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58章 等着受罚吧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3 2016-06-15 20:02:49

  叶非然手中拿着红通通的一颗荼蘼果,在回房间途中,正好见美思露朝她走来。

叶非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完全将对面的美思露无视了,美思露哪受过这种待遇,当下气的转身道:“叶非然!你给我站住!”

叶非然没理她,直接往前走。

美思露突然转身,小跑着追上叶非然。

叶非然脚步轻快,速度却很快。

美思露费了好大劲儿才追上叶非然,她一张小巧的脸蛋儿因为急跑憋的通红,还没抬头,便气喘吁吁道:“叶非然,你竟然敢……”

抬头时,美眸瞬间睁大,她看着叶非然手中拿着的果实,震惊的望着叶非然。

叶非然却不知道美思露又发什么疯,前一秒还在质问她,后一秒就露出这样震惊的表情。

美思露水灵灵的眼珠子转了转,朝叶非然摆手笑道:“啊,没事没事。”

叶非然凝眉,美思露今天的表现有点奇怪啊。

看着美思露冷嗤了声,继续朝前走去。

等叶非然走后,美思露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一双眼睛阴狠的眯起,这下她有重要把柄捏在她手里,看她不让她滚出天圣学院!

叶非然将荼蘼果、火灵芝碾碎,将自己的血滴入其中,端着碗,朝在房顶正飞得高兴的火火招收道:“来,火火,下来。”

火火清脆的“啾啾”了两声,然后听话的落到了叶非然另一只没有端碗的手背上。

叶非然将小碗放到火火的嘴边,火火凑近小碗,闻了闻,然后“哒哒哒”后退了几步。

叶非然皱眉,火火为什么不想吃呢,难道嫌这个难吃。

叶非然安慰火火:“小家伙,这个可是好东西呢,吃了这个你就有内丹了,乖,吃了啊。”

火火摇了摇头,黑黑的、圆溜溜的小眼珠看着叶非然,一脸不想吃的表情。

叶非然没办法,假装黑脸道:“你再不吃的话,我可就不要你了。”

火火吓得赶紧“哒哒哒”凑到小碗跟前,尖尖的喙慢慢啄着吃。

叶非然等火火将碗里的东西全部吃完,然后将碗旁边一放,火火扑腾着翅膀飞到叶非然的肩膀上,用小小的脑袋亲昵的蹭了蹭叶非然,好像是像她撒娇,让她别生气。

叶非然不禁展露出笑颜,火火便噌得更加卖力了。

突然,门被打开,林烟儿面带焦色的冲到叶非然房里,朝叶非然叫道:“非然姐!不好了!我看见美思露带着佛刹长老他们过来了!”

什么?叶非然皱眉,他们来这个干什么?

“砰”的一声,门被人大力的推开,美思露一脸理直气壮的走在最前面,而满脸煞气、体态臃肿的佛刹则紧跟着美思露。

只听美思露大声叫道:“佛刹长老!就是这个叶非然!她偷了伽梨长老种的荼蘼果!我亲眼看见的!”

“哦?”佛刹看着叶非然冷冷一笑,脸上煞气尽显,怒而开口道:“叶非然!你胆子不小!竟敢偷伽梨长老的荼蘼果!这件事我已经禀告给了西方院长!你就等着受罚吧!”

叶非然突然大声笑了出来,随后,她凌厉恐怖的目光射向美思露。

“美思露,你可真是聪明啊……”

美思露还得意的朝叶非然示威般的挑了挑眉。

“我看这次你还怎么留在天圣学院!”

佛刹冷哼一声:“赶紧跟我走吧,西方院长还等着你呢!”

叶非然知道,她就算现在跟佛刹他们说那是伽梨给她的,他们肯定不相信,倒不如先不说,到了院长那里在论个谁是谁非。

林烟儿焦急的看着叶非然,按照天圣学院的院规,偷东西是要被直接赶出天圣学院的。

叶非然经过林烟儿时,轻声对林烟儿道:“去后山找伽梨长老,越快越好。”

林烟儿听到叶非然的话,猛地抬头,却见叶非然一脸淡定的目光看着她,林烟儿看着叶非然坚定的目光,不禁心中也没那么紧张了。

这说明,非然姐应该有能力处理这个问题!

林烟儿握了握小拳头,朝叶非然重重点了点头。

叶非然眨了眨眼睛,朝她微微一笑。

走在路上的时候,美思露朝叶非然得意的小声说道:“叶非然,你这次肯定完了。”

“哦?”叶非然淡淡挑眉,放佛一点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中,笑道:“完不完的,咱们可以边走边瞧。”

美思露冷哼一声:“你现在硬骨气,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叶非然眸色淡淡,不予置评,心中却淡淡笑了起来。

谁笑谁哭,谁能说得准呢。

等叶非然被带到西方院长面前,却见那个和蔼的老人已经坐到了正中央的位置上,玛理长老坐在其中一侧,佛刹将叶非然领到这里后,也坐到了旁边的一把空椅子上。

美思露在下首的位置上坐了,叶非然也正要落坐,却听佛刹粗犷的声音怒道:“谁准你坐的!给我站起来!”

