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67章 合作达成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15 2016-06-15 20:02:51

  叶非然皱眉,随后呵呵笑了一声。

南宫乐宣不懂叶非然的意思,奇怪的问了一句:“怎么,你知道为什么?”

叶非然面无表情的淡淡道:“我猜的没错的话,她应该是为了显示她的天赋吧,她想要世人知道,即便她选了康妮学院,却依旧是最厉害的那一个。”

“真的吗?”南宫乐宣皱眉自言自语,随后又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她出身高贵,加之天赋惊人,所以高傲的很,这像是她的作风。”

叶非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慕容长雪的眼睛多了些警惕,这个女子,真的是非常的有天赋,同时,也十分的狂傲啊……

等西方院长说完,众人都渐渐散去的时候,叶非然重新将目光放到那个美丽的女子身上。

她起身的姿势都透着一股优雅冷傲,随着兰妮院长,一起走下了高台,跟随着西方院长而去。

叶非然转身,正要随着人群走出大会议场,却见南宫祈钰朝她快步走了过来。

叶非然停下脚步,南宫祈钰一身月色衣袍,身绣竹叶清雅花纹,锦绣华贵,墨发用银冠束起,一脸严肃郑重,还没到叶非然跟前便问:“你知道美思露死了吗?”

叶非然眸子平静无波,没有任何表情:“知道。”

南宫祈钰皱眉,那道平日温和的眉眼,皱出一个十分担忧的弧度。

“你知道?你为什么知道?”

其实说这句话时,南宫祈钰已经猜出了个大概,但他却没有直接说起来,而是用越发沉重的眼神盯着叶非然。

“因为是我杀的她。”叶非然神色依旧如常,说话不含一点温度。

“你真杀了她。”南宫祈钰这次狠狠叹息了一声,抬头,用不赞同的目光看向她道:“你怎么敢杀她?”

叶非然突然有些恼怒,她冷嗤一声,眸中寒意越盛:“她要杀我,我为什么不能杀她?”嘴角勾出淡淡的微笑弧度,“怎么,你心疼了?不过你就算心疼也没用,她已经死了。”

南宫祈钰也有些恼怒道:“你知不知道美思露是谁的女儿?你难道不怕他报复你吗?”

叶非然突然转头,眸色凌厉,如刀片般散发着冰冷的幽光,冷笑两声:“我当然知道,但是你又是否知道,布伦达早就想要杀了我,还曾经对我多次暗下杀手,企图杀我而后快。我就算杀了美思露又如何,她要杀我,难道我不该杀她吗?”

南宫祈钰被叶非然这话说的脸色倏变,有什么话在喉咙里哽了哽,最后却是问了一句完全不相关的话。

“布伦达为什么要杀你?”

“因为我妨碍了他。”叶非然眼睛微眯,缓缓道,随后嘴角勾出一抹妖冶的笑,眼中似有波光流淌,又似有精明闪过,“他难道不想杀你吗,又或者,你敢说你不想除掉他?”

南宫祈钰突然一愣,温柔的神色倏而不见,用异常恐怖的目光盯着叶非然,仿佛想在她眸中看出一些别的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他自认为他内心深处的情绪藏的深,没人能看得出来,却没想到叶非然早就懂他心中所想。

“所以,你是知道我的身份了?”

叶非然瞟他两眼,嗤笑道:“你不用拿那种语气跟我说话,我可是跟你有共同的敌人,你不会想要连同我一起杀了吧。”

南宫祈钰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经意中流露出了那样恐怖的表情,瞬间,眼中的阴狠之色渐渐如云雾般散去,南宫祈钰突然沉沉叹了口气,向叶非然道歉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用这种口气跟你说话的,一时没控制得住。”

叶非然道:“没必要跟我道歉,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如果我说,我想和你达成个交易,你愿意吗?”

南宫祈钰饶有兴趣的问:“哦,什么交易?”

叶非然淡淡回道:“既然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为什么不一起合作,对付布伦达,把他从丞相的位置上拉下来?”

叶非然眸光一转,眸中带着算计人时的笑意,笑眯眯的看着南宫祈钰。

合作吗……南宫祈钰认真的盯着叶非然看了半晌,他心中其实是欣喜的,嘴角自然而然挑起欣慰满意的弧度。

“我当然愿意。”南宫祈钰眸含微笑,爽朗的答应。

“好啊,那我们合作愉快。”叶非然微微一笑,非常郑重的朝南宫祈钰伸出了手。

南宫祈钰一愣,后不觉有些好笑,他隐忍着想要从心底里发出的笑声,朝叶非然伸手,轻声说了一句:“好。”

南宫祈钰看着叶非然有些意兴阑珊的小脸,正要问她些什么,却听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异常愤怒的怒喝声:“叶非然!你给我站住!”

