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69章 联名要求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17 2016-06-15 20:02:52

  “叶非然……”突然,人群中传来抽气般的低喃。

叶非然将目光看向陈皓他们,却见他们一脸哀求的目光看着她,同时心里也有点没底。

陈皓虽然见识过叶非然的本事,但那毕竟是中级班的,而面前的王陵却是高级班的啊,叶非然是他的对手吗。

“老子,你口气够大的,我老子已经快入土了,难道你也没几天活头了吗?”叶非然眉目猛然一凛,犀利的目光一闪,冷声道。

王陵突然恍然大悟般的“哦”了一声,指着叶非然轻蔑道:“你就是那个第三轮测试中最后一个回来的吧,还差点被踢出天圣学院,就你还敢在这儿跟我猖狂?不怕我吗?”

说到这里,王陵眯起了眼,看着叶非然。

“呵呵。”叶非然低笑两声,朝王陵身后的那些人道:“如果我打败了他,麻烦各位给我做个见证。”

其他初级班的学员一脸懵的表情,愣愣的看着叶非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让他们做见证。

叶非然耸耸肩解释道:“我在初级班呆腻了,想换个地方呆呆,可是没人给我腾位置,结果现在出来了一个我不太喜欢的人,所以只好请他让出自己的位置了。”

叶非然眯着眼睛,嘴角斜勾,微微一笑。

陈皓、凡阳他们一听这话,自然明白了叶非然的意思,她应该是想打败王陵然后取而代之吧。

王陵冷笑一声:“真是猖狂!”

叶非然却没理他,而是将目光转向陈皓,笑问道:“陈皓,你说好吗?”

陈皓微微一愣,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得罪过叶非然,但叶非然却在前几日中级班的学员上门挑衅时护了他们,这次王陵又故意找他们麻烦,叶非然仍旧来帮他们。

虽然叶非然嘴上说的是要取而代之,但不论出于何种目的,最后结果都是,叶非然帮了他们,给他们出了气。

陈皓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为以前瞧不起叶非然,还曾经故意挑衅她而感到愧疚,心中突然有些酸涩。

不仅是陈皓,就连他旁边的高个子凡阳心中也有些不同,不知是愧疚还是什么,总之心中并不好受。

“怎么,你不想为我作证吗?”叶非然朝呆在原地,心思百转千回的陈皓微微一笑。

“当然不是!我愿意帮你作证!我们全部愿意帮你作证!”突然,陈皓抬头,朝叶非然大声保证,眼中闪着坚定的光芒。

叶非然将目光看向其他人,其他人望着叶非然的目光也有了些许不同,他们朝叶非然重重点头。

“好,那就多谢各位了。”叶非然眨了眨眼睛,眼中似有耀眼光芒闪耀,朝众人坦然一笑。

陈皓他们一听,竟然还跟他们说谢谢,更觉得无地自容,心口翻出的那股酸涩,更是不知该如何诉说。

“哈哈,你以为你现在赢了吗,还让他们帮你作证,你现在这种水平,还妄想赢我,你怎么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呢?如果待会我赢了,我看你还怎么有脸在学院呆!”

王陵眼中闪着轻蔑的光,看着叶非然充满了鄙夷不屑。

“有脸没脸的,也不是你说了算,我自认为脸皮薄,丢不起脸,倒是你,脸比城墙还厚,丢了一点也不算什么,对吧。”叶非然笑的灿烂阳光。

脸皮薄?一直站在远处看好戏的南宫祈钰眼角不禁一抽,她脸皮要是薄,能说出这种话吗。

叶非然笑的真诚又自然,然而看在王陵眼中却格外的刺眼,胸中不禁涌起了一股浓浓的无名之火。

“来吧!让你看看我的水平!”王陵眼眸瞬间凌厉,看着叶非然的眼神充满了冷嘲热讽。

叶非然懒懒的用眼梢扫了他一眼,见王陵面色瞬间狰狞,手中凝聚了无数散却没有聚集起来的水滴,嘴角勾出嘲讽的冷笑,呵一声:“杀!”

那些松散的水滴带着锋利的光芒,仿若化成了无数的飞镖朝她射来。

叶非然不屑的冷笑,一重功法,而且功法还未练到家,这种水平还敢来她面前显摆。

叶非然眼睛微眯,手掌摊开,指上猛然伫立千万道冰凌,眼眸瞬间凌厉,小嘴轻启,呵一声:“去!”

