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73章 星石鼎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4 2016-06-15 20:02:53

  叶非然在自己的房间里炼制一颗三级丹药,但炼制来炼制去,却总觉得不如意,总是有瑕疵。

火火将小脑袋从叶非然的袖口探头出来,见自己的小主人愁眉苦脸的,于是扑腾着翅膀飞了出来,朝着叶非然“啾啾啾”的叫着。

叶非然抬头看了眼火火,无奈道:“你看这个丹药,有瑕疵。”

火火好似明白叶非然在说什么,继续“啾啾啾”的叫着。

“看到上面的黑点了没有?这就是瑕疵,你别小看这个黑点,对丹药整体的效用损害很大呢。”

火火眨着小眼睛,翅膀也不扑腾了,估计是听不懂叶非然的话了。

叶非然微微一笑,然后伸出手,火火非常乖巧的飞到了叶非然手掌心。

叶非然另一只手抚摸着火火的柔软而纤细的毛,无奈的叹口气。

“这个药鼎该换了,本来像这样的丹药,不过一个月便能让我提高到五阶,但现在两个月过去了,我还没有突破,就是因为这枚丹药不够纯净。”

叶非然有些嫌弃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药鼎,这还是她在明陵城的药材市场买来了,当初这个药鼎对她这个初学者来说绰绰有余,但现在,却已经满足不了她的需要了。

“再这么耗在这个破药鼎上,我也不用想着突破了。”叶非然道,然后手掌微张,手心的丹药突然落了下去。

这种不纯净的丹药,不要也罢。

手中的火火却扑腾着火红的翅膀飞了出去,直到飞到叶非然的手掌下,小嘴一张,丹药滚落到了火火的嘴中。

只听细小的“咔擦咔擦”声,火火眯着眼睛,吃的津津有味。

叶非然好笑的拍了拍火火的脑袋瓜,笑道:“真是个贪吃的小家伙。”

眼眸又落到那个黑不溜秋的药鼎上,突然想起伽梨炼药的那个药鼎,不禁心中有些痒痒。

叶非然朝刚吃完丹药,心满意足的火火道:“走吧火火,去伽梨那里。”

火火高兴“啾啾”两声,黑黑的小眼珠滴溜溜的转了转,然后飞到了叶非然的袖口。

叶非然很大部分时间会在伽梨那里,因为伽梨是三星炼药师的缘故,两人在炼药上的探讨就比较多。

伽梨则是在炼药上给叶非然提些叶非然以前没有注意,但却十分有用的建议,而叶非然则是将炼药宝典中一些罕见丹药的炼制方法告诉伽梨。

有时叶非然甚至直接在伽梨的竹屋炼制丹药。

叶非然也十分喜欢在伽梨那里炼制丹药,没什么原因,可以借用一下伽梨的药鼎。

叶非然手掌微动,一件件药材随之自动的进入到药鼎中,药鼎下燃起了青色的火焰,温和的燃烧着。

伽梨看着鼎中的药材一点点融化,最后火焰突然变大,然后药材全部融化,瞬间,火焰转小,焰火变成青紫色,药鼎中的丹药随之渐渐凝结。

最后一枚澄澈干净的丹药出现在药鼎底部,丹药呈现淡淡的青绿色,好像翡翠的颜色,嫩的滴水。

叶非然眸中显现出淡淡的满意之色,这才是高纯度、质量上乘的三级丹药嘛,之前炼制的东西算什么。

伽梨惊讶的将丹药捏在指中,眸中闪现赞赏之色。

这是一枚三级丹药,但是就算她身为一名三星炼药师,却也炼不出如此纯净的丹药,除了火候掌握得当,药材的精准控制,还有一些细微之处的差别,伽梨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丹药给人的震撼感。

也许她也能炼制出和这个丹药看起来纯度一致的丹药,但是只有行家才知道,这两者是有差别的,并且一般人的肉眼难以辨别。

因为她炼制出来的这种丹药,最后呈现出来的颜色是淡淡的青色,好像嫩草的颜色,而不是这种仿若翡翠一样的青绿色。

“我刚才见你好像在其中放了鸣岭草?难道是鸣岭草的缘故?”伽梨惊讶的问道。

叶非然微笑着点头,“普通炼药师炼制这样的丹药是不放鸣岭草的,但是他们不知道,加了鸣岭草之后,这种丹药会更加纯净,更有助于修炼,你手中的这颗,虽然是三级丹药,但足以和四级丹药媲美。”

