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57章 荼蘼果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6 2016-06-15 20:02:49

  “所以你才什么?!啊?!所以你才什么?!告诉你,赶紧给我收拾东西滚蛋!我们宝楼堂要不起你!”

副掌事惊恐的看向刘掌事,他没想到就是因为这样一件事,刘掌事就要把他赶走!

“刘掌事!我再也不敢这么贪婪了!你饶过我这一回吧!饶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副掌事哭嚎着抓住刘掌事的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饶过你?谁他妈饶过我!我现在都自身难保!赶紧滚,听到了没有!”刘掌事瞪着大眼珠怒斥道。

叶非然刚买好火灵芝回学校,却见不远处走来一群人,叶非然眯着眼睛数了数,大概有十个人。

其中两个就是上午的时候,拦着她不让她走那两人,她记得已经给过他们两个教训了,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还敢带人前来。

其中一个有些矮胖,满脸肥肉的人叫陈皓,那个又高又瘦的高个子似乎叫凡阳。

叶非然挑了挑眉,将手臂环到胸上,笑道:“你们两人倒是够坚持的啊,早上就收拾过你们俩了,怎么,觉得不够疼,所以又来找收拾了吗?”叶非然眯着眼睛道。

那个名叫陈皓的胖子嚷嚷的叫着:“早上那件事,是我和凡阳不小心才着了你的套!你以为你真能打过我们?!”

叶非然真的很不想跟这些小虾米在这儿浪费唇舌,冷笑一声:“除了这个胖子和高个儿的,你们谁想走现在赶紧走,要不然一会儿吃亏了不要疼的在我面前打滚。”

高个儿凡阳冷笑道:“叶非然,没想到你还这么猖狂,早上不过就是我们不小心,你以为这次我们还会着了你的道不成。”

“哦?”叶非然眉毛一挑,冷冷道:“既然如此,怎么还带了这么多人过来,是给你们俩壮胆儿啊还是给你俩当帮手的啊?”

陈皓鼓着一张肥嘟嘟的脸道:“这些兄弟都是我们初级班的,早不看惯你的狂样儿了,所以我们一致商量好,要在这里收拾你。”

叶非然嘴角的笑意越发冷,收拾她?可真是找了个好理由,什么看不惯她的狂样儿,还不是闲的蛋疼想要找人练练手,她平日在初级班不显山不露水的,也不随意与人争执辩解,所以他们就以为她好欺负了是吧。

可惜……叶非然眼睛危险的眯起,他们找错了人。

叶非然冷笑一声,正要给他们长长记性,却见林烟儿突然飞奔而过,直接站在了叶非然的面前。

林烟儿挡在叶非然面前,做出老母鸡护小鸡的姿态来,回头,朝着叶非然郑重道:“非然姐,你不用动手,他们这些人,我来就行了。”

叶非然:……

陈皓因为脸胖,所以挤压的眼睛就如同小青豆一般,看着林烟儿一身淡紫色纱衣,随风飞舞,头上挽了个精巧的发髻,看起来精灵可爱,不禁有些心动。

“叶非然,你还说我们找帮手,你看你不是也找了帮手,烟儿姑娘,你是中级班的吧,我们知道我们十个人加起来都不是你的对手,你要是执意护着叶非然,那我们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就此作罢,不过叶非然,我要你记住,我今日不是怕了你,而是烟儿姑娘在这儿,我给烟儿姑娘面子。”

叶非然:……

陈皓说出这话,以为林烟儿会感激她,却听林烟儿狠狠朝地上“呸”了一声道:“还敢大言不惭!你侮辱我非然姐就是侮辱我!你要再说一句非然姐不好的话,我就割了你的舌头!让你再也说不出话来!”

陈皓本来说这话是讨好林烟儿的,却没想林烟儿竟一点都不领情,还骂了他一通,有些摸不着头脑。

“烟儿姑娘,我知道你护着叶非然,所以我答应你,我不计前嫌原谅她今日早上对我的无礼,我相信凡阳也能原谅对吧?”陈皓回头看向凡阳,眨了眨眼睛,想要征求他的同意。

凡阳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陈皓想,这话一说,烟儿姑娘应该会领他情了吧,毕竟他都这么大度了。

却见林烟儿比之前还要生气,她脸都气红了。

“你简直是找死!”说完,林烟儿迅速跃了过去。

几下,陈皓就被林烟儿打的趴倒在地上,连气都出不出来了。

其他人看着林烟儿竟然如此轻易的将陈皓打败,不禁齐齐害怕的后退一步。

林烟儿怒气冲冲的朝着那些人道:“你们以后要是再敢找非然姐的麻烦,他!就是下场!”林烟儿翘着嘴唇,指着躺在地上哀哀直叫的陈皓,眸中是坚定的神色。

林烟儿环视了他们一眼,却见他们耷拉着脑袋全都畏缩的闪一边去了。

叶非然轻轻咳了两声,不动声色的拍了拍林烟儿的后背。

林烟儿突然转身,“非然姐,你有什么事!”