“噗”

“噗”

“噗”

冰凌的数量密密麻麻,层出不穷,远比水滴的数量多到几十倍。

冰凌刺入水滴,将水滴各个击破,只见水滴破裂的瞬间,顺着冰凌吸附而上,直接凝固在了冰凌之上,使得冰凌更加粗壮,并且丝毫未停留的朝着王陵而去。

王陵神色剧变,惊恐的“蹬蹬蹬”后退两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还没怎么开打,他却是直接要输了。

然而冰凌已经携带着携风带雨之势,朝王陵呼啸而去,并且冰尖锋利,丝毫不逊色于刀锋冷剑。

“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王陵突然扑腾一声跪倒了下去,早就惊恐害怕的哭出声。

叶非然猛得停手,却见空中刚才还在呼啸的冰凌瞬间消散,好像刚才那些密密麻麻的锋利冰凌只是幻觉般。

叶非然将手收回,跪倒在地,颤抖着的王陵一脸哀求的表情,恳求的目光看向叶非然。

看到叶非然住了手,他方才敢出了口气,如果不是他刚才反应的快,早被冰凌扎成筛子了。

叶非然向前两步,走到王陵跟前,不屑的冷嗤一声。

“马上滚到你的中级班去!”叶非然目光倏然凌厉,声音冷寒,不含一丝温度。

王陵抖着腿站了起来,喏喏的朝叶非然道:“好,好,好,我现在就滚,我现在就滚。”

说完这话,又朝叶非然点头,满脸的惊恐害怕,赶紧跑了。

王陵一走,陈皓等人仿佛是终于出了一口恶气,脸上尽是满足之感,眉梢眼角都是笑意,朝叶非然走来。

“王陵可真不是东西,以前就经常欺负我们,可惜我们这里没人打得过他,只得任他作威作福。”陈皓说到这儿,不禁叹口气,想起刚才王陵吓的就差尿裤子的模样,高兴道:“对亏你为我们出的这口恶气!你真是我们初级班的骄傲!”

凡阳也用敬佩的眼神看着叶非然,其他初级班的学员看着叶非然的目光也多了些恭敬。

叶非然却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们一眼,声音不含任何感情道:“不用谢我,我根本不是为帮你们。”

陈皓他们却仿佛没有听到叶非然这话似的,仍自顾自道:“不管怎么样,今日都要谢谢你,我们欠你的人情实在太大了。”

“对,实在是太大了。”

“嗯,今日真是出气!终于给了王陵颜色看看!让他知道我们初级班的也不是好欺负的!”

“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欺负我们。”

“对!看他刚才吓得那样子,恐怕以后再不没脸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吧,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学员们互相说笑着,闹腾着,叶非然一直没有说话,眼神微微一闪,却见南宫祈钰眼带温和微笑,脚穿月白长靴,微笑着朝她慢慢走来。

“欢迎你进入高级班。”南宫祈钰朝叶非然伸出手。

叶非然笑道:“这不是还没决定呢吗?”

南宫祈钰挑眉,诧异而理所当然道:“难道还能出什么蹊跷不成?这不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吗?”

叶非然眼睛微微一闪,突然嘴角冷漠的勾了勾。

“那可说不准。”

南宫祈钰将手慢慢放下,眉头微微皱起,“你什么意思?”

叶非然眸中神色沉静,如同平静海水下沉浮着的星子,淡淡道:“这天圣学院,不想我升到高级班的人多得是,他们总能找些理由让我留在初级班,不过……”叶非然目光倏冷,嗤笑一声,“这次可不能让他们如愿了。”

“哦?”南宫祈钰眼梢微挑,笑的温温柔柔,面容也显得温和平静,“我相信你。”

叶非然扭头看了他一眼,英挺的眉微微上扬,笑容自信而坚定,微挑眉,朝陈皓和凡阳等人道:“一会儿可能还会请诸位帮个忙……”

南宫祈钰看着她斜勾的唇角,不禁微微一笑,这个女人,一旦露出这个笑容,肯定是又在想什么招数。

佛刹长老高坐上位,眯着那双本就没有多大的眼睛,懒洋洋的将茶杯拿起,漫不经心的抿了一口,然后把目光看向下方的叶非然。

“怎么,你是来求我升班的?”佛刹对着下方的叶非然冷冷一笑,笑容中带着平素见惯的轻蔑讥讽。

叶非然不禁心中冷嗤,什么叫她来求他给她升班,分明是陈皓等人联名要求学院给她升班,现在却在她面前说是她着要升班,虽然目的相同,但话出来却怎么那么不一样。

不过至于陈皓和凡阳等人为什么会联名请求给叶非然升班,当然是她请他们帮的一个小忙罢了,这样的话,佛刹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但面上叶非然仍装作恭敬的模样,只是秀眉微蹙,有些奇怪道:“佛刹长老,您老记错了,我怎么记得是陈皓他们联名要求让我升班的,而不是我提出的要求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