伽梨倒抽一口凉气,有些激动又有些无奈的摇头。

“我自小开始学习炼药,却不知道这里面还可以加鸣岭草,真是惭愧啊。”伽梨沉沉叹口气,眸中却依旧闪动着欣慰的神色。

“当然,加鸣岭草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的药鼎。”叶非然纤细手指指着面前的药鼎道:“如果是我那个药鼎,恐怕炼制不出这样高纯度的丹药,但是你这个,就不一样了。”

叶非然说起这话,眼中闪动着异样的神采。

她早就认出了这个药鼎,这个药鼎根本不是平常的药鼎,此药鼎名为星石鼎,据说原料为天外飞来的陨石,再加上高级筑鼎大师的打造而成,鼎身巨大,整体呈现一种古朴的铁黑色,四周雕刻有星辰月亮的花纹,海月大陆的百鼎榜中,排名第三十五位。

伽梨清冷的眼睛微闪,早明白了叶非然的小心思,满意且自豪道:“那是自然,我父亲也是一名优秀的炼药师,这星石鼎还是他传给我的。”

“哦,这样啊……”叶非然微不可闻的叹口气,神色看似有些沮丧。

伽梨朝叶非然眯着眼睛微微一笑,与叶非然相处几日,她自然知道叶非然心里想的什么,同时心中又好笑一声,这姑娘倒是想处处占她的便宜。

不过她却不反感,可能因为叶非然每次占她便宜都占的光明正大吧,而且她不同意,她也不会强求,心中更不会有什么芥蒂。

这也是伽梨想与叶非然相处的原因,她想要什么,都会直接要,不给也没什么,倒是比那些时刻觊觎着她东西的小人好多了。

“怎么,想要这个星石鼎?”伽梨眼睛灿烂,素日冰冷的目光充满笑意。

叶非然也不瞒着,反正伽梨总是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于是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不过既然是你父亲传给你的,那我自然是不能要。”叶非然正色道,她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这个药鼎我确实不能给你,当然不是因为它是少见的绝世药鼎,主要的原因还是这是我父亲曾经用过,所以你应该懂我的意思。”伽梨微笑着安慰她。

叶非然耸肩,表示自己知道,不过还是觉得可惜,因为她也想要一只这样的药鼎啊,可以提高她炼制出来的丹药的品质,她现在所用的药鼎,虽然也算不错,但绝对没进入百鼎榜之列,就算有排名,也在几百名之后了。

而且随着她对修炼丹药质量的提升,她越来越觉得现在的药鼎已经满足不了她的需求了。

伽梨看叶非然有些失望,眼睛动了动,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虽然这只药鼎不能给你,但是另一只药鼎还是可以的。”伽梨漫不经心的瞟了叶非然一眼,声音淡淡,表情淡淡。

叶非然却眼睛一亮,激动的朝伽梨道:“还有一只药鼎?!比这只药鼎又如何?”

伽梨看她激动的模样,沉默着,故意装深沉。

叶非然直接一把抓住伽梨的胳膊,讨好的摇晃着:“我的好伽梨,快告诉我,快告诉我,我真的很想知道。”

伽梨这才嘴角微扬,朝叶非然笑道:“只好不差。”

“只好不差?真的假的”叶非然挑着眉毛,眸中都是欣喜的神色。

“真的。”伽梨道。

叶非然笑眯眯的,更快的摇晃着伽梨的手臂,声音更加娇软讨好:“好伽梨,你告诉我吧,你告诉我吧……”

伽梨挑了挑眉,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不过同时她意味深长的笑着:

“好鼎嘛,有倒是真的有,不过得你自己去取。”

伽梨朝叶非然微笑着眨眨眼睛。

“自己去取?”叶非然皱眉,又回看伽梨,却见她仍旧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心中想,伽梨什么时候也学会搞吊别人胃口这一套了。

“怎么,怕了?”伽梨朝叶非然挑眉,眉眼中有淡淡的笑意。

“东西还没见到,还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样呢,也许我见了也不一定想要。”叶非然斜睨道。

“你放心,保管你喜欢,走吧,我带你去。”伽梨朝叶非然示意,然后朝外面走了出去。

叶非然清亮的眼睛微闪,发出喜悦的光芒,自然高兴的跟了上去。

绝仞峭壁,高耸入云,成九十度的直角。

峭壁上布满了顽强生长的小草以及潮湿的青苔。

叶非然抬头,眼睛被阳光刺的微微眯起,高耸的峭壁,被云层遮挡,竟然都望不到顶端。

“你说这里?”叶非然皱眉问,她眼珠子四处找了找,发现自己根本没见到什么所谓的药鼎。

“对。”伽梨面容严肃正经,目光清冷却如往常一样正常,看似不在跟她开玩笑。

当然,即便伽梨露出那种笑容满面的表情,她也不会认为伽梨在与她开玩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