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71章 绝世美人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7 2016-06-15 20:02:52

  叶非然正要走,只听慕容长雪道:“叶姑娘,还是来罢,我也很想认识你呢。”

叶非然扭头,看着慕容长雪微笑着的面庞,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慕容夫人高兴的握紧叶非然的手道:“这就对了,走,我们回慕容府。”慕容夫人看看叶非然,又看看慕容长雪,露出端庄而柔和的笑容,一手拉住一个,笑着走了。

叶非然刚进慕容府,却见慕容将军正好往外走,白炎宿缓缓的跟在慕容将军的身后,一派悠闲自得,卡地眼珠子不老实的四处乱看,仿佛在寻找什么好玩的东西。

远远的,看见这几道人影,叶非然突然停下脚步。

他怎么也在?

歪头想了一下,也对,白炎宿似乎和慕容将军十分熟识,来也是对的。

卡地依然是吊儿郎当的模样,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魅惑人心,而白炎宿穿了一身绛紫色直襟长袍,袖间用暗色丝线绣着雄鹰图案,阴鸷雄伟,发束威严金冠,脊背挺直,散发着一种无人可比的绝伦俊逸之姿,本来冰冷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容在看到叶非然的刹那如春暖花开,暖风拂过,终于缓缓咧开,凉薄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凌厉的眸子缓和下来,露出温柔如水的笑容。

卡地眼珠子正好转到叶非然这边,看见叶非然,眼睛倏的瞪大,兴奋异常,正要快步朝叶非然这边走来,突然扭头,却见白炎宿正好将淡漠的眼珠转到他这边来,嘴角一僵,那激动的迈出去的腿尴尬的收了回来。

“嘿!好久不见啊!”卡地脸上的笑容快要僵硬的裂开了。

叶非然看见卡地这样小心翼翼的表情,忍不住嘴角微弯,勾出微笑的弧度。

又看向白炎宿,却见他眼珠定定的,一转不转的看着她,看见她笑了,白炎宿嘴角的笑容也咧的越发大,晶亮的眸子、脸部的肌肉,仿佛都是带着笑意的。

叶非然不动声色,只淡淡瞥了白炎宿一眼,然后将目光放到慕容将军身上,礼貌而恭谨道:“见过慕容将军。”

慕容将军朝叶非然友好的一笑,“叶姑娘不用多礼。”

卡地趁白炎宿不注意,使劲儿朝叶非然使眼色,叶非然却当他不存在,默然无声的退后到慕容长雪的身后。

卡地眼睛使眼色都快要抽筋儿,无奈叶非然不给他面子,心中不禁有些气闷,但很快卡地就又找到了新的乐趣。

“啊,这位是那位绝世美人慕容小姐吧!真正是人比花娇!”卡地桃花眼发光,看着慕容长雪的眼神充满了一种纨绔子弟的吊儿郎当。

慕容长雪只冷冷的瞥了卡地一眼,没有回答卡地的话,从始至终,她清冷淡漠的眼神一直盯在白炎宿身上,突然,冷清的嘴角勾出温柔的笑意,声音温婉悦耳,朝白炎宿轻声细语,带着女儿家的羞涩:“多日不见,长雪甚是想念。”

叶非然眉微微蹙起,将疑问的目光射向白炎宿,这是什么情况?

白炎宿朝慕容长雪的方向微微一笑,笑容中带了些温柔的宠溺。

慕容长雪冰冷的小脸突然浮上一抹红晕,她羞涩的回白炎宿一笑,却见白炎宿笑的更加开怀,心情很好。

原来他笑起来是这样的,慕容长雪心中不禁浮起一抹甜蜜,难道他也早就知晓了她对他的心意,只是不说而已?

更加羞涩的抬头,却见白炎宿眼中的笑意不增反减,看着她的目光越发的柔软。

她与他相识几年,他偶尔会来,但每次都是与她的父亲谈一些所谓的正事,年幼的她与他见过几面,但不过是眼神简单交汇,但有时甚至眼神的简单交汇都不曾有过。

他冷漠如冰,对任何女人都是同样冰冷的表情,这么多年,别说这样没有任何保留防备的笑,就是平常的笑容她也没见过,她之前认为,他是不会笑的,却原来,他也能笑的这么温暖,如同三月春暖花开,草长莺飞,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

慕容长雪是高傲的,她从来不肯低下她高贵的头颅,唯有在他面前,她才会觉得自己其实很普通,因为他实在太过强大,强大到任何东西都掩盖不了他灿烂耀眼的光芒,他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崇敬的人,以往她只能站在低的地方,仰望她,她确实是有天赋,但更多的是她够努力,她要缩短与他的距离,能与他并肩一起,却没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也对她有了这样的心思么?