叶非然被林烟儿激动的目光吓了一跳,呃了几声,最后慢慢道:“不错,今天挺威风的。”

林烟儿一听这话,羞涩的低下了头,不好意思道:“非然姐,你不要这么说,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叶非然:……

这姑娘是在羞涩吗?

叶非然其实想,自己这次处理完这些人,以后他们肯定不敢来打扰她了,却不想被林烟儿这么一闹,虽然方法与她想象的不一样,倒也算殊途同归。

————

清晨,微风习习,凉意微薄。

伽梨一声白衣随风飘荡,手中拿了一只葫芦瓢,葫芦瓢里有水,伽梨手指纤纤,不染豆蔻,正在细心的伺弄她门前的那些花花草草。

“伽梨。”叶非然远远的朝伽梨打招呼,伽梨抬头,看着叶非然微笑着朝她这边走来。

这几日叶非然每日都会来她这里,因此伽梨与叶非然很快熟悉起来,伽梨发现两人脾性相投,于是两人关系越好,伽梨虽大叶非然五六岁,但伽梨与叶非然却是互相直接称呼名字。

“今日怎么这么早过来了?”伽梨笑着问。

叶非然发现伽梨这个人,虽然平常看起来冷若冰霜,活脱脱一个冰山美人,但熟悉了之后,便温和柔软,比如现在,伽梨的眼中就有温柔的笑意。

“反正也没多大事,所以就过来了。”叶非然道。

伽梨将手上的葫芦瓢放下,目不转睛的盯着叶非然,直看得叶非然不好意思,于是叶非然举手投降:“好好好,我说实话,一颗荼蘼果不够,所以……嘿嘿……”叶非然眨了眨眼睛,讨好的笑道。

伽梨冷冷瞥了她一眼,冷哼一声:“你现在倒是越来越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当我这儿东西好拿呢?”

叶非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央求道:“我的好伽梨,我就求你这一回了,你可一定要帮帮我。”

“好了。”伽梨最受不了她这样,你说怎么会有人像面前这人一样,正经起来正经的不像样,撒娇耍赖也是一把好手。

“你自己去摘吧,但是……”伽梨停顿了一下,指着叶非然警告道:“只准摘一颗,要是你敢多摘,小心你的手。”

“那当然,那当然……”叶非然眼睛眯的像只狐狸。

突然,竹屋房檐下挂着的铃铛“叮铃,叮铃”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伽梨眼睛一眯,却见叶非然也皱紧了眉。

“有人闯进来了。”叶非然的神色突然变得严肃,看了眼伽梨,却见伽梨已经提步离开。

“我去看看是谁,你先在此处等着。”伽梨的声音飘荡在空气中。

叶非然朝着房后的那棵荼蘼树走去,摘了一颗荼蘼果,在屋子里等了一会儿不见伽梨回来,于是自己就提前走了。

等伽梨走到阵法旁,却见被困在阵中的竟然是佛刹。

佛刹朝伽梨央求道:“我的好伽梨,你把我放出去吧,求你了。”

伽梨眸中神色冰冷,带着寒意的眼睛看着佛刹。

“佛刹长老,你不好好在你该呆的地方呆着,来我这儿做什么?”伽梨冷声道。

佛刹叹了口气,小眼中尽现悲伤之色。

“伽梨,我……我想起你了……”佛刹突然抬头,哀伤的仿佛要流泪的眼睛深情款款的看着伽梨。

伽梨面无表情,冷冷道:“佛刹长老,你是要恶心死我吗?”

佛刹脸色青白交替,心中觉得万分难过,但对伽梨,他却不敢,也不舍得说一句重话。

佛刹叹口气,对伽梨道:“伽梨,能先把阵法解开吗?”

伽梨神色淡漠的瞥了佛刹一眼,轻轻一挥手,面容冰冷,一张脸犹如没有温度的寒冰。

佛刹从阵法中走出来,看着伽梨的眼光充满了柔情。

“伽梨,我……我……”佛刹朝伽梨一步步走近,却见伽梨眸中厌恶之色更重,等佛刹快要走近她的时候,伽梨再次挥臂,佛刹再次被困到了阵法中。

“伽梨。”佛刹温柔的喊着伽梨的名字。

伽梨眉头狠狠皱起,美丽的身影渐渐远去,直到再也看不见。

空中留下伽梨冷漠的音调,悠悠的飘荡:“你要是不想回去的话,就一直呆在这里不用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