叶非然和南宫祈钰回头,却见布伦达带着凌厉的怒意朝叶非然而来。

叶非然清澈的眸子微微眯起,一把将南宫祈钰拉到她面前,朝着他笑盈盈道:“咱们刚达成合作,你肯定要保护我对吧,布伦达怎么说都是你的臣下,恐怕明面上不敢对你做什么吧,所以你先挡一阵啊。”

南宫祈钰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但又觉得叶非然说的话确实在理,但不知道为什么,南宫祈钰总觉得自己好像被算计了。

布伦达站定在叶非然和南宫祈钰面前,看着叶非然目光带着刻骨的恨意,浑身充满了一股狂暴的、狠戾的煞气。

“是不是你杀了我女儿!说!”布伦达突然开口,嗓门洪亮,如果对面站着的是一个小女孩,恐怕要被这一句给吓得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叶非然目光瞬间沉下,流露出无比哀伤痛苦的表情,眸中晶莹的泪花闪烁,仿佛死的是自己的亲姐妹似的:“哎?丞相大人,美思路小姐死了啊,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被谁杀的啊,实在太过分了!”

南宫祈钰看着她在瞬间变脸,不禁额头涔涔冒汗,这演技也太好了吧,说哭就哭啊。

布伦达指着叶非然怒道:“你别在这儿假惺惺的装腔作态!肯定是你杀了我女儿!”

叶非然眼眶中的泪水越发多,并且还有越涌越多的趋势,如蝶翼般的眼帘向下轻轻一眨,一滴晶莹的泪珠带着哀伤之意顺着娇嫩的脸颊滚落下来。

“丞相大人,你可不能冤枉我啊,我与美思露小姐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她啊?”叶非然一只手的手背轻轻拭了拭脸颊上的泪花,哭的好不凄惨。

布伦达冷笑两声:“无冤无仇,怎么算的上无冤无仇,我可听美思露说了,她可是恨得你牙痒痒!”

“啊!真的吗!”叶非然瞪大惊恐单纯的眼睛,仿佛不敢置信一般,然后迅速目光变得忧愁,同时又含着伤痛:“我、我、我一直都不知道,我还一直拿她当最好的朋友,却没想到她……”说到这里,叶非然眼中的泪几乎是源源不断的翻涌着滚出,像是开了闸门,怎么关都关不住,“我真不知道,真的,她竟然会死,我好伤心,再也没人听我说心里话了,呜呜呜……”

说心里话?还扯到这上面去了?南宫祈钰不禁更汗然。

布伦达看她哭的那么凄惨不禁也有些怀疑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叶非然抹着眼泪哽咽着点头:“嗯嗯,都是真的,不信你问南宫。”说着又开始捂着快要红肿的眼睛哭起来。

布伦达将目光转向南宫祈钰,却见南宫祈钰一脸严肃之色,正色道:“嗯,对,我能作证。”

布伦达搞不清楚了,但又想到前几日美思露找他想要他给她派个人,说是要对付叶非然,怎么在叶非然这里,却变了一种说法,竟然成了姐妹情深。

布伦达有一种仿若上当受骗的感觉,脸色一黯,突然怒道:“那前几日思露央求说找个帮手想要……”说到这里,布伦达突然住了口。

不能说,这话不能说,南宫祈钰还在这儿,看南宫祈钰和叶非然在一起,想必两人定是熟识,如果他说了那件事,岂不是主动承认是美思露先向叶非然动的手吗?不管是不是叶非然杀的他女儿,但美思露想杀了叶非然这件事却一定是板上钉钉了,这样,即便是叶非然杀了美思露,理也不在他这边……

当然,他可以凭借自己滔天的权势执意杀了叶非然,但现在南宫祈钰参合进来,谁又知道他会不会在中间横插一脚,本来他就示他为眼中钉肉中刺。

布伦达脑海中转过无数念头,叶非然虽然在抹着眼泪嘤嘤哭着,但他眼中狡猾的神色闪过的瞬间却被叶非然清晰的捕捉到。

心中冷笑一声,真是老奸巨猾。

“好吧,既然叶姑娘说不是你杀的,那想必是老夫搞错了吧。”布伦达收敛了满身的煞气,朝叶非然道。

一直沉默着的南宫祈钰突然开口,他神色淡淡:“丞相大人,你一来就质问非然姑娘,现在事情搞清楚了,并非是非然姑娘的错,即便你身为当朝丞相,是不是应该向非然姑娘道个歉,认个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