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86章 青冥剑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9 2016-06-16 20:17:04

  洞里狭小,白炎宿担心发出的玄能将叶非然击伤,于是手上留了一道,掌心只凝聚足够的玄能,然后向着那边墙轰去。

那面墙应声倒塌,碎石扑簌簌都向里倾斜,最后全部倒在里面。

叶非然跟在白炎宿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墙壁之后的洞穴中。

四面呈不规则的长方形,空旷无比,脚下是石头的地面,只有正对面的墙壁上插了一把不知道什么样的东西,整个空间给人非常古老的感觉。

因为整个房间中只有这个东西,所以异常显眼,叶非然朝白炎宿看了一眼,于是两人朝那个东西走去。

走近了,叶非然才发现,原来这是一把剑。

此剑呈暗青色,除了剑身上一些诡异的纹路,剑身光滑流畅,剑柄上一个小小的凹槽,像是曾经镶嵌过什么东西,这柄剑常年在这个山洞放着,竟然都没有锈蚀,一如崭新,能看得到的剑身上甚至连一点丑陋的斑点都没有。

剑身精致,华光流转,十分精美。

白炎宿深邃的瞳孔微眯,眼神有些奇怪。

“怎么了?”叶非然奇怪的问,很少见白炎宿这样的表情。

“剑是好剑,只可惜少了个东西。”白炎宿道,然后直接伸手,将那把剑直接从崖壁上取出,又抬头望了望这个地方,不禁笑道:“看来这里已经有几百万年的历史了。”

“几百万年?!”叶非然大惊失色。

“是的,这柄剑曾经是这个大陆上一位上古神级强者所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也或许这里是那人曾经修炼的洞穴。”

“什么?修炼的洞穴?这里?”叶非然觉得无法消化听到的事实,哪有人会在这样的洞穴里修炼。

白炎宿微微一笑,看着叶非然震惊的小脸,耐心解释道:“在远古时候,自然是没有现在这样好的修炼条件,但是那个时候的海月大陆,玄能纵横,那个时候的强者,拿出一个来也远比现在大陆上闻名的强者要厉害千万倍,他们修炼的地方也是千奇百怪,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不可能的,比如像现在你看到的这个地方。”

“那在这里修炼的人呢,去哪儿了?”叶非然眨着明亮的眼睛好奇的问。

“几百万年过去了,早就羽化了吧。”白炎宿眼睛微眯,笑眯眯道。

叶非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似乎问了个傻问题。

白炎宿将这柄剑递给叶非然,叶非然接过,不过叶非然还有一个问题。

“你说剑是好剑,但是又说可惜少了个东西,你是说这里吗?”叶非然指着剑柄上凹下去的地方,问道。

白炎宿赞赏的看着叶非然,亲昵的勾了勾她的俏鼻:“真聪明,猜得不错。”

叶非然皱眉,“那到底是缺了个什么东西?”

“不知道。”白炎宿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柄剑,但是具体在哪里听说的,他却忘了,只是模模糊糊的记得它的样子和来历,其他的倒是没什么印象了。

“这柄剑是用南陆冰原底的寒铁制成,寒铁产量极少,更何况这柄剑应该已经存在了百万年,所以这世上应该只此一把,不会再有其他了。”

白炎宿淡淡道。

叶非然抚摸着这把通体流光,散发着淡青色泽的剑,不论剑柄上缺少了什么,只单论这柄剑,她也十分喜欢。

白炎宿看她喜爱不已,于是笑道:“既然是你找到的,那就留着吧,单凭这把剑,威力也十分巨大,更何况,将来也许有一天能找到剑柄上丢失的东西呢。”

叶非然点了点头,手握长剑,蹙眉想了想,“剑么,还是得有个名字,我看这剑通体呈现淡青色,倒不如就叫它青冥剑吧。”

白炎宿微微一笑,表示赞同。

叶非然将青冥剑背到身后,等两人从崖上落地的时候,卡地好奇的盯着叶非然身后那柄闪着流光的剑。

“南陆冰原的寒铁?”卡地喃喃自语,随后不敢置信的望着叶非然。

“你就上去跑了一趟就发现了这么好的东西?”卡地明亮的眼中闪着光,这女人怎么运气这么好,到哪儿都能碰到好东西。

叶非然挑挑眉,眯着眼睛向卡地面前走一步道:“怎么,好运想要分你一点吗?”

