昊儿!滚回你的府邸去!”

南宫昊脸上的表情由绿转黑,阴沉着一张脸,转身离去了。

南宫祈钰懒洋洋的走了过去,皇后经过叶非然的时候特地看了叶非然一眼,叶非然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皇后心思一凛,这个女孩子,真的是很不一般啊……

“祈钰,你也先跟母后回宫里去吧,母后这么多日不见你,还真是十分想你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