叶非然冷冷一笑:“佛刹长老,我说的没错的话,现在还不能确定荼蘼果是不是我偷的吧,既然不确定,那就没有定我的罪,我既然是无罪之人,又为什么不能坐?”

叶非然眼神如刀,锋芒凌厉。

叶非然这一番话,直接说的佛刹哑口无言,只见佛刹瞪着一只小眼睛看着叶非然,却无话可出辩驳。

西方麻熵看着叶非然微微一笑,道:“坐吧,我准你坐了。”

叶非然道:“谢谢院长。”于是理直气壮的落了坐。

却见美思露一脸愤恨的表情看着她,叶非然仿若未闻,将目光看向最上方的西方院长。

却听西方麻熵道:“叶非然,佛刹长老说你拿了伽梨长老的荼蘼果,你承不承认。”

叶非然双眸明亮道:“我承认。”

美思露突然激动的跳起来:“院长你看!叶非然她承认了!”

佛刹也是冷嗤一声,嘲笑的看着她,美思露都亲眼看见了,谅她也不能不承认。

叶非然冷呵道:“我是承认我拿了伽梨长老的荼蘼果,但是并非偷,而是拿。”

佛刹冷嗤道:“巧言善辩!你拿难道不是你偷了?”

美思露高声应和道:“对!你说你拿就是承认你偷了!”

叶非然疑惑的挑了挑眉:“佛刹长老,照你这么说,拿就是偷,那当初我们进学院的时候拿了学院的骨牌,岂不都成偷了,啧啧啧……那可不得了了,整个学院的学生都该罚呢,可为何单单把我弄到这儿呢?”

叶非然眯起眼睛,质问道。

佛刹怒而拍着椅:“你休要再诡辩!”

叶非然耸耸肩,无奈道:“我说的有理,你说我诡辩,我说的没理,你肯定又要说我偷了,反正怎么都是佛刹长老您有理是吧?”

佛刹被叶非然气的整个肩膀都在剧烈的抖动,手指着叶非然,对西方院长道:“院长,您看这个学员……您看她目无尊长!一定,一定要把她赶出去!”

叶非然眼神淡漠,鼻中嗤的冷嘲一声。

西方院长神色如常,对佛刹道:“佛刹长老,你不要着急,我们问问叶非然到底怎么回事。”

佛刹大声道:“还能怎么回事!除了她偷!难道伽梨还会送她不成!”

“不巧……”叶非然朝佛刹微微一笑,“荼蘼果就是伽梨长老送我的。”

“你胡说八道!谁不知道伽梨长老不与外人接触,更是珍稀自己看守的那棵荼蘼果树,怎么可能送你这种人!”佛刹道。

“院长,我向您保证,这颗荼蘼果确实是伽梨长老送我的。”叶非然神色坦然的看着西方麻熵。

西方麻熵当然了解伽梨的性子,正常情况下,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但看叶非然神色坦荡,又好像并未说谎。

“好啊,你说荼蘼果是伽梨送你的,有什么证据证明 。”佛刹突然出声,冷嗤道。

“我就是证据。”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众人扭头,却见衣袂飘飘,白衣胜雪,伽梨翩翩然飞了进来。

当她立定在中央的时候,却见佛刹立马激动的站了起来,赶紧给伽梨让位置,殷勤道:“伽梨,你怎么来了,这是我给你留的位置,你坐。”

伽梨神色淡淡的看了眼佛刹,目光冰冷,神色如常。

“不必,我过会儿就走。”伽梨冷冷拒绝,眉眼清冷如高山上的白雪。

佛刹沮丧的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伽梨一站到那里,佛刹早就忘了自己的立场在哪儿。

西方麻熵朝伽梨问道:“伽梨长老,你说你能作证?”

伽梨点头,轻启朱唇:“荼蘼果确实是我给非然的。”

佛刹一张堆满肥肉的脸皱到了一起,着急道:“伽梨,你可不要包庇叶非然啊,她可是偷了你的荼蘼果。”

伽梨淡淡瞥他一眼,声音愈冷:“我伽梨说话一向实事求是,从来不包庇谁,难道佛刹长老怀疑伽梨的为人?”

佛刹惊慌的赶忙摆手道:“伽梨不要这么想,我没有这个意思,没有这个意思……”

“既然没有,那你就是相信我说的了?”伽梨冷声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