卡地一看叶非然这表情,就知道叶非然不怀好意,于是赶紧摆手道:“还是算了吧,我还是跟火火玩儿吧。”

说完开始逗火火。

火火一脸嫌弃他的表情,偏着头不看卡地。

卡地怒了,对火火威胁道:“你敢瞧不起我,相不相信我一把掐死你!”

卡地知道火火怕白炎宿,于是学着白炎宿的口气恶狠狠道,没想到火火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反而恼怒卡地竟然学着白炎宿的口气吓唬它,尖尖的喙毫不留情的啄着卡地的手心。

卡地受打击了,他一脸无奈的表情看着叶非然。

叶非然耸肩,表示她也没什么办法。

突然想到一件事,叶非然问道:“现在离天圣学院与康妮学院的比试还有几天?”

叶非然这些日子过的迷迷糊糊的,只想着该怎么活命,哪里顾得上惦记过了几天。

白炎宿神色淡漠的回道:“正是今天,不过比赛已经开始了。”

“什么?!”叶非然大叫,随后有些懊悔的抓了抓头发,“怎么在这里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白炎宿看她一脸失望,叹口气,温柔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怎么,很珍惜这次机会?”

叶非然叹了口气,不过很快便没那么觉得失望了。

“也不是,只是,哎……”叶非然又是沉沉叹了口气,抬头,目光灼灼,带着点希冀问道:“慕容长雪参加了吗?”

白炎宿皱眉:“慕容长雪是谁?”

叶非然惊讶的张大樱桃小口,白炎宿竟然不知道慕容长雪是谁,他们不是应该认识好几年了吗?

卡地也是一脸讶异的望着白炎宿,卡地没想到这么个绝世大美人天天在眼前晃,白炎宿却根本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

“慕容长雪就是……”叶非然还没解释,倒是被卡地抢白了一通。

“慕容长雪就是慕容将军的女儿啊。”卡地道。

白炎宿蹙眉,道:“你问她干什么?”

叶非然耸肩,这样看来白炎宿肯定是不知道了,又把目光移向卡地。

卡地道:“这次她倒是没有参加,不过几月后的大会试她肯定会参加。”

大会试啊……

叶非然眯起眼睛,慕容长雪算是她认可的对手,心中还是很盼望那天的到来的,希望两人有一天能光明正大的较量一番。

“不过最近我倒是调查清楚了一件事。”卡地神色突然严肃道。

“什么事?”叶非然看卡地一脸严肃的表情,知道卡地接下来说的肯定是什么重要的事。

倒是白炎宿先卡地一步的回道:“幻医宝典很可能在天圣学院之前的旧址里。”

“旧址?!”叶非然惊讶的叫出声,她当然听说过天圣学院的旧址,位于后山,在几千年前的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中坍圮,后天圣学院重新修建,弃了之前的古老建筑,新修了天圣学院,自天圣学院新修后,学员旺盛,一直在走上坡路,最后终于成为了四大学院之首。

自那以后,也没人注意这处荒芜的旧址,后来据说这处旧址已经被杂草覆盖,藤蔓遍地,已经看不出它本来的模样了。

不过这都是传说,叶非然自从进入天圣学院,也经常去后山,还没见过圣地呢,不过据说这处旧址的神秘消失与某一位强大的幻医师有关。

“真的存在那处旧址吗?”叶非然问,她一直以为那些是传说呢。

“传说也不全是空穴来风。”白炎宿缓缓道,“有些也是有事实依据的。”

“但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难道真如传闻所言,与那位强大的幻医师有关?”

虽然叶非然不敢说把后山的边边角角都摸清了,但是那么宏大的旧址,应该是一眼就能看到才是,不可能这么久了她连一个影子都没看到。

白炎宿点头,慢慢道:“这就是为什么我怀疑幻医宝典有可能在那里的原因,具体的我们还需要回去问西方麻熵,他应该知道的更多。”

叶非然点了点头,同时心中也兴奋万分,现在她离找到幻医宝典似乎又近了一步,不管白炎宿调查的是真是假,只要有这么个细小的线索在,她就要顺藤摸瓜的找下去,抽丝剥茧也要寻出点有用的东西来,更何况对于白炎宿,她一向是相信的。

“我们先回天圣学院吧,也许还能赶得及看最后一场比试。”叶非然朝白炎宿道。

白炎宿点点头,正要走,卡地突然开口:“这个女人怎么办?”

卡地指着地上已经爬都爬不起来的女人,寻求两人的意见。

叶非然回头,眼睛微眯,露出温和的笑。

“她么,就交给你了。”

又扭头问白炎宿的意见,白炎宿揉了揉叶非然的脑袋,露出温柔宠溺的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