而与此同时,跟在慕容长雪身后的叶非然见白炎宿老是用灼灼的仿若能烧死人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她,俏脸微微一红,见他突然哈哈开怀大笑起来,以为白炎宿在嘲笑她,脸假装沉下来,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白炎宿不禁笑的更加开怀。

叶非然怒气冲冲的,眼神凶的如一匹小狼,恶狠狠的瞪他。

再笑,再笑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叶非然用眼神向他传达信息。

白炎宿被她瞪的,终于知道自己放肆的笑意仿佛惹她不开心了,于是停止了微笑,重新恢复了淡漠的表情,但是眼睛中的喜悦却怎么都遮挡不住。

慕容将军突然插话,对白炎宿道:“我们先出去,您看如何。”

慕容将军在说这话时,声音中多了分恭敬,仿佛对白炎宿有些敬重和忌惮。

白炎宿淡淡点头,正要往外走,突然冷淡的眼神朝叶非然微不可察的使了个眼色,然后白炎宿才走了出去。

等白炎宿走了,还不等叶非然说话,慕容长雪冷漠的眼睛中显出焦虑之色,她对慕容夫人道:“娘,我先出去一下。”

慕容夫人还要问她些什么,白色的身影一闪,慕容长雪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慕容夫人一愣,突然叹口气,“这姑娘,平日稳重的很,今日怎的突然如此风风火火?”

“啊!”叶非然突然惊讶的大叫一声。

慕容夫人惊讶的望向叶非然,“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叶非然十分愧疚道:“慕容夫人!我忘了一件重要的事,真是对不住,今日我不能陪着您了,我下次再来啊。”

说完,叶非然赶紧向慕容夫人赔礼道歉,转身离去了。

慕容夫人一脸莫名其妙,随后叹气哎了一声,摇摇头自己走了。

白炎宿就站在离将军府不远的一条无人的偏僻的小胡同里,卡地仰着脑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远处,十分期待刚才见的那人。

突然,一道白色清丽的人影出现在白炎宿的面前,白炎宿微蹙眉。

却见慕容长雪朝白炎宿温婉笑道:“盟主。”

卡地眼睛一瞪,有些惊讶的叫道:“慕容姑娘,你怎么知道主子……”

慕容长雪微微一笑,清冷的目光含着一丝难见的温柔。

“之前经过大厅时,不小心听见了,还请盟主见谅。”慕容长雪微微一笑,眸中有些许期待。

白炎宿淡淡扫了慕容长雪一眼,微微颌首,算是不与她计较。

卡地看着慕容长雪,不禁感叹一声:“慕容姑娘真是温柔贤淑啊,哪像那个女人,哼哼……”

慕容长雪挑眉,好奇的问道:“火王说哪个女人。”

“还不是……”卡地还记得刚才叶非然故意不理他,心里藏了一肚子气,正要好好的编排她一番,却听白炎宿声音冷漠,没有一丝温度的吩咐道:“闭嘴。”

卡地心中更是忿忿,这还没怎么呢就不准他说她坏话了,这以后要真怎么了那还得了。

当然,这个不是最重要的是,最重要的是,自从主子和那个女人有了那么乱七八糟的事之后,主子越来越限制他与叶非然接触了,这让他怎么受得了啊!

简直是无法忍受啊!

慕容长雪将探索的目光看向白炎宿,希望白炎宿能给她个解释,然而白炎宿却只是淡淡的瞄了她一眼,便不再说话。

慕容长雪还以为自己的意思表现的不够明显,于是直接问道:“刚才火王说的那人是谁?”

半晌,不见白炎宿回答,也不见他拒绝,慕容长雪有些奇怪了,并且觉得有些尴尬,从前都是男人上赶着问她,哪有人让她这样不要面子的追问的,而被追问这人却一个答复都没有。

倒是卡地突然哈哈大笑道:“慕容姑娘,你这话不会是问我主子吧。”

慕容长雪眨眨眼睛点头,难道她问的不是盟主吗。

卡地直接捂着肚子笑起来,“慕容姑娘,这话你不应该这么问,你这样问,主子肯定不认为你在问他。”

“那我该怎么问。”慕容长雪蹙起弯弯的秀眉,有些奇怪道。

卡地突然止住了笑,神色有些郑重。

“这话你本就不该问。”卡地严肃,眼神透露着不能置辩的情绪。

慕容长雪被卡地一会笑,一会严肃弄的有些不着头脑,一个没留神,却见白炎宿已经消失在了慕容长雪和卡地的视线里。

完全没有任何的预兆,他竟然就消失在她的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